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前后无路

  叶芷听觉,也自知不是胡闹的时候,她仔细看了看,天上又瞧了瞧地下,这才肯定的得出结论。

  “这个...应该就是子母阵了。”

  “子母阵?”白夜皱了皱眉。这种阵法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所谓子母阵,就是陷阱之中还有一阵,子母连环环环相扣,让人防不胜防。”叶芷指了指天上:“你且看头顶,天花板有着不易察觉的不明显暗淡之处,这些处点,这些处点会在你收脚时触发,天花板会收缩露出小孔,孔中会射出细小的暗器。”

  “与此同时,你脚底也会下沉,石板会溢出类似泥潭的沼泽之水,此水哪怕粘上一点都会融入皮肤,有着强烈的毒素,就算你捂住口鼻也没有用。”

  “既然你知道那么多,应该知道解法吧。”白夜看着叶芷。

  “不知道。”叶芷摇头:“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个字母连环阵。”

  白夜略为沉吟,以他经历来看,出了傀儡兽威胁最大之外,以自己身体体质,平常毒素伤不到分毫,地面的暂且不用担心,只是那污水会限制自己的移动速度,让自己最大程度受到天上暗器的袭伤。

  只是这女人...

  白夜皱了皱眉,脚步猛然一抬,见其鳞甲顺披在身。

  叶芷就见到一个清秀的少年突然变成了一个丑陋的怪物向自己抓来。不由惊呼出声。

  “你你你你你....啊----”

  鳞片锵铭,白夜一把挽住叶芷,脚步速度猛然加快,向前方冲去。

  前方,原本打开的金属大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闭合。

  脚下,污浊的黑水,从地板的缝中极快流出,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天空,银白的天花板,射出万道银针,针尖碧绿,针尾内劲喷射冲刺,竟然如同有灵性一般齐齐向白夜二人刺来!

  危险之极!

  这是要把人活活的扎成刺猬!

  白夜低头看了一眼缩在自己怀里紧闭双眼等死的叶芷。眼中还是浮现出不忍之色。

  到底也只是个骄横的小女孩而已。

  如果真的将叶芷丢出去,白夜可以确定百分百可以逃出出去。

  可是....

  白夜轻轻的叹了口气。

  “内功封闭口鼻!”

  “啊?....”

  时间已经不允许让白夜进行多解释,他不耐烦的甩一句。

  “我要吼了!”

  “啥?”

  叶芷睁开眼,实在搞不懂白夜为什么要临时吼一下表示自己的存在感。

  神经病吧。

  难不成还能吓退这些来势汹汹的银针?

  就算如此质疑,叶芷也明白现在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乖乖的催动内力封住了自己的口鼻。

  不管如何。

  这个少年虽然变成怪物,但至少现在还没有害过自己。

  不过下一刻,她便明白为什么白夜要自己封住口鼻了。

  见其那紫色妖异之眸虹光一闪,狰狞的面孔张开了巨口獠牙!

  吼!!!!!

  龙吟直上,以白夜为中心,形成一小圈无形的气浪。那气浪微白,

  从小圈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向外扩张,明显与聚拢的万道银针相撞开来。

  呼呼呼-----

  气浪穿过银针继续扩张。

  嗡嗡嗡-----

  过滤的银针原地震颤。

  都说虎啸且能震山林,那龙吟呢?

  带上位者之势,带百兽之威!纵然银针千万,也进不了白夜分毫!

  连早做好封住口鼻抵御的叶芷,都内力不自觉在身体里乱窜,差点就没有稳住气息。

  而做这些事情的同时,白夜的步伐却未减半分。见得那黑水如噬人之蛆,在他踏黑水时附其鳞甲之上,却又硬生生被这一踩一收之气劲又震散开来。

  白夜松了口气,虽然这陷阱对于内劲高手来说很是难缠,但对于自己还是弱上一筹的。

  甚至白夜估计,就算这针扎到自己身上,怕也是无法破防的。

  只是叶芷就无法护得她周全了。

  到底还是高估的了这陷阱的伤害程度。

  只是....

  白夜身形猛然一顿,他在那金属大门收脚,稳稳的立定在这里。

  “怎么办?这可是黑银啊。”

  叶芷眼里满是绝望。

  开始迟了一步,金属大门还是关闭了。

  好不容易摆托了陷阱,难道就这样....

  “黑银?”

  白夜仔细打量着这金属大门,见其大门泛着微弱的银光,竟然与普通白银质的大门一般无二。

  “黑银号称是内功高手的噩梦,能够自行化解内功冲击,变成普通的肉体攻击,加上这物质很坚硬,很难以肉身强行攻破,你也看出来了,这黑银与白银形态相差无几,很是难得,可这大门竟然是用纯黑银打造,以我的功力,连一个印子都打不出来。”

  叶芷幽幽的叹了口气:“看来爷爷对这机关城机关真是下了血本了。”

  “肉体么。”白夜心中不由笑出了声。

  这些机关陷阱大多针对内功高手,可是对于自己这个怪胎,显然是拙显见肘了。

  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内功高手,而是以体质强横到变态的龙!

  念此,白夜看着叶芷似笑非笑。

  “你干嘛?”叶芷被盯的发毛,突然想到什么,连忙摇头。

  “不行不行不行,我绝对不会和你生孩子的,我爷爷一定会救我的。”

  白夜哑然失笑:“那你等你爷爷救你吧,我先出去了。”

  “啥?”叶芷一下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虽然现在是熊猫眼,但依然掩饰不出她俏皮的味道。

  “你怎么那么天真啊,别以为你口臭很厉害,但是这纯黑银可是百分百能化解你的内力的,小心搁到你疼,还是等我爷爷救我们出去吧。”

  口臭?

  白夜满脸黑线,自己的龙吟啥时候变成口臭功了?

  不过此刻也不计较,这叶芷倒是有心,还记得把自己也一并带出去。

  白夜心中一暖,看来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抵触自己这个怪物模样的。

  想到这里,白夜的语气轻柔了许多。

  “抱紧我。”

  “不抱。”叶芷戒备的看着白夜怒诉:“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占本小姐便宜。”

  白夜无语的摇了摇头。这小妞真的是蠢的没救了。

  叶芷看到白夜的动作气的半死,正要训斥白夜这种小瞧人的不道德行为的时候,突然感觉身子被抱紧,白夜空出的一只手,便猛然轰击而出。

  呼----啪!

  劲风凌冽,传出一阵刺耳的音爆之声。

  叶芷的头发迎风乱舞,活脱脱像个小疯婆子。她却无暇顾及这些,双手扒开双鬓遮挡视线的青丝,看着白夜的拳头迎至大门之上。

  说到底,她还是对白夜存在一份希望的。

  口臭都那么厉害,肉体应该问题不大吧。

  轰!

  一声巨响打断了叶芷的思路,白夜的拳头击打在门上,浓烈的气劲,瞬间以拳头为中心扩散裂痕,蔓延至整个金属大门。随后轰隆一声,成了一地碎石。

  “走吧。”白夜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将叶芷放在碎石上以免被黑水粘上。这才大步走了出去。

  叶芷呆滞好久,方才砸砸嘴点评。

  “真是个怪胎。”

  

前后无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