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无字灵位

  灵位

  破败的土胚屋里冒起阵阵炊烟,老头出门与街坊邻里一阵鼓吹瞎扯,一时片刻自然是回不来,眼看快到晌午,做饭的任务自然是要落在陌白头上了。

  世道不堪天灾不断,索性靠水吃水,别处自然比不得陌家村丰衣足食自给自足。平日里师徒二人生活皆靠村里照应,生活倒也过的悠然自得。

  虽不缺衣少食,但师徒二人一天只吃一顿饭,自陌白懂事起,张五爷便将师徒二人家务悉数交与陌白打理。

  张五爷生性痞懒,陌白也懒,自此师徒二人约定轮流做饭,为防止一方占便宜便一天一顿饭。

  炉火刚刚熄灭,便有人推门进来,张五爷没有直奔灶房,反而催促陌白去了后院沐浴更衣。

  厅堂前的灵位下摆着两盘瓜果,在这穷乡僻壤之地显得极为难得,再往下有两个草蒲团,师徒二人二人已经换好了新衣,恭敬的盘坐于蒲团上。

  张五爷对着灵位,闭上眼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浑身上下好似散发出阵阵灵韵让人看起来颇为祥和,对此少年已经见怪不怪了。少年望向张五爷,平日里猥琐嗜酒如命的老头,在每天此时祭奠这尊无字灵位时,显得格外严肃和郑重。陌白曾经问过张五爷这灵位上供奉的是谁,张五爷摇摇头,不愿多说,仿佛灵位对他十分的重要而又十分的复杂。他问过师傅为什么要祭奠灵位不在清晨而是晌午,老头说是因为他上午瞌睡起不来,这个答案让陌白心里一阵无语。

  突然,一道白光穿过窗户飞到张五爷的面前,下一刻张五爷将白光握在手中,掌心死死的握住,手掌的青筋暴起,好似要将白光狠狠捏碎。

  片刻后张五爷睁开眼,掐动指决手中发出一阵耀眼的青光“嗖”的一声,一件玉佩出现在张五爷的手里。张五爷看了一眼灵位又低头望向手里的玉佩,接着又将玉佩递给了陌白。

  “师傅,这个玉佩是要给我么”陌白问道。

  “这本就是你的东西”

  “我的?”

  “嗯,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陌白”

  “什么日子,师傅”

  “今日就是你的生辰”

  张五爷今天显得格外严肃,不知为何让陌白心里觉得阵阵害怕。陌白曾问过师傅自己父母尚在,又为何弃自己于不顾?五爷曾答,无父无母,无依无靠。

  今时之情,让往昔师傅所说之景历历在目,竟不免有些悲伤。

  也许是五爷发现了陌白的低落,张口说道:“你无父无母,可你还有师傅,”陌白眼圈泛红的点点头,张五爷在陌白心里平日里的猥琐被一扫而去,是啊,我还有师傅!

  这形似龙纹的玉佩刚到陌白的手上就发出耀眼的青光,甚至不刚被张五爷召唤而出时,还要强烈!

  陌白一阵惊讶,张五爷将目光从玉佩上挪开又望向灵位闭上眼不在说话,对于张五爷来说他每天的两个时辰都是固定这样。

  也许是陌白拿到龙纹配大感兴奋有些坐不住,想要忍不住拿出去炫耀一番。这时张五爷突然拉住他,缓缓睁开眼道。

  “你不是想知道这灵位上供奉的是何人吗”

  “是天”

  陌白睁大了眼睛。

  “天也是人么?”

  “是或不是我也不知道,是这天变了。”

  陌白一脸茫然,师傅的话让他难以捉摸,十分费解,他不知道该问什么,没有再问,因为他不知道还让师傅给他解释什么。

  是这天?天如何去变?他不是一直都在人的头顶上,即使天塌下来他也是一副事不关己莫闲管的姿态。

  “走了,该泡药浴了”张五爷站起身推开门向院子里走去。

  “两个时辰还没到呢,师傅”

  “今天到此为止了”

  陌白只能唯唯诺诺的出去,他最怕泡药浴,每次泡药浴都要痛的体无完肤,药炉下的火熊熊的燃烧着,看五爷的神情每次都好像要讲将陌白煮了。

第二章无字灵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