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瓮中之鳖

  贺兰山脉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山势雄伟,南北长220公里,东西宽40公里,平均海拔3556米。

  天色渐晚,几只归巢的鸟雀穿过薄薄的雾霭,一闪而过,窜进茂密的丛林。清凉的晚风裹挟着树木的落叶徐徐飘落,慢慢的掉落在地上,以及行人的衣裳之上。

  蔡卞一行人面露疲倦之色,他们在这贺兰古道东躲西藏。好在树木茂密,各山峰棱角分明,层层叠叠,成为了蔡卞等人绝佳的藏身之地,只是他们还不敢停歇,不知疲倦地继续赶路。

  眼下这是一片茂密的白桦林,旧年侥幸未掉落的枯叶终于在马蹄的震颤声中,不时从高高的枝桠上纷纷掉落,彻底地与山石土地融为一体。

  林恭不时地朝四周张望,提防异常情况的发生。究其原因,蔡卞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也没有经历过江湖厮杀的书生罢了。他们四人身怀绝技,事到临头还可以脚底抹油,却不能让蔡卞有闪失。

  “林兄弟,我们在此休息一夜吧,不要生火。”蔡卞眼见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犹豫了一下提议。

  林恭目力极佳,他扫了蔡卞一眼道:“公子说得不错,宋军就算进山搜查,也会升起火把。如此我们早有提防,明日还要赶路,先就地休息,回复体力吧。”

  “师兄,我们二人轮流守夜吧。”林喜双手交叉,衡在胸前道,“公子与姑娘好好休息,师弟受伤也要好生调养。”

  众人同意。林喜其实话中有话,五人中只有他们三人有行走江湖的经验,让蔡卞这种没有警觉性和夜间视力的人守夜,还不如让他呼呼大睡。

  蔡卞有自知之明,没有多做矫情,拱手道:“有劳两位了。”

  “若是夜里有异常情况,务必先带公子走,我们等人的功夫都不是白练的。他想留下我们,还没那么容易。”说着林喜嘿嘿地笑了起来。

  没好气地瞪了林喜一眼,林财捂着自己的肩膀,靠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休息。他知道自己的师兄弟没心没肺,肯定是白天杀人不够尽性,现在还手痒。

  习武之人,最喜欢和别人动武,就像腰缠万贯的富人最喜欢花钱一般,是他们的乐趣。

  “有劳师兄守夜了。”林财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运起少林的独门心法打坐调息,加快伤势的恢复。

  当内功小成,周身真气自行运转后,习武之人就会减少打坐的时间,因为他们走路吃饭,每时每刻都在增长内力。当然打坐时,内力的增长还是最快的,大约是真气自行运转的一倍。

  众人各自安静地不说话,此时是林恭守夜,他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在黑夜里闪烁,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注意。山峰的海拔很高,空气森寒,好在蔡卞等人都换上了厚厚的棉衣,也熬的过去。

  这晚蔡卞睡得不太踏实,他做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梦,甚至前世的亲人朋友都出现在梦境中。

  “这家伙,抱着我做什么——”陶儿此时生着闷气,她正梦见自己抓着肥嫩的烤鸡大快朵颐,突然一只大手搭在自己肩膀上,伸手抢走了美味烤鸡。陶儿清醒过来,发现果真是蔡卞正抓着自己的肩膀,当下去伸手去找自己的飞针暗器。

  必须让这个可恶的家伙尝尝厉害。

  就在陶儿古灵精怪地转着眼珠子的时候,白桦林中忽然响起鸟雀拍打翅膀的声音,伴随着几声鸟叫,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如此突兀而诡异。

  心中猛地升起不祥之感,一直警觉的林恭急忙高声叫道:“速起!敌袭!”

  众人这天夜里睡得都不安稳,此时林恭一出声,蔡卞他们立刻就醒过来,朝四周张望。

  一支利箭破空射来,只朝着蔡卞这边射来,显然是发觉其他人呼吸绵长,是习武之人,而蔡卞是个普通人,意图一箭必杀。

  然而,射手显然不知道陶儿正掏出了自己的飞针暗器,她的飞针激射而出与利箭撞在一起。利箭的来势顿时一缓,来到蔡卞胸前,箭头直透蔡卞的厚厚棉衣。

  蔡卞瞳孔放大,倚着树干的身子缓缓地倒在地上,不再动弹。

  那暗中的射手面色一喜,成功地射杀了蔡卞,他抽身便欲走。林恭虎步迈出,一拳砸在他的后心,那射手口喷鲜血,软作一团,显然是死透了。

  林恭也不去查看周围的情况,急忙走到蔡卞的尸体旁,蹲下身子查看了一番。他深深地叹了口气,魁梧的身子倚着树干,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

  一跺脚,陶儿也慌乱地朝着蔡卞喊道:“你怎么了?你快起来啊!”

  林喜和林财一怔,都上前来查看。

  原本一动不动的蔡卞突然坐起来,拍拍身上的衣服:“我怕有人射第二箭,就倒在地上装死了。”

  众人被他吓了一跳,陶儿更是一脸的震惊:“我明明看见你被利箭射中,怎么你一点事都没有?”

  尴尬地笑了一下,蔡卞扯了一下棉衣:“多亏少林玄慈大师送的这件金丝宝甲,不然我蔡某人今日就去见佛祖他老人家了。”

  陶儿神色激动,粉拳锤在蔡卞胸口:“皮这一下,你就很开心是吧?!”

  林恭坐在地上也是苦笑:“方才我真的以为公子被射杀,查看后才松了口气,以致于没有站稳。”

  无语地望着这些人,林喜低声道:“此地被人发现了,现在并不安全,我们马上转移。”

  就在他话音刚落,四周突然升起多炬火把,将众人围了起来。一阵阴恻恻的声音传来:“哈哈哈,你可不是没有站稳。现在才想跑,太迟了,都给老子留下吧。”

  咻咻咻——

  一阵密集的箭雨声,林喜身形一闪,来到蔡卞身边。射向蔡卞的利箭,被林喜挥起衣袖击飞,没入他们脚下的泥土里。

  至于林恭,他连闪躲的意思都没有,竟然用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接下了箭矢。区区利箭还不足以破开少林绝技金钟罩铁布衫神功。

  林财和陶儿闪身躲到大树后面,那箭雨竟完全钉在了白桦树上,连他们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那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传过来:“快放箭!快!不许走脱了一人。”

  就在这时蔡卞头脑突然昏沉,两眼更是眼泪涟涟,双腿无力坐倒在地上。他内心暗道,莫非我这般不济,被吓得腿软了么?

  他抬头看林恭等人,只见他们也东倒西歪,站立不稳,宛如喝酒过多的醉汉。

  “难道是毒药?”蔡卞顿时想到西夏一品堂大名鼎鼎的“悲酥清风”。

  林恭等人觉察到身体的异常,急忙打坐运功逼毒。不运功不要紧,这一运功将几人吓得亡魂大冒,他们的丹田内内力运转如常,但是却无法传入自身的奇经八脉,这一现象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心中百感交集,但他们却无可奈何:“这是什么毒药,竟然如此厉害?”

  蔡卞微微摇头:“我听说过这种毒药,是西夏一品堂的‘悲酥清风’,中毒后泪下如雨,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毒气无色无臭,称之为‘清风’。常人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那时想防备却已经太晚了。”

  林恭等人愣了一下,苦笑道:“这个名字倒是有几分意思。是了,那使五毒散的汉子曾经说过。没想到,追杀我们的人不是宋军,却是西夏的狗贼。”

  那阴恻恻的男子走入蔡卞等人的眼中,他戴着黑色的面罩,看不清他的面容。大约有十多名黑衣的弓箭手,跟随在他的身后。蔡卞等人都中了悲酥清风的毒气,已经是任人宰割的地步,男子此时毫无紧张之色,他善用毒药,从来没有失手过。

  蔡卞心思急转,急忙思索脱身之策。

  他并没有武功与权势的欲望,穿越之后他只想按部就班地考取功名,混一个公务员,给父母养老。但自从踏入京城后,他整天处在生死危机之中,这与他想安安稳稳地混日子的想法背道而驰。

  男子走到蔡卞面前,看了一眼他,摇了摇头,走开了。蔡卞黑人问号脸。

  那男子慢慢地走到林恭面前,蹲下身子:“你是铁布衫?”

  林恭只是打坐运功,并不理会他。那男子也不怒,也不骂,走到林财面前,眼角含笑地对着林恭道:“看样子他的伤势不轻啊。来人,给他治伤。”

  他身后走出一人,从怀里掏出瓷瓶,走到林财身边,小心翼翼地将瓶中的药粉倒在林财的伤口之上。林财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们施为。

  丝丝清凉的感觉从肩头传出,伤口的疼痛顿时消退大半。林财是江湖经验丰富的高手,立刻明白这是上好的金疮药。他目露不解之色,不明白眼前这个蒙面的男子在耍什么阴谋。

  “治好了,可以撑的久一点。”男子阴恻恻的声音仿佛毒蛇,令众人后脊背发凉。

  走到林喜的面前,男子伸手按出他的肩膀:“就从你开始吧。”

  “啊——”

  凄厉的惨叫,惊起大批的鸟兽,其中还夹杂着林恭等人的叫骂诅咒还有陶儿低声的抽泣声。

  一柱香过去,此刻的林喜躺在地上,他周围的地面因为他剧烈疼痛打滚而碾作平地。林喜此刻的模样无比的凄惨,他的十指指尖的指甲都被人拔去,手中血肉模糊,鲜血不断地从伤口出流出来。林喜的手臂、大腿及胸骨被尽数敲断,他的舌头被自己咬成碎末,此时只能发出“呜呜”的哼声。

  蔡卞从来没有这么渴望杀死一个人,他心中的怒火将他吞没。林喜跟随他十多日,虽然他沉默寡言,却是十分机警可靠的同伴。

  “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我要你死——不……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蔡卞闭上了眼睛,泪水从他的紧闭的眼中流出,他心中赌咒。

  男子面罩下面露出残忍的笑容,他拔出自己的佩刀,众人的目光看着他。

  林喜竟然眼中露出喜色,他已经等这最后一刀很久了。

  男子并没有如他所愿,他将佩刀插在地上,嗓子眼里流露出喜悦:“难道还要我帮你么?”

  林喜听懂了他的意思,他蠕动着身子向那柄刀挪去。蔡卞睁开眼睛看去,他可怜的惨状让蔡卞想起后世生物实验课上那些可怜的用作解剖肢解用途的青蛙。

  回头看了蔡卞、林恭他们,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解脱,没有一丝犹豫地撞向那插在地上的佩刀,大量的鲜血从他的脖颈涌出。林喜瞪着大大的眼睛,以一种极为扭曲的姿势歪倒在地上。

  蔡卞这些天看惯了鲜血,但是此时地上的血迹仍然刺痛了他,他只感到头昏目眩,仿佛晕血症的重症患者。

  “你是李清白,你是李清白!”陶儿大声地尖叫,“我认得你了,你的眼角下面有颗痣。”

  那男子扭过头来看她,他的手慢慢地抬起,扯下了脸上的面罩。正是那张平平无奇却令人不寒而栗的脸。

  他抛弃自己儿子,眼前这些人都目睹了,他非要除掉不可。

  “少林高徒也不过如此,我看看你这女娃除了嘴巴刁钻,骨头是不是也很硬。”李清白手中拿出一排钢针,“你喜欢用针?”

  李清白慢慢地朝陶儿走去,陶儿连连后退,她只是女子,见了林喜的凄惨下场,如何不慌?

  蔡卞见他下一个目标是陶儿,心知不妙。暗道今日恐怕是死在这荒山野岭了,难不成让此人在自己面前折磨陶儿?他朗声道:“李清白,欺负女子算什么本事?我看你是被大宋的名声吓破胆了,有本事冲我来。”

  李清白淡淡地看着他:“本来准备把你排在最后一个,既然你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看看你一个普通人能挨几下?”

  ——分割线——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孟子》

第二十九章 瓮中之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