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血婴

  进食,婴儿的本能。

  吸吮,婴儿的本能动作,喝的是奶。

  如果喝不到奶呢?

  504病房内,十一条大汉七倒八歪躺倒一地,人人喉咙一个血肉模糊的大洞,鲜血从洞口激射,发出“呲呲”的声音,好像车胎在漏气。

  人早已气绝,胸脯一动不动,心脏不再泵压,而鲜血却喷射许久不断,显然不是主动喷出的。

  却原来是那个婴儿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恶法门,在将鲜血吸出。

  那婴儿悬在空中,吸出鲜血,打在自己身上。

  血很快被吸干,每一条最细微的毛细血管都没有放过,十一张人脸,变得跟白纸一样。

  十个人的血量,将近60升,恰好形成一个硕大血球,将那婴儿包在其中。

  鲜血温热,那婴儿身体慢慢蜷缩起来,犹如在羊水中的胎儿,在血中缓缓浮动,飘荡。

  片刻之后,那婴儿手脚弹动,张开嘴巴,似乎打了个哈欠,那血球,肉眼可见的迅速缩小,眨眼之间,被那婴儿吸收的干干净净。

  那婴儿吸完鲜血,似乎长大了一分,浑身的血污,也洗的干干净净,变得白白胖胖,粉嫩可爱。

  只是一双眼睛,黑瞳如墨,眼白似血。

  躺在病床上的董八亮,仍在昏迷之中,对发生的一切,毫无所觉。

  那婴儿飘到董八亮床头,小鼻头抽动几下,“好香。”

  说完张开嘴巴,一口咬在他喉咙上。

  董八亮一阵抽搐,很快平静下去。

  很快,那婴儿抬起头,伸出小舌头,将唇边的血舔净,一脸的意犹未尽,恋恋不舍。

  他伸手在董八亮喉咙抓了一把,掏出一把由于完全失去红细胞,变得像干豆腐一般的肉,送到嘴里,嚼了两下,又“呸呸”吐出,满脸厌恶。

  那婴儿摸摸肚子,似乎进食已毕,脸上露出婴儿吸完奶满足的样子。

  他下床,推门而出,直奔另一个房间。

  ……

  走廊无人,无光无声,只有婴儿的双眼眨动间,两缕血色闪动。

  那两缕血光,下了一层楼,来到一间病房门前,刚要伸手推门,忽又停住。

  屋里传出声音。

  “呜呜呜…….”一个女生的哭声,柔柔弱弱,悲悲切切。

  “小扇,你别哭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哭也没有用。你刚做了手术,要好好休息,我也折腾了一天,也很累的!”一个男声道。

  “那是我的孩子,他都已经那么大了,他都没来得及看我一眼。呜呜……”

  “当初我说让你流掉,你非要生,如果当初直接流了,不就没这事了吗?”

  “医生说了,我能怀上孩子,已经是奇迹,我怎么可能不要他!”

  “什么奇迹不奇迹的,你不就是想肚子大了,要拴住我跟我结婚嘛!告诉你,没用!不过你放心,这个孩子,不会白死,钱我不会少给你的。”

  “你……你……”女生气苦,放声大哭起来。

  腾地一声,有人跳下床的声音,随即拖拉拖拉向门口走来,伴着骂声,“他妈的,今天就不该留下来,这破医院,连他妈个蜡烛都舍不得给,乌漆嘛黑的,怪渗人的。”

  门一开,两点红光飘在眼前,那人一愣,忽然心血如沸,脑袋一晕,瘫软下去。

  红光一刻未停,直接飘到屋内女生床前。

  那叫小扇的女生还在呜呜咽咽的哭泣,忽然感觉到一只手,摸到她脸上,为她擦去泪水。

  小扇一惊,以为是男生,又猛醒不对,脸上的手,小小的,软软的,绝不是成人的手。

  她猛地往后一缩,睁开眼睛,屋里太黑,什么也看不到。

  忽然眼前红光绽放,照的屋里红通通的,眼前白生生一个婴儿,正站在床上,看着她笑。

  小扇一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猛的扑上去抱住婴儿,“明明,是你吗明明?你没有死?!呜呜呜……是妈妈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差点害你死掉!”

  她今天遭逢大变,神智不属,只当这是在梦中,是幻觉。

  她又捧起婴儿的脸看了又看,只见他眉目依稀间跟自己小时候很像,喜不自胜,在胖嘟嘟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又流下泪来。

  那婴儿扑在她怀里,小脑袋蹭了蹭,随即站起身来。

  他小嘴张了张,叫出两个字,“妈妈。”随即小手一挥。

  小扇眼睛一翻,睡了过去。

  那婴儿双眼又恢复乌瞳血仁,接着张口一吐,吐出一个血球来,龙眼大小,在空中滴溜溜直转,隐隐有清香透出。

  他伸手捏开小扇的嘴巴,小手一弹,那血球咻的钻进小扇嘴里。

  血球出口,室内的红光,瞬时黯淡了许多。他静静看了小扇片刻,红光一敛,落到地上,往外走去。

  睡梦中的小扇,脸上表情变幻,相识相恋的甜蜜,体检时的噩耗,怀孕时的狂喜,捍卫时的坚决,胎动时的母爱,临近时的紧张,意外时的撕心裂肺……

  最后,是一声妈妈,一张可爱的小胖脸。

  ……

  那婴儿似乎有些疲惫,慢悠悠往前走。

  时不时在病房门前停一下,又摇摇头,似乎不满意,继续走。

  他串了几个病房,打了个哈欠,似乎是困了,往楼下走去。

  下了两层楼,他忽然停了下来,鼻子抽了抽,脸上露出喜出望外之色,急扑到一间病房门前。

  他在门口稍顿了顿,嗅了嗅,推门而入。

  诱人的香味从病床上传出,是一个小女孩,床边有两个人席地而眠,也堪可食用。

  那婴儿方才吐出精华反哺母亲,损耗甚巨,此刻美食当前,又是大补之物,急不可耐,身影一闪,已到小女孩儿床头,张口露出满腔尖牙,就要往小女孩儿喉咙咬去。

  忽然背后响起一声轻噫。

  婴儿大惊,迅速闪身回头。

  乌瞳血光一闪,看到背后病床上,躺有一人,双目轻阖,酣睡正香。

  婴儿眉头一皱,方才他进入房间前,已仔细嗅探过,这间病房内,明明只有三只食物。

  哪怕是进入房间以后,这张病床上,也没感觉到有任何气息。

  这个人,有古怪。

  那婴儿慢慢飘了过去,乌瞳中血光闪烁不定。

  团团彻底脱离危险,安稳睡去后,李清放下心来,爬上床,很快睡着。

  荒漠。

  行走。

  李清又做起了那个做过很多次的那个梦。

  小时候李清经常做一个梦,梦里是一片无垠的荒漠,荒漠里有干涸的河床,枯干的河床底,裂开深深的口子,纵横交错,满目凄凉。

  李清肚子一人在荒漠里行走,走啊走,没有人,没有花草,没有鱼鸟,没有一切。

  走的久了,李清渐渐口渴,渐渐烦躁起来。

  就在他快要枯干的时候,忽然几滴水,从天而降,滴到他的唇边,他连忙舔一舔,精神稍振,继续行走。

  今天的梦里,沥青很高兴。

  许久不见,荒漠忽然变了绿洲。

  放眼望去,绿草如茵,大地好像铺满了绿毯。而且,不知是哪里有泉涌出,汇聚成河。

  大地上,清清河水奔流,滋润着大地,越发丰润肥美。

  李清在草地上狂奔许久,才停了下来,大口喘气,空气中似乎都是甜美的味道,活泼泼的。

  他仰面躺在草地上,渐渐睡着了。

  忽然,一阵腥风扑鼻而来,他猛地惊醒,侧脸一瞅,一个浑身血污的婴儿,站在自己身旁。

  血婴?

  李清心里不喜,下意识的挥手,“哪里来的孩子?”

  一道气流,随手而出,拍在血婴身上。

  病床前,那血婴看床上的人手挥了挥,忽觉一股莫可抵御的力量扑面而来,避无可避,只得生受,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血光一闪,遁出门外。

第九章 血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