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黑风寨主

  两人的后背生出凉意,这下他们如何向寨主交代?寨主对苏轸那小娘皮和她身上的宝物可是在意得紧啊。

  “大白天的,莫非见了鬼?这大活人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刘能深口中骂骂咧咧道。

  此处已经偏离官道,但四周开阔,一览无遗,根本没有能够令人藏身的遮蔽物,只有在春风吹拂下漫天的尘土,以及稀疏的草皮。

  柳姓男子环顾前方,心中惊异不已,就算人可以躲藏起来,马匹身躯庞大,如何能够隐藏身形?

  二人心中焦急,拍马向蔡卞等人方才消失的地方赶去。

  “他们就算跑得再快,也跑不了多远,去看看他们的马蹄印记,便知道他们去往何处了。”

  这是个很聪明并且常规的做法。所谓蛛丝马迹,蜘蛛结下的网与马蹄留下的印记必然是天然的指明灯。就算凭空消失的人,也必定会有线索留下。

  尽管心中焦急万分,但是常年干强盗勾当的人,哪个没有几分警觉性?故此两人的马匹走得不快,一路上左瞧右看慢慢地行进。

  他们跟着蔡卞等人时,伪装成过往的行人,寻常之人未必能够看出来。只是在江湖经验老道的林恭面前,才原形毕露。

  柳姓男子忽然说道:“刘兄,就凭我们二人,即便找到了他们。莫非我们就能对付得了吗?”

  刘能深摇头道:“可是俺们这样回山寨是万万不行的,寨主的脾气可不太好。”

  两人身上没带长兵器,只有腰间的一把匕首,若是与蔡卞等人发生冲突,必然是吃亏的。

  默不作声地走了一段路,刘能深突然指着地面道:“马蹄印至此便消失了。”

  “看来他们真的莫名失踪了。”柳姓男子有点担忧地四处看。

  “那俺们现在要怎么办?回去交差吗?”刘能深摆了摆手,慌乱地没有主意。

  柳姓男子想了一会道:“回去吧,我们只需告诉寨主人多势众,救走了那女子,其余的话不必多提。”

  刘能深无奈同意,两人并非原路返回山寨,出于谨慎的心思,两人一路上兜兜转转,左绕右绕,许久之后才上了自家山头。

  很多山寨建的很隐蔽,外人就算翻遍了山头也未必能发现入口。

  刘能深二人互相推诿,磨磨蹭蹭地朝寨主的聚义厅走去,两人在仔细地商讨着措辞和说法。

  众人都没发觉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摸上了山寨,此人身轻如燕,直接越过了三米多高的围篱,此地的巡逻人员对于此人来说形同虚设。

  围墙上的几名站哨的喽啰正百无聊赖地张嘴打着哈欠,生活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平淡如水,毫无波澜。

  毕竟长久以来,黑风寨地处大宋西夏交界的敏感位置,加上寨主吩咐只对落单的行人下手,官兵也不把他们放在心上。

  再者说官兵也不敢深入山里围剿黑风寨,土匪强盗是治不好的藓疾,杀了一茬又冒出来一茬,朝廷得不偿失。

  用《让子弹飞》里的台词讲,“匪,任何时候都要剿,不剿不行,你想想,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麻匪劫了。所以,没有麻匪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站哨的喽啰几乎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全部放倒了,那人摇了摇头,乌合之众一点纪律也没有。若是有人警觉一点或是训练有素,绝不会轻易被他收拾掉。

  谁能想到有人会突然摸上山寨呢?

  那人跳下哨塔,双手用力扯开了门锁,暴力地打开了木头编成的大门,朝外面几人打了个手势。

  聚义厅上,一名大汉大刀阔斧地坐在首座,他摸着脸上的胡渣:“这么说,人被你们跟丢了?”

  大汉正是黑风寨的寨主方雄,他原本是因为连环杀人而入狱的囚犯,本该问斩。只是令人咂舌的是,当地的牢狱竟然因为年久失修,从而砖墙崩塌,方雄居然得以逃脱升天。

  据说事后,当地官员随意抓了另一名隔壁的囚犯替代此人上刑场,执行死刑。故此方雄此人在各州府的记录为死亡!

  这次的死里逃生给了他翻身的机会!试问一个面临过死亡的人,哪个没有一番发自肺腑的改变。

  他加入了此处的黑风寨,博得原寨主的亲信,更兼他手段厉害,各头领都对他服气。

  众人造反,杀了原本的老寨主,作为造反的头领,方雄自然成为了新寨主。在这座山头上,他方雄就是土皇帝,拥有天子般的权力。他看谁不顺眼就可以杀谁,看谁顺眼就可以玩弄谁,其惬意的生活更不是宋神宗那个苦逼皇帝可以比拟的。

  方雄很聪明,他从来不得罪官府或者朝廷,甚至大型的商队他们也不碰。他们抢劫过往的车队,俘获各色各样的美女。并且他很有点手段,不吝啬封赏,手下的人都肯卖命。

  但是他这次却失手了,他不知道怎么的脑袋一热。方雄见着苏轸这女子,想到过去暗恋的知书达理的县长女儿,一改往日霸王硬上弓的态度,开始软磨硬泡死缠烂打,追求苏轸的芳心。

  苏轸又怎么会喜欢方雄这种男人?自然是趁机逃了出去。

  恼羞成怒的方雄正在朝着刘能深二人发脾气。他的眉毛扬起,令人心生不安。

  柳姓男子与刘能深跪在地上,不敢看寨主与其他的头领们。

  他们本想蒙骗过关,没想在成寨主的威势下,刘能深主动将事情全交代了。

  “寨主,那伙人实在不好对付,属下怕耽误寨主的功夫,立刻回来禀告。”柳姓男子倒是条汉子,顶着方雄的威势说道。

  方雄大步地走下虎皮座椅,一把抓起柳姓男子的头发,一巴掌打在柳姓男子的脸上。

  柳姓男子挣扎起来,两手乱抓,似乎想插方雄的双眼。方雄抽出一柄长刀,只“嗖”地一刀,柳姓男子的头被他斩落,咕噜咕噜地滚到刘能深的脚边。

  刘能深本是胆小之人,与死不瞑目的柳姓男子双眼对视,直吓得他两腿发软。

  刚刚回来时还和自己谈笑风生的柳姓男子已经死于非命了,他只怕寨主刀一滑,自己也尸首分家。

  方雄斜了他一眼,他手下不太需要柳姓男子这样的人,刘能深这种小人正合他意。

  “将这里打扫干净,滚出去!”方雄踹了刘能深一脚,刘能深知道自己性命得以保全,直朝方雄磕头。

  刘能深一手拎着柳姓男子头发,另一只手拖着柳姓男子的尸体,他哆哆嗦嗦地走出聚义厅。

  刚迈出聚义厅,他腿一软摔倒在地上,汗水将后背打湿。

  刘能深将柳姓男子的头颅扔到一边,那双眼睛仍然瞪着他。

  刘能深朝他叹息道:“柳老兄啊,你的本事比俺老刘高不知多少倍,可是你忘了,不是所有的头领都喜欢有本事的人啦——”

  柳姓男子空洞的双眼,映照着写着“聚义厅”三个字的那块牌匾。

  ——分割线——

  张麻子:我问问你,我为什么要上山当土匪?我就是腿脚不利索,跪不下去!

  汤师爷:原来你是想站着挣钱啊。那还是回山里吧。

  张麻子:哎~这我就不明白了,我已经当了县长了,怎么还不如个土匪啊?

  汤师爷:百姓眼里,你是县长。可是黄四郎眼里,你就是跪着要饭的。挣钱嘛,生意,不寒碜。

  张麻子:寒碜!很他妈寒碜!

  汤师爷:那你是想站着,还是想挣钱啊?

  张麻子:我是想站着,还把钱挣了!

  ——《让子弹飞》

第五十章 黑风寨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