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策马天下盯着躺着他的床,盖着他的被子,枕着他的枕头,虽然已经熟睡了,身体却依然微微发抖的小姑娘,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师九如:“我说,白目仔,这是怎么回事?你……王家里捡猫啊狗啊的就算了,为什么现在升级成往家捡人了?”先前捡回来个嗜杀者也就算了,好歹也是被他爹轩辕不败带回了家,这次捡回来的又是谁?

  腹诽着师九如的特殊爱好,策马天下压根就忘了自己当年也是问题儿童不良少年,要不是这位远房哥哥‘谆谆善诱’日日夜夜在他耳边念叨做个好孩子,他能改邪归正浪子回头么?

  “这是一个人。”师九如笑的一副不食人间烟火样,看的策马天下很想抄起手边的什么东西扔过去:“废话,我能不知道这是个人么!”而且是个一看就知道的小姑娘。不过这个年头怎么会有小姑娘狼狈成这个样子,虽然明显看出来洗过澡,但她那一脸的乌青伤疤却是没有办法掩盖的,怎么这年头还有人虐待未成年儿童……啊不,是少女?

  他是捡了个人回来没错啦,但这人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呢。照例下班回家路过超市,师九如在拎着一大堆蔬菜肉品回家的时候被一群小混混盯上,穿越小巷子抄近道的行为便给这群混混提供了良好的下手时机。结果对方还没来得及动手,突然不知道打哪飞过来一块板砖,随后一根铁管介入了战局,不过三两下的功夫那群混混就全数被撂倒在地。

  其实本该到这里就结束的,但师九如一句道谢尚未说出口,救了的人居然莫名其妙地倒了下去,作为一名十全十美好青年,师九如充分地发扬了救助迷途羔羊的风格,丢下手里的东西就把人捡回来了。

  “于是,我们的晚饭没着落了。”做了最正确地结论,策马天下没奈何地一排额头:“你是我的亲大哥啊!今晚你要我们吃什么?打开冰箱啃冰块配矿泉水吗?哦对了,还有两捆大葱,你要不要生吃。”

  “哎呀呀,小孩子就是禁不起饿啊,来来来~~策马天下乖~药师叔叔给你带大餐来了~一口包子一口葱,保证你吃到饱不会饿。”

  策马天下话音刚落,慕少艾那懒洋洋的声音便从门口传来,手里还拎着数量可观的包子山。靠!你个师九如又不随手关门!什么大餐!谁敢吃您药师做的东西!黑暗料理还是下了药的!抖落着一身的鸡皮疙瘩,策马天下忙不迭蹿了出去:“免!您那爱心包子套餐留给师九如就好,请恕小的无福消受!”我怕你下毒!

  “哎呀呀,这可是我老人家特地排队买回来的,说起来小策马你这水嫩的小脸蛋越发的水灵顺滑,让老人家我可是忍不住想要下手呢~~”身体力行地伸手打算掐掐策马天下的脸,美人控的流氓医生毫无悬念地挨了策马天下一记肘击在肚子上:“老家伙,回去捏你家阿九去,说,没事你跑这里来干什么?”

  “哎呀,还不是师九如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捡回来了个迷途的羔羊,要我老人家施展一下神医妙手……”

  “停停停,来看病就说来看病,一个白目仔就够了,再加上一个提前步入老年的痴呆药师,我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策马天下痛苦地摊在沙发里,他的清静生活啊!就这么泡汤了么!一个师九如不够再搭上个慕少艾!

  面对病人的时候,尤其是面对一个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小萝莉,而且是受到暴力伤害的小萝莉,慕少艾的爱心向来的是自带光环的,趁着人还没醒,打了一针镇静剂,确保对方不会醒来暴走揍他一顿,开始给对方处理脸上的乌青和身上的各种外伤。

  真的是不要更惨烈。这孩子到底受过什么样非人的对待啊。慕少艾一边处理着伤处一边絮絮叨叨地念叨着,通过判断,这小姑娘应该不会超过十八岁,至于为什么会遇上这种伤,他觉得,可以找人深入了解一下。这样想着,他顺手采了一针管的血样,准备送到异度警局做DNA对比,看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

  对此师九如表示,他并不是很关心,他只想等小萝莉醒来后,确认她是不是无家可归,如果是,他不介意多收养一位。

  你是捡人捡惯了是吧!

  策马天下深深地哀叹了一声,他真是跪服!你不要把这种行为当做一种日常好不好,总是把人往家里捡,是会被人举报诱拐未成年儿童的!

  ================================================================

  作为有车一族(划掉),弃云凛开着她那辆极其拉风的机车,停到了曦微玄隐家楼下。刺耳的轰鸣声提醒着楼上的家伙她已经到了。

  开学报道第一天,作为距离近到其实可以走读的她们来说,完全不需要有什么太多的准备,生活用品什么的一点点往宿舍运就好了,反正某人飙起车来速度贼快。

  推了推脸上仿佛能看到一圈一圈又一圈儿的瓶子底,倦收天敲了敲曦微玄隐的门:“玄隐,起床了,你的朋友来接你了。”

  上次他就已经见识过了异度家的女儿彪悍程度,他觉得,自家小妹能够结交到她这样的朋友,未来的大学生涯一定会很精彩,要知道他这小妹也就是外表看上去很无害,实际上……估计这两人的杀伤力加起来要用平方来计算。

  “啊,我来了。”

  背着一个巨大的登山包,里面装着一台电脑两个手机一个平板四个充电器五个充电宝一个手柄一个散热板一个外接键盘三个备用鼠标七块移动硬盘等等一系列乱七八糟有的没的,曦微玄隐一点也不觉得带这么多东西去上学有什么怪异的地方,是说你这个样子,真的不用带点正常的物品吗?

  实在看不下去她把包背成壳子样的惨状,倦收天伸手把包拎了过来,入手硬生生向下一坠:“玄隐……你是去学院学习的还是想要炸了学院?”不说他随随便便就能扔飞几百斤重的东西吧,她一个小姑娘带这么多完全不是一个学生该备的东西,被学院教导主任傲笑红尘发现了可好?

  “放心啦,傲笑红尘只是教导主任而已,又不是女生宿舍的宿管,他查不到我们的。”

  活动了下被背包压的快要散架的肩膀,曦微玄隐嘿嘿笑着搓了搓下巴:“既然大哥你男友力爆表,那就劳烦您老人家帮我把包拎到楼下去好了。”

  真是拿她没办法。

  倦收天单手拎着包往背后一甩,然而传来的嘎啦一声立刻让兄妹两人头顶齐刷刷滑下三道黑线,倦收天尴尬而不失稳重地淡笑:“今天先这样,明天大哥再给你送一个新的过去。”

  亲爱的大哥,您是把登山包当成麻袋甩了吗。擦擦额头的冷汗,曦微玄隐看着自家大哥在阳光下反射的瓶子底儿,脑袋里跑火车地想着把眼睛治好后不戴眼镜的大哥会是怎样的花容月貌,是说她家大哥因为近视程度太深了,洗澡游泳什么的都从来不摘眼镜,她只有在大哥擦眼镜的时候才能惊鸿一瞥到那夺天地造化的盛世美颜啊~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