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京城阔少

  “你既然不拜我为师,跟着我学武功,难道要在这里等父亲回来?我可要提醒你,爹爹他公务繁忙,经常要到深夜才回来。”王珂有点不高兴。

  蔡卞无奈摇头:“我是有事见参政,若是见不到,我也不等了,这就告辞。”

  “你这人是不是痴傻?你若有要事,直接说给我听就好,等父亲回来我转告他呀。”听着蔡卞的话,王珂的脸色垮了下来。

  “这件事情也未必会麻烦到令尊,我只是来碰碰运气。”

  蔡卞拗不过王珂,当下将哥哥的病情讲了出来。

  王珂沉吟了好一会,有些疑惑,这种情况和自己听说过的一些走火入魔很相似。

  “你哥哥也和你一样,是不会功夫的读书人吗?”  王珂细细思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蔡卞看。

  这种病情她有些熟悉,但是却又想不起到底是谁得过。

  “当然是不会武功的。我听医生说,当今的皇帝也有这种病情,如今不是好了吗?”蔡卞将自己了解到的一点情况告诉王珂。

  他想王珂是习武之人,习武者对医药也有研究。

  王珂笑了笑,摇摇头:“皇帝?他得这种心病也正常,一天到晚处理国家政务,所有事情都压在他身上。换做我,我就直接抛下这个皇位跑掉了。”

  顿了顿,王珂正色道:“不如我与你一同去看看吧。我见过一些疑难杂症,或许有戏呢?”

  蔡卞为难:“这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这就走了。”

  和来时一样,王珂扯着蔡卞,不等他反应就拉着他,风风火火地跑出了演武场。

  王珂步伐迅捷,蔡卞渐渐吃力,只能实话实说:“阿珂姑娘,可否慢些?”

  王珂转头看着蔡卞,有些无辜道:“我走的不快啊?”

  蔡卞心中道,您是会轻功的,我怎么能跟您比。

  “我确实是追不上了。”蔡卞道,“况且外面下着小雨,道路不好走。还是走慢些,免得摔跤。”

  王珂觉得蔡卞说的也有道理,点头忽的大叫:“快来人,给本姑娘取把伞来。

      她这么一喊,整个王府都骚动了下来。原本还在和旁人相谈甚欢,正在偷懒的家丁,被人打断了话题。一脸不快地准备骂人,旁边的家丁扯住他,在他耳边低语几句。那本来不快的家丁立刻噤若寒蝉,发现喊叫的人是自己府上的大小姐。

  两人一脸不乐意地往王珂方向走去。

      “嗯——你们两个还算勤快。不像前日的那两个下人,我只从背后喊了他们二人,他们跑得和兔子一样快,忒懒惰了。”王珂满意地看着两人,忽的又奇怪道:“你们两个怎么那么眼熟?”

  两个下人暗中摸了额头上的冷汗:“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去取两把伞来,如果父亲回来了,就告诉他我出去玩了。”王珂朝下人吩咐道。

   可能是下人还算懂事的原因,王珂显得很高兴,脸上带着笑容。下人这么听话,她在蔡卞面前才有面子。

  古代女子的地位不高,这些下人内心未必敬重她,她也不以为意。只要不在蔡卞面前丢脸就行了。

      两个下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恍然大悟的神情。原来是老相好啊,在这雨天趁老爷不在偷偷出去幽会,真是够有诗意。

  妙极啊,妙极啊!两人心里都这么想道。估计不久王府就会流传出各种版本的八卦了。

  蔡卞和王珂肩并肩,一同走着。两人都不是健谈之人,走在一起,也没人找个话题。

  大门前。

  “冯公子,老爷真的不在府上,还请回去吧。”家丁对着年轻公子哥道。

  那冯公子一身绿色的长袍,显然名贵至极。他抚摸着左手拇指上的玛瑙扳指,笑道:“若是王大人,王师兄都不在府中,王姑娘总该在吧?还请通报一声。”

  家丁苦笑:“冯公子这就难为小人了,小姐她最烦我们这些下人打扰,我实在不敢去通报。”

  冯公子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看到王珂向大门走来,眼睛一亮。忽地看到王珂身边的蔡卞,面色又是一沉。

  他本来看到王珂身边有男子也不以为意,只以为是下人。等人走得近了,那人的气度决计无法被忽略,怎么也不可能是下人。

  冯公子眼见蔡卞和王珂肩并肩,两人关系甚好,心中忽地涌起一股无名之火。

  “你不是不通报吗?那人是怎么进去的?阿!?”冯公子对家丁训斥道。

  王珂耳力极佳,冯公子的话一字不落的被她听到。

  “冯墨,你好大的火气,跑来冲我王府的家丁撒气。”王珂不给他面子,直接护住自己家的下人。

  “没什么事,只是和他开玩笑呢。没事没事。”冯墨赔笑着说道,他竭力在王珂面前展现自己翩翩佳公子的形象。

      “哼,是开玩笑吗?王小二,他刚刚在大门前大声嚷嚷,是在和你开玩笑的啊。原来你私底下和冯公子这般好的交情。啧啧啧,冯大公子真是平易近人。”王珂对待蔡卞的那种礼貌客气的态度,此时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反而给人一种刁蛮的感觉。

  蔡卞在一旁不说话,暗暗猜测二人的关系。

  家丁心中苦笑,你们这些大人物聊天,干嘛总是和我们下人过不去呢?

  冯墨此时嘴上说得客气,其实他的气量极小,心里面很是窝火。他的内心是极轻视女子的,只是一来王珂生得美丽,二来她是当朝参知政事的女儿,他再怎么不高兴都要忍着。

  “你是何人?在王府中做什么?”冯墨左右看看,朝蔡卞问道。神情极为倨傲,轻轻地用那只戴了玛瑙扳指的左手指着蔡卞。

  蔡卞没有理会他。

  他待人谦逊,却不是老好人。对方显然是找茬,他心中暗暗记住,准备回去调查一下这个叫作冯墨的男子。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有时候你不想做恶人,也要防备被别人暗算。

  “这是我王府的客人。与你何干?今日我父亲哥哥都不在,我也不想看见你,你可以回去了。”王珂性格直爽,说话也不拐弯抹角,下了逐客令。

  冯墨被她说得脸色都变了,他自幼长在别人的宠溺之中,从来没人敢和他说一句重话。如今竟被一个女子接二连三地数落,心中的火气更大。

      对于冯墨来说,从看见王珂的第一眼开始就念念不忘。往日他经历的那些女人此后都索然无味起来,只有王珂的身形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之中。每当想起的时候就忍不住心头火热,有时晚上甚至辗转难眠,无论侍寝的女子如何妩媚动人,都不能让他动心。

  今日来拜访王府,见王安石为虚,最重要的目的是见王珂。

      “王姑娘,几日不见你变得更加漂亮了。”冯墨虽然心情不佳,养气的功夫倒也不错,“我听说王姑娘喜欢练武,便收集了一把名剑赠与王姑娘。”

  说完,冯墨拍拍手,他的随从抱着狭长的剑匣走上前来。

  “希望王姑娘能够喜欢。”冯墨指着剑匣笑道,“这是名剑百里,乃三国时曹操所铸。”

  一旁的蔡卞不懂剑道,心中暗道,皇帝造的剑就很厉害了吗?

  王珂淡淡道:“我已经有心仪的佩剑了,用得极为称手,冯公子的大礼我不敢收,还是拿回去吧。”

  顿了顿,王珂又道:“百里不是曹操所铸,而是孙权所藏六柄名剑之一。”

  冯墨嘴角一抽,心中暗骂奴才的失职。

  “此剑我已经决定送给王姑娘了,绝无收回之理。王姑娘不要的话,可以随意处置。”冯墨既然要泡妹子,这个大款怎么能不装到底呢?

      听见冯墨这样说,王珂知道这人是赖着不走了,对着蔡卞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

  蔡卞看到,心中暗道不妙。

  “这百里也是不俗的名剑,冯公子既然给我了,我送给别人也没关系吧。”王珂笑着对蔡卞道。

  蔡卞呼吸一窒,暗道这小姑娘准备甩锅给我了,当下心思百转。

  冯墨听了,面色彻底变了,看向蔡卞不悦道:“你是何人?在此地做什么?”

  蔡卞定了定神,心中有了决定。

  “你这把剑已经送给了阿珂姑娘了,是吧?”蔡卞问冯墨道。

  “那是自然的。”冯墨傲然道。

  蔡卞笑着耸肩道:“今天阿珂姑娘见我天庭饱满,年纪轻轻的就有一身横练的筋骨,简直是百年一见的练武奇才,如果有一天让我打通任督二脉……咳咳,总之阿珂姑娘硬是要收我为徒。师傅送徒弟佩剑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要呢?”

  王珂和冯墨都被蔡卞唬得一愣一愣的,王珂反应快,当下道:“不错,我这爱徒今日拜师,还没什么礼物送给他,这百里虽然陈旧,倒也适合给他练练手。”

  “我不信他是你弟子。你们要唬我么?”冯墨也不傻,当即道。

  蔡卞“老老实实”道:“你不信?刚刚我师父还在指点我功夫。我使出那一招‘长虹贯日’,师父实在是接的漂亮。”蔡卞开始喋喋不休,手中也比划着和王珂练习的剑法,宛如一个武痴一般。

  王珂见了,心中暗道,这蔡卞书生看着老实,其实骗人的本事也是一流的,我可要好好防备,不能被他给骗到了。

  冯墨见蔡卞这几招端的不俗,不像是当场编出来的,将信将疑。

  “你看我这肩膀,还不是一个老大的鞋印?”蔡卞看他有些信了,赶紧扔下最大的证据。

  王珂冯墨一同看去,蔡卞的肩膀衣服上果然有一个小小的鞋印,脚型纤细,决计是女子的脚印。

  王珂暗中扶额,这蔡卞居然没有把自己踢在他身上的脚印擦去,不过现在倒成了自己是他的师傅的“证据”。

  冯墨看了鞋印,反驳不得,就算他心中再怎么不相信,也没办法质疑他们的师徒关系。

  “恭喜王姑娘收得弟子。只是刀剑无眼,还望你这小徒弟日夜小心。”冯墨自觉再待在这里会被气死,转身离开。

  他的随从抱着剑匣,也准备跟上去。

  “把剑给他。”冯墨转头看着随从道,他现在看这把剑越看越生气。

  冯墨的车马走得极快,不一会便离开了王府。

      “这么说我现在是你师傅啦?”王珂开心道,眼睛眯成了月牙。

  “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说是你徒弟,哪有反悔的道理。”蔡卞无奈道,转来转去还是没能逃过这师徒的缘分。

  “我还要谢谢那冯墨,不仅给我送了徒弟,还送了宝剑。”王珂像一个奸商一般。

  蔡卞不解道:“那人是谁?你似乎很讨厌他?”

  轻哼一声,王珂不屑道:“一个富家子弟而已,仗着父亲在朝中为官,不可一世。其实在这京城之中,他一个冯家又算得了什么?”

  蔡卞暗中点头,这个冯墨以后要当心了。

  樊楼之上,一间雅阁中,几名富家子弟正坐在一起赏玩名画古玩。

  一白衣男子道:“你们说冯兄这次去王家能不能将那女子拿下?”

  旁边的青年“嗤”的笑出声:“你还不清楚冯兄的手段,自然是手到擒来啊。”

  “你们都别说,那王家姑娘非比寻常,冯兄这次可能是真的动心了。”又有一男子说道,似乎年轻还要小一点,才十来岁的模样。只是旁人对他却无比的尊敬。

  门被推开,冯墨面色阴沉地走进房中,众人看着他,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冯兄,进展如何?”那年纪小的男子说道。

  冯墨心情不好,但是不能不卖眼前这个男子面子:“那王姑娘似乎已经和另外一人打得火热,这不在我的计划里面。”

  年轻男子招了招手,他的侍从忙走上前。

  “去查一下,要详细点。”

  侍从应了一声:“要不要出手?”

  “你随意。”年轻男子道。

  冯墨急忙道:“不要伤到王姑娘。”

  侍从看向年轻男子,男子点点头:“那女子武功不弱。你去吧。”

  ……………………………………

  三国吴大帝孙权有六柄宝剑,一曰白虹,二曰紫电,三曰辟邪,四曰流星,五曰青冥,六曰百里。——《古今注》

第十一章 京城阔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