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求长生

  李十九在回去的路上没有着急赶路,而是一路慢悠悠的回家。待到四天之后,他才终于到了宗派,而此时离火武大比召开还有半个月。

  回到宗派,他在家洗漱了一番,换上了拜火教的弟子服饰,先去了秦岭月的小院,拜访了秦姨,他计划第二天上午去拜访一下陆青瑶,这些日子不见,心中不知怎的有些蠢蠢欲动,有些渴望想见到她。只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见自己。

  傍晚,陆青瑶坐在自己的小院中石椅上,刚沐浴完,披着湿漉漉的头发,身上只穿了一件简单的浅蓝色的衣裙,夜晚的风,吹到身体上,还有些微寒。修行人不惧寒暑,只是她自己也颇喜欢清风拂面那种凉凉的感觉。

  院子里有一棵老柳树,树下有一套石桌石凳,此刻她坐在石凳上,用洁白的皓腕撑着香腮,百无聊的坐在那看着天上的月亮。明目皓齿,神游天外,不知心系哪里。

  “瑶妹,瑶妹!”突然,一声呼唤打破了这份夜的寂静。

  院外有人在轻声喊着她的名字,陆青瑶恬静的脸上也露出嫌弃的神情,这晋天宇一月之前便把他的住所搬到了自己的隔壁,并且说是大长老的意思,即便她是宗主的女儿,也不好要求宗主去干涉,毕竟晋天宇只是在自己的隔壁建了一所宅院。大长老是他的舅舅,真以为她不知道他们舅侄两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恶心死人了。

  这般想着,她情不自禁想起一人,面上一红,觉得刚才被夜风平复下来的心情又感到微微燥热。用手拍了拍胸口,口中却是说道,自己只是因为那人会在半月后跟晋天宇约战,所以自己才会想起他,不是自己有意想他,只是被旁人干涉所以才会想起他。

  如此一想,陆青瑶才觉得心中满意,开心的露齿一笑,也不管院外的呼喊,娉婷袅娜的回屋去了。

  第二天清晨,李十九穿着自己的白衣,吃过早饭。将黑刀环宇腰上,如一只战斗的小公鸡,雄赳赳,气昂昂的出门去了。

  出了门之后,他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到底是少了什么。于是他漫无目的的游荡了一会,终于发现问题所在——他不知道陆青瑶的住所在哪里。以往那两次见面都是他都是在别的地方无意中碰见的她,想起她修为那么高,长得也那么漂亮,在门派内应该有不少弟子认识她才是,李十九便准备在路边拉一个门派弟子问问,总好过自己到处瞎逛。却不想,逛了半天一个弟子都没见到。

  中间经过了门派中的演练场,李十九发现很多穿着红色拜火教服饰的弟子都在演练场里热火朝天的练拳,门派虽说弟子不是很多,但也有上百弟子,场面一时间看起来也是颇为壮观。

  以李十九现在筑基期的视力,他还在其中看到了与自己不对头的吴富和黑痣青年的身影,不过没有看到晋天宇那个渣渣。想起他们都在清晨穿着门派练功服流着汗,辛辛苦苦的练拳修练,自己今天难得起早,却是穿着一身休闲的白衣要去见女人,李十九不禁感到一阵汗颜。也不好意思在其中拉人出来问陆青瑶的下落,向一边走去,准备就绪漫无目的的漫步,说不定冥冥中自有注定,自己就和她又像之前那般碰见了。李十九很佛系。

  他向前走去,却在一个转角发现前面有一个人在角落内打坐修炼,长相平凡,也不算难看,身穿的也是弟子服饰,气质普普通通。不知为何没有在演练场练拳,而是在此地修炼。李十九在原地等待了一会,见那个弟子收功后,便上前过去搭话。

  “这位师兄如何称呼?”他走上前去,询问那个弟子。

  那个人明显楞了一下,脸上浮现出惊愕的表情,显然很意外会有人主动向他说话。他小声的说道:“我叫琅邪。”

  “在下李十九,琅师兄,你怎么没有随他们一起在演练场练功,而是选择在此地修习功法?”李十九拱手行了一礼,而后指了指演练场的方向,道。

  琅琊也站起身来慌忙对着李十九行了一礼,神色黯然道:“师傅嫌我资质太差,不愿意教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他们在一起丢人现眼。”

  李十九听完他的叙述,眉头一皱,脸色也变得不好起来,叹了一口气。对着里琅邪道:“这师傅做的才是真的丢脸,摊上这么一个师傅你也真是倒霉。”想了想又说道:“你我都同为弟子,在门派类没什么话语权的,你师傅既然看不起你,事已至此,你也不必太过介怀,努力修行便是。”

  琅邪听完李十九的劝慰,心里觉得很感动,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起来。三年前,镇上有人说,交钱就有门派上,可以获得寻仙问道的机会。那时他家境颇丰,便心动了,与父亲说自己要拜山学艺,为此父母出了很大的一笔钱。但当时他年轻气盛,未曾涉入江湖,怀抱父母的殷殷期望上山,立志要学成上天入地,移山填海的神仙。

  然而经过这三年,自己在门派里只是个小透明,修行天赋也不高,师傅也厌恶自己,周围也没什么朋友。性格逐渐变得自闭起来,也再也不敢说起自己从前的豪情壮志。近来越发思恋家中,不知道自己的父母过得怎么样。如果自己还在家的话,自己应该也娶了个媳妇生了一堆儿子了。求长生,长生后周围没了人,又能怎样了?琅邪在心中默默念叨。

  “多谢李师兄好言相劝,我,惭愧啊。”琅邪脸色苦郁,说道。

  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命数,与天争斗从来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不管别人如何,李十九对每个人都有着一颗敬畏之心。没有谁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肆意评价别人的人生。

  收敛了一下思绪,李十九问起了自己来这的最初目的。

  “琅兄,你可知道有一个叫做陆青瑶的女子住在哪里?”他道。

  琅邪道:“陆青瑶?你是说掌门的女儿,我见过她几次,有一次我心情不好在外面闲逛的时候在东边的一条小路上见她站在一个屋的门旁,我记得,那里有一棵柳树。你可以东边看看。”

  “东边?琅师兄,你可否用手具体的指一下位置,以免我走岔道。”李十九一脸正色的看着他说,他有点,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琅邪指明了一个方向,遥遥一指。

  李十九严肃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琅兄,这瓶丹药你收好。想来对你修炼应该有用处。”他从怀中掏出了一瓶青蓝色的丹药,递给琅邪。一阵淡淡的药香传开。

  “李兄!”琅邪喊了一声李十九的名字,而此时他面前却已经空空如也。李十九早已离去。

第二十章 求长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