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你连跟我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秦枫,你赶紧放了周董!当年是我们不对,但你现在也没事,大家应该先冷静下来!”付子涛咬牙喊道。

  他这一出口,大厅的人,纷纷惊讶的看向他。

  难道秦枫说的话,都是真的?

  当年沈碧芝真的是背着秦枫,和周宏杰偷偷好上的?之后还把人家秦枫扔到了悬崖里?

  这也太歹毒了吧!

  付子涛眼见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脸色微微一变,连忙改口道:“事情并不是像大家想象的那样,也不是像他说的那样!”

  “当年我们只是有点小摩擦而已,但都是年少轻狂,怎么可能会有胆子扔他下悬崖。”

  “要真扔了,他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

  听了付子涛这么一说,宾客们也觉得奇怪,能被称为悬崖的地方,肯定很高,这样的地方摔下去,铁定要没命的。

  “呵呵,付子涛,我真是瞧不起你。敢做,不敢当!”秦枫鄙视的看了付子涛一眼。

  “周家的儿子,真是没用,老子被我踩在脚下,他自己这个正主儿,却连半个屁也不敢放。这不是做贼心虚,又是什么?”

  秦枫歪着脑袋,邪肆的笑看着周宏杰:“怂包,废物!”

  周宏杰被秦枫连连辱骂,气得脸色铁青,但却没胆子冲上去。

  “付子涛,一切都是因为你,你去给我解决了他!”周宏杰对着付子涛怒吼道。

  付子涛一怔,但谁叫他一直是靠着周宏杰吃饭的呢,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抓了一个酒瓶,咬牙道:“正磊公司主管以上职位的,都他么跟老子一起上!”

  “他就算厉害,也打不过我们这么多人!”

  付子涛这么一说,那些主管以及经理们,也觉得很有道理。

  纷纷跟着付子涛,一人拿了一个酒瓶,朝着秦枫围了上去。

  “吗的,老子看看你们谁敢上!”

  嘭!

  刘小磊怒吼一声,敲碎一个酒瓶,捏一半在手里。

  那半截碎酒瓶,显得狰狞,寒光凛凛。

  “论拼命,你们管爷还没怕过谁!”刘小磊冷笑着,手里的半截酒瓶儿,对着那些围上来的人,扫了扫。

  吓的这些人,目光又躲闪了起来。

  付子涛狠狠的道:“刘小磊,你要拼命,老子陪你!”

  嘭!

  付子涛也砸碎了手里的酒瓶,紧握着半截,对着秦枫冲了过去。

  秦枫唇角一扬,眼神刹那间,浮上一抹狰狞。

  唰!

  他的身体,迅猛的前冲,动作之快,令人咂舌!

  电光火石间,付子涛已经惨叫一声,整个人向前趴去,同时手里半截酒瓶,咣的一声,弹在地上,反插进周正磊的屁股上。

  “啊!”

  周正磊整个脑袋翘起来,发出着杀猪一般的惨叫。

  “周……周董,我……我不是故意的,都……都是秦枫!”付子涛颤声解释着。

  但很快,他眼眸就是一缩!

  秦枫呢?

  这一刻,秦枫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一脚朝着他的背脊,狠狠跺去!

  咔——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所有人的耳膜,付子涛的背脊,硬生生被秦枫踩断。

  “如今的你,连跟我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秦枫冰冷的说着,目光一扫,看向身体颤抖的周宏杰。

  “周宏杰,该你了!”

  付子涛直接疼晕了过去。

  但秦枫这生猛而凶残的一脚,着实把在场所有人的心里,都吓出了一股凉气!

  一脚踩断了别人的脊椎!

  这种血腥残暴的事情,他们只在电影里看到过,现实里,哪里见过!

  震撼,恐惧!

  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尤其是此刻,被秦枫目光锁定的周宏杰。

  “林……秦枫,你想要什么样的赔偿,你只管说,我都给你!”

  “碧芝,对,我把碧芝还给你!”

  秦枫在周宏杰的眼里,已经和从地狱归来的恶魔无异,让他发自骨子里有着恐惧。

  他颤抖着身体和声音,把沈碧芝就往着秦枫的身前,推耸过去。

  啪!

  沈碧芝脸色惨白,双眸惊怒,气得回手就是一个巴掌,甩抽在周宏杰的脸上。

  “周宏杰,你还是不是男人!”

  沈碧芝一个巴掌,打停了周宏杰推她的动作,扭头朝着他怒叫道。

  周宏杰左脸发烫,一阵血红飞快的浮现出来,那是巴掌留下的痕迹。

  他目光狰狞的看着沈碧芝,抬起右手来,就是对着沈碧芝一个大耳光,扇了回去!

  啪!

  那清脆而有力的巴掌声,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听得见。

  “你这个贱人,一切都是你!要不是你故意靠近我,哪有这么多事情!”

  “还有,这些年,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你有什么资格骂我?”

  “还敢打老子,反了天了你!我告诉你,你在我眼里,其实连条母狗都不如!要不是……要不是因为那件事,你以为老子会娶你这破鞋?”

  周宏杰大声的怒叫着,他心里的恐惧和怨怒,在秦枫面前不敢发作出来,但在沈碧芝面前,他却可以。

  因为这个女人,他早已玩腻了!

  如果丢了这个女人,可以让自己免于灾难,他简直求之不得!

  “哈哈哈,好,我是破鞋!我连狗都不如是吧!那就大家一起玩完吧!”沈碧芝被周宏杰这样辱骂着,神情也是疯癫了一般,一直狞笑着。

  她转悠着身体,惨笑的目光环视着周围所有的宾客。

  “各位,当年,就是这个周家的大少爷,还有付子涛!他们两个,把秦枫打成了重伤,看着快要死了,他们怕人真死了,惹出麻烦,所以就想着一不做,二不休,把秦枫扔进了悬崖!”

  “秦枫,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我真的希望你死了!因为你活着,你毁了我的一切!”

  “我恨你!我恨你们所有的人!”

  沈碧芝狰狞着双眸,吼叫着,然后忽然冲向大厅里的承重石柱,想要一头撞死!

  毕竟,今天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事情闹成这样,当年之事被揭开,周宏杰又当众羞辱她,她已经没脸活了。

  然而,就在她快要撞上石柱的时候,手臂却被人一把抓住,扯了回去。

  这抓住她的人,是秦枫。

  看到是秦枫救的自己,沈碧芝眼神一怔,哭颤道:“你毁了我,又要救我做什么?”

  秦枫冷冷的说道:“我不是要救你,只是想要告诉你,你有着卑劣的人性,就不够资格高贵的活着!”

  “不是我毁了你,而是你自己,毁了你自己!”

  “哼!”

  说完之后,秦枫手掌一松,将沈碧芝推倒在地。

  嘭!

  这时候,大厅的门,被人从外面强行撞了开来,一连十几道人影冲了进来。

  “警察,不许动!”

  随着道道冷喝声,大厅里的人,都是松了一口气,警察终于来了!

  秦枫淡定的站在原地,被三个持枪的警察围着他。

  “快叫救护车,有人受伤了!”

  “把他给我铐起来!”

  喀嚓!

  一副手铐,将秦枫锁了起来。

  秦枫很配合,淡笑道:“警官,我等你们很久了。”

  锁住秦枫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女警,长得白净标致,一脸冷气。

  “你这是在挑战我们警察的威严吗?”女警双眉一掀,冷笑道:“被铐起来了,还敢不老实!”

  秦枫摇头道:“不,我真是在等着你们,给我讨还公道。”

  女警一愣,打人闹事的就是这个青年,他却让警方给他讨公道?

  这奇葩的事儿,她还是第一次遇见。

  她皱了皱眉头,道:“有什么事儿,跟我回了警局,再说!”

  “我已经被你铐起来了,又跑不了。”秦枫眯眼淡笑道,“所以,还是请你们听听,周宏杰和沈碧芝有什么想对你们说的吧!”

  他目光幽冷的转向周宏杰,眼眸深处,一抹血色的漩涡,悄然浮现,却没有旁人可以看到。

  周宏杰和秦枫的目光一对视,心里骇然一凉,紧接着,他就觉得脑袋一嗡,张口说道:“警官,是我们的错,我们请求撤销对秦枫的诉讼,一切责任,由我们周家自行承担!”

  女警惊讶道:“周先生,这是为什么?”

  “因为,当年是我和付子涛,把他打成了重伤,差点死掉,最后还把他扔进了悬崖,想要彻底弄死他。”

  “虽然他没有死,但我们杀人未遂,罪在我们!今天,他只是过来呈现真相,打了我爸和付子涛,也纯属正当防卫!”周宏杰苦笑着说道。

  “所以,请求你们不要抓他。”

  周宏杰的话,让警方的人,也是愣了,受害人都不追究了,那他们还要继续抓人吗?

  而且,如果周宏杰说得都是真的,那么真正该抓的,反而是周家的人了!

第7章 你连跟我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