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女装大佬

  王安石看蔡京蔡卞二人气宇轩昂,越看越是喜欢,心中嘀咕:我子女虽多,除了长子王雱考中进士,其他人却是胸无大志,碌碌无为,不如这两位有才干。

  王安石道:“不知两位贤侄想做什么官?某虽不才,陛下也听得进某家言语。可替贤侄在陛下面前举荐贤侄。”

  蔡京等得就是此时,虽然他权欲极大,但也不会说自己想做宰相,道:“京愿为翰林学士,为陛下起草诏书,分担忧虑。”

  王安石点了点头,心中有了计较。蔡京嘴上没说想当宰相,但是却想当翰林学士。虽然学士只是替皇帝起草诏令的官职,但是它宰相的前置官职。

  自古就有“不为学士不拜相”的说法,成为了翰林学士,做皇帝的心腹,往往就能升为宰相。

  王安石也喜欢蔡京的才能和野心,将此事记在心里,转头向蔡卞问道:“元度愿为何职?”

  蔡卞拱手道:“卞才疏学浅,恐怕不能胜任,全凭陛下做主。”

  蔡卞只想取个功名光宗耀祖,至于在朝廷做官,蔡卞自认为自己没哥哥那么有权欲,随便做个小官,偏居一方就满足了。

  王安石皱眉道:“元度谦虚了。如今大宋正需要元长元度这样的青年才俊,不可偏安一隅,做一方父母官。”

  蔡卞见王安石不喜,无奈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蔡卞只是不忍心天下百姓疾苦,希望到大宋治下为民造福,不愿在朝堂之上和哥哥争名。”

  王安石恍然。自古父子,兄弟同朝为官都是有些犯忌讳的。如苏洵,苏轼父子,他们极少同朝议事,对方的观点他们既不同意,也不反对,生怕别人指责他们结党营私。

  王安石遗憾道:“难不成元度就没什么中意的官职吗?”

  蔡卞大笑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蔡卞所吟乃是明代唐伯虎的《桃花庵》,古往今来无数人聊以自嘲。

  王安石是文学大家,念了几句桃花庵,便不再相劝。文人的情感是很容易共通的,虽然唐伯虎是他之后朝代的人,但他已经明白了蔡卞诗中的意思。

  就是朝堂昏暗,血雨腥风,不愿意呆在京城。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思差不多。

  “可惜朝中可以委以重任的大臣实在太少,否则又怎么会被辽国西夏如此欺负?”王安石叹道。

  蔡京答道:“我见令郎元济师兄才华过人,如今已是进士,老师何不保举他入朝为官呢?”

  这是蔡京心中的疑惑,王安石自己的儿子条件不差,为什么不去当官呢?

  “雱气豪,睥睨一世,不能作小官。”

  这是史书上记载,意思是王雱考中进士之后,狂妄自傲,皇帝赐给他官职,他都嫌官职太小,拒不上任。

  王安石不好意思说自己儿子太狂傲,只能说道:“年轻人或许有他自己的想法,就像元度贤侄一样。”

  蔡卞心中不愿意王雱那个神经病相提并论,但是也没有多做辩解。

  忽然,有个下人走进来对王安石道:“老爷,程颢大人求见。”

  王安石听了,眼睛一亮,传命让下人赶快将程颢请进来。蔡京蔡卞在一旁犹豫是否回避,王安石叫住两个人:“贤侄不必离位,程颢和我私交甚好,没什么可以避嫌的。你们日后同朝为官,总有相见之日,早日认识了也好。程颢是在朝中为官十多年了,你们日后有何困惑,可以向他请教。”

  蔡卞对程颢印象不深,只知道历史上,他是儒家理学的奠基者,“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就是他说的。

  王安石与蔡氏兄弟没等多久,程颢就走入客厅,程颢见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两位客人,当即向蔡京蔡卞打招呼。

  笑了笑,王安石对程颢点头示意,让下人给程颢上茶。

  “程伯淳为太子中允,兼监察御史里行,也是你们的前辈,快快与他行礼。”王安石指着程颢对蔡氏兄弟道。

  蔡京蔡卞二人与程颢行礼。蔡卞看着程颢身材高大,胡须整洁,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

  王安石笑道:“这程伯淳可是个妙人,前几日还在陛下面前指责陛下。别人规劝皇上也只是走走过场,指出一两点让皇上警醒罢了,他却旁征博引,说了一大通来。”

  程颢神情淡然道:“参政大人言重了。下官既然是监察御史,理应纠察百官,规劝皇上直言不讳,陛下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下官应当指正出来。”

  “只是我听闻伯淳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说了一个上午。那时午餐时间已过,陛下直饿得头昏脑涨,还在听伯淳念叨。幸亏有侍从一旁提醒,不然皇上恐怕连晚饭都吃不到啊。”王安石向程颢苦笑。

  蔡卞心中奇怪,这位程颢大人也太尽心尽责了吧,真亏他有胆量和皇帝那样说话。这皇帝也很奇葩,颠覆了蔡卞对皇帝的认知。宋神宗也太有耐心了吧,饿着肚子听大臣数落自己,换了别的昏君,不高兴直接砍了也是可能的。

  商朝纣王就喜欢砍那些直言进谏,有骨气的大臣的脖子,后来身边就只剩下一群没胆量的小人。

  程颢也不辩解,只是悠然地喝着茶水。

  蔡京八面玲珑,此时已经看出程颢王安石虽然交情不错,但也不会太好。否则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开程颢的玩笑了。

  “父亲大人,孩儿见过御史大人。”王雱此时换过衣服,走上客厅来。

  众人见了来人,齐齐大惊。来人正是王安石之子王雱。王雱此时换过了之前的锦衣,反而换上了女子的长裙,长裙的裙角边上绣了几朵红艳的花朵,格外引人注目。

  见王雱身着妇人衣服,王安石大怒:“逆子!你竟敢在外人面前穿这种伤风败俗的衣服,你莫非是要气死我?”

  蔡卞也是被王雱这惊世骇俗的举动惊到了,王雱这身打扮在后世可能是行为艺术,也可能是cosplay.甚至有人会很喜欢,称呼为“女装大佬”。

  可是这是宋朝,最讲究封建礼教的古代。除了青楼那些命苦的女子,女人本就是不该抛头露面,浓妆艳抹的。

  现在王雱竟然身着女装,化了女人的浓妆。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世人的思维,甚至没有人能够想到有这一幕,只是本能地觉得反感而已。

  蔡卞瞄了一眼王安石,发现他不但愤怒,而且吃惊,便知道王雱是第一次穿女子衣服。

  “父亲大人何必发那么大的火呢?我原本那件衣服挺好看的,只是被那贱婢污损。别的衣服又不合身,没奈何,只有这件衣服穿了最好。”王雱神色也是不变,他自幼狂傲,行事与常人不同,不介意旁人的目光和看法。

  王安石还没来得及说话,一旁的程颢站起身来到王雱面前道:“元泽身为男儿之身,怎可穿妇人的衣服?”

  “有何不可,你瞧我身上这衣裳可有不合身吗?”王雱抚摸自己的衣服,向程颢问道。

  程颢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方为大丈夫。你身着女子衣服,哪有男子阳刚的模样?”

  王雱不理他,向蔡卞道:“元度兄,我见你目光沉静,可是欣赏我这衣裳?”

  蔡卞不想打击他,看着他道:“我闻胡人有身穿长袍的男子,只是本朝风俗不同,元济师兄这衣服是胡人服饰吧。”

  王雱看出蔡卞是在打太极,躲避话题,道:“不,这就是女子的衣服。”

  蔡卞只能道:“师弟听说诸葛亮六出祁山,屡次被司马懿打败。诸葛亮为了刺激司马懿出战,派人送他一套女人衣服,羞辱他。司马懿不但不生气,反而穿起了妇人衣服。后来诸葛亮病死,魏国统一天下。”

  蔡卞只说了诸葛亮司马懿的典故,不再多言。

  王雱哈哈大笑:“元度果然才辩惊人,不错,诸葛亮虽然足智多谋,却奈何不了司马懿。”

  王安石虽然面色难看,却也不多说什么。

  蔡京一旁道:“不知御使大人今日来有何事?”王雱也问父亲道:“你们在谈些什么?”

  王安石这才放下不悦,说:“变法如今正在商议,被人阻挠,伯淳也对我的一些看法不太赞同,我请他来一同商议。”

  蔡京道:“变法乃是天子支持的,谁人敢违抗圣旨?”

  王安石道:“也不是什么奸臣贼子,只是一些保守的大臣罢了。”王雱以一种极为轻慢的姿势坐下,然后大大咧咧地嚷道:“无非是那几个老贼罢了,把韩琦、富弼推到集市上,把他们的头砍下来,变法就可实行了。”

  王安石当即道:“住口,逆子,不得在御使大人面前无礼。”

  程颢正色道:“我正在和你的父亲讨论国家大事,子弟不应干预。退下。”

  王雱道:“恐怕不是因为我是子弟吧,御使大人见了我这身妇人衣服心中不喜才呵斥我。”王雱也不再管别人目光地自顾自的走了。

  “这逆子……真是气煞我也。”王安石胸口起伏不定,仿佛要择人而噬一般。

  程颢道:“公子果真与众不同也。”

  平时,王安石一直在旁人面前夸赞自己的儿子。世人也称王安礼、王安国、王雱为“临川三王”,是文坛的大家。

  史书记载,王安石晚年曾和蔡卞说天下没有可用之才,不知将来谁能继承自己,执掌宰相。然后掰着手指头自言自语:“我儿王元泽算一个!”回头对蔡卞说:“贤兄(指蔡京)如何?”又掰下一指;沉吟良久,才说:“吉甫(指吕惠卿)如何?且算一个吧。”然后颓然道,没了!

  可见他对儿子王雱的才能是很高看的,现在儿子如此无礼。王安石表示,我这个老子在别人面前那么夸你,你现在弄得我下不来台,这是赤果果的打脸行为啊。

  ………………………………………………

  房内花团锦簇,脂粉浓香扑鼻,东首一张梳妆台畔坐着一人,身穿粉红衣衫,左手拿着一个绣花绷架,右手持着一枚绣花针,抬起头来,脸有诧异之色。

  但这人脸上的惊讶神态,却又远不如任我行等人之甚。除了令狐冲之外,众人都认得这人明明便是夺取了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十余年来号称武功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可是此刻他剃光了胡须,脸上竟然施了脂粉,身上那件衣衫式样男不男、女不女,颜色之妖,便穿在盈盈身上,也显得太娇艳、太刺眼了些。

  这样一位惊天动地、威震当世的武林怪杰,竟然躲在闺房之中刺绣!——《笑傲江湖三十一回》

可尔它佛说
王雱冒犯程颢,口出狂言的事情,在史书上是发生在这一年的夏天。情节的调动是为了主角能够在现场。

第八章 女装大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