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下的独奏

  韩嘉耀走到自己家所在的公寓的时候,时间已经快6点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日下部纶一直跟着他走到公寓,随后小心翼翼地将蛋糕递给韩嘉耀,之后就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钻进了一层的一间公寓房间里。

  “原来是邻居啊,这么巧的嘛。”韩嘉耀不禁想到,他在资料里的确看到了有姓日下的住户,不过没想到是日下部纶的家。

  韩嘉耀高兴的回了自己的家。此时的房间内一片昏暗,珈百璃这个假妹妹肯定又在房间里玩游戏,韩嘉耀将房间的灯拍亮,“我回来啦。”

  没有一点回应,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回应了反而更不正常,韩嘉耀一番整顿之后将自己亲手做的蛋糕放在了沙发前的玻璃桌上。

  眼前的草莓蛋糕依旧色泽诱人,完全没有被挤压过的感觉,韩嘉耀完美的将其分割成三份,放在盘子里。

  韩嘉耀端起一份后来到珈百璃的房间,随后敲起房门来。

  “咚咚咚”。

  隔了半分钟的样子,珈百璃终于回复了,“进”。韩嘉耀一头黑线,未免也太懒了吧,说个请字不会嘛!

  不过韩嘉耀没有表现出来,端起草莓蛋糕打开了房门,房间内一片漆黑,只有少女眼前的电脑屏幕发着荧光,韩嘉耀将房间的灯拍开,“啪”,顿时一片光明。

  珈百璃像之前一样只穿着运动外套和内衣,裙子又不知道丢哪里了。整个人趴在地上玩着电脑,“那里不会被压扁吧”韩嘉耀有点邪恶的想,虽然珈百璃本身就是个飞机场。

  “小珈,吃蛋糕了,”韩嘉耀发现自己下午买的零食,几乎被这个小丫头吃完了,垃圾袋又飞的到处都是,而且窗户又给关上了,空调又在运作之中。

  这种妹妹是不是该丢掉了,在线等,很急。

  “麻烦放到我旁边,欧尼酱”,珈百璃刻意发出请求的语气,说着还伸出一只手在旁边拍一拍。

  她眼里的哥哥是干嘛的,当奴隶使唤的嘛。

  不过韩嘉耀并没有生气,他早晚要拯救这个沉迷于网络无法自拔的少女。

  韩嘉耀将蛋糕放在电脑旁边,手又揉了揉珈百璃的头,韩嘉耀心里暗爽,同时又想揉纶酱的头,摸头属性觉醒了吗?

  把珈百璃的金毛又揉的乱七八糟后,韩嘉耀随手将周围的垃圾清理了一下,离开房间,关上了灯,整个过程没多说一句话,一副完全放纵珈百璃的样子。

  “不知道这丫头有没有良心啊”,韩嘉耀端了一份蛋糕出了家门,随后来到公寓一层日下部纶的家门口。

  按响门铃后,韩嘉耀退开了一段距离。

  日下部纶此时正在透过猫眼看外面是谁,看到是韩嘉耀之后,将房门打开,手抓着房门,偷偷探出头来,

  “好可爱啊”,韩嘉耀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想去揉日下部纶那一头柔软的还有呆毛的短发。

  将蛋糕递给了纶酱之后,“谢谢……”声音很软很可爱,和珈百璃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生物,韩嘉耀听完后觉得浑身舒坦,仿佛大夏天吃下冰西瓜。

  “真羡慕纶酱的哥哥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啊!”如果可以韩嘉耀想和他互换妹妹。

  之后韩嘉耀问候了几句就离开了,接下来他还有大事要干。

  韩嘉耀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拿出了自己买的东西,足有一大袋子。

  一小瓶的乙醚气体,布,一身黑衣,手套,小刀,xsb线,一罐可以消除气味的喷雾,东西大部分都是韩嘉耀在医院期间就准备好的,通过各种身份在网上订购,中午的时候韩嘉耀又去将其取出。

  韩嘉耀带着一袋子东西溜出了家门,他的目的地很远,韩嘉耀坐车到了目的地附近1km的位置,找了一间公共厕所走了进去。

  观察了一下没有人之后,换上了黑衣,手套,穿上黑衣后的韩嘉耀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黑衣口袋里又装好一小瓶的乙醚气体,小刀,布,在厕所里沾湿的布,清除气味的喷雾,xsb线,还有一副干净的手套,之后将原来的衣服装进袋子,藏在公共厕所内。

  韩嘉耀随后又打开神经连结装置的一个自制程序,这个程序可以反监控,监控画面内不会出现韩嘉耀的身影。

  「BURST LINK」超频连线

  韩嘉耀通过Cold Light跑出去观察周围有没有人,道路上有很多公共摄影机,所以形成的3d画面还是比较完美的。

  花费了15分钟也就是现实0.9秒的时间,韩嘉耀解除了加速思维的状态。

  「BURST OUT」超频登出

  很快一道黑色身影在韩嘉耀进入公厕2分钟不到,从公厕的后窗翻了出来,在黑夜的掩护下,朝目的地而去。

  3分钟后,韩嘉耀来到了一间公寓门口后的围墙蹲着,这里光线昏暗,不注意看的话,根本看不到他的人影,而且此时行人很少。

  「BURST LINK」超频连线

  韩嘉耀准备就绪后,再次进入加速思维的状态,通过Cold Light向外面走去,观察了四周的情况,人很少,200m外有个看起来醉醺醺的人,面朝着韩嘉耀所在公寓的位置,应该是在朝这里走,韩嘉耀看到这道身影的脸庞,眼里的杀意好似烈火般熊熊燃烧,努力平复情绪之后,韩嘉耀解除了加速思维的状态。

  将衣服内的一小瓶乙醚气体和在公厕用水沾湿的布拿出,拧开了装满气体的小瓶对准湿布,等待气体释放完毕之后,韩嘉耀将小瓶收回衣服口袋内。

  此时19:59,那个人习惯性的晚上8点回到公寓,韩嘉耀在医院不断的搜集情报才获得了那个人的行动路线。

  韩嘉耀开始屏住呼吸逐渐让自己与周围环境合二为一。

  韩嘉耀的精神随着脚步声的逐步接近越发集中,动态视力在不断的增强,心脏跳动速度越来越快,对周围事物的感知变得更加清晰。

  突然一个醉醺醺,一头犹如钢针般短发的猩猩脸男子走进了公寓的入口,韩嘉耀好似一只蹲守猎物的猎豹一般,“猎物”出现的一刹那,他的身影如同脱缰的野马怎么都拉不住。

  韩嘉耀的左手上的湿布瞬间就从猩猩脸男子的身后绕道身前,按住了他的口鼻,韩嘉耀的右拳瞬间爆发,击打在男子的后脑之上,不同以往的巨大力量直接将其击晕。

  猩猩脸男子没有发出声音就被击倒了,韩嘉耀确定乙醚气体加深男子的昏迷程度之后,右手从衣服里拿出了那把锋利的小刀,对准其后心位置直接扎了上去,之后猩红的鲜血宛如不要钱似的流淌,猩猩脸男子在昏迷中不断挣扎,韩嘉耀左手全力按住其口鼻。

  “荒谷,虽然不知道你的小弟还能不能从监狱出来,但是只要他们出来了,我会送你们几个渣滓在地狱重逢!!!”韩嘉耀轻声在其耳边呢喃,似是魔鬼的低吟。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韩嘉耀的话语后,荒谷逐渐停止了挣扎,最后化成一具冰冷的尸体,韩嘉耀拔出了扎在其后心位置的小刀,用布擦干净之后收回口袋。

  韩嘉耀将其的神经连结装置拽了下来,掏出一根xsb线将其和自己的神经连结装置连接在一起。

  随着时间的进行,荒谷的神经连结装置里储存记忆的文档被完全清除,韩嘉耀又检查了一下,又往上面安装了一个反查找记忆文档的软件之后,将其又戴回荒谷的脖颈之上。

  之后只要有别人想连接荒谷的神经连结装置查记忆文档,荒谷的终端机会瞬间涌出大量数据流,直接导致终端机烧毁。

  韩嘉耀将荒谷的尸体拉进围墙的后面,掏出消除气味的喷雾在自己和荒谷的尸体上喷了起来,直到整罐喷雾用完,韩嘉耀才收回喷雾。

  检查了一下身上衣服有没有沾太多血迹,拿出干的布料把血迹抹干之后收回布料,掏出干净的手套换掉了沾血的那双。

  随后又进入加速状态检查了一下四周无人之后,逃离了公寓。

  回到公厕附近的韩嘉耀再一次进入加速状态观察了一下四周情况后,抓着公厕的窗口,看了一下公厕里没有人才翻了进去。

  将衣服和东西包好装进袋子,韩嘉耀又换回自己的衣服,关闭了自制的软件,拎着袋子从公厕走出。

  在摄影机的镜头里,韩嘉耀不过进了厕所十多分钟就出来了。

  韩嘉耀拎着一袋东西四处逛了逛后,随便买了点东西,坐出租车回到公寓,伪装出出门买东西的样子。

  回到卫生间的韩嘉耀,“呕……呕……”对着马桶不断的呕吐起来,之前他强行让神经紧绷起来,不去胡思乱想。可是回到家之后,神经一放松,再也控制不住了,第一次杀人后内心的恐惧,焦虑,害怕,荒谷的挣扎,还有冰冷的尸体,导致他直接吐了出来。

  他今天刻意的,几乎什么都没有吃,草莓蛋糕也放在玻璃桌上动都没动。

  韩嘉耀扯掉头上的头套,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无力的面庞,进入了加速思维的的世界。

  「BURST LINK」超频连线

  在这个无尽的蓝色空间,韩嘉耀放声大笑起来,完全不用压抑自己的神经,一时大笑,一时痛哭,无数的表情隐藏于Cold Light的面具之下。

  韩嘉耀说过他会报复,他就一定会,荒谷的行为彻底的让他陷入疯狂,他将一切过错都归结在荒谷的身上。无论是自己的弱小,还是系统的消失。荒谷的死去将他情绪大门的闸口打开,他却无法向任何人倾诉自己的想法。

  「BURST OUT」超频登出

  韩嘉耀换掉了身上的衣物,拼命的冲洗身体,他身上留下哪怕一滴荒谷的血液,都会让他觉得恶心。

  将沾满罪恶的衣物和道具用好几层的黑色塑料袋包裹,韩嘉耀洗完澡之后将其藏在了自己房间的保险柜之中,这是“养父母”以前留下的东西,密码在伪造的身份信息里都有。

  韩嘉耀整理好一切已经是9点了,他想吃点东西就去好好睡一觉,这一天里他进入太多次加速思维的空间,动态视力和其他技能也在不断消磨他的精力。

  “我的草莓蛋糕呢!!!”韩嘉耀发现了放在玻璃桌上的草莓蛋糕不见了,大叫起来。他瞬间就想到了珈百璃,直接冲到她的房间门口,没有敲门就打开了。

  果不其然,珈百璃在幽暗的房间里吃着自己的那份草莓蛋糕,旁边还摆着一份已经吃完的。

  韩嘉耀的那份此时已经被吃完一半了,韩嘉耀拍开灯,就想上前夺走属于自己的蛋糕。

  韩嘉耀左手夺过蛋糕,“你怎么连我的这份也吃啊!珈!百!璃!”直接大声吼了出来,刚杀过人的他,此时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完全没去想眼前的少女还是自己的“妹妹”。

  “我……”珈百璃被韩嘉耀吼的很害怕,她没有想到之前对她放纵、关怀,好似真正的哥哥一般对她的韩嘉耀,现在对她大吼大叫,直接“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听到少女的哭泣和抽咽的韩嘉耀似乎恢复了理智,伸出右手想去摸珈百璃的头安慰她,可是伸出的手却怎么都不敢放在她一头干净的金色长发上。

  “这只手很脏,沾满了丑陋,肮脏的鲜血,你怎么可以拿它来碰妹妹的头,”韩嘉耀的内心仿佛响起了声音,他缓缓缩回了右手,极力表现出一副完全没伸出过的样子。

  此时的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知道自己如果做的不好,估计再也进不来这个门了。和刚得知这个少女时韩嘉耀想赶走她的的想法不同。

  他现在正在极力想着挽回她,迫切的,急切的,没有受到精神控制的,完全是一厢情愿的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了。

  “对不起!”韩嘉耀弯腰90度向珈百璃道歉,不需要任何的解释,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借口。

  珈百璃没作反应,韩嘉耀就一直这么弯着腰,等待她的答复。

  时间过去了很久,夜已经深了,珈百璃才终于开口。

  “我要国庆套,坏蛋”少女究竟是在给韩嘉耀一个台阶下,还是趁机敲诈韩嘉耀谁知道呢。

  “好!”,韩嘉耀挺直了弯曲太久的腰,露出一丝笑容,克服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揉了揉珈百璃的头,给她划去了800元,韩嘉耀现在是真的没钱了,不超过500元。

  珈百璃没有再去吃韩嘉耀的蛋糕,将蛋糕推还给韩嘉耀,他心满意足的吃完之后就回房间休息了,现在的他特别累。

  荒谷的尸体不知何时会被人发现,地上的猩红血液都凝固到发黑,韩嘉耀却沉入了梦乡。

  

夜下的独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