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十分钟后。

  “走了没?”

  赵政保持帅气潇洒的pose,小声问白夜。

  他感觉有点坚持不住了。

  “应该走了吧。”

  白夜晃着脚丫低头摆弄手机。

  赵政登时长舒口气,猛地瘫软在地,额头满是涔涔汗渍,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脸色白得吓人,退魔刀也化作流光没入他掌心的印记。

  他拔刀时看似风光无限,实则外强中干;要不是对方认出白夜的身份后产生退缩之意,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

  小萝莉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他身旁,丝毫不顾忌血肉模糊的惨烈场景,凑在骨骼和碎肉上东闻闻西嗅嗅。

  “嗯……不愧是能认出我的恶灵,灵力纯净程度很高,但总感觉差了那么点意思。”

  她黑白分明的瞳孔中浮现幽幽血芒,显得分外诡异。

  几秒后,血芒骤然消退。

  “原来如此,对方受实力限制并没有真身降临到现实世界,控制那倒霉鬼的只是一道意念投影而已。”

  白夜鉴定完毕,怜悯看着躺在地上的赵政,用恨铁不成钢的口吻道。

  “起来,废物。”

  赵政并没有去还嘴,他体内灵力被严重透支,早已虚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份鉴定结果还是让他吓了一跳。

  刚刚和自己战斗的,居然只是个强大恶灵的投影!?

  自己在退魔刀的bug技能下强行提升一个等级,还加上白夜的帮助方才艰难取胜,那问题来了,这只恶灵的本体该有多强?

  赵政颤颤巍巍起身,感觉两腿都在打战,眼前一阵恍惚——这也是透支灵力带来的后遗症。

  未来几天,他都会处于虚弱的状态。

  “能看出对方的真实实力吗?”

  他压根就没想过去问白夜是否知道对方身份,毕竟认识她的人实在太多。

  “实力?”

  白夜不屑地笑了笑。

  “如果是全盛时期我,大概能打十个这种级别的恶灵。”

  她高高昂起下巴,眼中充满回忆,得意之色溢于言表:“而且是在单手的情况下。”

  好厉害的样子。

  问题是你现在不是全盛状态,体内的力量大多用于压制伤势,无限近乎普通小萝莉的力量,有什么好吹的?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说,赵政暂时还没有挑战白夜底线的胆量。

  他小心翼翼试探问:“那和我比起来怎么样?”

  白夜一声冷笑。

  “不考虑退魔刀增幅的情况下,它大概能打你一百个。”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给了个神补刀。

  “不用手的情况下。”

  最后一句话对赵政造成了一万点暴击——自己好歹只是个刚入门的新手,要不要这么埋汰人?

  白夜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恶灵可不会因为你刚修行没多久就不杀你,刚刚的话你看也听到了,对方可是专程过来找你的。”

  赵政脸一黑。

  小萝莉说的没错,僵尸男的出现并不是什么偶然,而是那位对方付诸行动的表现。

  退魔刀是前任江南道监察使的招牌武器,那只恶灵能通过它辨认出自己,显然对驱灵人群体有所了解。

  可悲的是,赵政对敌人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对方的具体位置,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实力,甚至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找上门来……

  赵政有些郁闷。

  对方该不会是冲着自己江南道监察使的身份来的吧?

  ——如同两军交战,杀死敌方主将能获得大量的名望;

  监察使作为驱灵人组织‘圣堂’挑选出镇守一方的领袖,名额一共只有十个,分别掌管天下十道,是作为驱灵人圈子里类似‘主将’的存在。

  在驱灵人与恶灵的漫长斗争中,无数强大恶灵都把击杀监察使视为至高荣誉。

  监察使通常由极为强大的驱灵人担任,故有史以来死于恶灵手中的的监察使屈指可数。

  赵政算是个另类。

  他的实力处于平均水准以下,是吊车尾拖后腿的存在。

  鉴于某些特殊原因,他暂时不能向圣堂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也无从寻求庇护。

  在面对强敌觊觎时,他只有束手等死的份。

  看来是要英年早逝了哈……

  赵政晃晃脑袋,努力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驱赶出脑海,朝白夜小萝莉招招手,示意她把现场处理一下。

  碎尸现场太过残暴,几乎达到辣眼睛的程度,如果不加以处理的话,这起简单的肇事逃逸事故没准能在明天登上全国各大报纸的头条。

  “死鱼眼,没人性……雇佣童工是犯法的知不知道?”

  白夜嘴上闷闷不乐碎碎念,不过还是清脆打了个响指。

  无数血肉碎屑像是被无形的力量吸引,重新组合成白领男生前的模样,就连那身西服也如时间倒退般恢复如新。

  尸体双手拢在胸前,看起来走得很安详。

  “回家记得给我准备吃的哦,拜拜!”白夜小萝莉撑着大黑伞晃晃悠悠离去,只留下赵政一个人待在现场。

  他叹了口气,走到尸体前摘下手套,张开手掌虚拢。

  与上次不同,之前是右手,这次是左手。

  手心处有个丑陋的伤疤印记,呈现焦灼的黑色,正发出蒙蒙的黑芒。

  这代表尸体里还残留着那只恶灵的灵力,估计是白夜插手的缘故,纯度极高而且数量不少。

  然后……就没然后了。

  前任监察使交给他的,只有右手用于存放退魔刀的白色印记,左手那道黑色印记是之后自个出现的,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弄清它的用途。

  第一次发现黑印对灵力有所感应时,他着实高兴了一会,以为自己能解锁什么强大的能力。

  但经过多次尝试后,现实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东西只是会对灵力发光而已,除此以外毫无作用。

  也许是出于习惯,也许是怀揣着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在每次诛杀恶灵后,赵政都会下意识摊开手,用黑印感应灵力的存在,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带给他一丝慰藉。

  其实当手电用还是挺不错的。

  赵政充分发挥阿Q精神安慰自己,却发现手心骤然变得滚烫,他想重新合拢手掌,却发现怎么也合不上。

  一股强大的吸附力从黑印处传来。

  赵政瞪大了眼睛。

  点点零星黑芒从尸体上被强行剥离,在空中汇聚成一缕灵力构成的黑色丝带,被无底洞一般的黑印吸收得一干二净!

  赵政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可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不同人修炼的灵力也不相同,即便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在成为驱灵人后,也会在灵力方面逐渐产生细微差别,更别说人类和恶灵本来就是不同的物种。

  以前也不是没有胆大的驱灵人试图吸收外界灵力,不过现在这些人坟前的杂草应该有三米多高了。

  事实证明赵政的担忧是多余的。

  灵力被吸收后化作一股凉意窜入体内,除此以外并无其他影响,两股本应水火不容的黑白灵力和谐同处体内,一幅井水不犯河水的姿态。

  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身体好像比透支前还健康一些。

  赵政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意念召唤退魔刀出现。

  然而……失败了。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体内的黑灵力只是假象而已?

  这个想法很快被他否定。

  刚刚召唤时,他调动的依然是自己修炼的白灵力,那道黑灵力懒洋洋盘踞着,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

  看来两者不能同时使用。

  他压制住体内白灵力,试图让黑灵力出来干活。

  几乎是瞬间,快到来不及让人反应。

  赵政身体各处同时燃起漆黑火焰,退魔刀再度出现在他手中。

  原本银白色的修长刀身被丝丝黑气侵染,宛如一柄不祥的嗜血魔刀。

  熊熊火焰附着在他身躯,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从外表看起来,此时的赵政全身被火焰掩盖,让人看不清面部的同时,宛如一只虚界归来的恐怖恶灵。

  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浮上心头。

  这是……烈焰阶?

  按照驱灵人灵力强度划分,大致按星芒,烈焰,纯青,焦热……这样划分,他之前也勉强达到过烈焰阶,但那只是在退魔刀技能增幅的情况下。

  现在,完全是凭借自身力量实实在在达到了!

  ——黑印的功能,应该就是吞噬恶灵灵力,转化成他自身的黑灵力。

  那是不是意味着,只要他杀死足够多的恶灵,就能无限制提升自己黑灵力的强度呢?

  赵政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畅快感,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奋斗的目标。

  他试着将黑灵力换回白灵力。

  退魔刀骤然消失,身上的黑火也转变成点点炽白星芒,实力顿时倒退回星芒阶,重新变成那个实力吊车尾的驱灵人。

  灵力再转,又变成那个烈焰阶的恶灵形态。

  赵政像是个贪玩的孩子,来回切换玩的不亦乐乎。

  当天边隐隐浮现一抹鱼肚白,赵政终于停下收敛灵力,重新恢复成普通人的模样。

  他轻轻摩挲着下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黑印的吞噬能力到现在才觉醒,

  但面对头顶随时可能降下的那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自己……貌似……还有抢救的可能?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