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就算是白夜如此挑衅,老者始终是无喜无悲。只见他向左退了一步,将那密室的出口让了出来。

  “这里是叶家机关城。”老者说:“我等你自己送过来。”

  紫色的眼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他没有说话,只是手握成拳,向那黑曜石的墙壁轰然砸去。

  嘭!----黑色墙壁毫发无损

  “很硬。”

  白夜转身离开。

  老者原地一动不动,他看着墙壁,直至身后的白夜渐渐消失。

  咔嚓咔嚓咔嚓!

  黑色墙壁以拳击为中心如蜘蛛网裂纹不断扩张,蔓延至整个墙壁。然后轰然倒塌。

  一颗碎石滚落在老者的脚边。阳光从倒塌处投射进来。像是无限的黑暗破开了一丝光明。

  密室只有一条路,其两侧依次点缀着幽蓝的鬼火,在火光的照耀下,依稀能看见前方的路。

  在走到尽头的时候,白夜很轻松的打晕了两个守门的守卫。

  但是这两个守卫的存在其实很无意义。

  白夜前走几步,视线阔然开朗,其头顶顶空不高,却长满了古怪的藤蔓,藤蔓荆棘围绕,依稀能看到几具腐朽的未腐朽的尸体。它们被深深的缠在植物之中,新鲜的尸体似乎被抽干了体内的水分成了干尸,它嘴巴张的很大深陷,干枯的眼珠透着惊恐,身躯因为缠绕而诡异的扭曲成夸张的形状---已经明确暗示这里是禁空领域。

  而前方,有着数十人首尾相接长度的深不见底的大坑后出现一小节平台,那平台又薄又窄,却像是浮空在那里,显得颇为诡异。

  白夜紫眸闪了闪,便掉头离开。

  他在昏迷的守卫前蹲下,细细摸索一番。到底还是在两位的身上摸索处相同的古怪物件。

  这物件巴掌大小,是个碧绿色圆环,将它摊在手心会闪烁碧绿的莹莹微光。

  在确定没有任何遗漏之后,他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浑身披上了那漆黑的龙甲,脚掌一跺,便是向那平台跃去。

  他跳的极远,跳的极快,就像满弓箭支离弦,但落脚点却很是精准,显然还很有余力。

  但是也在他跃起那一刻。那头顶的藤蔓便似成堆成堆的长虫涌动开来,腕口粗细般的长蛇,从四面八方突袭而至,见得那绑住的尸体掉入无底深渊,失去束缚的攻势也开始凶猛起来。

  这时候,白夜手中的绿环亮了起来。微弱的荧光爆闪,变成铺天盖地的绿光。

  那四周涌出如发丝般数量的藤蔓猛的一顿,像是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快速的回缩回去。再一次变回了一动不动的无害的模样。

  直到白夜踩上了那平台。

  平台开始了下沉。

  四周的墙壁开始了剧烈的震动。

  轰隆隆!轰隆隆!

  白夜被晃花了眼。

  那无底的深渊却是在这震动之中,有什么东西挣扎的涌出来。

  白夜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东西,就感觉脚下的平台已经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咔嚓!

  平台断裂了。无根之人开始失去支点的下落。

  他的尾巴飞速旋转,刮起了足以浮空的小龙卷,让他立定在空中。

  但是这并没有让形式好转起来。,见其前后墙壁自动开孔,一条条火舌从孔中喷涌着肆虐而出。

  呼呼呼~

  他被卷进火海之中,全身的鳞片因为火焰烧的通红。

  这深渊还在震动,震动到火海都有火星四处飞舞。

  这全面型攻击,从来不会怜悯任何人。

  白夜清晰的看到,那两名守卫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高温的火海瞬间蒸干溶解掉,连尸骨都没有剩下。

  不过,他还是看到了新的尸骨。

  那深渊的巨物,卷起成海的骨堆和尸臭,从下方的黑暗中,挣脱而出。

  是个植物。

  这植物的宽度填满了深渊的长度,绿色的树体分叉这如头发一般密集的藤蔓,树根被骨海填满,树梢却刚好戳到顶空。

  咕咕咕~

  诡异古树发出诡异的叫声。它的“长发”无风而动。

  它发现了活物。

  那活物跳跃之前的位置,正神色凝重的看着古树。

  他中计了。

  头顶的藤蔓开始了更强烈的躁动。再一次向白夜杀来。

  他手中的圆环爆发着夺目的绿光,将他所在之地暴露的清清楚楚。

  即使是这样,白夜依旧没有毁掉圆环的打算。

  他抓紧了圆环,下一刻便消失在了原地。

  身如游龙。

  龙心传输血液沸腾而快速回溯,将他的速度提升到目前最快顶峰。

  有多快呢。

  那头顶的藤蔓刚一躁动,白夜就一拳打穿了古树的身体。

  门一样长的宽度,数人环抱一样的厚度,足以看到打穿后对面的景色。

  但是没有用。

  近距离的查看下,白夜这才发现这古树是由众多藤蔓组成,纵然打穿了其中的部位,也不过伤及古树的九牛一毛而已。又有藤蔓迅速补位,肉眼可见的补完了空洞的缺口。

  然后一下子多了七个缺口。

  古树发出刺耳的尖叫,似乎表示着它的愤怒,长发如同万箭齐发向白夜穿刺而来。

  这箭确实是粗了点,哪怕有一根刺中,也能将白夜穿个透心凉,吃不了兜着走。

  嗖嗖嗖----

  攻击之刻,孔洞也补位完成。

  白夜掉头就跑,身后似天崩地裂,震起碎石瓦砾纷飞。有的弹到白夜的身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

  他咬紧了牙关,然后...

  搁嘣~

  一只圆环被他无意识间咬碎了。好在手里还有一个。

  身后暴雨梨花般密集的攻击,让他实在是不敢回头。

  他跑进了通向密室的那条路里。

  那古树似乎在恐惧什么,竟然没有在追击。

  白夜深深的看了密室的方向一眼。逃跑的脚步猛然僵直,硬生生收了回去。

  他回到了之前的战场。这里一片狼藉,像及了古战场的废墟。

  深渊涌出的古树不见,断裂的平台修复,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他静静走到了边缘位置。低头望着那无边的黑暗,丝毫不理会蠢蠢欲动的头顶的藤蔓。

  他抓了把石子丢了下去。但是并没有回声传上来。

  “呵!”

  空气中传来白夜的冷笑。

  他的掌心稍一用力,就将手中的圆环,捏到粉碎。

  他像一个走投无路的勇士,向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景色突然变换,他发现他回到了密室,那一步踏出,他直径的走到老者面前。

  “可惜了。”他说。

  “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白夜回答:“不过是一步的距离。”

  “那么,你真要踏出这一步吗?”

  白夜看着密室的门,那门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

  迈出门需要前进一步。

  远离门需要后退一步。

  视线从门上转移到老者的脸上。他眼神无比坚定与无惧。

  “我走了。”他说。

  “不送。”老者答。

  白夜大踏一步,他迈出了门,与那老者擦肩而过。

  前方,依旧是一条直线的路。

  他走了过去,昂首挺胸,走的格外笔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