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羞辱

  咔嚓咔嚓!

  白夜甩了甩胳膊,有着鳞片与鳞片的碰撞声。只见他脚掌一跺,大地猛然如蜘蛛网般扩散开来,一跃而起,躲过那千百百兵的冲击,却见老者在半空浮空而立,白衣飘飘,长长的白鬓顺风遮住了眼睛。那掌心却迎上了向上踏空的白夜的天灵盖。

  咕噜咕噜。

  掌心水气翻涌,却如大浪长江,甚是凶猛。

  而白夜,在刚才甩胳膊的同时已经备好攻击,手臂已经蓄足了全力,伴着破风的刺耳的摩擦声。迎上老者掌心水气。

  虽说以上压下有着天然的优势,在白夜这里却并不是实用。他的拳头比钢铁还要坚硬,浑身的龙族破灭山河的蛮力,足以弥补着天然的差距。

  就像他说的,自己并不会什么武功武技,却是是个医生的主儿。

  其关节穴位弱点,早已运用的炉火纯青,他的紫眸一瞬间就看到了水气翻滚的空荡的契机。并且将自身的关节指骨堵住了那个缺口,让他的水气的威力化解到最低的程度。

  但是,最低杀伤力的水气,在老者手里却依旧不容小视,见得那水气与指骨碰撞的瞬间,那水气突然一顿,以碰撞的衔接点为节点向四面扩张,将白夜包裹在其中。

  白夜的主旨是以点破面,但是当点扩大成面,就变成了反制的以柔克刚。

  看目前的状况,就是白夜被包裹在水球里,那水球有着很强的柔韧性,无论白夜如何移动,水球都会因为白夜举动而变化的奇形怪状。

  他被困住了。

  老者闪身出现在白夜面前。用着他的特殊秘法开口。

  “你不必说话,你只需要点头或是摇头,若是你跟我走,我会抽掉你身体的怪物之血,你也有可能会保住一丝性命,如何?”

  水球中的白夜,因为空气被封锁,自然在里面说话不能传出去。

  他没有摇头或者点头,只是紫色的眸子淡然的盯着老者。任由水球自然下落。

  下面,无数刀剑足以让他尸骨无存。

  但是他还是下去了。

  老者看着他下去,他眼里痛惜遗憾与冷漠交错,手指轻点,轻轻低喝出声。

  “爆!”

  嘭!!!

  鳞片飞射四溅,水球化作光影泡沫消散,光影中的人血肉模糊,却依旧站立在原地。

  看刀斧加身,看自身毁灭。

  他像是被剥了皮的血人,只是那双眸子依然炙热,妖异的让人不敢直视。

  “我是龙...”他说:“我是白夜。”

  身前,身后,左侧,右侧,百兵之芒,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卷黄土砂石,提杀气环绕,目光贪婪,意见相同,意外是将其力量归合为一,纵横之刀气,破灭一切不可阻挡!

  四面楚歌!

  白夜微微俯下身子,龙尾猛然一甩,如一条厚重长鞭,长鞭狂舞,黑色鞭影加身,其周围地面满是被气流错乱的沟壑,他看也不看左右两侧及身后的毁灭刀气,就着那铺面的刀芒,迎头而上。

  龙吟嘶吼,紫眸闪光!

  刷----

  亮眼的紫色弧线越过刀芒,缕缕血渍喷洒一地,其尾一半落地,白夜的冲刺停止,他半跪在地上,俯冲的后坐力,冲乱了前方的人群,这是最好冲出去的契机。

  若是再给他们凝聚刀芒的机会,自己真的会葬身于此。

  况且。

  白夜微微侧过头,身后同样的刀芒闪烁,那种死亡感随着拉近距离在瞳孔处越了越大。

  他要冲出去。

  站不起来了,爬也要爬出去!

  我要活着!我不能死!

  白夜的胸口一阵剧痛,那是半块龙心超负荷运。转龙之力而引起的不良反应。

  但是他没时间了,真的没时间了。

  连胸口都来不及捂,开始了第二段冲刺。

  刷----

  脚下起飓风,身法似游龙!

  一只枯槁的手随袖袍挥动,游龙冲刺戛然而止,其一声惨嚎,就像是碰到什么反弹一样。又被弹了回去。

  而那一声惨嚎,是因为刀芒顺势一削而过,生生割断了白夜的双腿,在失去白夜本身的滋补后,就被刀气切成了粉末。

  半截身躯落地,白夜抬起头,看着那那弱不禁风的老者封死了他唯一的出路。

  他走到白夜跟前,脚踩着他的身体,却有种无形的力量让后者动弹不得。

  “走不走?”他说。

  “不走。”白夜回答

  咔----一条胳膊削断了。

  “走不走?”老者再问。

  “不走。”

  咔----另一条也分离了白夜的身体。

  纵然连削两臂,老者的依然没有沾染血渍,甚是风雅。

  而他脚尖的刀气,却凝聚了可怕的力量,对准了白夜的头颅。

  不喜也不怒,就这么风平浪静的重复。

  “走不走。”

  “走。”

  “好。”老者点点头:“我带你走。”

  “叶前辈,别放过这个怪物啊,若是他成长起来,后患无穷啊。”

  “是啊叶前辈,若放过这怪物,您如何面对这整个江湖,如何面对这么多的侠士为其助力?”

  “叶前辈,不妥啊....”

  周围的人群嘈杂起来,望着白夜的目光满是炙热。

  那可是龙啊。

  杀了这恶龙可是能名扬千古。成为一代传说的。看那迦南大帝,如果不是杀了龙,怎么会到现在还流传他的传说?

  谁不心动?哪个不心动,行走江湖不就是为了扬名立万吗?

  而且,现在这恶龙被削成了人棍,毫无反抗之力,只需轻轻一刀一剑,就垂手可得的名誉谁不想要?

  负面情绪的扩散,望向老者的目光就带着隐晦的敌意了。

  他的实力强大,但是我们人多啊。

  老者自然清楚他们的反应,他的手指轻动,一根无形之线缠住了白夜的身体,也将几位蠢蠢欲动之人抽成了血雾。

  他开始前走。

  白夜的脸在地上拖动摩擦。

  很疼,拖了一地长长的血路。

  他每前进一步,前面的人就退后一步,身后左侧右侧的人就逼近一步。

  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一刀砍向白夜头颅。

  刚一抽刀,人首分离。

  “带点走,别伤了性命。”老者幽幽开口。

  没人动。老者继续前行。

  到底还是有胆的人。他走到跟前,冲着老者施了一礼,然后蹲下,手中匕首翻动,削下了白夜身躯一小块肉片转身离开

  老者没理,自顾自前行。

  又一人走向前去,打开自身携带的水壶,将龙血装的慢慢的。才满意离去。

  人群开始涌动。

  还有的想偷偷摸摸了结了白夜,被老者一指点杀。

  这时他们这才规矩了些。

  到底不是一无所获,也没有性命之忧,他们对这个结果还是能接受的,抢的头筹的割肉抽血,后面的怕白夜死亡也只能悔恨的砍他一刀愤愤离去。

  老者走了一路,人群跟了一路,迎接王者般并排两列,走到他们的路程就会给白夜一剑一锤或者一刀。

  毕竟是侠客,下手很精准。纵然身躯的肉割去大半,不少人也是疗伤的疗伤治疗的治疗,各种药物吊着白夜的一口气。

  但就算是这样,到了后期,也只能是朝着他吐口唾沫或者一句咒骂的程度。

  谁再出手,白夜就真的一口气都没了。

  身躯见骨,肉体残缺,耳畔回荡着“怪物”“人渣”“败类”之类的辱骂。

  白夜的脑袋昏昏沉沉。

  他还是睡着了,睡的很香,睡的不想起来。

羞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