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题,算是番外吧(一)

  今年的夏日祭也是这么无趣啊。

  红发的妖怪带着面具提着灯笼走在热闹的平安京的街上,腰间的太刀也系上了红绳。

  “说起来那条小鱼怎么样了呢?”红发的妖怪面具下的嘴角向上勾了勾,晃动着手腕撒下一片碎铃。

  说到夏日祭,作为为数不多的亲和人类的妖怪,自然是会受邀参加——当然这个完全没什么用,只不过可以参加有档次的聚餐,多吃点非鱼类的肉食罢了。

  红发向来是厌恶那套虚伪的达官贵族,包括那些所谓的阴阳师以及他们的式神。

  某只背着鸟居的柴犬挎着刀迈着步子走过红发身边,这是某个比较出名的阴阳师的式神,不过也就那样了,一只柴犬而已,丢根骨头就好了。

  这么想着,红发倒是有些后悔自己没把徒弟也带过来了——虽然她们两个估计也跑出来了,要是找的话还是可以找到的,不过算了,还是这么慢慢的逛吧。

  “哎?是幻大人啊。”某只还未完全幻化成人类的猫妖认出了红发,上前打了声招呼后才发觉自己这么做有些冒失了,不过看到红发也没什么不满,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傻笑着递给红发一碗刚买不久的水煮鱼。

  “啊,是九命猫啊,怎么突然来平安京这边了?”红发拒绝了那碗完全没什么味道的食物,伸手揉了揉猫妖的脑袋,然后在对方受宠若惊的目光中大笑着迈着步子走远了。

  嗯,虽然人类和妖怪们是水火不容,或者说人类对于妖怪的态度是因为未知而感到的恐惧——但这也促进了妖怪们的诞生和实力的增长。

  而妖怪对人类的态度就是捕食者对被捕食者的态度,虽然大部分妖怪都是不用吃人的,但是人肉好吃啊,再加上一般的人类太过弱小,所以妖怪们经常捕食人类的原因也来了。

  至于夏日祭妖怪们为什么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类的首都——或者说出现在日本的首都,这就涉及到一些高层的决策了,那些敢闹事的家伙的尸体早就不知道丢到哪里了。

  红发的妖怪踩着木屐,手上提了串糖葫芦走在闹哄哄的街道上,之前提的那个灯笼被她送给了一个可怜巴巴望着她的小女孩,还顺手给那个小女孩买了几个零嘴。

  这些对红发来说没什么损失,不过对于那个小女孩来说却是天大的机缘,别的不说,至少那个小女孩家里的贫乏神是会离开了。

  嗯,她与我有缘。

  红发捏着串着糖葫芦的木签的手在空中画了个半圆,右手也画了半个圆,撒下一片碎铃。

  是的,有缘,几个零嘴的缘分。

  说大不大,但是深思的话倒也是不小,要知道最近妖怪们和神明之间可是摩擦不小,那个贫乏神如果不退走的话说不定红发就借机再打穿一次高天原了。

  说不定还会有福神什么的去庇护那个小女孩。

  但也就这样了,反正红发也无所谓,当然……如果那个贫乏神不给面子的话倒还真可以试试再打穿一次高天原,反正最近好无聊啊……

  有些烦闷的晃了晃头,红发的妖怪打了个哈欠,目光扫视着远处的高楼,看到了一脸苦相的安倍睛明也只是笑了笑。

  红发可以躲开这些烦人的苍蝇,但作为人类的安倍睛明是没这个可能的,谁叫做他是人类呢?

  笑着冲着安倍睛明挥了挥糖葫芦,也不管他能否看到,红发转身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又走进了另一条热闹的街道上。

  说实话,现在就可以看到武士阶级冒头的迹象了,街上腰间挂着武士刀的浪人打扮的虽然不多,但是三三两两还是有的,其中以那个背着鸟居的柴犬最为显眼。

  说起来怎么又看到这只狗子了?红发皱了皱眉头,旋身又踏进另外一条街,一条挂满了红色灯笼的街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街的尽头就是上山的路,山上那个寺庙自己可是很久没有去了呢,老和尚估计早就嗝屁了吧?

  管他呢,反正又不是去看那个秃子。

  夏日祭就去那个寺庙后面的潭子里泡澡可是很舒服的,至少在日本国都不是平安京的时候红发妖怪是经常这么做的。

  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寺庙……不对,应该原来是个神社来着,貌似是叫“博丽神社”。

  里面的巫女挺有意思的。

  啊,管它呢,既然记不住了就不想那么多好了,走走走,泡个澡去。

  红发的妖怪拿着刚买的灯笼穿过人流,走过大街,在漫天星辰下慢慢的迈着步子哼着古老的未名的歌曲。

  我想,这应该是红发的妖怪想过的生活吧?虽然很无聊,但是正是这样才有淡淡的温馨不是么?

  “嘛,所以说慕容你到底向说些什么呢?”红发的妖怪撇了撇嘴,晃了晃手腕看着躲在天上的我,“跟了我那么久,我说你这个跟踪狂也够了吧……”

  “啊,慕容的事情能叫做跟踪嘛?”我虽然很诧异于这个家伙居然可以发现我,但这很幻不是么?

  朝前踏了一步,身子从云端落下,下一刻便来到了红发的妖怪身前。

  我顺了顺被风吹的有些乱的头发,打了个喷嚏。

  “好了有事快说,我可是吹着空调的,冷的要死。”

  “明明是你这只慕容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好不好?还问我什么事……”红发翻了个白眼,手朝我一伸,努了努嘴,“喏,把你最近写的稿子让我看看,我不满意的话你就等着断更吧!”

  “啊啦,我怎么可能会断更啊,就算你凉了我也可以着其他人的故事啊~”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如果没了这个红发的话我估计也会很纠结吧?

  “嘛,你每次都意念过来真的不怕嗝屁嘛?譬如突如其来的侧漏什么的……”红发一边翻看着手稿一边用着若无其事的语气说着让人完全开心不起来的笑话。

  嗯,她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过管它呢,马上我就可以睡觉了!只要跟着这家伙去泡个温泉——不,我只要看着这家伙去泡个温泉就好了!

  其他的根本我就不需要关心的!

  “好了,你看完了我也可以溜了吧?”翻了个白眼,从红发手里接过最近几天的努力成果,我又打了个喷嚏。

  啊,果然不能把温度开到6℃啊……感觉就像是在冻库里。

  “行吧行吧,你这个半夜穿着白丝和裙子码字的跟踪狂快滚吧!”红发挥了挥手,然后也不管我,就这么继续朝着小潭方向走过去。

  ……啧,居然被这只红头发的家伙发现了,看来我要弄个情节恶心恶心她,譬如洗澡的时候被看到什么的……

  

木叶无声说
嗯,我穿着白丝和裙子吹着空调写的……   至于穿白丝和裙子的原因是因为太冷了,裙子是刚入手的——这玩意儿穿着居然让我感觉到温暖是什么鬼啊!这是裙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题,算是番外吧(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