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方丈玄慈

  少林派是武林第一大门派,正派之首。江湖人提起与之齐名的丐帮,未必多在意,但提起少林寺,人人都会肃然起敬,伸出大拇指。

  少林寺如今有武僧上千,个个功夫了得,就算是朝廷也对这股势力忌惮不已。再算上文僧,俗家弟子和杂役等人,任谁都明白这是一股极庞大的势力。

  蔡卞还在药园子中的小屋,他站在一旁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乔峰:“这就是日后丐帮的帮主,人人敬仰的大英雄乔峰?”

  摇了摇头,眼下他还是个小孩子,蔡卞也没有结识他的兴趣,只是在一旁看同福、玄苦两位和尚围着乔峰忙碌。

  又过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乔峰裹起小沙弥送过来的衣服,站了起来:“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娘。”

  此时的乔峰身子,脸上都洗干净了,众人瞧他四四方方的脸型,生一对浓眉大眼,一股英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众人皆赞叹,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同福正要讲话,药园之中又走进一位僧人,他高大瘦削,刚走进屋子的时候,房中的光线被他高大的深影遮挡,整个屋舍顿时一暗。

  众人朝他看去,他相貌平平,身上却有股淡淡的威严。

  玄苦没想到来人是他,向他行礼:“方丈师兄,你怎么来此处?”

  众人吃惊不已,这少林寺的主持方丈,整个武林的领袖,此刻竟活生生地站在他们面前。

  玄慈方丈如今还不到四十岁,却是武林中的“第一人”,江湖人称“伏虎罗汉”。

  “师弟,这药园子怎么有这么多外人?”玄慈疑惑。

  玄苦指着床上的小孩子,对玄慈道:“他是山下樵夫乔三槐的儿子,进山采药遇见大虫,幸亏被师弟我遇到。”

  玄慈听到“乔三槐”三个字后大惊,原本威严无比的脸庞立刻变了颜色,“他是乔三槐夫妇的孩子?那……那岂不是……”

  在场的少林高僧都知道其中缘由,互相交换了眼神。只是他们不知道,房中还有外人知道“雁门关之战”,这个人就是蔡卞。

  “那他伤势如何?”方丈玄慈颇为关心乔峰的伤势。

  玄苦沉吟,犹豫道:“同福师叔耗费大还丹,总算将其治好。我也将他收为弟子,正准备告知方丈师兄。”

  玄慈听了“大还丹”三字,双手一颤,定了定心神才道:“也罢也罢,我稍后遣人给他安排住所,他就做你的嫡传弟子吧。”

  摇了摇头,玄苦道:“这孩子才多大,要他远离凡尘?如今收他做俗家弟子吧。”

  想了一下,方丈玄慈点头默许。

  “你来找师叔有事吗?”玄苦问道。

  方丈玄慈拍了拍自己的光头,“我竟将正是忘记了。今日是本门大比之日,我来此请师叔前去观礼。”

  “今日是大比之日吗?”玄苦算了一下日子,才惊呼一身。

  心中暗骂,方丈玄慈指着玄苦道:“师弟你好歹是少林玄字辈的传人,寺里的事务你竟一点也不操心?”

  尴尬地摸自己的光头,玄苦面容窘迫:“方丈师兄,我前几日闭关练功,如今才出关。这日子竟算的不大清楚了。”

  少林寺的门派大比,雷打不动。每年的三月,六月,九月,十二月都会有一场大比。

  如今正是三月,门派中众弟子摩拳擦掌,准备一展身手。

  “怪不得这几日练功房总是人满为患,竟是门派大比。”玄苦苦笑道。

  方丈闻言心中更是无语,索性不理睬他,朝同福和尚行礼:“师叔,请同我前去吧。”

  蔡京蔡卞听玄苦口称“师叔”,并不清楚同福和尚的身份。如今方丈玄慈喊声“师叔”,意义顿时不同。

  同福和尚居然是少林寺的太上长老!

  太上长老一般是前任的长老或者方丈,隐居在门派内部,神龙见首不见尾。少林寺没有大事,是不会惊动他们的。

  同福和尚合掌,摇头道:“大和尚先去给这孩子的母亲治病,门派大比老衲就不去了。”

  方丈玄慈疑惑不解,玄苦向他解释前因后果。

  “阿弥陀佛,真是因果。”方丈玄慈道,“那这些施主是——”

  蔡京上前一步道:“方丈师傅,我们是朝廷使节,路过宝刹。有幸遇到贵寺的同福师傅,研讨佛理,才会在此处。”

  “失礼,原来是贵客。”方丈原本没有在意,没想到这行人是朝廷官员。

  少林寺在武林中领导群雄,那是朝廷暗中推波助澜,因此少林寺是竭力打好和朝廷的关系的。

  “方丈师傅,我等如今入宫做了皇上的侍卫,原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今日来拜见我们的恩师同心大师,不知他老人家现在还在寺内吗?”林恭等人向方丈玄慈行礼,掏出自己的腰牌给玄慈看。

  玄慈接过腰牌查看,终于对众人的身份确信了。他面露古怪:“怪不得我觉得你们举止之间透着我少林的武功路数,原来是同心师叔的弟子。”

  每个少林高僧都有自己的入室弟子,但偶尔看中资质上佳的俗家弟子,也会指点一二。这名同心太上长老最奇葩,收了无数的俗家弟子。

  当然俗家弟子是学不到少林的高深武学的,甚至可以说除了少林各堂各院的长老,首座和他们的入室弟子,其他人都无法学到诸如七十二绝技等高深武学。

  更加高级的武学如《易筋经》,就只有方丈才有资格修炼,旁人连知晓的权力也没有。

  武功秘籍是门派的立根之本,门派严禁外传,违者一经发现立即废去武功,挑断手脚。

  少林寺虽然是佛门中人,但也保留了这种优良传统,如果他们发现自己的藏经阁有外人闯入,一定会将其剁为肉酱。

  别人看不出林恭等人的武功路数,但是玄慈是少林寺的方丈,全寺的高低武功没有他不清楚的。本来见林恭等人身怀少林武学,他的目光已经露出了寒意。

  如今听说林恭他们是同心和尚的徒弟,只能轻轻一叹,“同心师叔他老人家性情闲散,早已下山游历去了。”

  “原来如此。”林恭等人露出失望之色。

  “诸位不如一同去观礼,看看我少林的弟子切磋如何?”方丈玄慈顿时邀请道。

  方丈玄慈不动声色地打量众人,三个是少林寺自家的俗家弟子,蔡京蔡卞两个没练过武的书生,还有一位女子陶儿,一点问题也没有。

  方丈玄慈只是目光扫过陶儿,并未细看,出家人总不能盯着人家女子看吧?玄慈方丈表示,我不是一个㸒僧。。。。。。。

  方丈玄慈邀请蔡卞等人,未尝没有一点巴结朝廷官员的意思,众人并不点破。

  “叨扰了。”蔡卞客气道。

  他其实是不情愿在少林寺久待的。少林是武林第一大门派,如果有界外之人,一定会来此处“借看”武功秘籍。

  换句话说,少林寺百分之百有界外之人。就凭同心和尚这个星爷的狂热粉丝,蔡卞就可以断定。

  听闻同心和尚不在少林寺内,蔡卞松了一口气,一方面他希望见一面其他界外之人,一方面他不清楚别人性情如何,可能会有危险。

  开封府樊楼中遇到的那道人,他曾说,此世界外之人有三五千人,大部分命不好,穿越失败,死了。又一部分处于兵荒马乱的时代,过不多久也死了。

  还有一部分人,这些人蔡卞如今没有接触到,他也保留一分警惕,他不会暴露自己的界外身份。

  蔡卞等人拜别了同福和尚。

  同福和尚道:“别忘了那本《金刚经》,为官和练武都是炼心,若有迷茫的时候,不如求教我佛。”

  蔡卞冲他还礼:“多谢大师。”

  蔡卞不是佛教徒,也不信佛法,甚至对佛教的一些观点很不赞同。但是佛经上的确有很多有用的道理,他学习佛经也可以充实自己。

  “本门大比除了门下弟子互相切磋,决出优胜。还有一项压轴项目,木人巷。”方丈玄慈给众人带路,一边向他们解释。

  “这木人巷不是给下山的弟子考核的吗?”蔡京也听江湖趣闻,不禁询问。

  方丈玄慈摇头解释:“那是木人巷的终极试炼——十八铜人阵。木人巷分为六关,闯过两关,获得下山的资格;闯过三关,可入我达摩院,菩提院等院修行,闯过四关,成为少林寺的嫡传弟子,可以修炼七十二绝技;闯过五关,成为少林方丈。”

  俗家弟子初创于大唐,由于少林十三棍僧救唐王立下汗马功劳,李世民称帝后,为报答少林救命之恩,对少林寺大力扶持,并传旨少林寺院招收僧兵为国家培养将士。

  宋朝之后,俗家弟子也多半进入军中,为朝廷效力。林恭等人便是如此。

  俗家弟子与削发为僧的僧侣享受同等待遇,俗家弟子艺成后经过严格比武考试,打出木人巷、十八罗汉阵方可下山,因此俗家弟子人才辈出,像后来的武松、岳飞、武当创始人张三丰、一代名将许世友、清代的洪熙官等人就是少林寺俗家弟子的典范。

  “那闯过六关,怎么办?”蔡卞忍不住道。

  摇了摇头,方丈玄慈道:“自古以来,闯关成功的人寥寥无几。除了那人之外,其余有没有成功过,我也不知道。”

  “那人?”

  “他是武林神话,我幼年的时候,他上山来闯阵。”玄慈陷入了回忆之中,“我不知道他的来历与姓名,他也不是我少林中人,我师父是当时的少林方丈,破例准许他闯十八铜人阵。他最终闯关成功,在我少林藏经阁内住了三天三夜后离去。”

  众人唏嘘。

  ——分割线——

  萧峰缓缓的道:“少林寺玄苦大师亲授孩儿武功,十年中寒暑不间,孩子得有今日,全蒙恩师栽培……”说到这里,低下头来,已然虎目含泪。

  ……

  玄慈说偈道:“人生于世,有欲有爱,烦恼多苦,解脱为乐!”说罢慢慢闭上了眼睛,脸露祥和微笑。

第二十一章 方丈玄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