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少年睡的很香呐。

  他的半块龙心的心脏缓慢的跳动,也只有这个,还能证明他还活着。

  他的头上全是脏乎乎的痰液。他的躯体磨断了好几节肋骨。他的筋脉寸寸断裂。

  挖去的肉,带去的血。血肉模糊的躯壳。让人一看就触目惊心。

  他被丢进了昏暗的密室,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那些扎在他胸口的铺垫的稻草刺的他又痒又疼。

  三天了。

  伤口早已结痂,四肢开始长出了肉瘤。

  老者没有阻止白夜的自我愈合,他的眼眸虽小,却如同浩瀚星河看不到眼底的尽头。

  他安静的站在牢里,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他长的眉清目秀,像是个奶油小生,但眼底阴翳破坏了他的整体形象,让他看起来有着一份天然的邪气。

  “看来《龙史》说的没错,龙族的自愈能力,确实是出奇的夸张。”

  他看着白夜,右腿猛然用力。击中了他的头颅。

  咔----啪!

  脑袋撞击墙壁,自动弹回落地。

  “还没醒?”男人弹了弹腿上的污渍,神情虽然极度厌恶,但还是再次抬脚。一脚横飞而出。

  刷----

  气流涌动,稻草搅碎,掀起一道狂暴的飓风。

  “再等等。”老者淡淡道。

  这风来的快去的也快,男人突然收功,点点头:“也好,再观察观察。”

  “不急一时,完美最好。”

  男人看着老者,有看了看白夜----他的脸肿的老高,配上青紫的面孔越发丑陋。

  也许是忍受不了气味。男人捂着鼻子,快步离开了密室。

  良久。老者闭上眼缓缓道。

  “人走了。”

  白夜睁开眼,紫眸在黑夜里分外明亮。

  “我看过你的龙心。”老者依然闭着眼,声音小而清晰:“是他的手法吧。”

  白夜眨了眨眼睛,冲着他笑。

  “有酒吗?”

  老者睁开眼看着白夜:“我和他有旧。”

  “我想喝酒。”

  老者手上戒指白芒一闪,一瓶小酒壶便出现在手中。

  虽不见酒,但这酒壶纹路古典清淡,自然里面的酒也不是凡品。

  那壶口飘逸着迷醉的酒香,就在他变出瞬间弥漫整个密室。

  “自己来拿。”老者将酒壶平摊在掌心。

  白夜闭上眼,轻轻的嗅了嗅,顿时满嘴连至都飘散着那种浓郁的香气才俯下身子,利用着下巴向前挪动。

  一段漫长的路程,他的脸上满是享受。

  纵然下巴磨破了皮,他似乎感觉不到痛,反而艰难的直立着叼住了壶口。

  酒要从壶口涌出。

  老者手轻轻一推。那壶口便戳穿了白夜的喉咙,酒水随着血水哗哗的流淌在稻草堆里。

  白夜睁开眼。对着老者微笑。

  咔嚓---

  牙齿用力,酒壶便在口中咬破的四分五裂。纵然口中满是残渣和血水与酒水的混合,但是他还是不肯吐出来。高高的仰着脖子,顺势吞下去。

  “滋味如何?”老者依旧是那副淡漠的语气。

  “咳...呵...”

  白夜不能说话,因为他喉咙被戳穿了。只是他的干喝语气,老者是听的明白的。

  “你想寻死。”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当酒香弥漫整个密室,他无疑是把自己推向死亡的更进一步的距离。

  老者的话语并没有打断白夜沉醉在酒香中。他闭眼微笑,像极了一位天使。

  “不配合。”老者捏住了他的嘴巴:“你可能会生不如死。”

  那手指轻点,就把白夜的舌头给点了出来。再一点又给接了回去。

  此人手段之恐怖,匪夷所思的技巧,实在让人寒不胜寒。

  可以说,这种人,出现世界上,就是破坏平衡的人。连自己化龙都无法阻挡的无敌之人。

  白夜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他既然能把自己救回来,也能轻松把自己送回地狱。

  再者,他之所以把自己救回来,只是因为自己有利用价值。又发现自己身上那种换心手法,这老者的目的自然就不止这龙心了。

  还有...那个人。

  他舍不得自己现在就死。也是白夜有恃无恐的原因。

  既然前奏的开胃菜已经走完,那么下面也是进入正题的时间。

  老者松开了他的嘴巴。

  白夜活动着上下额,待到那酸痛感消失,在重新看向老者的脸。

  他不敢看老者的眼睛,那眼神太过深邃,足以让他深陷进去无法自拔。

  “你要我做什么?”

  老者敲了敲密室的墙壁,这个由最坚硬的黑耀石组成的墙壁此刻却闷响的回荡着。

  “要心或者要人。”

  他背过白夜,毫无防备的开口:“你选。”

  “你命不久矣。”白夜盯着他的后背。

  “是。”老者毫不忌讳的承认:“人固有一死,但是就算老夫要死,可这时间还有所欠缺。”

  “你要做什么?”

  “你要选什么?”

  话题又绕了回来。显然老者不想回答他的问题。

  白夜看的出老者虽然是武功已经返璞归真,但确实是体内的内力吊着他维持生计。

  他的时日是不多。但是比自己时间多。

  一时间,气氛诡异的安静起来。直至一句话打破平静。

  “我给你心。”

  老者转身,看着白夜良久,轻轻的点头。

  “好。”

  雾气腾腾,水流涌动,老者掐指结印,印中听得大浪淘沙,听到海起浪涌,一条水龙的龙头从印中涌出,神态栩栩如生,体型在老者刻意的压制下,仅仅占满整个密室。

  还有水撒在白夜脸上,直接挂掉了一层皮。

  又听得龙吟咆哮,震得眼冒金星气孔流血。

  “你不会叫。”白夜晃了晃脑袋,浑身鲜血淋漓就像没看见一般,没有露出一丝痛苦的感觉:“你是假龙。”

  那龙似乎听见了白夜的嘲讽,那印中出现一爪,那爪似鹰非鹰,其水光璨璨,波光粼粼。

  但是它没有拍过去。只是又张开大嘴,便又是一声龙吟。

  它要吼死这个蔑视龙族的蝼蚁!

  然而,那音律爆发高潮之际,却被又一声龙吟压了下去。

  吼!!!!

  这龙吟不是他的。

  那天地威严的怒吼,完全碾压了水龙的龙吟声,在它惊惧的目光中连同他一起化为小雨挥洒密室。

  小雨淅淅下,龙人踏步归来。

  “这才是龙族真正的自愈能力吗?”老者看着龙化完全体的白夜,淡淡道。

  就算是现在,也无人让他露出其他哪怕任何变化的表情。

  白夜走到他面前,金属质的手臂拍了拍胸口。

  他拍的很响,拍的火花四溅。

  “过来拿。”他笑着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