下拉阅读上一章

29.我才发现居然只过三天,怎么可以,我是那种水字数的人么?!

  “发生什么了?和那个家伙谈好了?”红发看着黑兔跑了出来,有些好奇的凑了上去,毕竟边上夜初正在训着她徒弟,那个叫做忘的汉服少女。

  说起来感觉很奇怪哎,为什么很多人的名字都是一个字的呢?红发挠了挠头,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并没有,不过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去救回伙伴。”黑兔强笑了一声,觉察到后面的飞鸟就要追了上来,连忙挥了挥手,“好了,幻大人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您今晚记得务必要回去住的呢!”

  “啊啦啦,也说不定直接去酒馆了哦~”红发眯着眼睛调侃着黑兔,不过奇怪的是往常以黑兔的性子又要开始说教起来了,结果今天却不知道怎么搞的她只是摆了摆手,就急匆匆的离去。

  “切……黑土也不好玩了呢!”

  无聊的一下子躺倒了地板上,打开酒葫芦的塞子就“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红发的衣服和地板的颜色完美的契合了,而且不知道怎么搞的红发居然觉得这么懒洋洋的躺在地板上很舒服的样子。

  于是这就导致了后面追上来的飞鸟一个没注意直接用力的踩在了红发的肚子上。

  “噗!”

  一口金黄色的酒水喷了出来,红发捂着肚子不满的冲着根本没有发现异常的飞鸟吼了两声,“啊喂!跑步的时候也要看路啊!这么大个人躺在地上都没有看见,到底是怎么了啊?!”

  然而飞鸟却好像没听到的样子直接跑了出去。

  “真是的,踩到了人连句“万分抱歉”都不肯说的家伙……肚子好痛啊混蛋!”

  不满的嘟囔了两句,小心翼翼的把酒葫芦给盖上,红发这才一脸肉疼的揉着自己的肚子。

  “正常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躺在过道上若无旁人的喝着酒啊!”夜初训完话,转头就看到红发揉着肚子小声的哼哼着,无奈的扶了扶额头,“而且这么多年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啊?!整个妖都快退化成了猪哼哼啊!”

  “唔……”

  红发讪讪的笑了笑,从地上慢吞吞的爬了起来,结果刚爬到一半又被猛然跑过来的耳机少女给撞翻了过去。

  “哇!”

  咚!

  沉闷的声音响起,十六夜捂着自己的脑袋不满的冲着红发喊着“大姐你身子怎么那么硬啊!可恶……我的头好疼!”

  “我还没说我刚爬起来就又被你给撞翻了,你要赔钱!”

  “所以说赔钱是什么鬼啊?!你又不是街头碰瓷的老太太啊大姐!你的年龄完完全全的否认了你是个老太太的不正常命题啊喂!所以讹钱什么的完完全全不是你应该做的啊?!”

  “……我为什么不能讹钱?”红发这次干净利落的爬了起来,弹了弹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是了,我可是永远十七岁来着……”说着还一脸犯花痴的模样做出了一副娇羞的模样,用伪音模仿了一个声音,“啊~幻大人好帅好帅~”

  “……”

  所以说自己友人的脑子是坏掉了吧?要不要给她换一个新的?……不,看她这幅模样肯定这种事情是常做了,所以就连灵魂也一起变质了么?!

  “咳咳,啊喂!不要用这个眼神看着我啊!我只是来箱庭之前一不小心弄错了一个法术搞的自己时不时的抽风!仅此而已啊喂!”红发察觉到两人看向自己的目光越发的不对劲了,那就如同看一个死肥宅的目光啊!满满的都是嫌弃。

  “你们听我解释啊喂!好好的给我听一下啊喂!”

  双手挥舞着,上蹿下跳的就如同一个红毛猴子。这更加坐实了夜初的猜想,上前两步一把抓住了一缕上下武动的红毛就是用力一拉。

  “啊啊啊啊啊啊啊给我松手啊你这雌犬啊!”

  “嗯?你说谁是母狗?”

  夜初的眼睛眯了眯,感觉到路易奥斯马上就要出来了,冷冷的望了一眼似乎是察觉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捂住自己嘴的红发,笑了。

  “啊……幻,说起来很久没禁酒了呢?我突然想试一试……你说怎么样啊?”夜初一边问着,一边随手把这片空间扭曲了起来,让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也听不到声音。

  “夜初我错了!”红发果断的跪了,可怜兮兮的望着友人,“能不能……放开手啊……”

  “不!可!以!的哦~”夜初冲着红发邪魅一笑,抓住她的头发就是用力一扯。

  “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人知道那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后面耳机少女看到夜初就两股打颤,而红发挂在腰间的酒葫芦也消失不见,只留下那用来挂酒葫芦的衣带孤独的随风飘。

  那天下午红发和夜初并没有回到【NoName】的居住区,只在半夜那红发才一脸惨笑的被在外面的耳机少女接了进去。

  ……

  在经过喷泉广场的佩里贝德大道时,终于追上黑兔的飞鸟猛烈抗议着,“你到底在想什么啊黑兔!真不介意成为那男人的所有物吗!?”

  飞鸟快步赶到黑兔身后,生气的抓住她的背,双眉高挑起,将召唤自己到这里的的请帖按在了她胸口上。毫不压抑自己的愤怒,怒吼着上面的内容。

  ““抛弃家人、朋友、财产,世界的一切到箱庭来“一一用这信将我们牵扯进来的你离开公会,只是在放弃自己的责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我、我没有……”

  “不,你在说谎!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就明白!你心里觉得为了伙伴出卖自己也无所谓!但那是徒劳的,我们绝不会允许!因为你这种做法毫无意义!只是逃避!”

  “我、我……为什么我一定要被你这么责备啊!”

  黑兔也不再忍耐的叫了出来。,管是路易奥斯还是飞鸟,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周围的人指责,明明自己做的是对的……

  “对公会来说,最重要的是伙伴!这是高于一切的,公会的宝物,如果抛弃不惜撕裂灵魂支持公会于困境的蕾蒂西亚大人,我们根本没有义气可言!”

  “但这也绝不能建立在你去顶替上!这样根本没有意义!这不过是用一个同伴去换取另外一个同伴罢了!”

  “为同伴牺牲不可能没有意义!”

  “大半夜叫这么大声吵死人了啊喂两位!”

  赶上来的耳机少女,抬手就是给两个女孩儿一人脑门一个爆栗。被他突然袭击的两人眼前不由冒起了金星。

  “你们两个说的我都理解。而进一步说,黑兔,这是你不对啊……”

  “为、为什么!?”

  捂着额头的黑兔双眼含泪抗议着,然而却无法改变耳机少女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和立场。

  “信的这件事就不说了,当蕾蒂西亚来“无名”时,应该就对出现什么后果有准备了,你看看她的目光,像是在求你吗?!回答我!”

  “这,这...因为没有求助就不去救根本是诡辩!”

  “这话没错。不过要看情况。蕾蒂西亚隐瞒自己失去恩赐,不正是不想你去代替吗?难道你认为自己的伙伴完全是个蠢蛋,做事不过脑子的?!”

  猛然想起那时场景的黑兔沉默了,蕾蒂西亚的确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她失去了恩赐,也就是说,蕾蒂西亚不想让黑兔等人心里背上包袱。

  “还有,大小姐你的说法也不对,要更柔和的表达自己的心意啊!就像“我已经担心死黑兔了!求求你,就留在我身边吧qwq”这样的大胆的表达出来啊!”

  “我、我怎么可能这么挽留她啊BAKA!”不过勉勉强强的说中四分之一了吧?

  看到耳朵都红起的飞鸟,黑兔有些过意不去的垂下了头。

  “对、对不起。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不过,那个,对于这方面的兴趣……黑兔我……”

  “只在这地方曲解吗?嗯嗯,也罢,那我就接受了你这只蠢兔子吧!”飞鸟叫着拽起了兔耳,一下一下的拉着,黑兔忍不住凄惨的叫了起来。

  两个女孩儿或许是闹过稍微冷静了下来,同时大大的叹了口气,“太过担心是真的。因为,你也是一脸哭相的啊!”

  “我、我才该道歉。一点都不冷静。”

  “今后究竟该怎么做,必须要与金恩和耀商量一下,不然的话估计会出现大乱子的哦~”

  耳机少女补充了一句话。

  “对了,幻大人和夜初大人没跟过来么?”黑兔突然想起来什么,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朝后面望了一下,却发现空荡荡的。

  “你说大姐啊?她讲她要享受这最后仅存的能喝酒的时间,所以就去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酒馆,夜初……”想到了那个笑眯眯的、满脸和善的银甲女子,十六夜又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隐隐作痛起来,“夜初大人带着她的徒弟回了她公会的总部,听说最近都不会过来了。”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先回去吧。”

  ——五天后。

  地点是箱庭第四外层,六七四五外门。【Thousandeyes】第八十八分部。

  六七四五外门是居住在一层之上的“阶层统治者”白夜叉负责的外门。同时,也是同属【Thousandeyes】旗下的“珀尔修斯”的总部。

  不过,现在悬挂在“珀尔修斯”总部雪白宫殿前的,只有一面白底绘有“戈尔贡头颅”的旗帜,而以前悬挂红底的双女神旗帜却消失不见。

  这是因为黑兔等人的事以及其他丑事被白夜叉揭发,再加上夜初也不打算插手此事,于是“珀尔修斯”被处以无限期禁止悬挂【Thousandeyes】旗帜的惩罚。

  白色宫殿的最上层露台上,路易奥斯静静地望着下方,良久后才对随侍在旁的亲信说着话,“已经过了五天,我想黑兔应该会再来交涉的,不过还是没点迹象啊……看来进行得不顺利,我还以为绝对能趁此机会得到“月兔”的来着。”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我“珀尔修斯”的总部能设于四位外门,都是因为有【Thousandeyes】做后盾。而现在被命令不许悬挂旗帜……”

  “嗯。在最坏的情况下,总部是会下降一层的。哼,不过也不用担心,倒不如应该说这种情况正好。父亲也死了,我们差不多也无法在四位外门继续待下去了吧?还是说你不愿继续待在公会?”

  亲信男子闻言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路易奥斯嘴里是这么说,但留在四位外门绝非不可能,他所拥有的可是公会里的最强恩赐,那可是拥有着连魔王都不敢大意的威力。

  只要路易奥斯尽心指挥,愿意统帅整个公会的话,治下的他们不管是作为“主办者”还是参赛者,都能取得十二分的战果吧。

  不过,路易奥斯却一次也没显露过这种姿态。

  “话说那只黑兔真是好棒啊!明明长着张童颜,但胸和腿却是超级性感!献身又强韧外加可爱的美人除了超级性感还能是什么!真是对极了我的胃口!虽然想脱离“召唤之眼“找个别的靠山,但让别人看见真是太奢侈了!用尽各种手段让她哀叫肯定这辈子都玩不厌!”

  “啊是的大人,哎……”

  亲信男子帮腔的同时重重叹了一口气,这位首领会积极说出的,只有女人、金钱和娱乐这三项,路易奥斯是个就像庸俗的享乐主义化身一样的人。

  尤其是这五天。

  或许他真是非常喜欢黑兔,彻夜说的都是这话题,就是公会文件已经在办公室里堆成了山,也连看都不看一眼。

  明明是自己为公会招来的危机,他却还是想把一切交给别人。

  亲信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就在此时,一个女子忽然的出现在了只有他们在的露台上。

  “深夜前来真是抱歉,路易奥斯大人。”

  “来者何人!?”

  亲信男子大喝一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抬头看向来者却发现是一只兔子。

  那轻巧落在露台上的,正是【NoName】的黑兔。

  路易奥斯不由得拦下亲信的动作,语气变得欢快起来,“噢噢!怎么这么急着来?果然是有心到我这里了!?”

  “我正是为此事前来。明天,我希望能举行公会代表会谈。不知您是否能空出时间?“”

  黑兔的表情有些忧郁,而路易奥斯却异常兴奋的展开了双臂。

  “没问题没问题!如果你认为那个吸血鬼还不够,再加别的要求也完全没问题!”

  “可是路易奥斯大人!“箱庭骑士”已经准备交易了啊……”

  路易奥斯一脚踹在了急忙插话的亲信屁股上,让他闭上了嘴。

  黑兔带着忧郁的表情点了下头,跳下了露台。

  “哈哈,终于成功了!这下再不必为【Thousandeyes】的招牌献媚了!好运终于轮到我了!”

  路易奥斯发狂般庸俗的仰天长笑着,而亲信男子看着不住旋转的主子,更是沉重的叹了一声。

  脱离【Thousandeyes】虽然痛苦,但得到“箱庭贵族“也算是不错的补偿,只要是有这“门面”,公会就能与北边的恶鬼罗刹,南边的幻兽们进行对等的比赛交涉了。对作为公会独立来说,这或许是个不的选择。

  路易奥斯本人虽然是个凶狠的色鬼,别看他现在说的这么喜欢黑兔,可是拿黑兔当玩具的话恐怕过不了一个月就会腻掉。

  普通女人或许忍受不了,但强韧的兔子们应该没问题吧?只要活着,还是可以拿来做“门面”的。说不定就该从身体上教育得她变得彻底顺从?

  忠实的亲信为主子空掉的酒杯斟上酒,怨恨的看着办公桌上山高的文件。

  可惜了……如果自家首领能把对于享乐的热情的十分之一投入到工作中,自己公会也不会过得这么艰难吧?

木叶无声说
所以……下章继续水(滑稽)

29.我才发现居然只过三天,怎么可以,我是那种水字数的人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