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死局

  叶家机关城,隐藏在群山之中,依山而建,那里地势奇特,方圆几百里全都是陡峭的悬崖深谷,很难攀越,而下方环绕着湍急奔腾的滔滔江水,水里暗礁乱石密布,船只航行,经常触礁船毁人亡,更为奇特的是,那里还有变幻莫测的云海,气候时晴时雨,让人往往在茫茫云海中迷失方向。内部以水为动力。机关城内外可谓布满陷阱,故而易守难攻。也是叶家之根本所在。

  百年间,风起云涌,战乱之频繁加上叶家当时家门衰落,也是靠这机关城镇守这最后防线才撑住了当时金陵国强势进攻一个月之久,也是其名气打响的由来。

  名气之最,当为叶家机关兽,攻守兼备,由叶家专属内功驱动,以木石为基,以符文为辅,符文引其天地灵气,木石驱动战兽行走。小巧有鸟,大型有兽,它虽然无喜无悲无思维靠人为控制。却能精确的找到对手武功之弱点,将其对手攻击最弱化,己方攻击造成最大杀伤。

  更有高阶机关兽已经似动物般自我生成初始灵智,其反应速度,已经超越了普通的人体极限。

  再加上机关术利用地形与机关陷阱的辅助攻势。自始至终,就没有破开机关城的消息传出。

  或许消息被封闭,或许根本就没有人逃出这恐怖的机关城。

  而白夜的优势,也只是比闯关的人多走了几步而已。

  机关城从易到难,可能是先祖设计这机关时仁慈,初始会给挑战者设下一条逃脱的出路。而到了中后阶段。这种出路就不在出现了。

  故而,这机关城的前半段,也皆为各大英才怪胎所公开挑战之地。

  不巧的是,关押这白夜的密室,正好是进入机关城中阶段的区域。

  更闹心的,是他还要继续向前,朝着叶家核心处前进。并且从叶家人重重包围里逃脱出来。

  这是绝路。

  想了想那位老谋深算的老者,自然是知道自己拒绝了他之后,所算计好的路。

  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

  就像棋子一样任人摆布,该走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由着别人牵制着。连反抗都无能为力。

  他很愤怒。

  愤怒到什么程度呢。

  白夜从碎的一地的机关零件走过,发出脚踩金属的咔咔的响声。

  这是低等级的机关兽围杀,在破不开白夜未龙化前的防御自然很是不堪一击。

  虽然白夜群攻作战能力很弱,但是对于那些只能打出火星的存在时,也可以定位为噩梦级难度。

  纵使是这样,轻易到以力破巧的程度,白夜也没有放松警惕,在他直观的计算了对方的攻击和防御之后,才打碎其核心关节,一击秒杀。

  是的,但凡机关兽,总会有一个控制核心枢纽的位置,只要找到了这个位置,那么机关兽的破法就迎刃而解了。

  这也是白夜一直神色凝重的原因。

  找到初级机关兽的核心枢纽,他用了大约两分钟的时间。这还是在他利用某些强硬的手段,巧取得到的。

  他纵使不会机关,但是一个低等级的机关兽都要这么长时间,可想后面的关卡有多可怕。

  可是前方只有一条路。身后的路,在他每走一步,平台就寸寸断裂了。

  这是死局。

  专门为他而作,专门为他而铺好去送死。

  白夜双手捏的泛白,愤怒的力量随着嘶吼宣泄而出。

  如同喷涌的无底火山,填不满也塞不住。

  无能为力,也无法阻止。

  “我要破开你!”他对着面前的中阶机关兽说。

  那只似虎的机关兽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在白夜杨起手的瞬间做好的精准对应的防御手势--已经计算好白夜现在要出的招数。

  是的,是直拳。

  随破风乍起,随风停结束。

  他不在去找什么核心,也不在去想后续该如何动作,或者在进攻中突然变招。

  一切的一切,他都不想了,也不想去想了。

  简简单单的,最直接的也是最野蛮的一力破巧。

  他狠狠的拿出自己的拳头砸向虎型机关兽的面门。全然不顾那机关兽张开的铁齿铜牙,还有那齿轮扭动的刺耳的噪音。

  咔咔咔咔----

  那拳头塞满了嘴巴。钻进了它的喉咙。

  嗤嗤嗤----

  那獠牙刺破了他的肌肤,扎穿了他的骨头。

  机关兽的眼眸泛着铜光毫无人性。

  白夜的面孔因为狰狞而变得扭曲而可怕。

  “我要破开你。”他对自己的心说。

  霎那间,迟来的拳风粗暴的灌入机关兽的口腔。汇聚成小型的漩涡,而那漩涡的中心,便是那血肉之躯被机关兽死死咬住的胳膊。

  咬死,咬穿,血流如注。

  暴风的不经意间,一颗螺钉溅射在地。

  叮!

  一声脆响,就像开启了起头的号角。无数关节的螺钉开始四射。

  叮叮叮叮叮.....

  溅射到地上,溅射到头发上,溅射到脸上,溅射到扎瞎了他的一颗眼珠。

  而那机关兽,在失去关节的支撑后,散落成一堆废铁。

  哐哐哐...

  白夜任由废铁把自己压在身下。

  他保持的出拳的姿势,疯了一般狂笑起来。

  笑至癫狂,传荡在整个机关室里。又反弹到他自己耳朵里。

  然后被人一巴掌拍进了废铁里。

  “神经病?”

  白夜的笑声戛然而止。

  仔细一听,这声音还有少许的熟悉。

  他抬起头,目入眼帘的是一袭桃花落纱裙,裙摆无风而动摇曳着淡淡的清香。

  三寸金莲挪步,芊芊玉手恰到好处的捂住了鼓动的长裙。

  另一手再一次把白夜按进了废铁里。

  “登徒子!”

  语气羞愤,却十分悦耳动听。

  白夜一下子记起来了,这姑娘不是上次偷了自己的钱包害的自己去吃霸王餐的那位吗?

  想到这里,他的心思和动作就融为了一体。

  他的身躯如泥鳅般蠕动,一脚将那位踹翻在地。

  “神经病!”

  白夜从废铁中爬起来。冷冷的看着地上的人儿,回给了她答案。

  偷钱就罢了,莫名其妙还对自己一连番的动作,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那女孩压根没想到,这少年如此不伶香惜玉,自己就在这不经意间着了道。

  不服气,妙人原地消失。

  且听一声娇叱,一股风劲从白夜后方袭来。

  是脑袋。

  时机掌握极好,可惜力道太弱。

  嘭!

  白夜一动不动,脸上的螺钉掉在了地上。

  这种只能让普通人晕过去的力道,对于白夜来说,莫过于挠痒痒。他任由她攻击,并且顺着出手时机抓住了她的脚踝。

  本无意伤人,白夜的目的只是擒住她而已。

  而这一大意,却忽略了她三寸金莲的独特能力。

  她的小脚细若无骨,且柔软滑腻,未等白夜抓紧成型,便提前挣脱了去。

  她在半空跃过一道亮丽的翻腾。亦如舞动的精灵。足尖轻点,便在其前者面前稳稳落地。

  白夜抓着她不过巴掌大的鞋,看着面前的妙人儿,轻轻笑了。

  虽然浑身是血,笑容很恐怖,但依旧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他握紧了那一只鞋子,握拳伸到她面前张开-----是一块揉烂的布片。

  “还你。”他笑着说。

死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