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3.感觉身体被掏空

  红发孤身一人的来了,走的时候却带着一个猫耳女仆。

  “那个,要不要告知他们大人您已经到来的消息?”汪酱……不,猫耳女仆有些不习惯的夹着腿,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色。出了传送门,她(?)向红发行了个骑士礼。

  有句话不是说的好么?好基友啊,一起走啊,谁不女装谁是狗啊。

  只有自己一个人女装那怎么可以?再怎么说也要把挚友们一起拉上啊!

  一个人女装的话或许会觉得很羞耻,但是一群人女装的话……他们只会放飞自我,或许……这也是“灭世魔王的女装骑士团”纵横世界的原因吧?诚然里面大部分都是女装了和平常妹子没有任何区别的骑士,但是!但是!里面也有类似征服王亚历山大这种全是肌肉的猛男啊!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貌似是听说了那句“只有娘炮才会喜欢女人,正真的男人,就应该去肛娘炮!”之后,一切都变了。

  大帝他们迷恋上了女装。

  短短的一句话,却是道不尽痛苦。金刚芭比什么的……果然还是不应该出现啊!

  ……想必如果大人知道这个消息的话……表情会很奇怪吧?毕竟当初他们确确实实的是受不了女装了才跑路的,然后一个劲儿的催眠说是家园被红发毁了无处可去……

  所谓的谎言说一万遍了也就成了事实,再加上红发确确实实的因此暴怒了一段时间,所以箱庭的各个大佬们也就接受了这个说法。至于把这些家伙送回去?抱歉……他们大多数都和红发有着血仇,怎么可能会把未来的盟友又送回去呢?

  当然,冷淡对待还是有的。

  “为什么要告诉他们?”红发疑惑的晃了晃脑袋,“他们不是不喜欢女装的嘛,我记得好像就只有汪酱你一个人最爱女装了啊?”

  什么叫做只有我一个人最爱女装了啊摔!明明是半强制性的被迫穿上的好不好?!

  “那你一脸娇羞不是很期待的样子么?”

  “……只要是个正常人穿女装都会感到羞耻的好不好?!”女仆终于是忍无可忍,手不断的比划着尝试说服红发,“我可是个正常的男子汉啊!”

  “所以才更需要穿女装啊你说是不是啊十六夜(笑)?”红发一边笑着一边随手把在边上偷听的耳机少女给抓了过来,“你说是吧?只有让真正的男子汉穿上女装!那才是王道啊!”

  “!!!!!”

  汪酱看到被红发抓在手里的耳机少女后面色一僵,他终于意识到这里是在哪里……这里可是大街上啊!刚刚他的声音完完全全的就是吼出来的……

  也就是说街上很多人都知道了他是个女装大佬的事实?!更尴尬的是居然……居然还有红发很熟悉的陌生人,也就是说如果对方问起来自己的话,按照红发那个恶趣味的性子绝对会完完全全的、没有丝毫“添油加醋”的把自己的黑历史说出来啊!

  “没错的大姐,我也认为男人就应该穿女装!”耳机少女被红发抓在手里挣扎了一会儿后无果也就只好随声附和着,看她那一脸敷衍的样子就知道她说的根本就不是心里话。

  毕竟……在几天前她还是个男孩子,下面还有大勾勾的那种,结果马上就成马里亚纳海沟了……要她真心说出来男人就应该女装这样的话是完全做不到的啊!

  不过说起来看别人女装是很有趣的样子……

  耳机少女想着想着眯起了眼睛,观察了边上成失意体前屈的猫耳女仆好一会儿后啧啧称奇,无他,要不是那个女仆和红发说话中透露出来他是个女装大佬的话,估计没有人能够看出来吧?

  “啊……说起来十六夜(笑)你怎么在这里啊?我记得这里是北区来着……”红发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狐疑的看着耳机少女,“或者说你在跟踪我?是对我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么?我好怕怕哦~”

  这一脸冷淡的样子却根本没看出来你哪里害怕了啊喂!再者对你有企图的都被直接打死了吧?!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没被打死也不会有人对你这个恶趣味满满的红毛团子有企图吧?!

  “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红发把耳机少女放了下来,踢了一脚边上的汪酱。

  “走啦,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

  手指点着窗上落下水珠的黑兔,忧郁的望着窗外雨中的箱庭都市。

  啊,是定期降雨的时候了吧。这里不是南侧,天顶不是开放的啊。人工降雨会在一定的时期进行,只在这时,箱庭的天幕会变为可视状态,光折射制造出的雨云会让视觉产生错觉。

  也就是,产生实际并不存在的雨云“存在”并下雨的错觉。

  说句不好听的,这是相当无用的技术。想要水的话,只要在外面下雨的时候打开天顶,或者不表演什么雨云直接洒水就好了。不过,允许如此奇迹仅作为兴趣使用的胸怀之宽广,也可说很有箱庭风格吧?

  唉,箱庭的功能基本都是为娱乐设计的,认真就输了。

  吟诵风雨的诗歌,也是重要的娱乐之一。对自古以来隐身天运天灾的修罗神魔来说,有没有雨云是有很大差别的的,当然,就算没有也没什么,不过这毕竟算是一种意义的象征。

  雷云如果伴随暴风,人们便会将那作为龙的行动来崇拜。

  不过要是阵雨,只会被当做有什么地处偏远之地的魔法师在做奶酪。对箱庭都市来说,八百万众神根本不算什么。因为这在有如繁星般的神魔创造出的箱庭里,充满了无尽的传承与传说。

  说起来,蕾蒂西亚大人也不喜欢下雨啊。好像说,血腥味会随潮气升腾起来让人不舒服什么的来着。

  没想到身为吸血鬼还会这么说啊。回忆起往事的黑兔,不由苦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门被咚咚敲响了。

  “门上锁了,里面没人。“黑兔声音有些闷闷不乐,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那应该是能进去的吧?”

  “唔,应该是这样的吧?”

  这是久远飞鸟和春日部耀的声音。不过虽然说了“没人”却做了“可以进去”的判断,这让黑兔该怎么回答呢?

  “啊啦,真上锁了,我还以为只是开的玩笑呢。”

  “嗯……还真是。要撬开吗?”

  门外的两人咔嚓咔嚓的转着把手。

  黑兔只得放弃般的站了起来,不然照她们这样弄下去门怀了可就不好了。

  “好好,我开门就是了,你们两位就不能再柔和、再文雅一点吗?”

  “干脆毁掉如何?”

  “听起来还不错。”

  只可惜外面的两人刻意无视了黑兔的话,依旧自顾自的弄着门把手。

  砰!

  “文雅啊两位!”

  “闭嘴!”“住口!”

  被两人异口同声吼的黑兔只好闷闷不乐的合上了嘴,那区区木门,在这两个问题儿童面前是果然是无力的。

  看着坏掉的门把手,垂着兔耳的黑兔只得无奈的用面前的水壶冲了几杯茶。在这期间,飞乌两人从带来的布袋中拿出小盘摆了起来,上面放着应该是手制的点心。

  “这莫非你是你们做的?看样子很好吃的哎……”

  倒好了茶,黑兔有些奇怪的看着那些点心,“想不到飞鸟和耀居然会做点心……”

  “……那还真是抱歉。这个是公会的孩子们做的,弄错了的话她们可是会伤心的呢。”

  “是狐耳女孩儿和其他年长组的孩子拿来这个说“求求你们,请和黑兔姐姐和好吧!”之类的话,所以也就只好过来了。”

  三人都带着无法形容的复杂表情臭着脸。

  昨天的事所有人都没有恶意,只是彼此都说得太过了。最后要不是红发的半强制干涉下估计会发生一场冲突,于是所有人都被要求去冷静一下。

  然后一会儿红发自己就跑的没影了,听她说是去找点酒……接着是完全看戏的耳机少女留下一句“我去箱庭里玩玩”也跟着跑了出去。

  至于白蛇姬,她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会儿去戏弄几个孩子,一会儿又抱着盆花草发着呆。

  大概,她们几个说不定是无心再陪【NoName】玩下去了。

  孩子们,或许是感受到这种严峻的气氛了吧。

  然而她们竭力想出的,自己能做到的,就是小盘中的这些点心。

  “孩子真是卑鄙呢。被他们那样含泪恳求,会拒绝的只有鬼和恶魔。”

  “这样说不行啊飞鸟。孩子们都给了奇迹,要好好和好才对。”耀劝着冷哼一声背过脸去的飞鸟。

  “也是呢……黑兔你们要是不振作,整个公会都会不知怎么办的。”白蛇姬抱着一盆花走了进来,“虽然不太明白你们的这些争执,但是……”

  白蛇姬想起了红发走之前让自己多开导一下这几位口嫌体正直患者,歪了歪脑袋重新斟酌了一下语言。

  “虽然对不起你,但绝不能让你到别的地方去的,这公会的中心不是金恩君也不可能是主人和飞鸟小姐他们,而是你,黑兔。我虽然不太了解你们的羁绊,但是可以从她们看向你的目光中知道这点。”

  金恩也说过,如果黑兔现在离开,公会是维持不下去的。前人留下的孩子们,召唤来的耳机少女等人。背负这所有的一切的,不是别人,正是黑兔,也只是黑兔。

  “我是听飞鸟说的,黑兔所说的“月兔”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么?”耀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看向白蛇姬。

  虽然第一天几个人有些小矛盾,但是在红发的介入下正常交流还是可以做到的。或许要不了多久她们就能熟络起来并且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YES。箱庭世界里的兔子们都是同一起源,就是“月兔”……“月兔”作为为救受伤的老人,甘愿自己跳入火中以身为老人充饥的神话中的存在。本来,自杀是佛家大罪之一。但兔子牺牲自己的行为被视为慈悲,因此蒙帝释天召唤成了“月兔”,箱庭中的兔子,正是那“月兔”的后裔。”白蛇姬点了点头,肯定了耀的猜想。

  “兔子们因为能从箱庭中枢引出力量,所以在行使力量时头发和兔耳都会受影响改变颜色,不过也有些个体会有所差别。”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三天前的雷声那些也是黑兔做的咯?”

  “……是的,部分兔子能以创始者眷属之名,得到因陀罗武器的使用权限。绝不会输给一般对手的!”黑兔得意的挺起胸部竖起了兔耳。

  “虽然如此,不过参加恩赐比赛是受限的吧?”

  “……是。”

  兔耳一下又蔫了下去。

  对这强烈表现喜怒哀乐的兔耳,耀和飞鸟深感佩服。

  “不过真是吓了一跳。提起“月兔”,可是连万叶集里也有记载很有名呢。她在我们世界的可是名人喔~”

  “是、是这样吗?”

  “嗯。”飞鸟点了点头,“不过,我们不想让黑兔以身投火。我们几个人……可都是被黑兔你的信召唤来的啊——当然,白蛇姬论外。”

  “……”白蛇姬强制的压下去了吐槽的欲望,毕竟这个时候并不是吐槽的最好时机。

  耀没有管边上涨红了脸的白蛇姬,轻轻将手按在了黑兔手上。

  而手中握着的,正是请帖。

  “抛弃家庭、朋友、财产,世上的一切到箱庭来”

  让已经厌倦世界的几人重新兴奋起来的,不是其他,正是黑兔的这劝诱。也正是为此来到的箱庭世界,如果没有她,他们到底有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当然,这里要加个红发论外,不过……红发真的没有感到过厌倦么?

  “……是。这么不负责真的很对不起!我已经没事了。”黑兔站起来鞠了一躬,抬起来的时候眼眶却是红彤彤的一片。

  “是吗。如此便好,那差不多就该考虑作战计划了!”

  “是呢。要是有什么建设性的计划就好了!”

  “嗯?”黑兔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一副黑人脸问号的样子让边上的白蛇姬差点就笑出来了,还好及时忍住,不然就难看了。

  而飞鸟和耀却不介意的继续道,“果然只有参加恩赐比赛,按照步骤得到恩赐了啊!”

  “不行。已经没多少时间了,应该先去找他们一定要得到的东西。黑兔对此有什么线索吗?”

  “呃?呃?”

  黑兔的表情很狼狈,但总算是理解了她们在说什么。也就是说,飞鸟她们没有放弃。虽然不交出黑兔,但同时也绝不抛弃蕾蒂西亚。

  她们是为救出素未谋面的蕾蒂西亚,前来找黑兔商量对策的。感受到这情义的黑兔,不由眼眶热了起来。

  “飞鸟,耀……真的谢谢你们……”

  “会收谢礼的,所以不用介意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迎战,就没有黑兔以外可以交换的珍品....或者,能让他们必须赌上女吸血鬼进行比赛的东西了么?”

  “这、这要求还真是高啊……”

  虽然这么说,现在只有去想。黑兔只好扶额思索起来。

  【NoName】的宝物库里存放着贵重的恩赐,宝剑、圣枪、魔弓,虽然全是知名的武器,但它们都要选择使用者。里面虽然也有与希腊神话有关的东西,可很难想象路易奥斯这种人会为了伙伴进行收集。

  而且从他们“珀尔修斯”袭击这里,以及在白夜叉与路易奥斯的对话看来,很难想到他会如愿来进行交易。

  “嗯,很困难啊。“珀尔修斯”是组织内的力量极端偏重于首领的公会。要让“珀尔修斯”行动就等于让路易奥斯行动,白夜叉大人说过他贪图享乐,可不知道他的兴趣实在是没办法啊!”

  “如果宝物的话你们可以去问问主人?”白蛇姬想了想,提出了个自认为还不错的主意来。

  “我想路易奥斯不是会被宝物所打动的人……再者就算有,这个人情估计也还不起。”黑兔摇了摇头,说实话,虽然红发名义上是【NoName】的成员,但是黑兔却总感觉红发在某天会突然消失。

  所以欠下这么个大人情——虽然不还的话有可能红发不会介意,但是多多少少心里也会有些不舒服的。

  “那就换个角度来想。有没有什么即使路易奥斯握有主动权,也能让“珀尔修斯”不得不行动的东西?”

  “嗯?沉思的黑兔忽然想到,并非没有这样的东西。但,要将那弄到手,时间是压倒性的不足。要是至少还有几天的话,也不是无法办到……”

  “你们两个,知道珀尔修斯消灭戈尔贡的故事吗?”

  “呃?”黑兔突然提起这问题让两人一愣。

  “我只知道珀尔修斯是星座的名字,戈尔贡则是有蛇一样头发的怪物吧?在我们那儿貌似它名为美杜莎?”

  “是的。两个差不多是同一存在,而暗杀了戈尔贡的,正是名为珀尔修斯的骑士”

  珀尔修斯消灭戈尔贡的传说:

  传说中的英雄珀尔修斯,得到希腊众神的四个“恩赐”,踏上了消灭戈尔贡的征程。

  这四个恩赐分别是是:

  拥有光辉之翼的,海尔梅斯之靴。弑神之镰,哈尔帕。冥界之王的头盔哈迪斯之盔。以及最后一个,战神雅典娜赐予的盾牌,不过这好像在箱庭丢失了。

  而被获得如此强大恩赐的珀尔修斯,知道自己仍无法正面迎战戈尔贡,便以哈迪斯之盔隐形,成功砍下了沉睡的戈尔贡的头颅。

  不过讽刺的是,戈尔贡的头颅却成了引领他达到一生成功的最大的恩赐。

  “对,和我们那里的差不多,不过这传说怎么了?”

  “实力强大的公会为了显示自己的传说,会准备再现传说的恩赐比赛,他们仅允许满足特定条件的参赛者,挑战这恩赐比赛,而且是——赌上自己的传说与旗帜。”

  “旗帜……就是这个!把这夺过来说不就能成交易了么?!”

  “嗯。不过,想挑战传说需要相应的资格。只有完成提示的两个恩赐比赛,展示出证明才可以。但每一个都是严酷的试炼,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达成……很遗憾,这样的时间我们已经……”

  “打扰了啊。”

  这时,咚的一声踹破门的耳机少女走了进来。

  「十、十六夜大人!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而且你们难道不破坏就不会进来吗!?”

  虽说早已不抱希望,但故意踹破已经敞开的大门还是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但耳机少女却一副不关老子事般的耸耸肩,“因为上锁了啊。”

  “啊,原来如此!那黑兔手里的门把手到底是什么啊,你这笨蛋笨蛋笨蛋!”黑兔用尽全身力气将门把扔了过去,耳机少女哈哈大笑着猛的一个蹲身躲过这次袭击,让哐的一声命中了后面的猫耳女仆。

  “啊啊啊啊这就是【NoName】的迎客之道么?直接门把手糊脸啊!”猫耳女仆惨叫着被红发拖走了,而白蛇姬也抱着那盆花跟了过去。

  “……这包袱里装的是什么?”虽然很好奇那个被红发拖走的猫耳女仆,但是十六夜手里的那个包裹看起来更能激发好奇心来着,耀索性就无视掉了那渐渐远离的惨叫声的主人。

  “比赛的战利品。要看吗?”

  十六夜敞开一点让春日部看,于是春日部耀的表情眼看着变了。那本来沉稳表情极少变化的春日部耀,此刻竟大张起了眼。

  “……这,是什么?”

  “都说了是战利品了啊!”

  “你们两个怎么了?”飞鸟也上前看向大包袱里面。一开始不理解那大包袱里装的是什么的她,也在理解的同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她强忍笑意的手捂着口,“莫……你是一个人去找这些了?”

  “啊,自然是叫上了大姐来帮忙呢!这可是花了不少时间的说。”

  “呵呵,原来如此。不过呢,十六夜(笑)。”飞鸟装作有些不高兴的拽过十六夜的耳朵,故意重读了后面的三个字。

  “下次再准备干这样有趣的事……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一声。明白了吗?”

  “啊那这还真是对不住了,下次一定会告诉您的!”

  两个人恶作剧般的笑着。

  这毫无疑问是问题儿的两人脸上,就像发现新游戏的孩子一样熠熠生辉。最后,玩腻了的耳机少女把大包袱举到了黑兔面前,

  “我把逆转的王牌拿来了。这下你用不着去什么“珀尔修斯”了,之后怎么办就看你了,黑兔!”

  砰!

  耳机少女将包袱扔到了黑兔膝上。

  黑兔并没有看里面,那带着难以置信神色的眼睛只是注视着十六夜炫耀的表情,“你真的在这么短时间里……?”

  “都说了是叫大姐一起帮忙的啦,再者比起比赛更像是与时间战斗,能赶上太好了。”耳机少女耸耸肩轻松,但战斗绝不会像他说的那样轻松,尤其是在某只红发恶趣味的加了点料后,这点从她鼻子上贴着的创可贴就可以看出来了。

  “谢……谢,这下就能挺起胸膛向“珀尔修斯”挑战了!”

  “用不着道谢啦,再说,有趣的还在后面呢!”耳机少女笑了笑。

  当然,这不用任何人解释,也不需要解释,虽然耳机少女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红发依旧还是那么的恶趣味,但是这些都改变不了她们为公会战斗的事实。仅是这样,黑兔心中便充满了感动。

  响应召唤来到公会的能是你们……黑兔真的觉得太好了!

  黑兔紧急抱着膝上的大包袱,一对兔耳朵又竖了起来。不必确认,黑兔已经明白里面是什么。所以比起战利品本身,他们的善意更让她激动。

  黑兔擦去眼角满溢的泪,霍一下站了起来,她的眼中,再没有了迷惘。她依次看过三人,高声宣言道

  “我们将向珀尔修斯宣战!将我们的同志,蕾蒂西亚大人夺回来!”

  “行了行了,这话等大姐过来再说!她都还没来呢!”

  “呃……情不自禁好不好?!这叫做情不自禁!”

  果然啊,黑兔我,能遇到你们这些问题儿童,真的是……太好了!

33.感觉身体被掏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