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自取其辱

  李十九怕琅邪不接受自己的丹药,所以快速离开了那里。以他筑基期的修为,施展疾风,琅邪根本就不会明白他是怎么离开的。为什么他会帮琅邪,主要是他在琅邪身上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以前的那个废人。想起这些,他突然就觉得一阵心烦意燥。秋风拂过,落叶纷纷一片,有发黄的叶子落到李十九的脸上,他的面色显得很狰狞。

  走到有院宅的地方,李十九没有在周围发现有柳树,最后发现在一所宅院里有一棵参天的大树,心中估摸就是这里了。正欲走上前去敲门,突然隔壁一户人家的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了一个男人,那个人李十九认得,他也认识李十九。

  晋天宇穿着蓝面衣衫,头发向后梳着。哼着小曲从里面打开门,准备到隔壁串门。心中美滋滋的想到如果自己的死缠烂打起到了作用,陆青瑶接受了自己,那自己不但抱得了美人归,而且将来还能做拜火教一教之主,那小日字过得叫一滋润。

  结果他一出门就碰到了李十九出现杂陆青瑶的门前,想起一年前他在小树林外看到的李十九和陆青瑶二人偷偷摸摸在一起的场景。心中顿时火冒三丈。

  “废物,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晋天宇像一条恶狗似的跳了出来,黑着一张脸,似是要将李十九给生吞活剥了。语气恶劣道。

  “我当是那条狗主人家没看好跑出来乱咬人,原来是晋公子你。”李十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向腰间黑刀抄去。

  “你特么是不想活了吧,本来还想让你多活几天,信不信我现在就弄死你。”晋天宇脸色难看,一双小眼睛此刻努力瞪着,活像一只老公鸡,即便穿着一身潇洒的蓝色长衫也掩盖不了他此时的狰狞之感。

  疾风,李十九没有在跟他废话,施展了疾风迅速转到了晋天宇的背后,刀背一抽,重重的打在了晋天宇的背上。晋天宇只觉得背上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无法忍受的疼痛。

  “噗”晋天宇直接被一刀给抽倒在地,砸在地上溅起了周围落在地上的枯黄树叶,整个人陷入了树叶之中。背后浮现了一条红色的伤痕。

  李十九一抬脚,将脚踩到了晋天宇的头上,用手抚摸了一下刀鞘。声音淡漠道:“你有种再说一遍,我不保证不打死你。”

  一整狂风吹过,树上的落叶下落下的更频繁了。

  晋天宇虽然被这一击击倒在地,疼痛非常,但已经筑基的他,此时并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口中叫嚣到:“你别让我起来,我一定弄死你。”双手撑着地,努力挣扎的起身。

  突然,他不动了。确切的说,是他不敢动了。一阵清鸣声过,村正已出刀鞘,黑色刀身在残阳的映照下呈现出血色,仿佛这就是它本来的颜色。额头上传来丝丝凉意,黑色的利剑此刻就悬于他的头顶,离他的脑袋距离不过一寸。

  “李,李师兄。没必,没必要这么绝吧,我们,我们可是同门,师,师兄弟,你可,你可不能杀,杀了我!!!”

  冷汗在一瞬间爬满了晋天宇的额头,瞳孔放大。他在这一刻第一次无比真实的感受到了一种名为死亡的气息。身上感觉到一阵无力感和恐惧感,这令他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晋师兄,你猜,我会不会突然手一滑了?我手一滑,这柄刀就这么直直的落了下去啊。哈哈,哈哈!!!”李十九眼神中浮现出点点红色的血丝,左脚踏在晋十九的头上,左胳膊肘靠在左腿上,右手拿着剑。话说最后,他竟然癫狂的笑了起来。

  嗖的一声,一道蓝色的冰晶从远处向李十九射了过来。李十九脸色一变,一脚把晋天宇踢开,将剑提起,反执剑柄,将刀身挡在眉前。

  一声脆响,冰晶打到剑身被反弹开,落在地上化为了空气。一道绿色身影从柳树宅院门后飞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三道冰晶。李十九将刀在空中凭空划了半圈,挡住两道冰晶,最后横刀往身前一劈,一道冰晶破碎的声音传来。

  骤风止,落地芬,女子落地,一道绿的倩影真正的浮现出来。

  随着而来的,是李十九。此时他原来所站的地方,只是出现了一道淡淡的风卷,而现在,他出现在了陆青瑶的身后。不知为何,他的疾风运用的比之前更上一层楼了。

  他转到陆青瑶身后,将刀横于她的洁白的脖颈。一只略显瘦弱却坚实的胳膊轻轻搂住了眼前佳人的盈盈一握的柳腰。此时两个人身子几乎是紧贴着的,她可以透出松软的衣衫感受到成年男子的温度。李十九伏身到她的耳边,轻轻吐出热气说道:“你是想为了他来杀了我吗?”

  陆青瑶一张小脸却苦兮兮的,心中觉得委屈极了。眼睛像一只小兔子般,变得红红的,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咬着嘴唇,泫然欲泣,喊了一声:“李十九,你混蛋。”

  李十九听得这伤心的一喊,眼中红色退去,神色恍惚,似是刚才做了一场梦。他发了一会楞,直到感到耳边的抽泣声渐渐清晰,身上感受到一阵湿热的感觉。他才猛然惊觉自己竟然抱着陆青瑶,还将一把刀横在她的脖颈上。怎么会这样,他心中叫苦,急忙把黑刀丢在地上。放开了陆青瑶,低着头,嘴里直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陆青瑶被李十九放开,顾不得整理身上略显凌乱的衣衫,啪的一声打了他一巴掌,李十九顿时感到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脸上浮现出一个红色的巴掌印。然后,她就哭着向自己的院门跑去。

  留下在原地站着一脸怅然的李十九。

  晋天宇看到李十九如同疯了一般,连陆青瑶都敢将刀横于脖颈,早吓得连滚带爬的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

  “剑灵,刚才发生了什么?”李十九脸色沉重。

  “你刚才的行为很像一个人。”剑灵开口回答了他的问题。

  “谁?”李十九问道。

  “我以前主人。”剑灵声音晦涩难明。

第二十一章 自取其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