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鬼婴(上)

  李昙若今天接了自己的第一单生意。

  下生意的人,叫张卫国,住在在城北四百多里的胆西村。

  …

  前些日子他妻子女人难产而死,孩子亦没保住,本是一尸两命的憾事。

  在妻子下葬那天,妻子腹里居然传出孩子啼哭之声,他本以为孩子幸存了下来,于是请医生剖开妻子肚子将孩子取出来。孩子活倒是活了,可取出来的孩子,却长得青面獠牙,眼白之中没有瞳孔,极其恐怖。

  村里老人说这孩子是不详之物,想把他浸在水里浸死,被张卫国和村里读过书的大学生制止了。大学生说婴儿长这样是因为基因遗传的问题,应该送去医院。张卫国和村里老人都觉得言之有理,于是降那婴儿养着。

  可接后的几天,村里发生了怪事。

  那天村里来了一个乞丐,张卫国心善,留乞丐在家中吃了一顿饭。乞丐带着一条瘦骨嶙峋的黑狗,乞丐把施舍来的食物分给黑狗一半。乞丐蓬头垢面,一直低着头,一顿饭罢张卫国也没有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临走时,乞丐盯着他怀中青面獠牙的婴儿,婴儿仿佛感觉到了他的眼神,大声嚎哭起来。乞丐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狗链子送到婴儿父亲手上,让张卫国把黑狗带走,说以后你会明白的。

  张卫国摸不着头脑,不过想了一想,这只黑狗瘦骨嶙峋的也挺可怜,妻子死后家里只剩下年迈的老父亲,正好牵着看家,也就把黑狗带回去了。

  乞丐走以后的第二天,张卫国的父亲抱着婴儿出去老伙计家串门,回来的时候口中不住的念叨,也不知说些什么,家里的黑狗也一直对着他乱吠。

  张卫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中了什么邪,也不清楚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很温顺通人性的黑狗为什么会突然发起狂来,不过他怕狗伤人就把狗用贴脸拴好。

  张卫国将父亲扶进房间,仔细询问。

  老头一早就起床准备去老伙计家串门,顺便抱着孩子出去透透气。

  老头进门和老伙计聊天,放孩子到婴儿推车里晒太阳,老伙计家五岁的小孙子调皮,凑近推车想逗婴儿,却被青面獠牙的婴儿吓了一跳,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老头和老伙计赶紧出去看发生了什么事,老头先老伙计一步出门,却看到婴儿用指头大的小手扒拉在推车的栏杆上,咯咯直笑。

  老头见了这一幕,心里瘆得发慌。

  老伙计这时也出门,大声问道:“乖孙,怎么了?”

  老头再一看,婴儿却已经回到了推车里躺着。可那笑声却在老头脑海里回转不去。

  老伙计抱起孙子,又问:“乖孙,怎么了阿?”

  小孩指着推车大声囔到:“爷…爷爷,有鬼。”

  老伙计笑着说:“这孩子不是鬼,他只是得病了。乖孙不用怕。”

  老头脑海里婴儿咯咯咯的笑声又清晰了起来。

  老头确实被吓傻了,想赶紧逃离,却又不能丢下婴儿不管,只好将孙子又抱了回去。回去的路上再看婴儿的脸却越觉越诡异。

  张卫国听完,沉吟半响,到婴儿的推车看,婴儿却已经熟睡了。他回到父亲房间,安抚好父亲,准备到厨房做饭,想了想,想到父亲和孩子可能都是中了不干净的东西的邪,就打了前些天在网上看到的“奉佛守藏”阴阳先生李昙若的电话。

  这一天,那只黑狗一直冲着老头的房间狂吠。

  做好饭以后,张卫国又将饭菜送到受惊的父亲的房间里。

  可是进入到父亲房间后,张卫国看见父亲正坐在床边痴痴的笑,手里正在把玩着两颗珠子,张卫国也好奇受惊的父亲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玩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于是走近前去看。这一看,手中的碗筷惊的掉在的地上,发出清脆的,瓷器破碎的声音。

  父亲手中把玩的,正是两颗人眼珠。

  张卫国抬头看父亲,父亲正冲着他笑。父亲眼窝深陷,只有眼白,眼珠却不见了,他手中的眼珠竟是从自己眼睛里活生生给剜出来的。父亲诡异的笑着,伸出手好像是要把手里的眼珠递给自己,手掌摊开,两只眼珠中的瞳孔还在不断的收缩。

  张卫国吓得跌落在了地上,没有丝毫的力气,甚至已经忘记了逃。

  院中的吠声越来越响,忽然传来一阵铁链被铮断的声音。

  一道黑影闪进了房间,将老头扑在了地下,原是那只黑狗。

  老头拼命挣扎,挣扎间,手中的眼珠掉落在地上。

  黑狗制服不了老头,只得张开利牙,将老头的脖子咬断。

  老头断了的脖颈血奔涌如泉,喷出的血浆竟是黑得不能再黑的颜色。

  黑狗将跌落在地上的眼珠吞进肚内,转过身来,双眼竟然也是瞎了。它冲张卫国摇了摇尾巴,也倒在地上。

  张卫国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想起乞丐临走前说的倒是你自然明白了。拔足狂奔,逃到村口,竟是晕了过去。

  起先送狗的乞丐停留在胆西村前,似有所悟,向张卫国家中看去。

  他抬起头,眼中似有森罗万象。

  ….

  李昙若接到张卫国的电话以后,思索了片刻,想到一本茅山阴阳术的古籍之中有记载一种鬼婴。

  书中记载,鬼婴有两种。一种是怀胎的孕妇原先打过胎却没有打干净的,胎儿本不成人形,再留一部分灵魂在腹中,这种灵魂是阴间不收,死去胎儿的部分灵魂不灭,化为鬼胎,藏在母亲身边。每当母亲再次打胎时,两只鬼胎相互厮杀,留下强壮的那只吞噬弱小的那只。直到母亲再次生育,等生育之后婴儿出生,鬼胎便会强占婴儿躯壳来感受生前未能感受到的母亲的温暖,母亲也因为邪气入体,轻则大脑受创精神失常,重则丧命。

  另外一种就是婴儿原本不应该投胎入凡间,乃是阴间小鬼不小心犯了阴法,入了轮回,最后投胎。

  还有一种民间的说法就是原本畜生道的鬼魂不小心入了人道轮回,被上苍诅咒。

  鬼婴出生时,相貌恐怖,多数人会送往医院或请道士和尚驱鬼将其杀死,而鬼婴因为天生没有眼睛,所以会不停寻找人类的眼睛。鬼婴本是邪物,若任其长大,邪气阴气扩散,身边亲人朋友将会全部死于非命,后果不堪设想。

  李昙若想到这一遭,心中着急,于是在店内运起佛家神行之术,前往胆西村。

  不过半刻钟,李昙若便到了村口。

  他看到了定立在村口的乞丐。

  乞丐也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回头仔细看了看他,开口。

  “小师傅身上佛光为何这等浓郁?”

  李昙若看到了他的眼睛。回答。

  “关你屁事,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不救那家人呢?”

  乞丐笑了笑。

  “我本事不够,岂可管尽天下事?”

  李昙若点起一根烟,放在嘴边吸了一口。

  “老子放你娘的狗屁,你这一身修为算是白练了。你不救小爷赶着救人,遇鬼不渡亏了你还修道?”

  乞丐侧过身。

  “小师傅轻便。”

  李昙若深吸一口烟,“开工了开工了。”飞身向村内跑去。

  乞丐看着李昙若的背影,若有所思。

第二章,鬼婴(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