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辽国太子

  蔡卞眼见雷震及时赶到,心知自己已经安全无虞,当即连忙道:“多亏雷公子助拳。只是怎么不见陶儿?”

  雷震面露疑惑之色:“陶儿妹妹怎么会和我在一起?”

  “她方才去寻你,不过片刻雷公子你便来了……”蔡卞不解,难道雷震不是陶儿找来的?

  雷震摇头道:“在下并未遇见陶儿妹妹。”

  蔡卞一脸促狭:“你是来寻她么?”

  雷震不好意思,老老实实地道:“今日正逢西夏赶集,想邀请陶儿妹妹去看看热闹,想必一定有她喜爱之物。”

  心中暗赞,蔡卞不禁点头,这雷震对陶儿心生爱慕却不扭捏不做作。蔡卞心中对其评价又高了一个档次。

  指着屋内的来犯者,四人的尸体齐齐整整地躺在一起,雷震摇头道:“蔡兄怎么会惹上这些凶徒?”

  蔡卞笑容不变:“我也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但多少能猜到一些。”

  “没想到蔡兄竟然功夫不弱,方才我到来时,他们已萌生退意,夺路而逃。”雷震原以为蔡卞一点武功也不会,没想到看走眼了,“蔡兄对他们来历有把握吗?”

  蔡卞微微一笑,指着地上唯一幸存的中年女子道:“当然有把握,而且这里不是还有一个活口么?”

  中年女子被他手一指,打了个哆嗦,她本以为自己可以逃出生天,没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掌将自己拍了回去。紧接着这年轻人又一掌毙命一人,一同前来的四人全部身亡!

  俯身到女子面前,蔡卞朝她道:“将你幕后主使交代出来。”

  “我说了你能饶过我的性命么?”女子哀求道。

  没有一丝废话,蔡卞取来中年女子携带而来的断刀,手掌发力。

  砰砰数声,那半截断刀被蔡卞捏成了碎裂的铁片。

  女子面色慌乱,不再心存侥幸,将主使者和盘托出。

  蔡卞雷震听完,都冷笑不止。

  西夏一处酒楼。

  “大人,探子来报,我们派出去的人手没有一人幸存。”一名黑子女子躬身行礼,紧身的黑衣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段。

  在她面前,一名年轻男子懒洋洋躺在造型别致的华贵椅子上,此刻他手执的是一卷祖传的武学秘籍。他此时的心思集中在这令无数武林中人觊觎的武学宝典身上,听到女子的话他连头都没抬起来。

  旁边的辽国陈国公张孝杰面色阴沉。

  年轻男子轻笑:“反正他不是第一次逃过一劫了,京城那次他不也被人救下?”

  这名年轻男子正是京城那名死于吴龙之手的杀手的主子!也是令冯墨等京城阔少畏惧三分的大辽贵族!

  他曾经与冯墨商议调查蔡卞,此次又一次对付蔡卞。

  “要不然,再派一批人马,定然叫那蔡卞尸骨无存。”张孝杰面色阴毒,蔡卞与西夏联盟,严重伤害了大辽的利益。更重要的是,蔡卞屡次提及汉人身份,令全心全意卖祖求荣的张孝杰恼羞成怒,恨不能置他于死地。

  黑衣女子迟疑道:“就在这西夏都城行刺大宋使节?这恐怕不妥吧。”

  年轻男子将手中的书册翻了一页:“无妨,西夏皇室早已习惯杀来杀去了罢。李元昊那厮被自己儿子刺杀,西夏连个水花都没翻起来。”

  女子与张孝杰闻言都笑,嗤笑李元昊与西夏的腐朽。

  李元昊一世英名,敢于同时与大宋、辽国叫板。只是李元昊晚年沉迷于酒色,他见到儿媳的美貌后,竟将她据为己有,并立为新皇后。被父亲戴了绿帽子的李宁令哥气愤不过,冲进宫中刺杀李元昊,将他的鼻子削去。

  李元昊第二年正月伤重死去,一代枭雄就此殒命。搞女人搞到自己儿子身上,并被儿子所杀,也是贻笑大方,死有余辜了。

  蓦地,酒楼雅阁外面传来了阵阵的敲门声。

  “谁?”年轻男子顿时警觉,整个人一改往日的闲散,此时散发冷静与睿智的气质。

  黑衣女子看着他的英姿,眼中异彩连连。

  “太子殿下,是我!”一道低沉的声音传进来。

  年轻男子点头,他是大辽的皇太子,外面的人是他的近卫,忠心耿耿。

  皇太子耶律浚,又名耶律濬,乳名耶鲁斡。但是他自幼学习汉文化,还是喜欢别人称呼自己的中文名耶律浚。

  耶律浚是辽国当今皇帝耶律洪基的长子,母亲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萧观音。他小时候便能言善辩,经常被耶律洪基夸赞:“此子聪慧,殆天授欤!朕祖宗以来,骑射绝人,威震天下。是儿虽幼,不坠其风。”

  耶律浚不但内外功非同小可,战场拼杀的功夫更是娴熟,《辽史》曾记载“遇十鹿,射获其九”。

  耶律浚唤了一声:“进来说话。”

  但见走进来的是一名高大的汉子,这人容貌异于汉人,显然是纯正的契丹人。他见到耶律浚便跪下叩头道:“太子殿下,情况有变!”

  耶律浚也收起了手中的武功秘籍,坐起身子正色道:“有何要事?”

  契丹近卫道:“我们的做细发现西夏军队出动,极有可能是冲着此处而来。”

  “西夏居然知道我在此?”耶律浚显然吃惊不已,一向都是张孝杰与西夏方面联络。

  “想必是如此了。”契丹近卫答道,“以西夏军队的速度,大约一柱香的时间,他们便可赶至此处。”

  “这么快?!没想到梁氏那个女人的手段这么厉害!”耶律浚低头沉思半晌,他抬头吩咐道,“我们立刻撤离,国公大人留在此处。”

  “遵命,殿下。”契丹近卫低头领命而去。

  张孝杰听闻耶律浚的话,吞吞吐吐似乎有话要说的模样。

  “国公大人不满意么?”耶律浚冷声道。

  张孝杰叹了口气:“梁氏那女人手段毒辣,我怕留下来——”

  “国公不必多言,你是以使节身份来西夏,有什么可害怕的!”耶律浚打断他的话,“再者说你贵为国公,却如此贪生怕死,畏首畏尾,果真不是我大辽尊贵的契丹血统!”

  这话极大地刺痛了张孝杰,他平生最恨别人提及他不是汉人。张孝杰脸上不敢露出马脚,心中却在恶毒诅咒,你这小娃不要落到本尊手里,否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耶律浚却不知道张孝杰心中所想,就算他知道了也不放在心上。他贵为太子,母亲又是皇后,除了父亲耶律洪基,他还畏惧谁?

  他年少轻狂,自然不知道太子与皇帝的区别。区别在于只要皇帝在位一天,太子就什么也不是!

  “既然如此,属下遵命。”见耶律浚心意已决,张孝杰知道没有再开口的必要,若今日不死,凭自己留下断后的表现,耶律洪基必然更加赏识自己。

  很快,房中只留下了张孝杰一人自斟自酌。

  “我才不是汉人,我是契丹人!耶律浚你这小娃终将会落在本尊手上。我,不但要成为辽国的国公,还会做辽国的皇帝,更会成为天底下唯一的皇帝!哈哈——”

  张孝杰仰天狂笑,随着尖利阴险的笑声,仿佛天下尽在他的手掌之中......

  房间的门被粗暴地踹开,西夏武士鱼贯而入,将张孝杰包围,数十把寒光冷冽的刀芒对准他,似乎只要他稍有异动,便尸首分离。

  梁乙埋跟在众武士身后走进来,他目光环视屋内,最终落在张孝杰的身上。

  “国公大人,这里就你一人么!?”

  ———分割线———

  顺宗,名濬,小字耶鲁斡,道宗长子,母宣懿皇后萧氏。幼而能言,好学知书。道宗尝曰:“此子聪慧,殆天授欤!”六岁,封梁王。明年,从上猎,矢连发三中。

  上顾左右曰:“朕祖宗以来,骑射绝人,威震天下。是儿虽幼,不坠其风。”后遇十鹿,射获其九。帝喜,设宴。

  八岁,立为皇太子。大康元年,兼领北南枢密院事。

  ——《辽史·卷七十二列传第二》

第四十三章 辽国太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