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次杀戮(二)

  “吃完了,你现在出去解决掉他们。”忠伯眼神也变得冰冷。

  “嗯。”张武艰难地点了点头,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

  夜幕慢慢降临,夹杂着静穆与和谐,只让人听见冷风“呼呼”的声音,多了几分凄凉的韵味。

  张武很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修炼了《逍遥乾坤步》之后,他整个人气息流畅,身法敏捷,动作迅速,且能屏蔽自己的气息,当然这是针对修为比他高不了多少的人而言,若是修为高出张武太多,也还是没用。

  张武并没有与其他人交战过,而这《逍遥乾坤步》,尽管只修炼了第一卷,但据忠伯估计,若是光论逃命的话,用这《逍遥乾坤步》,金丹期以下没几个人能比他跑得更快。

  毕竟,上古鲲鹏,“万兽榜”排名第八的存在,本就以其身法敏捷闻名于世。据上古奇书《齐谐》记载,鲲鹏的速度天下第一,类似于它的身法绝技,又怎会差?

  而这《逍遥乾坤步》,若是用来偷袭,也是很完美的搭配。如果对方不注意,很可能被迅速秒杀。这估计也是忠伯让张武一个人实战,却不担心他遇到什么危险的原因吧。有这《逍遥乾坤步》在身,想来在这荒僻的饭店解决掉这些人,足够了吧。

  张武小心翼翼的在旅店里侦察着,摸清敌情,却没有遇到一个人,直到来到了门虚掩着的厨房。张武透过虚掩的门看进去,里面站了十多个人,男女皆有,大多看起来贼眉鼠眼的。为首的两个人一黑一白,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南疆的空气,冷的让人静默。

  空气是冷的,人心却是热的。

  世上没有对与错,就如功过不过是相对的。

  人生交给别人评判,不如交给自己。

  有的人谋财害命,只不过因为他要用不相识的人的命,去救对于自己重要的人。

  世间之事,亦对亦错,难以评说。

  “小白,你确定把迷迭香放进他们的饭菜中了?”一黑黝黝的男子显得忧心忡忡,他身材高大威猛,不过看起来有几分愚笨。

  小白即是店小二,皮肤很白,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很斯斯文文的样子。其实刚开始张武就觉得很奇怪,这样的人怎么会来当店小二,原来别人不过是伪装!

  “老黑,你别担心,我办事绝对靠谱。这迷迭香的效果你是知道的,金丹期以下修士不到一个小时内就会昏迷不醒,我看那一老一少中,老的不过是个普通人,小的不过筑基中期,再过一会,我们就去把他们给做掉!”

  小白说道,目光中有些杀气与贪婪。

  “小白,你确定我们要把他杀掉嘛?”老黑仍旧有些顾虑。

  “嘿,老黑,以前我们当土匪那阵,这种杀人越货的事你干得少吗?怎么如今你却不敢了!”

  “那不一样,我们以前那是劫富救贫,谋财但不害命。只有穷凶极恶的富人,我们才会杀了他。”

  “哼,老黑,你要是放他们走,这里迟早会暴露。我还不是为了我们好,咱们杀了他们两个人,用他们的钱可以救活多少人!咱们的人可都在大山里饿着呀!”

  “小白,不行,你不能……”老黑咬咬牙,可是还没等他话说完。

  “哐啷”

  张武探着头通过掩着的门缝往里看,一不留神,靠的太近了一点,头就撞在门上,发出了声音。

  整个氛围突然之间变得异常肃静,等张武反应过来时,第一念头就是跑。可是一想到忠伯交代给自己的话,竟艰难地拉开门,发现厨房里面十多道目光投射过来,充斥着杀机,随时准备动手。

  “你是谁。”老黑第一个问道。他在这黑店里面的后厨当厨师,自然不知张武是房客。

  “这不是那个小的嘛?中了我的迷迭香,居然没事。小小筑基中期,看爷怎么收拾你!”

  小白气愤道,双手也拿起了两把菜刀。眼前的张武不过筑基中期,说实话,小白确实没放在眼里。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才在他的饭菜里下了迷迭香。却不曾想这迷迭香对张武无效,并且一不小心让他来到后厨偷听。

  若是此事暴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小白实在是很抓狂,如果说老黑的话让他心底有一点点疑虑的话,那么张武此刻的出现让他彻彻底底动了杀心。

  任张武看着小白斯斯文文的样子,也没想到他竟是个暴力狂。

  忽然他打量了张武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缓和下来,却变得很怪异,眼神里充斥着一种感觉,就像猎人看猎物一般,还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小兔崽子,如果你叫我一声大爷,再磕十个响头,晚上脱光了再陪我睡一晚,好好尝尝大爷我的皮鞭,让大爷我‘享受’一番,我可以让你死得好看点!否则,小心我把你大卸八块!”说完,小白扬了扬手中的菜刀,一脸淫笑。

  原来这个家伙还是个gay!周围的那些人听到小白的话,眼神也变得戏谑起来,似乎能看到晚上张武被小白“折腾”得死去活来一般。唯独老黑沉默不语,望向张武,神情颇为凝重。

  张武此刻在想些什么?他有点怕,哪怕以前面对打伤他的王霸时,他也没这么害怕。

  狭路相逢勇者胜,而玩命的事,就比谁更心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如眼前这小白,他做事颇为心狠,他无论怎样也要杀了张武,因为他知道,你不狠,迟早就会被人践踏!

  被人践踏的滋味,可真难受呀!

  就像张武如果不敌,便会被这小白“玩弄”,最后还会丢掉自己的性命一般。

  张武心中有股火,似茫茫沙漠中的沙砾般滚烫,他想起了慕容婉儿,那个他爱却不得的女人,惊鸿一见便再也难忘。

  她内心,是否也如这眼前小白,瞧不起自己!她对自己的微笑,不过礼貌罢了,骨子里却鄙视着无能的自己。

  在帝都和忠伯学习修炼期间,他曾不止一次打探慕容婉儿的下落,却只被那些人嘲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只因为他修为低!

  其实小白不过随口一说,却戳中了张武内心的痛处。

  张武讨厌瞧不起自己,欺压自己的人。

  既然他们自找伤害,就要让他们付出代价,作为自己第一次杀戮的人吧!

  愤怒的火种一旦被埋藏下来,总有一天会成为熊熊烈火,燃烧整个天穹。

  也许,忠伯就是让张武借此机会释放自己吧。

  压抑太久,愤怒的火种也该爆发了!

  就让愤怒,随着杀戮尽情释放,如绚烂的血色烟火,耀眼美丽!!

  

我家大男孩说
我该给这本小说改什么名字,谁能建议一下??

第一次杀戮(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