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霸者言孝

  强者往往行事简单粗暴,不讲道理。说到底,拳头硬,谁还用脑子?

  但是此时,梁乙埋不得不动用自己的脑子,好好计较得失。

  大辽,他惹不起!

  在梁乙埋面前,手无缚鸡之力的张孝杰自然是弱者。可是,在大辽面前,西夏才是弱者。

  故此,梁乙埋气冲冲地离开了酒楼。

  他回去的第一件事,杀人!

  将随行的西夏武士全部杀掉,他心中烦躁,本来准备一一盘查,查出作细之人。只是酒楼一事令他大为光火,他只想发泄一通。

  看着满屋子的残肢断臂,梁乙埋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直奔皇宫而去。

  这是他办的第二件事,见太后。

  “国相大人,太后她在明月湖上,咱家先去通报一声。”那高瘦的章公公小心翼翼地朝梁乙埋行礼。

  他是侍奉官,察言观色的本领高明得很。梁乙埋身上滔天的煞气他自然可以察觉得到。

  梁乙埋不耐烦地迈开步子,绕开章公公,直闯皇宫后花园:“不必,你在此守着,不准放一人进来。”

  章公公低眉顺目,不敢违逆。

  整个西夏都是这对兄妹的,自己拿什么阻拦!?

  梁乙埋进去的时候,梁太后正背对着他,她的手中拎着竹篮,不时地向湖中抛撒鱼食,水面不时泛起波纹,五颜六色的成群金鱼围拢过来,围绕着仙子般模样的梁太后,画面极为美丽。

  梁太后身穿雪白的长裙,梁乙埋看着她窈窕的背影,冷哼一声:“妹妹倒是好闲情逸致!”

  似乎听到了梁乙埋的声音,梁太后拎着竹篮,转过身来:“哥哥,请过来坐。”

  她裙摆随清风微动,手中提着精致的竹篮,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倒是有几分观音菩萨的风采。

  梁乙埋迈开虎步,坐在梁太后的身旁。

  “你刚杀过人?”梁太后眉头轻皱,这时鱼塘中的金鱼纷纷游开,不敢接近此处,仿佛是在惧怕梁乙埋。

  动物的直觉往往比人类灵敏,它们可以察觉到人类身上的情绪或者气息。

  梁乙埋整了一下衣服:“我是来找你谈论正事的,不要闲聊。”

  梁太后的神情一黯,叹了口气:“我们小时候,你却是很喜欢跟我闲聊的,我们经常半夜里不睡觉,躲在被窝里聊天。那时候爹爹还说我太黏你了——”

  “那是在大宋!这里是西夏!”梁乙埋烦不胜烦,“何况那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梁太后轻笑:“四十多年前吧?我时常在想,若是我们没来到西夏,说不定现在的生活会清闲无数倍。”

  梁乙埋看着明月湖的两块石壁以及满地的茶花,脸色阴沉:“你那时的日子不清闲吗?那可是神仙眷侣般的日子。可惜你生性好动,过不惯平淡日子。”

  “若不是那个负心人,我怎么可能颠沛流离,辗转来到西夏?”梁太后心中一痛。

  梁乙埋看得分明,心中冷笑,和自己的徒弟私通,又当着丈夫的面约会无数的美少年,却指责别人负心?

  梁乙埋没有反驳她,笑道:“所以说,宋人没一个好人!我们不如攻下宋朝,让我当个大国的国相耍耍。”

  “谁说宋人没有好人?你我的爹娘不是宋人?”梁太后反驳道。

  面色微怔,梁乙埋叹了口气:“是,他们二老的确是好人。”

  两人沉默了好久。

  “我们好久没有回去给他们二老报平安了吧。”梁太后抿着嘴唇。

  “我们现在的身份怎么回去?徒增他们的风险罢了。再者说,这么多年,谁知道爹娘还在不在人世?”

  梁太后将竹篮放在一边,认真地看着梁乙埋:“我想给爹娘捎点礼物回去,也想打听一下二老的消息。”

  说来也是可悲可叹,他们兄妹二人在大宋眼线无数,却不敢派去见自己的爹娘。

  谁知道手下的人能不能彻底相信?万一被人抓住了把柄,又陷爹娘于险境,他们兄妹岂不是大不孝之人?

  他们不敢冒这个险。

  梁氏兄妹时常因此事争吵,此时梁太后又提及,梁乙埋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显然不想再谈下去。

  “派谁去?西夏人?吐蕃人?高丽人?”梁乙埋摇头,“说到底,这世间除了我们兄妹二人,旁人有谁可以真正相信。”

  其实,梁乙埋心里还有一句话。

  我连妹妹你都不能完全放心呢!

  他们兄妹二人网罗了各族各国的人物,甚至有些人忠心耿耿,几乎是死士。

  但……梁氏兄妹的疑心病可不是轻的。

  “我有一个人选。”梁太后顿了顿道。

  梁乙埋不信道:“是你的徒弟还是情夫?”

  他这话是赤裸裸的蔑视了,自己的妹妹手下无非这两类人了。

  哦——还有个西夏一品堂。

  梁太后眼露笑意,似乎想起什么开心的事情,她点头道:“都是。”

  既是徒弟又是情夫?似乎也不少。

  梁乙埋鄙夷道:“信得过么?你可不要被男人蒙蔽了双眼,陷入爱情的女人智商可是最低的。”

  梁太后对他的话混不在意:“他的人品我信得过的,在我的‘迷魂术’下还能清醒的,你见过第二个吗?”

  张大了嘴巴,梁乙埋自然是不信:“是谁?”

  “大宋使节——蔡卞。”

  梁乙埋脸色一变:“宋人?他也是你的男人?怪不得你一直向着他。”

  梁太后轻哼道:“我可没有糊涂,我答应与西夏联盟是精心考虑过的。西夏国力衰弱,虽与大宋十战九胜,但大宋耗得起,西夏可讨不得好。”

  “我不相信宋人。”梁乙埋斩钉截铁道。

  “此人重情重义,偏又聪明绝顶,我先后以美色、上乘武功诱惑他,他都不为所动。我假意要他窃取少林寺的《易筋经》,他却连口头的陈诺都不肯讲,可见他是个守信之人。”

  “《易筋经》?恐怕他只是不敢吧。”梁乙埋嗤笑道,“武功秘籍他可以不动心,可是女色他总喜欢吧。”

  男人怎么会不爱美色?

  “你看那酒宴上,我特意安排了西域蛇女跳艳舞,可他始终目不斜视。”梁太后笑了一下道,似乎是挑衅。

  冷哼一声,梁乙埋道:“可惜了,那天我迟到了,没见到西域美女。改天你送几个到我府上去。”

  梁太后无语。

  “总之这是个能坚守内心的男人,他很特别。”梁太后笑道,将雪白的长裙上的褶皱轻轻按平。

  梁乙埋皱眉道:“我始终觉得此人心思太重,更何况他是大宋臣子,我们怎么能相信他?”

  “总之这么多年来,无人可以胜任此事。我对他很满意,你若对他心存疑虑,可以召见他来测试一番。”梁太后轻笑。

  “测试倒是不必了,只是我确实有必要见他。”梁乙埋哼了一声。

  梁太后皱眉,不知道梁乙埋找蔡卞何事。梁乙埋将大辽的三个条件说与梁太后知晓。

  梁太后轻笑:“哥哥,你太心虚了。那张孝杰狐假虎威罢了,我们不照办,耶律洪基拿我们也没办法。”

  “我也知晓此节,但张孝杰不是常人,他深得耶律洪基的信任,我们务必不能得罪他。”梁乙埋面色难看。

  “无妨,张孝杰交给我处理。你将那官员和体恤金提走吧。”梁太后撇嘴道。

  没想到今天自己妹妹这么好说话,如此轻易便答应了大辽的要求。

  “今天我们付出的,日后一定能讨回来。”梁太后的声音高深莫测起来,“我们当年拷问那个界外之人,他不是说,大辽气数已尽了么?”

  梁乙埋脸上露出笑容来:“不错不错,我倒是忘了此节,再等数年,大辽必亡。”

  这是他们兄妹二人才知晓的秘辛,他们曾抓获了一名穿越者,只是那人似乎很平庸,对“历史”一脸茫然,甚至连西夏小国都没听过。

  不过他们从他的口中撬出了不少秘密。

  ———分割线———

  赞曰:辽起朔野,兵甲之盛,鼓行皞外,席卷河朔,树晋植汉,何其壮欤?太祖、太宗乘百战之势,辑新造之邦,英谋睿略,可谓远矣。虽以世宗中才,穆宗残暴,连遘弑逆,而神器不摇。盖由祖宗威令犹足以震叠其国人也。圣宗以来,内修政治,外拓疆宇,既而申固邻好,四境乂安。维侍二百余年之基,有自来矣。

  ——《辽史·卷三十本纪第三十》

第四十五章 霸者言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