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叶芷

  叶芷稍稍错愕了一阵,看了他手中的布片,默默接了过去。

   白夜这才看清了她的容貌。她与叶汐有着七分相似,却透着一股天然的灵气与骄纵的傲气,褐色的卷发随意的披散在双肩,其眼眸倒映这白夜的模样,柳眉轻皱,表情都刻画在了脸上,维嫩与青涩的气息毫不掩饰的摆在了自己面前。

  她的骄纵并不会惹人生气,就想说大人看小孩子一样的心情,一种像要溺爱的感觉。

  但是白夜不会,他看人通常两种,朋友和敌人。那种多元化的人物对他而言,也只会区别成这两种,无疑,这位属于后者。

  从她能来到这里就觉得很奇怪了,还能正好碰见自己,擅长小偷技巧与极快的速度,与叶汐相似的脸庞,白夜觉得自己已经判断出她的身份了。这才是他手下留情的原因。

  自己越狱的事情,目前只有老者知道,以他等另一个男人走后才和自己说话的动作来看,必然不是自己转头走他就下一秒就告诉别人的类型。再加上此女是他的嫡系,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他派你来干什么?”

  白夜瞅着叶芷,丝毫没有因为她惊艳的容貌露出半点波动。

  “我凭什么告诉你?”叶芷双手抱胸,脑袋偏斜仰望四十五度角,翻了翻白眼。一只腿在裙子里抖个不停。

  本是流氓痞气的专属招牌动作,她做起来非但没有那种痞气,反而显得可爱。

  “你不告诉我。”白夜的伤口肉眼可见的逐渐愈合:“我就打你。”

  “不是这样的!”叶芷在心中惊呼出声。

  通常不应该是,男生主动哄女孩子给她好吃的,好言好语相劝,自己才勉为其难的告诉他吗。

  这套路不对啊!

  本姑娘好歹生的花容月貌,遇见的男人通常都是想抱我宠我举高高我,这货居然想打我骂我举高高我然后摔死我。

  哦~我知道了,难道他不是...

  叶芷找了个自我安慰的借口,然后下意识用余光往白夜下半身瞅。

  啪!

  叶芷的一只眼睛变成了熊猫眼。

  白夜收起拳头,冷冷道:“说不说?”

  叶芷一只手捂着眼,呆滞的盯了白夜好久,突然间缓过神来,另一只眼就开始起水雾,把嘴唇抿的死死的。

  宝宝不哭。宝宝要坚强。

  撕拉~

  空着的那只手攥紧了裙角,撕开了一条小口子。

  她如同开了闸门的水库。“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欺负我!”她哭着放下了捂着眼的手,两颗水龙头,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白夜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一下子慌忙失措。

  男人打架流血不流泪,怎么就哭起来了呢。

  是不是男人,是不是男人?

  白夜仔细的想了想,这货好像确实不是男人。

  那只紫红紫红的熊猫眼直直的盯着他,盯的他发毛。

  “你...”白夜想露出凶狠的表情,语气却突然小声起来:“信不信我再揍你!”

  想了想,又结结巴巴的补上一句:“你...你...不许哭!”

  “就哭就哭!”叶芷哭的更厉害了,梨花带雨,一边说还一遍跺脚:“你打死我啊!打死我啊!”

   一种小孩子要不到要买的东西,满地打滚撒泼的即视感。

  于是,她另一只眼睛,也被挨了一拳。

  讲真,白夜从未见过这么奇葩的要求。哪有人要求别人去打自己的?

  叶芷的哭声猛然一停,两只熊猫眼怔怔的看着白夜。

  “我按你的要求打你了。”白夜挠了挠脑袋:“没必要真把你打死把。你不哭了就好。”

  叶芷嘴巴张了张,本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气到无语。

  气到卡壳。

  气到想说mmp。

  白夜看见叶芷不哭了,气质与心态瞬间调整正常,语气却柔和了许多。

  “说吧,谁派你来的。”

  回答他的是一个后脑勺,叶芷掉头就走。

  白夜看着她越走越远。脚步下意识前挪,又收了回去。

  正常考虑,这个叶家的三千金确实琢磨不透,又探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打死她估计那位也会把自己一巴掌拍死,也只好放弃了。

  谁知小半段距离,女孩的声音有些委屈的传了过来。

  “还不跟上?”

  白夜一怔,默默的跟了上去。

  “你个大混蛋!”她指着白夜的鼻子一手叉腰:“要不是爷爷要我来救你,我才难得管你!”

  爷爷?

  白夜嘴角一勾,双目森然恐怖,却是叶芷跟随在他身后,并没有看到。

  无疑,这句话开口的那一刻起,白夜更加与其划清了界限。

  具体计划虽然不清楚,但是至少现在,那位老者派她过来,必然是带着自己出去的明灯。

  加上她说的爷爷两个字。

  白夜余光扫了一眼,脸上顶着两个黑圈圈的叶芷。

  嗯,这种重要的身份,无疑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来当做挡箭牌的。

  念此,白夜顿下脚步,望着这昏暗光芒下如同监狱的机关城壁,悄然握紧了拳头。

  自己,一定要逃出去!

  叶芷正在揉着自己肿胀的眼睛呢,没想到前面那个可恶的男人突然一停,脚步没踩刹车,一下撞在了他的背上。

  啪!

  无心防备,白夜一个咧哫,身体前倾,下意识移动一步。

  咔咔咔咔。

  脚步微微陷入。白夜踩到了机关。

  他不敢动了。

  他不动,有人动,叶芷正在气头上呢。一手揉着撞疼的鼻子,一手对着白夜的后背来了个三连巴掌拍。

  “喂,臭流氓,好好的突然不走了,你是不是又想占本小姐便宜啊!”

  白夜回头,看着叶芷,从下到上,然后看着脸,最后专注于眼睛。

  头扭了回去,冷淡回复:“没兴趣。”

  虽然怀疑她是故意的,但是以这种智商,白夜瞬间否决了这个念头。

  但是叶芷就不这么想了,这尼玛从下到上打量自己,然后盯了会儿自己眼睛说没兴趣。这明显是嫌弃自己变成熊猫眼后变丑了啊。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敲你妈听见没,敲你吗!

  处于大家闺秀,叶芷良好的素质让她还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很快,她也发现了白夜的不对劲。

  “哇,你踩到机关了!”,她绕着白夜走了一圈,然后盯着他下陷的脚,道。

  强烈的幸灾乐祸,超级浮夸的即视感。

  然后,特夸张的大笑后退,一只脚微陷地板。

  叶芷的表情瞬间凝固。

  白夜皱了皱眉,确实没想到,这个得意忘形的女人也踩到了机关。

  “怎么解。”他问。

  叶芷也知道事情的严重,她指了指头顶,又指了指脚下,一脸欲哭无泪。

  白夜抬头,见得头顶天花板留着几个不明显的按块,便是明白,这机关陷阱一个设计在天上一个设置在地上了。

  “先说说是什么机关?”

  中半段路程凶险无比,先不说先前的傀儡机关术,就是各种陷阱应接不暇,这次误差踩上机关。就很有可能万劫不复。

  白夜已经考虑到牺牲掉叶芷的问题了。

叶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