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看见它

我可以看见它

留恋红尘梦 著

灵异
类型
2018.04.13
上架
3066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大黑鱼

  我不知道我何时有了这个能力,有时候总是看见一些不平常的东西,我总是难以启口,仿佛说出来会给大家笑话,我小时候尝试说过出来,可是大人们以为我童言无忌,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东西,我的心里总是有一段很难忘记的歌词“主,耶稣,老莫改,我不怕,耶稣褒緈信个他,魔鬼到来我不怕。我不知道这句歌词是何时到我的嘴边,我有时候总是忍不住哼哼,有时候不哼哼我都感到心不安。”

  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是在我六岁那年,大晚上出来尿尿,空旷的堤塘上皎洁的夜光照的通透,尿尿的尿迹十分的清晰,刚要尿完一股透心凉的风把我刮的一阵发抖,当时是在九月天,天气最炎热的时候,在不远处有三提大轿无人抬,两副棺材,皎洁的月光也变得黑暗了一些,三提大轿,两副棺材在行进中悄无人声,而我家的拴在门口的大狼犬发出呜呜的低鸣,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我一直记得那么清晰,好像就是印在我脑海里一样时刻印在我的脑海里。这个古怪的队伍走远之后地上留下一地的水,整条路就像被水喷过,我记不得轿子上有几条红色的龙了,仔细想想红里透着些许黑的轿子棺材居然没有人抬,而我居然幸运的活了下来实在是一个幸事,也可以说是不幸的事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感到有点儿惶恐,我好像得到了某一些不愿意的得到的能力。”

  那天之后我家的狼犬一直精神不振,我的父亲一直以为它吃错什么东西了,奄奄一息的样子,在准备做好埋葬它的时候它却变的凶猛异常,由一只乖乖犬变得远近闻名的恶犬,所有的人看到它都要绕道走,它在过去的几个月咬死了附近的5、6条猛犬了,周围所有的犬都向它臣服,可是它在凶恶,看到我总是呜呜的低头,一动不动,我总是对这样的事情感到不解,不管我爸妈如何拿鞭子抽它,它都不怕,可是见到我为什么好像在瑟瑟发抖,现在才明白它是在惧怕我所生成的能力。到了如今这个能力我依旧运用的不太自如,但是好像并不影响我对能力的掌握。

  第一次让我感受到这个能力的是我八岁那年,那年我的母亲到工作林区劳作,带上我和几个小伙伴,因为附近的野狗太多(野狗就是散养的狗),我妈妈怕我们被野狗咬伤,当时要打破伤风的话,向我们这种贫穷的家庭是承受不住的,辛苦的劳作让本来还算年轻的母亲因为疲态有了些许的鱼尾纹,这种因辛苦而得到与年龄不相符的身体特征,现在想想是多么的心疼,可是那时候还小,真额不能体谅到当时父母的艰辛。

  我和小伙伴们一路小跑,跑下了林区的山坡,几个小孩子无忧无虑,玩的煞是开心,早已经忘记了我母亲的叮嘱,不要跑太远,山坡底下有一条浇灌的小溪,溪里有很多小鱼,那时候山清水秀,和现在相比,简直就是人间的天堂。我看见一个孩子坐在一块石头上,一动不动,全身的衣服早已经破破烂烂,面色煞白,一直在细语念着什么,我听不清,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和他打招呼,我有点害怕,忙拉住通行的小胖,可是同行的小胖却问我为什么看着那块大石头发呆,上面什么都没有,这句话仿佛给了我一击雷劈,什么都没有,而我为什么可以看到一个奇怪的小孩子,一转眼,小孩子就不见了,我条件反射的退了退,忙拉着小胖,叫其他人别下水,这个小溪流有点古怪,那时年幼的我怎么可能分析的了其中的古怪,我们越过小溪的石头,在一片隐藏的草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这具尸体自然不是我们大队的人家的,尸体的年龄来看最多也就是一个7岁左右的孩子,我看到的那个小孩子难道就是这个尸体的灵体么。到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是的。那是由念而成的灵体,灵魂的最初形态,我可能就只能这样去解释了,因为灵魂的定义,我至今还不能完全去定义。

  吓得我们赶紧去报告给了我的母亲,当然,我看到这个灵体的事情我没有敢告诉我的母亲,因为我怕这会被大人嘲笑,之后身为大队队长的父亲联系了附近的几家村寨,他们下了小溪探查,发现小溪中间居然有好几米深,在小溪里还有两具尸体,也是附近村寨的孩子,当时我们真的很庆幸没有下水,不然可能回不来了。丢失孩子的父母围坐在小溪旁点起了大大的篝火,早已经泣不成声,附近村寨的老人嘴里念念有词,,青蓝色的篝火异于平常点的篝火,我不知道里面加了什么材料,有一个与平常不同的清香,,我的父亲闻到这股清香赶紧拉着我们往山头上更上一些,大队的青壮全部挡在了最前面,底下村寨的老人们声音越来越大,整齐的声音混乱起来,我整个脑袋都是嗡嗡的声音,仿佛就要眩晕了,我的母亲赶紧紧紧的搂着我,感觉整个身体轻飘飘了起来透过母亲旁边的缝隙,我看到小溪旁,周围村寨的青壮们拿起篝火翩翩起舞,这好像又是某种仪式的进行,现在我才明白这原来是一种神秘的请神舞,这时候,嗡嗡的声音减轻了不少。原来不镇定的心也慢慢的恢复了点点心智。

  年轻人把火把丢在了小溪里,一股股吱吱的声音响起,水里冒起了丝丝白烟,之后越来越浓郁,整个小溪的上方都飘着浓浓的白烟,而水里泛起了一点点斑斓的小火焰,布满了整个小溪,可是小溪里的草在火焰下居然没有烧起来,这让年少的我感到很好奇,这是为什么呢?小火焰慢慢的衔接在了一起,火焰越来越大,水里早已经充满了白烟,不一会儿,水里有几条大黑鱼在不停的翻滚,透着丝丝腥气,我们远在山坡之上都能闻到丝丝的腥气,我问了一下父亲,这是什么。可是父亲却做出了噤声的手势,我虽然好奇,可是却不敢去打断父亲的权威!大黑鱼冒上来之后,我的母亲一度用手去封住我的眼睛,不让我去看这大黑鱼,翻滚的大黑鱼异常的凶悍,小溪里不停的拍打水花,水一下子变的浑浊起来,小浪花不断的拍打岸边的篝火,几个村寨的老人拿出一条条通体发黑的大棍子,拿着红红的粘稠东西画在手心,之后又将粘稠的东西画在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少年的手心,嘴里阵阵有词,我是听不懂他们讲的什么,几个青壮接过棒子之后,用力往大黑鱼身上一挥,大黑鱼身上留下浓浓的黑色血液,整个小溪都给染黑了,一个浓烈的腥臭使得我想吐,周围的小伙伴们早已经吐了直不起腰,可是不一会儿我却适应了,拼命挣扎的大黑鱼翻滚的速度越来越慢了,原来浑浊的水里渐渐变的清晰了,大黑鱼也不动了,血红色的大眼睛异常的吓人,当时的我不敢去注视这个大眼睛,捂着母亲的衣服,可是好奇心我又忍不住再看,大黑鱼早已经被打捞上来,架在烤架上烤,冒出了吱吱的声音,一群青壮拿着工具齐心协力的覆干小溪的水,不一会儿,小溪的水渐渐的变浅了,小溪下一片漆黑,一个个洞深不见底,每个洞里有不少小小的黑鱼,在最大的洞中央,一具剩下半边的尸体渐渐的浮现在大家的面前,尸体也是一个孩子,半边脸早已经没有了,剩下深深白骨,脸上却有诡异的笑容,这个孩子的面相让我想起了坐在石头上不断念念有词的孩子,这个尸体原来才是它的,可是他为什么会笑,我实在是想不通,直到我念想到这个问题,到了附近的村寨探听才知道,原来那天晚上,他的父亲和最近村寨的几个孩子的父亲喝酒,几个大汉喝酒喝醉了,没想到越来越离谱,五个男人居然对怀有身孕的小男孩的母亲施暴,他的母亲还有母亲第二天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暴毙了,而他在第二天晚上却不知所踪,没有过半个月这几个父亲的儿子也失踪了,最后全部都在这个小溪中死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还不止这些,这些鱼其实不是鱼,也叫做繴,如果在大雨中得到机遇,说不定一跃龙门就会成为蛟,生性邪恶,难以成龙,好食人的精气,人的肉里含有大量的人的精气,可是人的精气食的越多,就会腥臭无比,这是一种说法,无从去考究它的真假,可是那天目睹的一幕幕却是让我难忘,报应姻缘是逃不过的,命运是循环的,不会一直都是好的,也不会一直是坏的,时间太过久远,这几个孩子的事情也会渐渐的被人淡忘,流逝在历史的故事长河里,而我遇见的事情却越来越让我感到恐惧……..有时候看的太清楚不一定是好事!

第一章 大黑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