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1.所谓的汪酱

  红发撑着伞,顺着街道缓缓的走着,她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所以只要稍微的感应一下就能知道她在哪里。

  “嗜酒的红发魔王?”疑惑的表情,但是声音却异常肯定,来人背着一把刀,手上提着一个坛子,那坛子外有潦草的字迹,依稀可以辨认那个是“酒”字。

  “是我,怎么?酒来了?”红发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人,那个背着刀的短发女人。嗯,实力不错,也只是不错而已。

  于是兴趣又转向了那个女人手里的酒。

  “你那个恩赐游戏的奖励可是真的?任何一个要求都可以?”女人的声音有些冷,可以感觉到她在克制着什么。嗯……是对这个外门的仇恨么?还是对肆虐的魔王的仇恨?

  有趣。

  红发弯了弯眉毛,也不回答,只是随手一抓就把那女子拎着的酒坛子抓了过来,手指轻轻一弹,击碎了上面的封泥,仰头就是一大口灌了进去。

  “酒不错……虽然是什么事都可以,但是前提是要让我喝醉啊!”

  红发笑着伸出另一只手点在了女子砍过来的刀上,“当然,这可不是你对我动手的理由哦,小家伙……”

  转了个身,红发没有再去管那个女子,朝着另一边慢慢走着,突然似想起来什么扭头望了眼那女子,“对了,如果不想成为别人的走狗的话,可以到二一零五三八零外门来找我哦,过期不候~”

  声音是通过传音来到女子耳边的。

  “二一零五三八零……么?我会去看看的……”

  女子捏了捏拳头,当务之急还是回去禀报【Aize】的那位杂种,然后……就可以带着爱酱她们过去找那个魔王吧?她……应该不会骗自己?

  红发没有去管那个女子,一手提着那个酒坛子,一手撑着伞静静地走着,时不时的喝上那么一两口。

  “啊……果然有酒的日子就是不一样啊~感觉完完全全都不需要去调戏黑兔才能寻找到那些许的趣味了啊~”

  红发走过一家酒馆,好奇的冲着里面看了看,嗯……里面的人一脸惊恐的看着这个突然把脑袋伸进来的红发,想起来那个恩赐游戏。

  万一……那个人的隐意是剥夺共同体的名号和旗帜呢?!虽然明文上面和这个没有丝毫关系,但是谁也无法确定那个魔王到底会干些什么事。

  所以,自然也就没有人想去尝试,诚然……如果胜利了可以获得一个强大的魔王作为下属,但是如果失败了是名号和旗帜被剥夺的话……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以消极的态度去应付。

  毕竟红发的那个恩赐游戏规则只说上去灌酒没有灌醉祂的共同体会怎样,而不是没有去灌酒的就认定为失败。

  就算是没有灌酒的会被认做失败,他们也不会尝试在前几个区灌酒的,那只是白白的给别人搭台阶罢了,还不会得到任何感谢,事后被提起来了也只是会被当做没有头脑的蠢蛋共同体罢了。

  所以说,趋利避害是生物的天性啊!

  “啊啦啦,老板,难道酒馆不欢迎客人的么?”红发看着脸色难看的酒馆老板,笑眯眯的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仰头把那酒坛子里的酒彻底的喝干净后随手一扔。

  砸在墙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碎渣乱溅,引起了些许混乱,但是酒馆里的那些人却根本不敢大声吵闹,也不敢就这么离开。

  于是酒馆老板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我说,难道你想死么?”红发有些不耐烦了,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声音有些冷,“或者说你想让这里的人都给你……陪葬?”

  红发站了起来,庞大的杀意笼罩了酒馆的老板。

  “咕……”老板咽了口口水,双腿开始打颤了起来,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处理好的话……不仅自己和这里的那些公子哥儿一并要完蛋,说不定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那个……大人……”老板颤颤巍巍的鞠了一躬,“我……这就把酒端上来。”

  “哼!”

  红发冷哼一声,眼中的厌恶越发的严重了,但是又坐了回去,不再去管那个有些看不懂行情的老板。

  “记得把最好的酒给我,不然……呵。”

  “是是是,小的知道了。”

  老板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冲着后面那些不知道干什么的服务员们大声叫骂起来,“快快快,去把“醉神香”拿出来给这位大人上上来!你们这群猪猡给我搞快点!”

  生动的上演了什么是欺软怕硬的老板又一脸谄媚的凑了上来,反正他现在是想明白了,已经没有人能够罩得住自己,还不如现在重新改善一下和那个魔王的关系,看她那很好说话的样子说不定会不计较先前的冲突?

  “行了行了,你滚吧,我看着你那幅样子就没胃口了,把酒上来我就走,你们继续。”红发挥手赶走了那个估计有着四五百斤重的老板,眼中的嫌弃意味越发的浓了,可是对于酒的渴望却让她克制住自己给这里来一发的冲动。

  “来了来了!”服务员急急忙忙的抱着两个大酒坛子跑了过来,把酒坛子轻轻的放在了红发面前的桌子上,擦了擦汗,不好意思的冲着红发笑了笑。

  “啊,既然来了那我就走了,后会无期啊~”红发冲着那个小哥点了点头,一手一个大酒坛子往外面走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

  “嗤!”

  一杆长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刺了过来,在红发纠结着到底要不要送开酒坛去接的时候那抢凭空消失了,下一刻便带着巨大的冲击力轰在了红发的胸口。

  砰!

  拿着酒坛子的手下意识的用上了力气,于是那本来就比较脆的坛子直接炸了开来,溅出漫天酒水。

  “呵……你这是在找死啊。”

  扭了扭脖子,红发用看死人的眼光看着那一步步的走过来的穿着骑士铠甲的枪兵。

  “你知不知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种肮脏的小老鼠了。”

  轰!

  大妖怪的气势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厚重的暗紫色妖气取代了天空中的红,这个外门里只要是属于妖怪的……都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威压以及那强烈的呼唤。

  无数灵智未开或者懵懵懂懂的妖兽们冲破了共同体的束缚、从外门里的深林中跑了出来。它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红发所在的地方。

  当发现自己的全力一击居然都没能让红发的身子有所晃动的时候,枪兵就知道这次估计要遭了,自己估计惹上大麻烦了……有这种实力的魔王居然完完全全没有听到过,而且这种存在的魔王居然会选择来这么一个小小的七位数外门举报这种哭笑不得的恩赐游戏……

  “要糟!”

  也只是要糟罢了。说实话,虽然打不动红发魔王,但是枪兵认为自己想跑还是能够跑的掉的,自己虽然不是个位数外层的共同体的成员,但是自己所属的组织……是名为中世纪骑士团的强大组织,里面有不少可以媲美甚至击败个位数公会首领的存在。

  想必那个红发魔王是不会冒着得罪那么多强者来追杀自己的。

  更何况不就是两坛子酒么?

  然而当看到那满天妖气,感受着那一度出现在自己噩梦里的气息,骑士后悔了。

  “咕……”咽了口口水,重新回到手里的长枪“哐”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灭世的妖怪……幻……你……你……”

  不行!必须要把这个消息送出去,关于那个人来到箱庭的事情!让自己的挚友们逃命也好,准备作战也好,都必须把这个消息送出去。

  指甲深深地陷进了肉里,枪兵终于不再犹豫,用尽最后的勇气捏碎了怀里的空间传送符。

  该死的!该死的!自己就不应该只是因为感受到某个有些熟悉的气息就过来的!自己就不应该出现在那个红发魔王面前的!最不该的就是自己居然还刺了她一枪!

  “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是你啊?汪酱。”

  红发终于想起来自己面前的那个枪兵的名字,身上的气势停止了上涨,用手抹去了脸上的酒水,大笑了好几声。这是找到了自己失踪了很久的玩具的喜悦的笑声,并没有夹杂着其他的什么东西。

  是的,汪酱曾经被红发当做玩具养过一段时间,嗯……红发骂人常骂的“雌犬”也就是那个时候来的。

  “咕……”

  我他妈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喂!本来以为死定了结果居然被发现了身份……枪兵回想起了那被自己封印在记忆深处的那段漆黑的历史。

  红发并不是枪兵的那个宇宙的破灭者,相反,她是拯救了那个世界,然而那时候那个世界只有几个人还活着了,于是……

  “这么说你愿意追随于我?”红发肆意的笑着,看着跪在自己身前行着臣服礼的骑士笑出了眼泪。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需要你的臣服呢?”

  “因为大人您拯救了这个世界,所以我认为我如果要复仇的话那就必须向大人您臣服!”

  往日傲慢的骑士现在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泪水不断的滴落在早已经死亡的大地上。

  他的战友、他的妻子、孩子、他所宣誓效忠的首领、他的那些对手,全部,全部都被那从天而降的火雨吞噬。年轻的骑士愤怒的嘶吼着,看着他们被火吞噬发出的惨叫和对他伸出的求助的手却无能为力。

  在那一刻,他的心就死了,活着的只是一个为了复仇的行尸走肉。

  为此,他向拯救了这个世界的红发妖怪提出了渴望成为对方的下属的请求,哪怕对方表明自己是一个手上沾满了无数鲜血的屠夫也是一样的。

  因为,只有他,看到了红发为了救这个世界而付出的东西,那个东西随着他跟在红发身边越久就越发明白它的重要性——那是世界之心,只有世界毁灭后才有可能诞生的东西。

  其实这样也不错吧?

  骑士也曾这样想过,他曾陪着红发一起拯救其他的世界,也曾独自一个人去毁灭别的世界。无他,他现在活着,只是为了复仇罢了,也仅仅只是复仇罢了。

  直到那天……昔日陪伴在红发身边的穿着铠甲的骑士被一个穿着猫耳女仆装的大萝莉取代,无数世界都在谣传暴君红魔王的爪牙被红魔王舍弃了。

  但只有骑士知道,也只有骑士知道。因为那个猫耳女仆的大萝莉就是他啊喂!那完完全全的就是黑历史好不好?!

  “骑士还能够清晰的记得那个时候发生的所有事情,那天……

  “嘛,汪酱,你天天穿着这套铠甲就不觉得厌烦么?”红发百般无聊的翻着书,突然抬起头看向站立在边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骑士,“反正我是厌烦了!”

  “那大人您认为在下需要穿什么衣服才合适呢?”

  讲真的,如果时间可以回流的话他绝对要打死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是因为这一句话,掀起了他那漫长的昏暗无光的黑历史。

  “好啊,既然汪酱你这么说了的话……”红发托着下巴思索着到底该给自己的骑士换上一套什么样的衣服才能不丢失自己的颜面。

  “阿诺,汪酱你认为执事服如何?就是那种帅帅的吸血鬼小哥哥穿的那种……”

  “大人,我并不觉得那种衣服适合我,它会严重的影响我战斗。”骑士面罩下的脸毫无表情,声音也是没有丝毫波动,就如同说着和他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

  “唔……那让我好好想一想啊。”红发换了个姿势,双手磕在桌子上托着脸,表情全是纠结。

  “好了!”红发猛然坐了起来,两只手用力的一拍,眼中闪烁着名为兴奋的光芒。

  “那就猫耳女仆装了!”

  “是!”骑士不卑不昂的应了一声,这是多年来养成的良好习惯,但是声音还没落下骑士就卡带了,“……大人您说让我穿什么衣服?我刚刚没有听清。”

  嗯,骑士并不知道猫耳女仆装到底是什么,但是里面有个“女”字,怎么想都不适合他这个男人来穿,虽然裙子早期确确实实是给男人穿的这没错,但是骑士所在的时代那个裙子确确实实是女性的服饰。

  “啊啦,反正汪酱你已经答应了,到时候衣服送过来了你就自然而然的知道啦~”红发捂着嘴笑了起来,“记得务必要穿上哦~”

  “是!”

  不管怎么样,大人是不会坑自己的。这点骑士相信,毕竟这么多年过来了,红发还没在骑士面前透露出一次恶趣味,这也让骑士无偿的相信红发。

  而且不就是一件衣服么?多大个事啊,还能强过和强者战斗不成?

31.所谓的汪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