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5.啊……我已经要死了

  “大姐,我们已经做好决定了!”

  耳机少女冲着红发鞠了一躬,从后面跟着出来的飞鸟和耀也同样如此。

  “哎?决定就决定了嘛,对我鞠躬干什么……”红发有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但还是受了这么一礼,“我又没做什么……”

  “不!大姐……有可能这次的公会对战需要您来镇场子。”耳机少女没有起来,罕见的用上了敬语。

  “啊突然就这么郑重会弄的我不好意思的啊……”红发有着尴尬,求助的看着从后面抱着个大袋子走过来的黑兔。

  “就算你们不这么做我也会出手的啊……毕竟我们是同伴啊……”

  “不!这个不一样!”耳机少女身子直了起来,然后又是鞠了一躬,“我们讨论了一下,发现让大姐你呆在这里对于您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只能让您白白的消耗时间!”

  “啊啦啊啦,谁会那么说啊……”红发眯起了眼睛,虽然知道她们的本意是好的,但是总觉得是在赶自己走来着……“再说了,在这里很开心啊咱,况且如果走了的话却不能带走黑兔岂不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带走黑兔啊!黑兔才不是什么货物啊!”

  黑兔看到红发递过来的眼色,知道如果再不终止这个话题的话估计公会内部又要产生一次争执了。虽然飞鸟她们没有明着说出请你退出之类的话,但是估计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这样想吧?毕竟之前那场恩赐游戏的时候那漫天的杀气已经说明了很多,再加上红发确确实实的是一个恶趣味的、完全不顾及他人想法的家伙,所以因此被怨恨上也是有可能的吧?

  “啊……不过黑兔的所有权确确实实的就在我的手上哦~”红发笑了笑,神色有些舒展开,诚然她不介意他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但是如果是抱着恶意的话多多少少会有些苦恼的。

  “嘛,十六夜。”红发扶起了耳机少女,正视着她的眼睛,然后环视了依旧弯着腰的飞鸟和耀,“好了如果逼宫的话就此结束了!”

  “先说好,我只是一个过客,一个你们人生中的过客。”红发组织了一下语言,本来想以柔和的语气说出来但是想一想还是算了,毕竟和声和气的完全和她的画风不符。

  “不论是十六夜你也好,还是【NoName】也好,没有人能够永永远远的陪着你,但是!”红发深吸了一口气,“老子他妈现在就是【NoName】的一员你们他妈的说什么请不请的?”

  “妈的不把老子当做伙伴是吧?啊?”

  红发说着说着有些激动起来,提起耳机少女就朝着地上砸去,“妈的不管老子以后去了哪,特么之前老子现在就是这里的!你们给老子记住了!听到了没有!”

  红发的说话伴随着耳机少女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的闷哼而停止。那一瞬间,不知道怎么搞的黑兔居然觉得这样子的红发……

  “很帅呢……”

  张嘴叹了口气,黑兔晃了晃头把这个鬼畜的想法甩出脑海,“嘛,幻大人你也不要打十六夜大人啊!”

  “啊啦啦一时手痒没忍住还真是抱歉啊十六夜。”红发毫无诚意的冲着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耳机少女道着歉,“啊~不过发泄了一下还真是舒服啦~”

  “呜呜呜呜……大姐你终于不叫我十六夜括弧笑了,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很开心?”耳机少女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但是为什么我感觉很悲伤啊……”

  “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走吧。飞鸟,耀还有黑兔。”红发一把拉起耳机少女朝厅堂走去,回头冲着几人挥了挥手,“说不定会有新的伙伴加入哦~”

  …………

  『恩赐比赛名“FATIRYTALE in PERSEUS“

  参赛者一览:

  逆迥十六夜

  久远飞鸟

  春日部耀

  【NoName】主帅金恩:拉塞尔

  “珀尔修斯”主帅路易奥斯·珀尔修斯

  通过条件:

  打败主办方主帅败北条件参赛方主帅投降。

  参赛方主帅失去资格。

  参赛方未满足上述胜利条件。

  舞台详细规则:

  *主办方主帅不得离开总部白色宫殿最深处。

  *主办方参赛者不得进入最深处。

  *参赛方不得被主办方(主帅除外)人员看到。

  *被看到的参赛者当即失去资格,无权挑战主帅。

  *失去资格的参赛者仅仅失去挑战权,仍可继续参加比赛。

  宣誓:【NoName】发誓遵守,上述规则,以荣耀和旗号之名,参加恩赐比赛。

  “珀尔修斯”印』

  签署好了“契约文书”后,几人便瞬间被光吞没了。

  随后次元扭曲将五人传送到宫殿门]前,引导他们前往恩赐比赛的入口。站在门前的耳机少女不经意的回过头,却发现白色宫殿周围已经从箱庭分离,漂浮在了未知的空域中。

  这里,已经成了一个既在箱庭,又不属于箱庭的地方。

  “被看到就丧失资格吗?这么说,是要暗杀珀尔修斯咯?”仰望着宫殿的耳机少女有些兴奋,毕竟暗杀哎,莫名就带入进了杀手的角色中去了。

  金恩点了点头,似乎是赞同十六夜的说法,“这样的话,路易奥斯就该模仿传说睡觉了?不过我想不会那么简单……”

  “YES,路易奥斯应该等在宫殿最深处。所以首先要攻略这座宫殿,我们不像传说中的珀尔修斯,没有哈迪斯之盔,所以没有隐形恩赐的我们必须制定周密的计划。”

  黑兔竖起食指解释着,这次的恩赐比赛,是部分模仿希腊神话中珀尔修斯传说的。

  如果不能在“主办方”没有看到的情况下到达宫殿最深处,可是连战斗都不用就直接丧失资格。

  “说到屏蔽视线的宝具什么的……我貌似也没有,不过暗杀什么的,一路无双推过去不就得了?”红发挠了挠头,不过她腰间挂着一个茶壶怎么看都有些不大对劲。

  用她的话来说习惯了在腰间挂着的酒葫芦,如今酒葫芦不见了,总感觉空落落的,当挂了个茶壶上去后感觉舒服多了。

  “……幻大人你又没有参赛啊!不要胡乱的出着主意啦!”黑兔不满的竖起来一对耳朵,“要是因为听取了你的意见导致这场恩赐游戏输了可是大罪啊!”

  “被看到者将丧失挑战主帅的资格,而我们的主帅一一金恩君无法到达最深处即失去资格,也就是参赛方失败,那么至少要兵分三路啊……”飞鸟有些为难的看着“契约文书”上面的规则,这对本来就处于弱势的一方的影响就更大了。

  耀点了点头。本来,这种规模的恩赐比赛是需要百人,至少也是十人来挑战,而顶多只有一成能到达敌人的主帅处。亲自打败敌方主帅,但现在,他们必须仅以四个人来挑战,分工必须提前做好。

  红发不参赛是有原因的,举办这个恩赐游戏的一个要求就是禁止红发和库丘林参赛,虽然签署的时候红发改变了自己的样子,但是库丘林——这位在箱庭里也是赫赫有名的枪兵暴露了红发也是一个强者的存在。

  ……虽然库丘林穿上了女装没错,但是大家也都不知道库丘林到底是什么样子,认出他来主要是因为他背着的那杆长枪。

  虽然库丘林是用双枪的,但是箱庭里面的库丘林一直是用着一杆霸王枪这点是没有错的。

  “嗯。首先,是与金恩君一起打败主帅,之后是索敌,能感知击退隐藏的敌人。最后,是明白必然失去资格,作为诱饵引人注意。”

  “春日部的鼻子很好。眼睛也不错,隐形的敌人就交给她吧。”

  黑兔想了想,最终做下了如此规划。

  “黑兔只能作为裁判参加比赛。而幻大人和库丘林大人将会一起待在裁判席防止突然生成的变故,所以打败主帅的任务,就拜托十六夜了!”

  “不对不对,是拜托括弧笑大人了。”红发摇了摇头,纠正了黑兔的错误,“黑兔啊,你要知道,十六夜的本体可是后面的那个括弧笑啊!”

  “所以说大姐你这次居然直接干净利落的用括弧笑来代替我的名字了是要闹怎样啊?!好好的和四天前一样叫我十六夜会死啊?!”耳机少女忍耐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冲着红发吐着槽。

  “啊是啊是啊。”

  这货居然毫无羞耻感的承认了?!

  “啊啦,那看样子我只能当诱饵吸引敌人了?”飞鸟没有去管耳机少女和红发的日常对白,有些不高兴的看着黑兔。不过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恩赐不足以打败路易奥斯。

  而且更重要的是,飞鸟的恩赐在面对非特定多数对手时能发挥出强大的力量。但明白归明白,不满也还是不满吧。

  “不好意思了啊大小姐,我也是非常想让你不去当诱饵的,但比赛不赢就没意义。况且那个混蛋怎么想都应该是我对付才对!”耳机少女停止了和红发的拌嘴,轻轻的拍了拍飞鸟的肩膀安慰着。

  “哼!算了算了,这次让给你好了。不过要是输了我可饶不了你!”

  耳机少女很随意的耸了耸肩,而黑兔则是有些不安,“很遗憾,不可能一定胜利。如果不小心,我想比赛会变成非常艰苦的。”

  几人的目光一下集中在黑兔身上。

  飞鸟顿时有些紧张,毕竟他们对于路易奥斯的实力完全不清楚,从红发那里得到的也就是一句“啊只要我全力的话一巴掌他就没了”这种毫无营养的话。

  “那个恶棍,有这么强吗?”

  “不,路易奥斯自身的实力并不强。问题是他所拥有的恩赐。如果黑兔没推测错,那恩赐应该是一一“

  “属于他的原魔王陛下。”

  “是啊,原魔....呃?”

  听到耳机少女的补充,黑兔一时间有些卡带了。不过十六夜没理她继续说着,“如果就像珀尔修斯神话一样的话,戈尔贡的头颅不可能在这世界上,毕竟已经献给战神了。不过与神话不符的是,他们能使用石化的恩赐——作为星座被召唤到箱庭的“珀尔修斯”。如果是这样,挂在他脖子上的,应该就是亚尔格尔的恶魔吧?”

  “……亚尔格尔的恶魔?”飞鸟等人不解的互看了下,红发也是有些好奇的看了看耳机少女,黑兔则惊愕的僵住了。

  只有她一个人,注意到了总结出这回答的异常。“十六夜.....你莫非,知道了箱庭群星的秘密?”

  “差不多吧。一开始只是之前看星星时推测,看到路易奥斯本人时几乎确定。等之后没事的时候观测亚尔格尔之星,锁定了答案。嘛,器材是从白夜叉那里借的,调查起来也不算困难,顺便在从大姐那里又确定了一次。”她说着说着就自豪的笑了。

  不由有些尴尬的黑兔恼怒的瞪了耳机少女一眼。“莫非,十六夜你意外的属于知性派?”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我天生就是知性派,就连黑兔的房门,不用把手也能打开。”

  “不对不对,上面本来就没有把手。只有扇门而已。”黑兔毫不留情的指出了耳机少女话里的漏洞。

  而回忆起这点的耳机少女补充道了一句,“啊,是啊。不过就算是带把手,我也能不用把手开!”

  “那么作为参考,能说说方法么?”黑兔的目光变得有些冷淡,看耳机少女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一个变态。

  耳机少女就像回答她似的呵呵笑着站到了宫门前。“方法啊——当然是这样打开了!”

  随着轰鸣,白色宫殿的门被他一脚踹飞了出去……

  这座白色宫殿共有五层,最深处位于宫殿最上层,想要到达则必须经过楼梯。虽然不清楚“主办方”人员如何配置,但最少也要每层确保一个楼梯才能前进。

  听到门的破碎声知道比赛开始的“珀尔修斯”骑士们,一起开始了行动。

  “封锁东西侧的楼梯!”

  “快去能监视正面楼梯的位置!”

  “敌人是四个,可以当弃子的数量有限!只要冷静应对一定没问题!”

  “这是事关我们旗帜的战斗!绝对不能输!”

  随着号令,“珀尔修斯”的骑士们一丝不乱的开始了行动,以总部为舞台的比赛绝不简单,他们占有压倒性的地利。

  更不用说胜利条件非常简单。甚至不用战斗,只要看到敌人就可以。

  而镇坐与最深处王座上的路易奥斯早就觉得赢定了,他心中的不是眼前的游戏,而是对竟然给了他们挑战机会的部下们的愤怒。

  哼!那群废物!竟然允许蛐蛐一个【NoName】前来的挑战!

  不管再怎么顺从,自己的公会里都不需要这样无能的废物。他可怕的自语着,打算等比赛结束把他们全部肃清出去。

  但路易奥斯不知道,不知道与自己为敌的,是毫不逊于甚至有过之而不及那些知名英雄、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最凶问题儿集团。

  正面楼梯前的大厅,在飞鸟的奋战已经陷入了大混战。本是前来抓捕从正面挑战的十六夜等人的骑士,被飞鸟从白蛇姬那里借来的恩赐——水树挡住了去路。

  “哎诶,怎么能为一个小丫头费工夫!”

  “拥有隐形恩赐的人去找剩下的,争取速战速决!这里就交给我们顶住了!”

  飞鸟在被看到的瞬间已经失去了向主帅的挑战权,她的职责终究只是诱饵。不过,四处逃跑并不符合她的性格,虽说所用的恩赐有可能伤到同伴,可若不用那比赛就不够精彩了啊!所以飞鸟,为让骑士们无法忽视自己一一决定破坏宫殿。

  “从两边来了!把他们一起打飞出去!”

  随着她的命令,水树迅速喷出几股水流袭向了骑士,同时,宫殿华美的装饰也被水树喷吐出的水流席卷,就连那些著名的名画也悲惨的被淹在了水中。

  本来,在总部举行恩赐比赛时,会将私人财产全部收藏进宝物库。但这次比赛事出突然,根本没来得及准备,甚至就连保护总部的恩赐都准备不足。

  而飞鸟正好抓住了这个弱点,彻底破坏起总部来。与飞鸟交战虽是不必要的战斗,但骑士们终究无法忽视她造成的破坏。

  “呵……是不是除了会隐形的外,全都集中过来了?”

  飞鸟扫视了下四周。骑士们虽脚踩飞空之靴,但丝毫碰不到自由操纵水树喷出巨大水流的飞鸟。

  “不,不好!这样下去宫殿一层会全被水淹没!那样绝对会被责怪的!”

  骑士们焦急的声音回响在宫殿内,而将水树伸展出的枝条缠在腰上的飞鸟,继续对水树下着命令。

  “右上方,扫过去!”

  受飞鸟支配的水树高速发射出利刃般的高压水流,击坠了”飞天的骑士们。紧接着用命令水柱,击退了闪过水刃冲来的敌人。不断做着这用恩赐支配恩赐的行为,飞鸟开始思索起来自己的恩赐。

  为支配恩赐而存的恩赐……吗?

  她厌恶只会回答“是”的世界,而在这箱庭世界中,不同的人和种族会用各自的形式回应她。

  而且黑兔保证过,虽然无法失去支配人的力量,但只要自制可以不让那力量继续增强。所以“支配恩赐”,对她来说也是能让多彩的世界不会再被夺去的选择,只要不让统治人类意识的能力更强,应该就不会扭曲十六夜和耀的心。当然,在某个红发看来这个就是个笑话罢了,只要她愿意,她可以轻轻松松的掌控整个箱庭。

  【不过……先不说别的,现在充其量只能操纵水树怎么行?】

  飞鸟轻抚水树的树干,而树脉就像在呼应她似的搏动着。

  明明领悟到了该如何发挥自己的才能,飞鸟脸上却尽是不满之色。

  她最大的不满,是自己与生俱来才能现在仅仅操纵水树就已是极限,只能发挥出一只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鸡般稚嫩的力量。她不是携带宝物库中的恩赐,而是从白蛇姬那里借过来的用来维持公会生命线的水树,因为只有水树才服从她的命令。

  对自尊极高的飞鸟来说,无法支配这点也是不满的源头。

  【但现在就这样好了,理所当然的支配只是从前。如果没这点挫折,根本算不上乐趣,今后,一定要让自己能支配更多奇迹!】

  飞鸟轻吐了口气,而水树就像在应和似的攻击向骑士。她的职责是确保道路与诱饵,既然这样,那就好好大闹一场吧!心中决定的飞鸟一翻身上鲜红的礼服,在顺从的水树上高举起了右臂。

  …………

  与飞鸟分头行动的耳机少女等人,不同与飞鸟的张扬,而是隐藏气息小心的观察着周围。

  耀躲在宫殿柱子阴影中,集中精神倾听着。不多时,听到异常的耀,向其他两人使了个颜色,小声的警告着,“有人来了,快藏起来!”

  不管如何隐形,声音与气味是消除不掉的,而耀的敏锐五感,可说是对抗隐形恩赐的唯一手段。

  隐藏在暗处的耀如野兽般沉下腰,对隐形的敌人发起了奇袭。

  “怎、怎么回事!?”

  惊愕的声音刚刚响起,耀便迅速的一击便重重打在了敌人后脑上。

  根本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暴露的骑士,在这一击下失去了意识,头盔,从倒下的他头上掉了下来。而骑士的身体,也因此出现在了虚空中。

  “这头盔一定是隐形恩赐。”耀看了一会儿那个头盔,肯定的说道。

  “给,小大人,你戴上。”

  “哇!”

  耳机少女闻言捡起头盔,反手就是扣在了金恩头上,金恩的身子瞬间消就失不见了。

  “看来真是这样的啊……”耀看到这个情况若有所思的歪了歪脑袋。

  只要【NoName】侧的主帅金恩不被看到,这场比赛就无法瞬间被判定失败,所以确保他的安全是最优先的。

  耳机少女在金恩消失的地方确认了几次,点了点头。

  “果然啊,隐形恩赐是攻略比赛的关键。毕竟不管再怎么戒备,都无法排除被看到的可能。如果通向最深处的楼梯也有数个守卫,去果不隐形的话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做到不被看到就通过那里的吧……”

  “他们限制使用隐形恩赐,也是为了不让我们轻易夺走吧。那么,最少也要再来一个,最好能再弄到一个!”

  耀少见的沉着声音。的确,至少金恩和十六夜两人必须潜进宫殿决战处,当然,如果耀也能抵达更好,但贪多有时会出大错。

  “喂,小大人,计划变更。我和春日部去攻击隐形的家伙,把恩赐给我吧!”

  “啊,是!”

  金恩闻言摘下头盔交给了耳机少女,她戴上头盔前,特地的向耀确认了一下,“前哨战再打下去也不是个头,重要的是路易奥斯,也就只好对不起耀你了!”

  “别在意。”

  耀呼呼晃了晃头。这样大幅运动很可能被隐形的敌人捕捉到,春日部耀也会因此丧失资格吧?但拘泥这种事是不可能找到胜机的。

  “啊,不好意思,就像我一个人抢了甜头似的……不过我很感谢大小姐和耀啊,这次的比赛,不是单人就能攻略得了的。”

  “都说了别在意,能抢到多余我也会要的,别忘记了就行。”耀的语气有些平淡,为了胜利而牺牲掉部分人是可以理解的,再说了这又不是真正的死去。

  耳机少女不由得想大笑,但知道现在不是这时候,扭头看向了边上的金恩,“小大人快躲起来,死也不要被发现啊!不然我们的努力可就真的白费了!”

  “是!保证不会被发现!”金恩重重的点了点头,握紧了拳头。

  听到金恩回答后的十六夜满意的笑了笑,把那个头盔往自己头上一带,隐去了身形后就和耀一起冲出阴影,开始在白色宫殿内四处奔跑。

  “找到了!是NoName的丫头!”

  “这下敌人只剩三个了!”

  “好,把这丫头抓住!然后当作人质逼剩下的人出来!”

  骑士们袭击向春日部耀,不过却都被隐身的十六夜揍到了白色宫殿外。

  那一拳一拳的看的让在裁判席的红发大呼过瘾。

  被揍飞的骑士们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便以维持着第三宇宙速度,穿破了数道墙壁飞向了云海的尽头,十六夜下手看来居然是毫不留情的那种啊!

  “怎么样,耀,找到了吗?”

  “并没有……飞鸟大闹和其他的声音太大……哇!?”突然,耀毫无征兆的被打飞在了墙上,发出了一声闷哼。

  隐身着的耳机少女立即飞腿踢向反方向,可没有任何击中的感觉。

  而最让人奇怪的是,敌人竟能在春日部灵敏的五感前偷袭得手,就是十六夜自己,也很奇怪的没有察觉到有人接近。

  【莫非……这敌人拥有不是复制品,而是真品……?】

  不错,那正是不仅是气味与热量,就连声音也能消除的完全消灭气息的恩赐。而装备希腊神话中珀尔修斯得到的奇迹一一拥有冥土之王的力量,即使神魔也能暗杀的隐形恩赐一一的骑士,就潜伏在四周。

  【切,还真是麻烦。要是出点差错盔掉下来可就完.....】

  十六夜在耀受到袭击时,完全没有感到敌人的气息,甚至连对方的预备动作都没感觉到。不过既然规则是“不能被看到”,那么这就是最为棘手的敌人了吧?

  “喂!耀,先撤了再说!”

  耳机少女抱起倒地的耀朝过来的地方跑去,但隐形的敌人就像预料到这点一样袭向了他。

  一个似巨大钝器的物体,横打在了抱起耀位置自然暴露的耳机少女。

  耳机少女一只手按着头盔,一只手抱着春日部耀,语气有些不痛快,“真危险啊!要是头盔掉下去就彻底玩儿完了!本来还想反击,没想到真是一点都感觉不到,干脆等挨打了再揍过去如何?”

  “等等!”

  或许是因为肺部受到重击所以面色痛苦的耀叫了出来,刚被击飞到墙上的她应当受了钝器相当沉重的打击,还有意识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不过痛苦的耀,眼中却露出了似乎抓到什么攻略办法般的神色。

  “怎么!有办法了?”

  “嗯,不过可能被听到,我们先跑远了再说。”

  耳机少女一点头再次抱她起来,紧接着,后背又被一个钝器的什么打中了。但对就连被红发一成力量摔在地上都只是有些鼻青脸肿的耳机少女来说,这点攻击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她上半身顺势一转,飞起一脚就将钝器一样的东西挡了回去。

  叮!

  从隐形的骑士手中落下的,是个一人大小的铁锤。要是结识挨上这一锤,耳机少女会怎样先不说,单单哈迪斯之盔一定会坏掉吧?隐形的骑士捡起铁锤,屏息追向十六夜两人。

  “去走廊那边,等在角落里。快!”

  耳机少女笔直冲进白色宫殿西侧的走廊,在耀所说的地方停下,将她放了下来。

  “看到我的信号你就立刻向这里攻击!”

  “好!不过……你能感觉得到?”

  耀重重的点了下头,而十六夜对此却颇为意外。

  敌人应该完美的消除了气息,虽然耳机少女认为只有拼一拼硬挨上再反击,不过她对耀想到的制敌办法很有兴趣。

  “不错嘛,比起拼运气,正面击破要有意思得多啊!”

  “我也这么想的,好了……预备!”

  耀转过身,背靠在了走廊墙上,这样敌人只有从左右正面这三个方向攻击。

  耳机少女也集中起精神,静待敌人出现。

  就在这时,十六夜隐约听到了一阵耳鸣似的声音,虽不如耀,但这是拥有远超常人五感的十六夜所能感受到的声波。

  【这声音……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反应过来的耳机少女露出了笑容。

  隐身的骑士,借助哈迪斯之盔断绝了气息。为暗杀神魔创造出的这恩惠,可以完全阻断使用者的热量、气味、声音,即使是视觉不好的蛇所拥有的热感应气管,恐怕也完全捕捉不到吧?

  【正在十米远左右的地方观察情况。没问题。没有被察觉!】骑士缓步的走了过来。

  不过,这隐形恩赐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比如说如果能像海豚和蝙蝠一样放出声波,就像潜水艇的声呐般通过回声感觉周围的话,就可以破解这隐形恩赐。

  【来了!】

  隐形的骑士或许是想分个胜负,猛的从左边向耀猛冲而来。

  他是“珀尔修斯”的精英,更是拥有传说中的恩赐。恐怕,这名骑士就是这场前哨战的关键角色吧?

  那一步很重,而且很迅速。瞬间逼到耀身前的骑士,挥起了手中的铁锤。

  “左边,就是现在!”

  耀同时也是瞬间叫了出声。立刻做出反应的耳机少女一拳猛击向那个地方。

  拳头无声的击打在空中,但却明显有着铠甲破碎般的强烈手感,十六夜感觉到了隐形的骑士的存在。

  “啊……”

  虚空中,出现了轻微的呻吟声。

  耳机少女笑了笑,一跃到隐形骑士身边,摘去了他的头盔,“呵呵……真难为你抵挡得住啊!虽说有手下留情,但我也是准备把你揍到天边的来着。”

  “哼!既然这样,就说明我们的铠甲有多优秀了。”亲信男子的话,是委婉的称赞,因为十六夜的一击就是如此沉重,如此猛烈。这些身经百战挑战过各种比赛的骑士,在他一击之下也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如果是输给乱打的一击且不说,这是恩赐被正面打败的失败。做得漂亮,你们,有挑战路易奥斯阁下的资格!”

  骑士说完膝盖一弯,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耳机少女和耀拿到隐形恩赐,找到了躲藏着的金恩后便急忙向最后的战场赶了过去。

木叶无声说
又是没有午休的糜战了一个上午啊……我要死了感觉_(:з)∠)_

35.啊……我已经要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