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1.武士(一)

  我,是一个武士。

  一个生活在战国时期的武士。

  说实话,我很讨厌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活,但是不行,我不能放弃自己的武器,因为活在这个时代,不是杀掉别人就是被别人所杀掉。

  我,是跟着师傅一起生活的,在我记事以来,我就和师傅生活在山上了。

  师傅是只妖怪,一个整天笑嘻嘻的妖怪。

  但是不讨厌,明明这个年代人类应该厌恶妖怪才是,但是我却完全讨厌不起师傅来,甚至还有一些仰慕。

  是的,仰慕。

  小时候憧憬着外面的世界,然后被师傅带出去观看了世间的险恶后我发现所谓的美好的事物只存在于幻想中。

  于是我开始学习剑道,向我的师傅。

  那年,我才五岁。

  小小的身子挥舞着和身子等高的太刀,劈柴,挑水,扎马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逐渐长大,武器也是慢慢的变大,直到现在我的武器已经是一把两米长的野太刀了。

  和师傅学习的剑道,相当简陋,说是简陋倒也不当,只是那些精细的招式我完全学不会罢了,只学了一招跳砍,但就是这一招,无人能敌。

  几天前,一个村子的村长找上门下了委托,他们和邻村发生了冲突,现在要招募武士来进行一次战争。

  所以我去了。

  几百个人对立着,战阵的最前面十几个武士相互冷眼看着,我整了整师傅送给我的头盔,看着对面的那几个菜鸟轻蔑的笑了笑。

  土鸡瓦狗耳。

  天空下着小雨,两边的村长相互骂阵,让我有些好笑,什么时候,我这种武士居然会参加这种小儿科般的纷争?对面的所谓的武士只是在头上绑了个白带,手里的那刀都握不稳。

  连血都没怎么见过的菜鸟。

  虽然看不起,但是这是唯一的收入来源——自从师傅禁止我参加那些诸侯们的战争后,我也就只能在这种配小孩子打架的斗争中赚到零花钱了。

  外面的世界虽然不怎么美好,但是对强者来说还是差不多的,当然,这需要有钱。但是强者的话怎么可能会没有钱这种东西?当然,我和我那个妖怪师傅不在考虑范围。

  然后就开战了,对面的武士挥舞着刀嘴里怪叫着不知名的语句,接着就义无反顾的冲了过来。

  没有任何阻挡,砍这些家伙们还不如师傅以前让我砍柴的难度。

  当作为武士拿起刀的那一刻,就要有杀人和被杀掉的准备。

  雨,依旧下着。

  战争没有什么可以说的,就是死亡和荣耀,活着的带回荣耀,其余的迎来死亡,但是胜利的终究不是我们武士,而是那群农民。

  以暴制暴,这是我对于武士的看法,用自己的刀杀出来一个太平天下。然而也就这样了,这是不可能的,我知道。

  我叫烛,是师傅给取的名字,没有姓——这很正常,毕竟师傅也没有姓,单名一个“幻”罢了。

  好像,没有什么可以写的了?也弄不清楚为什么每次师傅都会让我写一篇千字左右的自我介绍和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莫非她还打算让我这个武士去相亲不成?

  文明8年,4月18日。

  女子正坐在桌子前握笔的手一顿,想了想后又加上了现在的时间。

  于夜。

  嗯,完美。

  吹干了墨迹,然后合上本子,女孩站了起来,拾起放在地上的野太刀抗在肩上走出这个房间,她现在还要去给自己的那个废柴师傅做夜宵来着。

  自从学会烧菜做饭后一直都是她来负责一日四餐,就算有任务也是会赶回来做饭的,不然鬼知道那个废物老师会做出来什么让人羞耻心爆发的事情来。

  出任务被自己师傅冲过来按在地上一顿暴打然后拖走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啊喂!武士也是要有面子的好不好?!而且这是师傅你还不好意思抱怨什么,再加上是真的打不过……

  “嘛嘛,烛酱写完了今天的任务啦?”

  红发手上提着一把方天画戟,腰间别着太刀慢慢的踱着步子,看到除了房间的女孩后眼前一亮,快步走上前去伸手就把对方抱进怀里。

  揉啊揉啊~

  很舒服的说!

  嗯,这个红发就是那个红发啦,弄了个副本顺便再把自己记忆给封掉,然后就可以随便浪啦!

  于是就有了某个红发大魔王闲的没事做去学了其他武器之类的,毕竟日本这个小地方你不能指望有精通枪术的,她手上的那个方天画戟还是从一个叫做吕布的家伙手里抢过来的。

  接着还装了回吕布什么的。

  至于原来的那个吕布?和他的老婆愉快的生活在了乡下……大概?

  被曹孟德斩首后红发就抱着自己的脑袋一船渡海来到了日本,开始了她作为大妖怪的生活。

  这一段无关紧要的事情就不用提了,红发暂时还不知道那个世界意志给自己了一份惊喜,大概对方是为了某个会时常把红发吃穷的吃货送的吧?就像是嫁女儿送出去的嫁妆?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摸我的头啦!这样会长不高的!”女孩气呼呼的推开红发,然后不满的翻了个白眼,“而且洗面奶也是禁止的!”

  “禁止!”

  似乎是感觉一遍还不行,女孩特意又重复了一遍要求。

  “啊,烛酱不可爱了,小时候明明是哭着闹着要抱抱的,有时候还要吃奶奶什么的……”说着说着红发一脸娇羞的捂着脸,然后略微侧过身子,“明明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居然就想着吃人家的奶水……”

  “你给我适可而止吧!”女孩脸色涨红了起来,很显然是被戳到了痛处。

  所以说红发就算记忆被封印了还是那个恶趣味满满的红发啊,虽然这次的恶趣味有些太那啥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你小时候确实那么说过啊烛酱,小时候还说长大了要嫁给师傅的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那不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么?!所以说我的师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啊啊啊!”女孩瞬间失意体前屈,秒变灰白色,看的红发啧啧称奇。

  “啊,好了不开玩笑了。”红发笑了会儿后终于换上了一副严肃的面容,“我找你是有件要事想让你去办。”

  “什么事情?”女孩也是瞬间恢复常态,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这要归功于红发的教育,公私分明什么的,公事就要严肃,私事的话那就随意了。

  “我昨夜掐指一算,这乱世……只罢刚开始,所以,烛,你去把这封信送给……送给当今的天皇吧,就当做你出师的第一个任务吧。”

  红发从衣服里掏了半天后摸出来一封信递给了女孩,然后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嘛,想不到小小的烛也长大成人了呢!那么,18岁生日快乐哟~”

  “啊……”女孩稍微愣了愣神,才发觉过了今天后自己就已经18岁了,一直以来被教育说18岁后就是大人了,就可以勇敢的如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明明很渴望长大,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有些失落呢?

  女孩不懂,不过看着师傅那有些萧索的离开的背影却是下意识的追了上去,用自己的右手牵住了师傅的左手,然后十指相扣。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啊?

  女孩突然明白了,她想通了自己想要的。

  不是所谓的和平,也不是什么权利或者财富,她想要的,仅仅只是能够和师傅在一起就行了。

  “好了,今天烛酱你生日,我可是特意下厨做了一些你以前很喜欢吃的东西哦~”

木叶无声说
和家里人吵了一架,心情十分暴躁。   啊啊啊啊,写不进去了

21.武士(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