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2.丕司马才是一对啊啊啊啊!

  洛阳被火吞噬,入眼的全是红色。那诡异的红带来的热浪吹的脸上生疼。

  “主公!”

  耳畔响起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那是谁?谁在那儿?!喉咙撕裂般的疼痛,但是不论如何嗓子却发不出来哪怕些许声音。

  “主公!”

  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变得清晰起来……好熟悉……是仲达么?

  “仲……达……”

  嗓子终于可以发出声音了,沙哑的,如同玻璃被刀划过的声音,它那样刺耳,但是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感到心安了。

  那个不断呼唤着自己的,只可能是仲达,也只必须是仲达。

  “主公!我在这里!”

  是的!

  这是仲达的声音!

  手感觉被握住了,但是附近却依旧是被火吞噬中的宫殿。

  啊……想不到最后是和仲达死在一起呢……

  火光突然大盛,让人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穿着龙袍的男子发现自己躺在龙床上,哪有什么被火吞噬的洛阳?

  “仲达……”

  声音有些沙哑,男子侧过头去,看着握住自己的手的臣下,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

  “仲达,你说,大魏如今百姓丰衣足食,是否可以停下了对外的征战?”

  多年前,同样是在同样装饰的宫殿里,男子穿着常服和自己最信任的臣下望着天空。

  那骄阳似火。

  “主公,我认为不可。”被唤作仲达的臣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手指向了蜀国的方位,“现在还不是能够休养生息的时候,我们当一鼓作气大破蜀国,然后再南下攻吴,如此天下可定!”

  “平定天下是先帝的遗愿。”男子挑了挑眉毛,语气有些不快,“而朕只是问仲达你的看法。”

  “主公,臣,与诸葛亮乃此生宿敌,有他无我,有我而无他……”

  “如此,朕明白了。”年轻的皇帝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他缓缓的伸出了手,再用力一握。

  “那就灭了蜀国吧。”

  声音很淡,但是却异常的坚定。至于那些反对开战的……就当做叛徒吧……

  几颗沾着血的头颅滚落,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就打响了。

  至于原因?没有原因,只要朕的仲达想要灭的,那就灭了。一个已经腐朽了的蜀国不足为惧!

  如果历史轨迹没有发生偏转的话,那么年轻的皇帝会病死在这次远征中,而司马懿……被唤作仲达的臣下也会因此而憎恨上这个曾经他所挚爱的国家。

  然而一切都变了。

  漫天的火雨从天而降,吞噬了洛阳,吞噬了世界。

  入眼全是火,无尽的火焰。

  当宫女侍卫都在逃命的时候,只有仲达一个人,只有他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冲进了燃烧着的大殿里拖出了异常冷静的男子。

  “朕的大魏,完了。”

  男子被救出来后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下一刻却挨了自己最信任的仲达一耳光。

  “主公!大魏没有亡!只要主公还活着!大魏就永永远远不可能亡!”

  是了……只要朕……不,只要我还活着,大魏就不会灭亡!

  男子冷眼的看着逃窜的宫女和侍卫,唤来了还活着的死侍,挥手下令,“全杀了吧。”我只要有仲达,就够了。

  过了很久后男子才明白不只是大魏完了,蜀国和吴国也一并在天灾中完了,所有的人民、部队……全部死了个干干净净。

  然后他们就被一个穿着异常大胆的女人给救了,被她灌输了一大段听起来就很荒谬的东西。

  如果不是和那个女人一起的那个红头发的家伙随手拍碎了一座山峰的话,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然后就全部从那个世界里撤回到一个被称为“基地”的地方过着生活。

  因为国家都没了,往日的仇恨也就无从谈起了,仲达有时候会和诸葛亮下下棋子,张角有时候也会来找男子谈谈治国理念。

  是的,那些曾经男子亲眼看到过死掉的、听说死掉的都在,譬如某个上将潘凤,据说被华雄一刀斩了的家伙,现在居然和华雄有说有笑,经常还能看到他们一起喝酒。

  ……再然后啊……

  男子晃了晃头,不再去想那些,不管怎么样,自己现在过的还不错不是么?和刘备他们一起在这个被称为箱亭的世界里组建了一个两位数外门的势力“汉”,嗯……没错的,就是“汉”。

  “主公,当初那个人来了……”仲达站了起来,轻轻的把男子搀扶起来,“就是那个红头发的。”

  “咳咳……”男子咳嗽了两声,“来了罢就来了,反正这个是事情应该父皇去头疼。”

  是啊,这件事情应该让曹操去头疼。毕竟现在这个共同体是他和刘备还有孙坚一起打理的,至于首领汉献帝嘛……当然是个吉祥物啦~

  男子握住臣下的手,用力撑着自己的身子,然后故意手一滑,整个人跌入了仲达的怀里。

  “主公……”

  “仲达……”

  …………

  男子名为曹丕,是曹操的儿子之一,关于后世所谓的《七步诗》创立的缘由他是嗤之以鼻的,无他,曹植对于他来说是兄弟,仅此而已。

  而仲达,是曹丕最信任的臣子,无他,因为他也拿捏不准自己对仲达是什么感情,敬佩?仰慕?或许都有……但是他却不敢表达出来后者,只因为他是主公,而仲达……只是自己的臣下罢了。

  “仲达……你说我倘若是女儿身,你会娶我么?”

  男子冲着臣下的耳边吹了口气,咬了咬牙还是问了出口,但是为了防止难堪,所以声音很轻。

  “主公……”

  仲达一脸茫然,估计是没有听见吧?男子不知道为何松了口气,但是却又有些淡淡的失落,不过这样也好,不是么?

  嗅着臣下身上的檀香,感受着被臣下抱在怀里的感觉,男子感觉恍惚间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主公,我扶你在外面走走吧……”仲达抬起了头,半强制性的把龙袍男子拉了起来,“地上有些冷,小心着凉。”

  只是袖子里的一只手紧握着,想必……自己是时候去找那位大人了。

  其实我……也很喜欢主公你啊……

  汉献帝复活后,大部分旧臣重新组建了朝廷,对于汉献帝的话他们也会去听,没别的,只因为那个红发女子。那个被称为“国师”的红发女子……

  当然,称为国师是在朝廷里或者说是在组织里的正常称呼,私下里都是各叫个的,每一个势力里对于那个红头发的女子的称呼都不相同,张角三兄弟叫她师祖,丁原吕布叫她将军,而只有曹丕和仲达……叫她救世者。这称呼没别的意思,都是红发在那个世界不同时间段不同平行宇宙的身份,其他都是分身,只有曹丕看到的那个……才是本体。

  但是不管怎么样,红发在这个组织里的声望之高是毋庸置疑的,甚至汉献帝明确的表示出了这个共同体真正的首领是谁,只要红发想,她便是这个共同体的首领,她便能够调动这个组织的所有资源……

  只因为红发救了他们,而且箱庭里面的规则也让他们知道拥有一个强者压阵是多么的重要,五百年前那场席卷箱庭的灾难,无数魔王趁着有人打入第一外层群起作乱,无数强者盯上了往日碍于规则而不能动手的“汉”。

  那天,强大到无与伦比的魔王降临了,相比之下其余的魔王就是个渣滓,最厉害的吕布在那个魔王手中走不过三招,但是当汉献帝拿出来红发随手给他的那个匣子后,那个魔王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直接被吓走了。

  后来他们打开那个匣子后,发现里面有的……是一个断臂,一个奇怪的断臂,上面缠绕的气息很微弱,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东西却惊走了一个可以以一己之力灭亡所有人的魔王。

  “或许是那个魔王知道给我们匣子的国师的真实身份吧?”

  翻遍了匣子,他们在底部看到了红发写的一个字,一个“鬼”字。上面残留着红发的些许气息,盖上匣子后,也就只有那气息流露出来。

  再加上……那个组织的人……那个箱庭外只由妖怪组建的组织,它们的首领腰间挂东西的红绳和红发腰间的一模一样,红绳末端系着的小木牌上同样写着“幻”。

  至于知道这个组织?那是因为它们曾经找上过门来,毕竟“汉”最初为了迎合箱庭——同时也是红发亲自下令——对外宣称是叛逃,从那个灭世的魔王手里叛逃出来的。

  所以虽然受到了排挤,但是也没有被联手针对。

  至于另外一个“中世纪骑士团”……嗯,它还有个别称,那就是“灭世魔王的女装骑士团”。至于原因……里面的大部分骑士都曾隶属于红发,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纷纷叛逃,后来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汪酱酒后说出了真话——他们都是被红发逼迫穿上了女装,为了维护作为骑士的尊严所以不得不逃离。

  也就在那个时候,“汉”里面的众人才知道当初陪着红发一起的那个穿着暴露的少女是谁……那些曾经暗恋过那个少女的武将们一愣,然后露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那个时候汪酱的邮箱里经常被塞满了情书,不过自从汪酱和红A好上后就少了很多,不过还是有的……

  “好了汪酱,既然你在这里的话那么他们也就都在咯?”红发看着欲哭无泪的枪兵,邪魅一笑。

  “相逢即是有缘,所以乖乖把这套女装穿上吧,我可是一直给你保存着的哦~你这只四处发骚的雌犬……”

  “qwq我可以……拒绝么?”

  “在变成女性和穿上女装中选一个吧,我可是很仁慈的哦~”

  “……”

  枪兵默默地接过了红发递过来的猫耳女仆装,露出了一副被玩坏了的笑容。

  呵呵呵呵,不就是女装么……谁……怕……谁……啊……

木叶无声说
咳咳,丕司马天下第一啊啊啊啊啊啊啊!

32.丕司马才是一对啊啊啊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