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8.不骗你们,第二天就快写完了!

  吃晚饭的时候言和打来了个电话,说是叫她们一起去乡下,因为学校又发送通知,本来只放一天假的变成了一周,不过高三的话明天过后还是要回学校的,毕竟六月七号八号就是高考了,总不可能高考的时候还放假吧?

  “阿诺,那个叫言和的说什么时候过来接我们来着?”天依挖了一勺饭塞进嘴里,有些口齿不清的问着边上正在喝着汤的阿绫,桌子上的菜已经被吃的差不多了,狼藉说不上,不过比较乱就是了。

  “好像是七点来着。”阿绫抬头看了看挂钟,有些不大确定,“不过到时候她会打电话的,吃完饭后收拾一下,有可能很快就走了。”

  “我吃饱了!”红发放下了碗,有些尴尬的看着桌子上的剩菜,本来她可是连带着明天的早饭的菜一起做好的,结果全部进了天依的肚子,不过现在也就不用担心去乡下一周后那些剩菜会怎么样,不过碗啊之类的要清洗,好麻烦啊2333。

  “啊?幻,你不再吃点嘛?菜很好吃的哦~”阿绫喝着排骨汤朝着红发比划着,骨头汤的油将她的嘴唇弄的在灯下熠熠发光。

  “不吃了吃不下了。”红发打了个饱嗝,挥了挥手,随后想起来之前的校园凶杀案后有些好奇的问着阿绫,“对了,死掉的那个是谁来着?”

  “就是康智茗啦!那个拽的要死的留着小胡子的文科班骚男。”阿绫抿了抿嘴角,把一个排骨用筷子拨到一边,然后放下碗拿起杯子喝了口饮料,“一个听说总是自以为是的家伙,就和我那个智障同桌一个样子,所以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来着2333。”

  “原来如此啊,不过,没有什么感觉么?”红发往自己杯子里填满橙汁后喝了一小口后眯起了眼睛,她是真的不在意,再加上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康智茗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听阿绫这样形容的话大概死了也许是更好吧?

  “能有什么感觉?”阿绫翻了个白眼,“对于康智茗我也只是知道有这号人罢了,他死不死和我又没什么关系,虽然有些感慨生命什么的,但是与他无关。”

  “嗝~”小小的天依把碗往桌子上一放,揉了揉有些饱胀的肚子打了个饱嗝,看到阿绫和红发都把目光望过来后连忙捂着自己的嘴,脸上有些发红,“那个,我吃饱了,先去看电视啦,幻和阿绫你们聊吧!”

  说着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快步跑到了客厅,只是由于剧烈运动又打了个响亮的饱嗝,然后步子就更快了。

  “啊,天依今天也是依旧元气满满的啊。”阿绫看着天依的背影笑了笑,一口把杯子里的饮料喝完,也是起身朝红发打了个招呼,“那我也去客厅了,卫生什么的就拜托啦!”

  “嗯。”

  这倒不是阿绫不想帮红发收拾,而是以前帮忙的时候总是会被红发吐槽,再加上红发也从来没打算过让她帮忙,所以久而久之也就这样了。

  晚上的电视剧还比较好,至少不会出现那种太过无聊的节目,而电影频道播放的居然是美国队长2,关于这部电影阿绫也只是听说过却没有看过,今天倒是可以看一看这部在网上被吐槽到死的电影了。

  厨房里红发哼着歌清洗着碗筷,餐桌上已经收拾好了,剩下来的些许残羹剩饭因为考虑到明天估计不会在家所以就直接倒进了垃圾袋里装好,准备一会儿出门的时候带出去。

  傍晚的阳光被窗帘挡住,只是不知道现在外面凉快了没有,客厅的地板上还残留着之前打闹时的痕迹,天依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跟着阿绫一起看着美国队长2,时不时的拿起装着橙汁的大瓶子喝上一小口。

  只是不一会儿本来还有大半的橙汁就全部进了天依的肚子,让人不禁怀疑之前的那些饭到底去哪了。

  墙上的挂钟慢慢的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偷得浮生半日闲。

  这句诗就那么突然的从阿绫的脑子里蹦了出来,没有一丝缘由的,但是也没有丝毫突兀,就仿佛它本来就在那里,或者说自然而然的就出来了。

  不过,到还真是偷闲来着啊~

  阿绫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看挂钟,嗯,已经快八点了,言和她们还是没来,或许自己记错了?是明天上午七点来着?嘛,管它呢,不过这半天时光就这么荒废掉了哎,才发现现在都已经晚上了。

  “嗡~嗡~嗡~”

  兜里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打断了阿绫的思考人生,至于美国队长2?算了吧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也只是冲着那个槽点才会让节目停留在这里,不过天依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喂?我是乐正绫,请问有什么事么?”来电的是一个有些熟悉的电话号码,不过却是没有备注,会是谁呢?阿绫不知道,不过等对方开口了就清楚了。

  “阿绫!我爸爸把车子开到了幻的院子门口,你们快点出来吧!”言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依稀可以听到那边传来的心华和星尘说话的声音。

  “哎哎?就来了啊,幻还在收拾衣服来着。”阿绫有些吃惊,虽然不是七点,但是也没差多少,而碗筷又太多,所以红发花了许久时间才清洗完毕,然后就去收拾衣物了,这么一想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她啊……

  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如果她真的去帮忙的话红发估计又要数落了,所以还是算了吧。

  “那你好歹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喝杯茶什么的?”

  “我看喝茶是假,看天依是真吧?”阿绫撇了撇嘴,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着但还是起身走到门口去开门,顺便还要打开院子的门让言叔把车子停进来。

  天依的身份阿绫说的是红发的妹妹,至于为什么红发这个无父无母的家伙会有个亲妹妹什么的阿绫也没有做解释,毕竟说的越多错的越多,还不如让她们自己脑补去了,至于为什么红发无父无母却有着这么多的资产什么的已经成为了学校十大未解之谜之首。

  就这样,未来的天依的后宫团(划掉)成员在今天已经汇聚了一小半……大概是一小半吧?

  言和的父亲是个不苟一笑的中年汉子,手上的腱子肉证明着他早年的习武生涯——言叔在市区里开了个武馆,专门教授拳脚功夫,不过这些东西也就只是个好看罢了,在行家眼里就是花架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那些习武的年轻人大多数都只是为了那些花架子才来的,为了能够在好朋友面前秀一波,所以尽挑好看的来,殊不知真正的武术哪有那么多架势?一拳二掌,就这些。

  就如同剑道一样,挽刀花剑花好看是好看,人家只要轻飘飘的一刀你就凉了。除非是势均力敌,不然哪有那么多招式等着你去用?

  “啊,小幻在哪?我最近手有些痒,想找人过过招……”言叔一进来端起一次性水杯大灌一口后就屁股往沙发上一坐,一股习武之人的气息开始散露出来,让边上的天依缩了缩脖子,挪了挪屁股,要离这个一看就不好惹的大叔远一点。

  “爸!你也真是的,都吓到幻的妹妹了。”言和不满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走到天依面前蹲了下去,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啊不要介意啊,我爸他就是那种人。”

  这要怪也就只能怪你姐了,谁叫你姐居然可以和我那老爸打的不相上下,相互拆招挡招打了两个多小时,要不是后面我爸体力不支估计还要继续打下去。

  想起某个根本看不出来肌肉的某个红发的实力,言和有些无可奈何,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都不是让他们两个打架的时候,幻的话是不会主动打架的,不过自家老爸是什么德行……

  “啊啦,阿绫,言和她们什么时候过来啊?”红发手上提着两个行李箱从楼上走了下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某个肌肉壮汉,不过随即又看到了正在和阿绫说笑的某个四马尾妹子,也就没有在意了。

  既然阿绫那个样子就说明问题不大。

  “啊,言和她们已经来了,可以出发了。”阿绫听到声音抬头看向了红发,看到她手里提着的两个行李箱歉意的笑了笑,不过也没说出什么“我帮你拿”之类的话,不是不想客套,而是从红发手上那鼓起的青筋可以看出来那两个东西并不轻啊!

  “嗯嗯,那么天依,把电视关掉了吧!我们出发喽!”

  “好!”

  …………

  马路被路灯照的通亮,男孩带着帽子默默地走着,嘴里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在裤兜里。

  他就这么漫无目的走着,眼睛里写满了迷茫。

  尸体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各方证据都指明这具尸体是康智茗,那么问题来了,另一具尸体在哪呢?康智茗又是在哪里遇害的?这么想着,怒从心生,却无处发泄。

  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回事?那个梦不会骗我的,这个是可以肯定的。

  那到底又是怎么回事?不行,光靠这点线索是不够的,只要找到了杀掉康智茗的凶手,这些应该可以解开了……

  所以,到底是谁杀掉康智茗的呢?

18.不骗你们,第二天就快写完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