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血

  “你这一家伙抽了800cc,行不行?有什么不舒服的,马上告诉我。”那医生满脸关切看着李清,顾左右而言他。

  “我没事。郝医生,请您告诉我,我的那袋血,是哪个病人用了?”

  郝医生跟李清再次去抽血,进了采血室,一会儿出来,李清就看他脸色不对劲,回来的路上,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停唉声叹气。

  李清心知不对,恐怕自己那袋血的去向有问题,是以一再追问。

  真的被误用了,倒没什么,算自己做好事救人。

  如果有什么龌龊之事,决不能善罢甘休!

  “小伙子,你就别再问了,我也是为了你好。”郝医生道,神色间,颇为无奈。

  李清将他拉到一旁,低声道:“郝医生,现在我明知道不对了,可能不问吗?你告诉我,我不惹事就是,但我总得落个心里明白。”

  那郝医生原本就憋的难受,李清这一逼问,索性放开了,说道:“今天下午我们收了个重伤员。”

  “哗啦啦跟着一群人,吓了我们一跳,后来才知道,是县里鼎鼎大名的董八亮!”

  “那是谁?”

  “外号,是说他的牌子,四面八方都亮,都好使。”

  “干什么的?”

  “县里的物业公司,都是他开的。”

  “物业公司?那有什么稀奇?”

  “这你就不懂了吧,物业公司没什么技术含量,拉一帮人就能开。咱这小地方,就是一帮以前的小地痞流氓凑到一起搞的。董八亮,就是他们的老大。”

  “然后呢?”

  “沙霸听说过没?所有的小区装修,沙子必须买他们的,不然物业不让上楼,这还不算,装修的时候,改水改电,甚至做防水,都必须用他们的人。”

  说到这里,郝医生脸上怒气渐显,继续道:

  “我们家当初装修的时候,没把我给气死!卫生间做防水,必须他们来做,我说用我自己的防水涂料都不行,他们给用的涂料,是最差的那种,直到现在那味道还刺鼻子!人们没办法,忍气吞声的就那么着了。”

  “不料想,今天碰上个二愣子,死活不用他们的料,董八亮也是倒霉催的,亲自领着人去耍威风,结果,那二愣子愣劲上来,噗嗤噗嗤,把他给捅了!”

  说到捅字,郝医生眉飞色舞,状极舒爽。

  “接下来不用我多说了吧?血库不知道怎么回事空了,董八亮输血不够。你第一次去抽血,见到的那几个,就是给他献血的。我没想到他们在医院也他妈的敢乱来,偷了你的血。”

  “好,我知道了。”李清沉声道。心里冷笑几声,你清爷爷的血,是那么好用的吗?

  李清二十年来,生活平静,之前上学,高考后的两年,就是窝在家里炼药、读书,除了跟村里人打交道,最多就是医院和医馆去他那里收些炮制好的药材,从未接触过龌龊腌臜之事。

  虽然媒体上也看过不少黑暗,毕竟遥远。

  今天初次碰到,怒火熊熊,当下就要起身找过去,郝医生一把拉住他。

  “你去干什么?!你刚抽了两袋子血,人家一个指头就把你干趴下了。再一个,这小姑娘在治疗,你去找事,不怕人家再找回来?”

  李清看看病床上的团团,点点头,好,等团团出院再说。

  郝医生把李清拉到团团爸妈前面,道:“他一下子抽了800cc的血,今晚让他好好休息,正好旁边病床没人,让他睡那里,你们看好他,不要让他乱跑。”

  “好的,医生。”

  团团爸拍拍李清的肩膀,用力捏了捏,想说什么,被李清打断,“陈叔,家里人,啥也不用说。”

  团团妈哽咽着叫了声“清子”,眼泪掉了下来。

  李清上去摸了摸团团的脉搏,心里大喜。

  不知道是不是用了止血药的缘故,到了医院后,团团没再吐血,现在她脉搏平稳,呼吸顺畅,显然大为好转。

  李清本来还有些担心,自己体内也有灵气,不知道输血给团团,会不会更加重她吐血,但她已失血过多,当时也顾不得那么多。

  现在看来,显然没问题,而且说不定,还起了稳定作用。

  李清猜想,团团是因为灵气入体而吐血不止,仅是用药的话,恐怕作用不大,本来想可能要靠团团自己熬过去,看来自己的血,很可能帮了她一把。

  团团输完血,已过午夜,情况彻底稳定下来,睡的甜甜的,甚至小嘴裂开笑了几声,显是在做什么美梦。

  这丫头,无语,全不知自己鬼门关上转了一圈。

  李清彻底安心,爬到旁边床上,合上了眼。

  ……

  五楼504特护病房,十几根蜡烛,照得房间通明。

  病床上躺着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左臂挂着血袋,右臂挂着吊瓶。

  病房里或坐或站,围着十来号人,个个流里流气,一看就不是好玩意儿。

  其中一个满脸胡子的家伙大声说道:“董哥的牌子,哪儿都好使,这袋血,我一张口,那小护士乖乖的就给拿过来了!兄弟们少抽一袋。”

  “那敢情!在彤城这地界,董哥平趟!”

  “少抽一袋好啊!他妈的,抽完血,我觉得鸡儿都硬不起来了,妈的不会萎了吧?”

  “草!你他妈萎了才好,省的糟蹋姑娘!”

  “你不行了,那飞浪水疗的26号,可就归我了啊!”

  “滚你妈的蛋!那小骚货,还轮不到你享受。”

  一时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夜已深,整栋楼,都静悄悄的。没有电灯,蜡烛也要节省着用,走廊里用来照明的几根,都熄掉了。

  漆黑的走廊,一个身影,无声无息来到504特护病房门口,吱呀一声,推开了门。

  屋里的人互相笑骂,没有人听到动静,门吱呀一声,又关上了。

  进了屋的身影,往前走了几步,屋里的人还是没有看到。

  那身影似乎有些生气,“啊”的叫了一声。

  声音稚嫩清脆。

  屋里人们终于听到动静,齐齐转头。

  “哪里来的小孩儿?”一人惊奇大声道。

  话音刚落,又觉得不对,这哪里是个小孩儿?

  只见一个不足半米高的婴儿站在门口,赤条条的,浑身血污,似乎刚从娘胎里出来,连脐带都没掉。

  那婴儿似乎发育不全,十分干瘦,却又三样东西很大,一个是肚子鼓起老高,一个是由于身子小,显得脑袋很大。

  还有一样,一双眼睛,几乎占了半张脸,只是眼珠全墨,犹如乌漆漆两个黑洞,诡异难言。

  众人激灵灵打个冷战,身上寒气大冒。

  半夜时分,忽然一个初生的婴儿冒出来,直挺挺站在那里,拍恐怖片吗?

  “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满脸胡大着胆子问道。

  那婴儿慢慢将头转向病床,鼻头翕动,忽然嘴巴大张,

  “好香!吃!”

  那婴儿嘴巴一张之际,露出满嘴密密细细的尖牙,一双乌目,忽然变血红,鲜艳欲滴。

  “鬼啊!”

  屋里人嗷一嗓子,就往外冲。

  那婴儿嘴巴一咧,

  “臭!也要吃!”

  病房里,腥风大起,蜡烛全灭,屋里一片漆黑,又猛地红光大盛,艳红如血。

第八章 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