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崩塌

  “清儿,姑姑去办点事,你要记得每年给自己浇水哦,浇到静山动了为止。”

  “姑姑,你什么时候回来?”

  “姑姑也不知道。”

  “姑姑,如果我想你了,要去哪里找你?”

  “静山不动,你不许离开村子。”

  “啊?那是不是如果静山动了,姑姑你还没回来,我就可以出去找你啦?”

  小男孩儿看着眼前的姑姑,直觉告诉他,她可能要离开很久。

  姑姑笑笑,“好呀,如果姑姑还没回来,你就出去玩一玩。如果能碰到姑姑的话,就更好了。”

  “好吧。”

  “记得要好好读书,记得浇水。”

  “好的,姑姑。”

  十二岁的小男生送别唯一的亲人,每年一瓢水,迅速长大了。

  姑姑一直没回来,

  而静山,终于动了。

  ……

  李清狂喜只一下,迅速平静下来。

  八年来,他想过很多很多,他慢慢意识到,找到姑姑,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事,也不会是件平凡的寻人事件,他心里早已把它视为整个人生唯一的目标,这样的事,急躁不得。

  心如海,此事如深海暗流,无时无刻不在翻涌,是整个大海的基调。

  而现在,飘在海面的,有一事如白羽,再不捞起,怕是很快要沉没。

  是的,最初随口说了句“以后我一定去燕京找你”,未料想被女孩儿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直记了102笔,化作102道绵密的细线,缠在李清心上,每每念及,念头不得通达。

  现在静山已动,出发去燕京先!

  村支书摆弄着手机,皱眉道:“有古怪,这手机和测量仪莫名其妙就都坏掉了,要不今天先不量了吧?”说着看向国土局的两位。

  “测量仪坏了,想量也量不了。回去吧。”

  众人走回地头道边,请国土局的两位先上车。

  掏出车钥匙,按下解锁,没反应。

  李清将钥匙插进电动车一拧,果然不出所料,电动车也废了。

  “贺叔,你有带火机吗?”李清问。

  村支书连忙掏出一个塑料打火机,咔咔按了几下。

  没有电火花!

  旁人有带火机的,也都掏出来狂按,那道细微的美丽的电火花,不见踪影。

  众人面面相觑,一片沉默。

  “回家!”

  人们回到村里,发现街上满是人,脸上都是惊诧、慌乱、疑惑……

  “怎么回事?停电就停电吧,怎么手机也没电了?”

  “想抽根烟,打火机都打不着。”

  “我刚试了下,手电筒都不亮!”

  李清快步回到家,找到件尼龙布的衣服,一阵疯狂的摩擦之后,

  他懵逼了。

  崩了?

  电学崩了?

  摩擦生电都消失了!

  电,消失了?

  看来并不是电器坏了,而是电消失了。

  不对,人们都没事,刚才街上几条小狗也活蹦乱跳,应该起码能说明生物电还是有的吧?

  现在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李清也不敢确定生物电就一定还存在。

  是暂时的?还是永久?

  永久?

  李清悚然而惊,连忙把所有的现金翻出来,跑到最近的小超市里。

  感谢手机支付,所有的现金加起来不到一百块。

  “刘叔,有火柴和蜡烛吗?”

  “没有。”

  跑完村里几家超市后,李清无奈的回到家,只拎了一袋子吃的,方便面、面包、蛋糕、火腿肠。

  火柴蜡烛,都说很多年没进过货了。

  李清心里有些焦急,不是着急买不到火柴蜡烛,却是想到了那只在燕京的小白兔。

  之前聊天,知道她是自己一个人在燕京,父母亲人都不在身边。

  现在这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一个人,又是在那样的大城市,时间长了,难以想象。

  本就打定主意要先去燕京,现在更为迫切了。

  不过今天是养丹的第四十九天,最后一天,正好,浇完这最后一瓢水,明天就出发!

  ……

  汽车刚拐进一个幽静的小区,就熄了火。

  司机鼓捣半天,无奈道:“樊小姐,不好意思,车忽然坏了,实在打不着,您受累走几步吧。”

  “黄哥,看你说的,我又不是娇娇公主,什么受累不受累的。车坏了不行就打电话找人拉走吧。”

  “成。”

  “那我们先上去了。明天见。”

  樊氷氷和一个圆脸的小姑娘下了车,走出一段距离,圆脸小姑娘道:“氷氷姐,今天那姓殷的总算是要了点脸,只送了花,没有死缠烂打。”

  “不过,昨天王姐跟我说,公司有利用他炒炒跟你的绯闻的打算,让我问问你呢。”

  樊氷氷大眼睛一瞪,妩媚中透出一股凌厉,“想都不要想!我虽然想出名,但打死都不跟那个花花公子炒绯闻!想想就恶心!”

  “我当时也是这样跟王姐说的。王姐说,姓殷的这样每天送花,就算我们不主动炒,也会被媒体曝出去,这些天,公司已经拦下了不少稿子,就想与其被曝,干脆主动炒一下。”

  “我不管,反正我的原则就是绝对不能跟姓殷的沾一点边!”

  俩姑娘说着进了一座小楼,开始往上爬楼梯。

  “氷氷姐,你现在也挣了不少钱了,啥时候换个好一点的公寓?每天爬这个小破楼,累死了!”

  “嘻嘻,我的小钱钱,都要攒着呢!再说住这儿没什么不好啊,小区虽然老了点,但很安静,每天爬爬楼,还能锻炼身体呢。”

  “哼,你呀,就是财迷!属貔貅的!光进不出!”

  “还是菜菜你懂我!”

  俩人说着,到了五楼,开门进屋。

  樊氷氷闻闻自己身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锦盒,打开盒子,里面是滴溜溜圆的小药丸,粉红色,比龙眼稍小一些,甚是可爱,盒子一开,浓郁的馨香几乎打满了屋子。

  樊氷氷从饮水机接了一杯水,服了一丸,叹口气道:“只有四个啦,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泡完澡,香味就会淡很多,之前是泡个澡香味更浓的。”

  忽然脸上一红,暗想,莫非跟自己这十来天羞人的变化有关?

  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自己不会是越变越思春吧?

第四章 崩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