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忠伯答疑

  浓郁的血色映在张武白净的脸上,竟显得那么刺眼。闻到散发出的阵阵血腥味,张武竟直直想吐;看到小白死时的惨状,一种莫名的恐惧与惊慌从张武心底油然而出。

  我为什么要杀了他?为什么?一个声音从他心底传出。

  你不杀了他,他就会杀了你!另一个声音传出。

  不不不!

  张武第一次杀人,内心开始怀疑自己。那小白要杀他,可自己不还没事吗?为何自己要对他要下狠手!

  突然脑海里一阵剧痛,就在那时,张武似乎想到了什么。

  忠伯!不知不觉,忠伯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后厨。他的身影似乎还是那么飘然独立,白头发白胡子白衣服显得他是那么特别,脱离于现实之外,却也令人不觉得不和谐。

  “原本还打算叫你把另外那些人也全给杀了,现在看来,你也下不了手了。可真狼狈呀!一个筑基末期就把你弄成这样。还是老人家我帮你吧!”

  忠伯说道,张武此刻听着,像极了无情的嘲讽。

  张武看了看忠伯,一言不发,头低着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直到走到趴在地上的老黑等人面前时,他惊愕了!

  这是一副怎样的惨状呀!老黑等人眼鼻口耳血流不止,身体不停抽搐蠕动,直至整个身体浸没在血色中,那些绯红染透了地板,看着老黑等人慢慢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张武心中说不出的难受。

  他们全死了!!

  “忠伯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张武再也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对着忠伯怒吼道!

  他无法相信,平日里看似忠厚的忠伯,竟如此血腥,杀人不眨眼。

  忠伯望着张武,有些惊讶,眼皮抽搐了一下。他也是没想到,平日里那个爱耍滑头的张武,竟一反常态,此刻他的模样倒像极了年轻的自己,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杀人时,似乎也是像这样质问自己家里的长辈……

  “怎么,你还想留下他们?他们可是草菅人命的土匪,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人被他们杀害,被他们盯上,你还想好活嘛!斩草除根你懂不懂?你以为我不想放过他们?年轻时,曾经因为一次心慈手软,我…………”

  忠伯这样说道,似乎在与张武解释。说着说着,他似乎有些悲伤,说话也哽咽起来。曾经的往事,是那么让忠伯难忘,他几乎失去了一切!从那以后,他发誓绝对不对任何想伤害自己的人心慈手软!

  张武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神情有些恍惚,忠伯此刻的神情映入张武眼中,他知道,忠伯没有说谎。忠伯在六王子府中蛰伏了这么多年,众人都以为他是一只温顺的猫,其实,他明明是一只沉睡的狮子!

  张武想着想着,心突然有些软了。忠伯平日里对自己蛮好的,若不是他,自己恐怕在修为上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自己刚才似乎态度太不好了些!

  “忠伯,您就放过这些人吧!以后若有什么事,我扛着便是。”张武说道,语气里充满了对忠伯的尊敬与祈求。

  “你扛着?大言不惭!今天若不是我在这里,你早就被他们群殴而死,然后他们把你的肉混在牛肉里面,卖给别人吃了!呃,也不对,说不定他们要先和你‘玩耍’一番,到时舍不得杀你都有可能了!再说了,他们早就死了,我也没有办法!”

  忠伯眼神里充满了戏谑。

  什么!张武被忠伯话里面的信息震惊到了。

  ”忠伯,你是说,他们会在牛肉里混进人肉,然后给过往的旅客吃?”张武说这话时,有些艰难。他万万没想到,这家黑店里还有如此恶劣的行径,居然拿死去的人尸体充当牛肉!真是禽兽不如!

  突然,张武想到了些什么。

  “忠伯,那我们先前吃的牛肉里面,混入了人肉没?”

  “可能有吧,这个我不知道!”忠伯看着张武似笑非笑,摆明了是不想告诉张武。

  “这些混蛋,真该死!”

  张武说着说着,一想到先前吃的牛肉里可能混了人肉,胃里一阵倒腾,直直想吐,也没再把忠伯的话深究下去。

  “好了,咱们赶快从这里离开吧!你小子可别忘了还有任务在身!”忠伯说。

  “那这些死了的人该怎么办?”一想到今天吃的牛肉里可能混入了人肉,张武心里满是气愤。该死!他们混蛋!张武也就不再因为他们的死而苛责自己了。

  人就是这样的动物,转变看法往往只需要一件事就可以了。就如同佛曾说过,天堂地狱,往往一念之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太易耳!

  “走吧,就把他们的尸体留在这里就行了,不用管他们。”忠伯平静地说着,似乎人不是他杀的一般。

  “嗯。”张武答应着,心情有点浮躁,确是没有看到忠伯对趴在地上死去的老黑瞥的那一眼,意味深长!!!

  忠伯与张武二人回房间收拾好东西,开始又上路了。

  “忠伯,我有些事想问您!”张武边走边鼓足勇气说道,也不管忠伯答不答应。

  “上次我遇到芸芸姐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的举动出人意料,我不否认芸芸姐确实长得很美,甚至让我有一亲芳泽的冲动,可之所以会发生后来的事,我总感觉是因为心底的欲望被无限放大,所以才会忍不住占她便宜,调戏她!”

  “今天,您叫我去杀人的时候,我原本内心是抵触的,却不知怎么地,心底好像有股怒火在燃烧,先前的害怕一扫而光,促使我面对他们时不仅不恐惧,反倒有种想把他们杀光的欲望!”

  “这些事情,是不是与您有关?”

  张武歇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我以前遇到婉儿的时候,她曾用媚术让我失去了心智。如今想来,您的手段更为高明,让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受到您的影响!我说的,对吧!”

  张武说完,又叹了口气。想想就觉得可怕,这种潜移默化的精神操控恐怕也就忠伯这种身怀大神通的人才能够做到吧!可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多年蛰伏在六王子府,又是为了什么?他又为何要帮自己?

  满脑子的疑问让张武深觉难受甚至头痛,他希望忠伯能给他一个解释得过去的答案。

  “哈哈哈哈!!”

  “你说的没错!好小子,这些你都能察觉出!”

  忠伯听到张武说的这些话,反而开怀大笑,大方地承认了。

  “为什么忠伯您要这么做,您是故意消遣我找乐子嘛?”

  张武倒有些意外,忠伯竟丝毫不掩饰的承认了!

  

忠伯答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