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叶汐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妄自傲自己警惕过人,被一个小姑娘着了道。

  少年不由苦笑。

  迎宾小姐见这位少年先是叫自己来,接着便是在身上摸寻,摸了片刻却是发呆到现在,不由疑惑的问到:“少侠,你这是怎么了。”

  “这个...”少年抓了抓头发,神色十分尴尬的问到:“这里...允许赊账么?我钱...被小偷...偷了...”

  这回轮到迎宾小姐发呆了,她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有人在这里吃霸王餐。

  看着迎宾小姐毫无反应,少年连忙急道:“我可以过来工作还债的!”

  “还债?”刚刚那位公子的声音突然从楼上越传越近,几个呼吸间,便是到至少年跟前,满是不屑的看着他。

  “一个乡巴佬一样的东西,还有资格在这里还债!想得到挺美!我告诉你,在这里吃霸王餐,就要有爬着出去的觉悟!”

  说罢,公子哥往楼上揖手一礼:“汐姐,这年头,连个乡巴佬都不把清心阁放在眼里,让弟弟我把这碍眼的东西丢出去,免得脏了你这酒楼。”

  迎宾小姐也连忙向楼上一礼:“汐姐好。”

  话语在空气中凝顿片刻,一道悠古般缥缈的声音从楼上淡淡穿下来。

  “也好。”

  “来人,给我打断他的腿,丢出去!”公子哥满脸狞笑。

  “是!”

  身边的仆人连忙领命,迅速将少年团团围住。

  “小子,本公子提醒你,下次吃霸王餐,可别在这清心阁惹事,否则,下一次断的就不是你的腿了!”

  其他在一楼吃饭的早早地吧目光聚集在公子哥身上,一副看热闹的神色。

  “这小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敢在清心阁吃霸王餐,真的是勇气可嘉。”

  “是啊是啊,这可是清心阁头一回,鄙人倒是想看看这少年是个什么下场。”

  “嘿,余公子是什么人,那可是心狠手辣的主儿,我猜他今天能不能出的去都是个问题。”一人笑道。

  “嘘,你找死啊!当心祸从口出!”有一人狠狠但我瞪了他一眼。

  那人瞬间脸色一白,见那主儿没注意到他,再溜溜的离开了清心阁。

  但见,话语之间,十名仆从齐齐杀动,挥舞着手中的齐眉棍向少年当头砸下!

  “余家棍法!!”

  公子哥面露笑意,双眼满是报复的快感。

  这余家棍法,可是余家所流传但我中等武功,亦是以合击出名的一套武功,人数在不超十人的情况下,武功招数动作整齐化一。并能发挥出超出原来三成战力往往亦能以弱胜强,靠着十名仆从,余公子总能让对方招架不住,从而瞬间败北。

  余家棍法,分为四式,一式为砸,二式为挑,三式为扫,四式为刺。

  而砸式,往往以力道之猛而强大,属于攻击性在四式中最为刚猛的一式。若一齐命中,往往头破血流,轻则失忆,重则白痴。

  这里没一个仆人的武功,随意挑出来一个都略有小成,在这南阳之中,少有敌手,如今一齐出动,十棍齐下,堪若奔雷突至,声势骇人。

  少年站在原地,也不见任何反抗的动作,仿佛吓傻了一般。

  咣!

  十只齐眉棍重重的砸在少年的脑袋上,其身形猛的一沉,十棍的冲击力,竟使得脚下的青石地板砰然崩裂,使其两只双脚都深陷于碎石之中。

  而他的脑袋,除了响出一道金属般的碰撞声外,竟然毫发无损,不见任何血迹流出。

  余家公子的眼珠都差点瞪了出来,莫非是传闻中强大之极的铁头功现世?

  少年无辜的摸了摸脑袋,另一只手将棍子扒开,咧了咧嘴:“啊,有点疼。”

  众人被雷的不轻,就你这风轻云淡的模样,还有点疼?

  十位仆从皆对视了一眼,齐齐收棍,招式再变,使出余家棍法最强一式,刺!

  刺,讲究以点破面,将杀伤力集中一点,然后瞬间爆发而出,造成极大的伤害,而这一招却无法控制力度,亦属于全力一击,命中非死即残。齐眉棍会从对敌的身体直接穿透而出。

  少年神色一冷:“打也打了,可否停下好好谈一谈?”

  十位仆从充耳不闻,将内力贯彻双臂,十只齐眉棍猛然向少年的身体刺去,速度之快,竟发出音爆之响。

  就算你头部很硬,我就不信你身体一样硬。

  余公子双目赤红,刷的我一下抽出佩剑,剑头泛起绿芒,脚掌一跺,跃至少年头顶,从天而降!

  毒!!!

  “左右封死,上空无门,看你死不死!”

  围观者见状不由哀叹一声,不由闭上眼睛,这一次,怕是这少年凶多吉少了。

  少年但我神色愈渐愈冷,妖异的紫眸透出彻骨的寒意,冷如实质,与其对视着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慌忙把视线移开。

  但见。

  十棍刺如骨,毒刺宛如梭!

  少年转抬脚,然后重重落下!

  咔咔咔咔……

  劲风乍起,大地粉碎!

  少年四周的桌椅在一瞬间化为粉末,刚猛如齐眉棍刺猛然爆成一团木屑,十位仆从,仰头喷出一口血雾,被狠狠震到在地,惊骇的发现自己双臂骨骼绞碎,亦然成为一个废人。

  而余家公子,,在暴风中心毫发无伤,惊喜之刻,那毒刺亦刺到少年头部跟前。

  少年双眸紫光一闪,在千钧一发之际挪开一步,待剑入大地,倒挂的余家公子被一股怪力击中小腹,如同炮弹一般冲破了竹楼壁,撞断了数百根青竹,方才在百米外倒下,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

  “还要打么?”

  少年收起脚,无视他人的目瞪口呆,向楼上望去。

  于是脚步声渐起,这位楼上一直不跟出现的人,在此刻露出真面目来。

  只见她:

  头饰八宝琉璃钗

  身着五彩百花裙

  脚穿紫玉三金莲

  腰似柳枝盈盈握

  肤如百脂落香肩

  翦水双瞳若流水

  风起薄纱半遮面

  她踏步而来,宛若谪仙落风尘,让周围沸腾之声一下子安静下来,瞬间吸引所有的目光。

  少年目光清澈,略用欣常的目光打量了下面的美人,方才道:“你是...”

  “砸了我的东西,坏了我的规矩,打伤了我的客人,这就是少侠的处事之道?”美人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她的眼眸中平淡无波静静的开口,带起了缥缈的味道。

  少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那个,是...我不对,有什么要求,你直说,我尽力而为。”

  “哪怕杀人放火?”

  “额...”

  “哪怕当场自刎?”

  “额...”

  “哪怕吃丹药被我控制?”

  “额...”

  少年嘴张了张硬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美人的眼里闪过一抹笑意,“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做过分的事情的,你随我来。”

  少年终于松了口气,连忙跟紧转身上楼的美人。

  这女人容貌倾国倾城,却有这一张利嘴毒舌,实在是太可怕了。

  二楼,三楼。

  在三楼的尽头,停下,美人轻轻推开门,便退至门边,看着少年,做出个请的手势。

  少年没有犹豫,直径走了过去。

  很明显,这是一间迎宾室,房间内器具干净整洁,隐约充斥着淡淡的檀香。

  “小姐信佛?”

  少年的目光停留在中央略有人高的金佛上。

  这是座大肚弥勒金佛,金佛袒胸露乳,面露众生悲悯的慈祥微笑,它惬意的坐在中央,惟妙惟肖,雕琢之手足可以假乱真。

  美人安静的给少年满上一杯茶,方才回答。

  “不信。”

  “哦?哪又为何...”

  “信与不信,真的有很大区别吗?信者,亦可以一心向善,不信者也亦可一心向善,反之,信佛者也可一心向恶,皆在一念之间。”

  “是鄙人愚钝了。”少年歉意的笑了笑,他端起茶杯,缕缕白烟升腾,朦胧了视线中佳人的脸。

  茶水轻抿,一股涩味从口腔中化开,随之苦味便如海浪袭来,最后,才从舌尖上泛起丝丝甘甜,让人回味无穷。

  “美人沏茶,果然不同凡响。”少年不由赞到。

  “少侠不怕有毒吗?”美人看着少年,水瞳波光粼粼却亦如黑潭深不见底。

  “我与姑娘之间,并非生死大仇,仅碎了几套桌椅,以小姐肚量,应该不至于取我性命吧。”

  美人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见她轻轻转身,侧颜眼帘低垂,话语才断断传出。

  “少侠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

  “不是本地的人,来我拜月南阳,一是留意南阳景色,去我这清心阁待上半日。二是敌国刺客打探消息。至于第三...自然是为了天下神物,神龙甲。不知少侠属于哪一种?”

  “少侠武艺高强,如果是刺客,连清心阁都没打探全面,故不是敌国刺客,若是第一种,应该备好足够的银两,而不是欺负奴家经营的小酒楼...”

  少年不由的摸了摸鼻子,他虽脸皮巨厚,但这时候也不得不略显脸红。

  “咳咳,这个我真是...”

  “不必解释,少侠。”美人转过身,极其优雅坐在少年对面,说到:“因为奴家也做了件对不起你的事。”

  “檀香里有燃烧金蛇草的味道,配合茶中忘忧浆二者本无毒,若二者结合,就能产生迷魂香的效果。”

  “而迷魂香,会让人一个时辰内软了身体,清空体内所有功力,再分析小姐分析我的目的,所以与叶汐小姐同坐一桌,小生真是荣幸至极啊。”

  叶汐安静听着少年说完,丝毫没有任何慌张之色。

  “没想到,少侠还精通医术,那么少侠准备如何对付我这位弱女子呢?”

  “我会...”

  嗖——

  话音未落,少年人影消失。

  但见手掌化爪,转瞬间移至叶汐面前,一把掐住她娇嫩的脖颈。顺势按在了墙壁上,发出撞击的声响。

  呼——

  劲风将起,布片纷飞。

  少年手臂上提,佳人脚尖悬空。

  叶汐头上的钗饰猛然蹦断,一头墨色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衣着狼狈,裙摆破烂,亦有一种凄艳之美。

  “我会杀你。”少年说。

  叶汐定定的看着他,眼神依旧古淡无波,只是原本红润的脸色开始越发苍白。

  少年的手在收紧,原本白如奶昔的脖颈被捏的通红。

  忽的,少年手一松,叶汐就像布娃娃一样一下子栽落在地。

  “为何不杀我?”叶汐淡淡问到。

  少年不说话,蹲了下来,只听嘶拉一声,其叶汐面部纱巾被一扯而下,露出勾魂的朱唇。

  叶汐的眼神终于有了波动,黑潭似的眼瞳沸腾,却凝结极致寒冰。

  “你在羞辱我吗?”

  “不是。”少年笑了笑“我只想看看你的脸。”

  “那...看够了吗?”

  少年不答,慢慢站起来转过身,抬手晃了晃手中的纱巾道:“记得下次也请我喝茶。”

  叶汐定定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其袖口中掌心出现了一把银色的小刀。

  他的背影满是破绽,若是出击,必能一击必杀。

  叶汐捏紧了小刀,捏的泛白。

  但是时间不给她考虑,几个呼吸,少年已经到达门口。

  他忽然转过头,对着叶汐一笑,随后悄然离开。

  叶汐衣冠不整的站起来,小刀反泛着耀眼的银光,她看着小刀许久,袖袍一挥,便是轻轻关上了房门,隐约间,传出一道淡淡的叹息。

叶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