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结盟党项

  蔡卞沉默不语,他没想到梁太后会要求自己去少林寺偷取经书。

  深吸口气,蔡卞的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娘娘有何吩咐,蔡卞无所不应。盗书一事,绝无可能。还请娘娘不要为难在下。”

  梁太后恨的牙痒痒道:“也罢,不必为了一部经书,闹得两国不可开交。”

  言下之意,这一本经书会引起宋与西夏两国交战。

  “娘娘言重了,少林寺对于我们大宋而言,不亚于一品堂在西夏的地位。连皇帝也无法下令索要其传承功法。还请娘娘不要为难我们陛下。”蔡卞暗道这女人脾气古怪,说变脸就变脸,不带一丝犹豫。

  梁太后怒极反笑道:“你当哀家不知晓?赵顼那个小鬼任命你为国子太学正,官居正九品。果真是视我西夏为弹丸之地,狂妄至极!”

  朝廷派遣的外交使臣往往官级七品以上,很少有九品的官员。辽国甚至警告大宋,若使节的官级低于五品,则驿馆不予接待,皇帝更不会召见。

  蔡卞目前官职是国子太学正,皇帝有权直接任命,不需要参加科举。

  太学是设置在京城的全国最高教育机构,创建于汉代。国子学出现在隋唐以后,是太学的专门管理机构。宋代的时候,太学为全国最高学府,隶署国子监。国子监的学生名额甚少,且只收七品以上官员子弟。

  太学正大概相当于国子学中的值班老师与行政人员,主要职责为掌执行学规,考校训导,属于基层管理人员编制。

  在宋神宗的眼中,辽国是心腹之患,西夏只不过是疥癣之疾罢了。故此,蔡卞要求出使西夏与大理之时,神宗并未在意使者的官级,欣然同意。

  换个角度说,神宗此举一方面也是故意展现自己作为大国的帝王对小国的不屑,这一点果然激怒了梁太后。

  看着外面已经掌灯,扬眉看着蔡卞,梁太后下逐客令道:“天色已晚,哀家便回寝宫了。你明日自去与皇儿商议联盟之事。”

  蔡卞嘴角一抽,一开始答应联盟,如今又恨神宗轻视西夏,想必是不会同意了。梁太后不去和皇帝讲明此事,西夏皇帝未必会同意结盟。

  看出了蔡卞的忧虑,梁太后起身回头道:“你只需记得要好好练功。联盟之事,哀家答应你便不会食言,明日哀家会吩咐皇儿,你不必担心。”

  抬头看窗外,天色已晚,蔡卞也离开了练功房。今日他收获极多,起码有了些自保之力。

  庄园内,客房极多,蔡卞随意挑选了间僻静整洁的房间,独自睡下。

  躺在床榻之上,他感受到膻中穴的真气,至今仍然有种不真实感。作为后世之人,第一次接触真气这种传说中的能力,他甚至有些兴奋地睡不着。

  但事与愿违,无论他憋足劲,涨红脸,那一股真气如同害羞的男孩不敢向女孩告白般,始终盘旋在体内,不肯迈出那一步。

  折腾了大半夜,试图冲开手臂上阻塞的穴道。他身心俱疲,倒头迷迷糊糊地进入梦境。

  他梦见了王珂,那俏生生的脸蛋笑靥如花。

  “你的真气已经这么浑厚了?进步很大嘛。”女孩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吃惊。

  “可是还不够哦,你要尽快将真气运转自如。我可是在等你来娶我呢。”

  蔡卞心花怒放,他突然他从床上坐起,五指按在坚硬的床榻上,这一块木头竟被他抓得粉碎。

  他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苦恼自己多时的阻塞真气竟然自己打通了。

  不单单是五指,整只手掌都充满了北冥真气。

  很多事情就是如此奇怪,你殚精竭虑且提心吊胆,却求之不得。但当你放下它的时候,它却会突然给你惊喜。

  蔡卞自言自语道:“莫非我不适合苦苦练功?难道我是机遇型选手?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正是此理。”

  一夜无话。

  清晨,他从包裹中取出宋朝使节的服饰,穿戴整齐。这也是他踏足西夏土地之后,第一次换上大宋的官员服饰。

  不得不说,蔡卞穿在身上浑身不自在,瞬间感到自己被一套封建体制束缚住了。

  抚摸身上的服饰,这不但是一具枷锁,还是一副重担。自己的身上或许承载着大宋与西夏边境百姓的安危,甚至关系到未来大宋的命运。

  西夏朝廷并未将大宋来使的事情公开,只有少数官员和他国的间谍得知这一消息,当然更多的官员则认为大宋是抱怨岁币过多,派遣使者来商讨减少供奉的事宜。

  若是宋神宗知道此事,恐怕会立刻兴兵伐夏。

  尽管梁太后待蔡卞优厚,但是碍于两国之间使节的繁文缛节,蔡卞并不是直接受皇帝的召见,而是由西夏的礼部侍郎负责接待。

  因为大宋在边关的战事不利,礼部侍郎猜测大宋的态度必然是极谦卑的,所以他接待蔡卞的时候,存着戏弄之意。

  蔡卞身边只带着林恭一人,组成二人的使节团。其余人没有跟随而来,按照西夏的规矩,都安顿在驿馆。

  说实话,蔡卞心中是有些紧张的,他面对宋神宗的时候并没有这么紧张,一是对方态度温和;二是王安石在一旁,神宗更是不摆皇帝的架子;三来西夏乃是党项外族,而大宋是自己母邦,面对自己国家的和他国的统治者,感觉是不同的。

  后世有句名言:“弱国无外交。”

  宋神宗心中不承认大宋不如西夏,但蔡卞不傻。地盘的大小、人口都不是判定国力强弱的依据,经济军事的较量成败才决定成王败寇。

  如今的西夏王朝国力已经赶超那个空有蛮力,却失去爪牙的大宋了。

  与蔡卞相同,礼部侍郎宋仲身边也并未带什么人。在宋仲看来,在西夏的地盘上,眼前的使节翻不出浪花来。

  见宋仲一身官服地朝自己走来,蔡卞拱手相迎时,脸上带着淡笑。

  “在下今日前来贵国,是奉我朝天子的旨意,与贵国陛下商谈国事。”蔡卞道,“在下以两国邦交为重,劳烦侍郎大人领我面见陛下。”

  说着蔡卞取出一只木盒,递给宋仲:“这是在下家乡的稀罕物——一块上好的冷翡翠,侍郎大人还请收下。”

  “好说好说。”宋仲本来态度冷淡,见蔡卞对自己十分客气,又贵重礼物相赠,顿时喜上眉头。

  他收下木盒,口称“贤弟”,抓着蔡卞的手道:“贤弟不必拘谨,这驿站住得还习惯嘛?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将态度转变的宋仲神情收入眼中,蔡卞心中轻叹。

  无论大宋西夏,这样子的臣子怕是遍布朝堂,将鼎盛的国家腐蚀得千疮百孔。

  叹了一口气,今日他本不想送礼,但两世为人,明白“无利不起早”的道理。西夏方面恐怕还是会有些阻力,蔡卞还是迫不得已地割舍了自己平日喜爱的宝玉。

  ——分割线——

  自魏晋以后,西羌微弱。周灭宕昌、邓至之后,党项始强。其种散处山谷间。每姓别为部落,一姓之中复分为小部落。大者万余,小者数千骑,不相统一。——《隋书》

第三十六章 结盟党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