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回 白色鬼怪

  “哎,劫生,别紧张!”大羿赶忙放下肩膀上的两根毛竹,双手对劫生兽不停的摆动着说:“安静,安静,小婏,快叫劫生安静下来。”

  “劫生,坐下!”媩婏跑上前来,命令劫生兽。

  劫生兽虽然很听话的坐下了,但是背上的毛还是倒竖着,还不听地发出“唬唬”的声音,眼睛直盯着大羿的身后。

  逢蒙发现情况不对,连忙丢下松树,提着斧头赶过来问:“怎么回事?劫生一般都是在发现危险的时候才会这样。难道,大羿你也变妖怪了?”

  大羿气得直摇头,赶忙解释说:“大家听我说,谁也没有变成妖怪。只是我在竹林里发现了这个小家伙。”

  说着,大羿就从将两棵竹叶茂密的毛竹扔到一边,在竹叶后面出现了一个小怪物。肥嘟嘟的身体,小牛犊一般的模样,长长的嘴上还鼓着一个白白的小犄角。最叫人难忘的是,这小怪物也有一双人的眼睛。

  “喔喔!”

  劫生兽又站立了起来,就要冲上去。媩婏赶紧拦住了它。然后对大家说:“我明白了!”

  “这就是那个‘孩子’”嫦娥抢在前面说:“那个人眼牛怪的孩子。”

  “啊?!”逢蒙垂下手中的天石斧,嘴巴张得老大,不知究竟。

  媩婏赶紧跑过去,摸了摸那小怪的头。小怪物突然“嗷嗷”地哭个不停。那真是哭,眼里流出的泪水,跟人哭起来没两样。

  好一顿安慰,那小怪物才止住了哭泣,然后“布鲁吧啦”地不住地围着媩婏转。

  劫生兽一看,这小东西没什么攻击性,除了样子难看了一点儿,倒是挺可爱。所以又变回了小狗的模样,以便继续恢复战斗形态的伤势。只不过,小人眼怪在媩婏的面前跟自己争宠,劫生有点不能接受。于是也跳到媩婏身边,左钻右蹿,试图把小人眼怪挡在外面。

  大伙儿一看,媩婏又收了一个小野兽,也就不稀奇,各自都坐回了原地。逢蒙一边给篝火架上三根树干,一边嘟嘟喃喃地跟媩婏说:“小婏妹子啊,你别告诉它,我把它的亲人杀了哦。我怕它长大记恨我。你就说是大羿射死的。”

  大羿正在削着竹箭,一听逢蒙这样讲,笑呵呵地说:“坏事都是我干的,阿蒙是专做好事的大好人。”

  仰阿莎和嫦娥都笑了,笑得逢蒙一脸的害臊,也不得不陪着大家呵呵地傻笑起来。

  媩婏却一直表情凝重,不苟言笑。

  “小婏,你怎么啦?又收了一个小家伙,怎么反而愁眉苦脸的啦?”大羿发现了媩婏表情的异常,就停下来问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失手把它的家人杀死了啊?那就是一个意外,当时情况那么危急,也没管那么多。要不,以后我们多照顾它呗。”说着,大羿取了一块肉丢给小人眼怪。

  小人眼怪却吓得直往媩婏身后躲。媩婏赶忙说:“大羿哥哥,它吃草和树叶,并不吃肉的。”

  “那这满地都是草,别客气,尽管吃吧。”逢蒙笑呵呵地冲小人眼牛怪一摊手。

  嫦娥盯着这小怪物,忽然想起了什么,就对媩婏说:“小婏妹妹,之前那个大人眼野牛说的是什么?”

  “水鬼,呃,还是火鬼的,跑,跑,跑。”逢蒙抢着回答。

  “阿蒙,让小婏说。”大羿拉逢蒙坐下。

  媩婏眼睛一定,回忆了一下说:“它说的是‘火’、‘鬼’、‘水’、‘人’、‘兽’、‘南方’、‘跑’。”

  大伙一听都没有理解是什么意思,逢蒙又想发表意见,被大羿拦住了。嫦娥眼睛盯着小人眼牛怪不放,吓得小怪物直躲。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鬼用水火摧毁了它们的家园,人和兽都在往南方逃跑。”嫦娥也不是很确定地说。

  听说鬼摧毁了家园,劫生蹦了起来,对媩婏“喔喔汪汪”地叫唤。

  “劫生在说什么?”嫦娥问媩婏。

  媩婏一脸惊恐地说:“劫生听种群里幸存下来的喔喔巴兽说,杀死它母亲的就是一群鬼,全是白色骷髅,为首的既会喷火又会吐水。”

  “这么说,都是同一伙儿鬼怪干的?”大羿眉头一紧,赶紧又问:“刚才还说到了‘人’,人也遭到袭击了吗?”

  大羿这么一问,所有人都有些紧张了,逢蒙又嚼了一片獐子肉,说:“哎呀,希望咱们村子别有什么不测呀。”

  “乌鸦嘴!你别说话!”嫦娥又喷了逢蒙一句。

  逢蒙擦了擦嘴上的油,挪了挪位置,靠到仰阿莎旁边问:“妹子,你家,那个月亮寨,不就是在南方吗?”

  本来就害怕的仰阿莎被逢蒙这么一问,心里开始担心起家里的父母亲和哥哥来。不过她故作坚强地说:“月亮寨有神庇佑,鬼怪不敢去。”

  “你别担心,我们先带你回我们村,好好休息一下,然后我和大羿哥哥会把你送回月亮寨的。”说完,又问大羿:“是不是啊?大羿。”

  大羿点点头,然后说:“不早了,你们三个女孩子抓紧休息,我们至少还有两天的路要赶。阿蒙你也休息,我守上半夜,然后你来换我。”

  大家都很累了,所以很快都熟睡了过去。逢蒙的呼噜像打雷一样,都吵不醒其他人。

  一直在削竹箭的大羿其实也很困乏了。为了不让自己睡着,他就起身来,将没用的竹子的末梢和竹枝竹叶都架到火堆上。确保篝火足够的旺,野兽才不敢靠近。

  大羿在篝火的外围来回走动着,看着小劫生贴着媩婏的脸唬唬地睡着,小人眼牛怪也把下巴枕在媩婏的腿上,肥胖的小肚子还一起一伏的。睡着的仰阿莎时不时还抽动着身子,好像在睡梦中还在担心着家乡的亲人。侧身对着火堆躺着的嫦娥,眼睛虽然闭上了,但是眼睑却在不停地跳动。

  当大羿的目光移到嫦娥脸上时,嫦娥的大眼睛突然睁开,露出一种焦虑的眼神。

  大羿走过去,蹲下来,轻声地问:“怎么了?还不睡?”

  “刚才有件事,我担心他们会害怕就没说。在摸到穷奇的洞里的时候,我看到过‘白色的鬼怪’,都是人的骷髅。说明什么?”嫦娥在大羿的耳边悄悄地说。

  “喔喔巴兽遇到鬼怪也是白色骷髅,人眼野牛也是被白色鬼怪追杀,穷奇这里也有白色骷髅。这些都是什么妖怪呢?”大羿还是不明白,就轻声地问嫦娥。

  嫦娥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肯定有关联。”

  “哎呀,你俩在讨论什么呢?神神秘秘的。”逢蒙突然坐起来,伸着懒腰问。

  大羿刚要开口,嫦娥抢在前面说:“我们在讨论要不要叫醒你,该你守夜了。”

  “行,大羿,你们都休息吧,我来看着篝火。”逢蒙说着,提起斧头又去砍那棵松树。

  “你别自己睡着了?”大羿还是有点不放心逢蒙。

  逢蒙用手朝下摆了摆,意思是,赶紧睡吧。

  鸟儿很快就在树林里叽叽喳喳,天已经蒙蒙亮了,只是太阳还没有出来。小人眼怪淌的口水把媩婏的衣裳都弄湿了。仰阿莎还在瑟瑟发抖,不知道是病了还是在做噩梦。嫦娥睡的晚,所以也还没醒。大羿也担心着家里的母亲,所以也没睡多会儿就醒了,醒来一看,逢蒙正龇牙咧嘴的,在用火炭烫着自己的腿。

  “烫掉了吗?”大羿走过去问。

  “哎呀,皮是烫掉了,蚂蟥的头没掉啊,你这办法不行呀!”逢蒙抱怨道。

  “那只能挖出来了。”大羿拨了拨逢蒙腿上的口子说道。

  “别碰!疼!”逢蒙疼得大喊一声。

  这一喊,把大伙儿都吵醒了。仰阿莎揉揉眼睛问是怎么回事。逢蒙把子自己是怎么被蚂蟥毒害的经过一说,还装出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

  “没有关系的,水蛭是不会钻进去的。尤其是已经拉断掉的水蛭。而且水蛭还可以用来治恶血,通经活络的。”仰阿莎好像很懂的样子,继续说:“水蛭会叮附在人或动物的皮肤上,吸血。并且一开始的时候,还会释放一种麻痹物质,使得人或动物感觉不到疼痛。所以,水蛭可以治疗嫦娥姐姐的脚伤。”

  嫦娥一听大惊失色。逢蒙呵呵一笑说:“这个办法好,哈哈。”

  大羿觉得仰阿莎说的很有道理,就对嫦娥说:“你看你脚踝都肿了,说明里面全是淤血。如果让蚂蟥把淤血吸出来,不就可以走路了嘛。”

  “我看你是不想背我了,才找借口。”嫦娥装作气鼓鼓的样子。但是她并不是不明就里,仰阿莎和大羿说的,嫦娥全明白了。所以还是愿意试试看,就对逢蒙说:“阿蒙,你去抓蚂蟥!”

  逢蒙以为终于可以治一治动不动就欺负自己的嫦娥了,所以一直笑得合不拢嘴,可是一听说,让自己去抓蚂蟥,脸上的笑立刻消失了,对大羿说:“你去。你要不去,你就背着她,随便你。”说完,又开始烫小腿上的蚂蟥了。

  大羿用树枝从水塘边上的石头底下挑出了几只蚂蟥,交给了仰阿莎。仰阿莎看了嫦娥一眼,嫦娥回了她一个眼神,好像是说:“来吧。”

  直到那几只蚂蟥都吸饱了血,原本细细长长的身体变得粗大滚圆为止,仰阿莎只是用手轻轻一捏,蚂蟥就都掉了下来。而嫦娥那原本淤青的脚踝果然消肿了。她站起来走了两步,稳稳当当,然后笑着对仰阿莎说:“仰阿莎妹妹,你真行!”

  大家都对仰阿莎佩服不已,只有逢蒙瞅着自己千疮百孔的小腿,直摇头。

  火红的太阳升了起来,把前面的水塘照的雾气缭绕。逢蒙已经把吃剩下的肉割成一块块的,再用食物袋子包好。大羿一夜做了很多竹箭,把箭袋都装满了,还分给逢蒙一些。劫生和小人眼怪又围着媩婏打闹起来。可是爱干净的嫦娥却要去水塘边洗洗脸,仰阿莎也陪着一起去。逢蒙扑灭了篝火,大羿把两个羊皮水囊灌满了水。

  一同在洗脸的仰阿莎看着洗净了的嫦娥更加美丽动人,由衷地赞叹道:“嫦娥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啊。”

  嫦娥看着水中的倒影,映出的仰阿莎也有一种别样的美丽,渐渐地就看得出神。突然间,嫦娥发现,水影中除了自己和仰阿莎的脸,还有一张苍白的人脸。

第四回 白色鬼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