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集、乌压压一派善面、暗悠悠一通勾斗

  广场北边是学院植物园,竹叶翠滴、小径穿行,月季红润、间隙有度,雀鸟小虫不时的“喳喳”“啾啾”鸣啭,给这里增添了不少生机。

  笨成心里在急急地盘算着,就像他腿下快步的脚。

  天翔打起了退堂鼓,他思索着——都像笨成这般贪得无厌,那世上还有公平可言吗?那些在月影下勤学苦练的人岂不要孤绝吗?他试着想喊停笨成,可每当话到唇边,又咽了下去。此刻望着远远的背影,自责——我到底在做什么啊?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和笨成搭伙。

  “天翔,快点!我到那个蘑菇亭等你。”说着,指了一下西北角竹林掩映下的亭子。天翔没搭理,磨着步子忐忑地向前。

  “我看还是算了吧!”天翔不好意思地朝早已胜券在握的笨成开腔。

  “你这是?咋出尔反尔呢?“笨成看着天翔紧闭的嘴,话锋又一转语气柔和了些,”咱们不是说好了吗?这不算偷盗武学,顶多也就是个耍滑头而已。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天翔还是不吭声,笨成心里火了、谩骂着“真是个榆木脑袋!…”,他又无计可施便做起了思想工作:“这个办法是我想的,本来新人入会,就会满足一个心愿,如今你只是完成你的心愿,别的啥也没做呀!不要有心里负担,更不要把我想坏了。咱们还一个宿舍的,我能害你?“

  “但愿不要被人知道,就像你说的一样,完成自己的心愿。“

  “对,完成心愿。“

  笨成的如意算盘终于启动了,他不光和天翔有约,还和其它人也私下密谋了计划。如果事成,他便神不知鬼不觉的成为一个最大赢家。一番步骤之后,如释重负地离开了蘑菇亭,笨成还感叹着“这次可大发了。”随即骑上扫把,“嗖”一声飞进了广场的人群里。

  天翔总感觉此事会败露,笨成心太大!但又无可奈何。

  照例,今下午有个魔法夕会。不过大佬好像都没有来,只有几个不懂事的在那显摆。黑斗篷的马罗,露出凶神恶煞般的眼睛,恣望着广场上的每个人,不一会儿火光、灵兽哗啦啦般来了。

  笨成暗中又与其他人再次敲定了一遍,他认为都妥当了。

  秋季的夜晚就这样凉飕飕地来了。夕会过后,大家各忙各的去了,新魔党聚集点外早早地来了许多人,他们一堆堆地聚首,似乎有各自的核心人物,有说有笑。天翔和笨成还有其它八九个人一堆,不过笨成好像很紧张,把每个人都望了一眼,还对着眨了几下眼睛。

  不多时,一面白、风度有加的少年站在报告楼台阶上,伸开双手压了两下,笑着喊道:“大家安静!飞伦主席已在里面恭候大家了,请各派坊主先进去,安排今晚的新人入会事宜。“

  这时,从各堆里纷纷走出一人,大家拱拱手、笑脸相邀:“请!“

  “到了自家地盘,畅快!哥,我来了。“马罗哈哈道。

  五六人一行进了最南端的屋子。“哥,今天这场合,我来捧个场。“只见屋内黑乎乎一片,仅四角红艳艳地亮着四支蜡烛,台上正中间一个人背对着大家。待脚步安定,那人转过了,拍起手掌:”谢谢大家支持新魔党,今天是我党再次纳新的时刻。“

  “哥,支持你!“马罗又吼了一声。

  “谢谢大家,欢迎大家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一般。“说着,按了一下椅子右扶手,这个神秘人背后那面墙移动开了,一排木架上的玻璃试管,亮闪闪地发着红光,顿时,室内明亮了起来,大家面面相觑,一秒钟过后,都向台上的这个人拱手称好。

  台上的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飞伦。马罗冲出队伍,走到台上:“哥,何烦你来,叫上兄弟几个,不就对了吗?“

  飞伦一脸不悦,狠狠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退下去。可马罗未曾理解,站在台上数起下面的人来。“嘿,加里奥没来吗?“

  语刚出,一角的一个短发、高个微胖男子,厉声道:”上面那人是闭着眼吗?“

  “咋说话的,想单挑是吧?“马罗撒气地喊道。

  “我叫魔蚀,不服咱们散会来。“

  “魔蚀兄弟,不要伤了和气,我站出来就是。“加里奥从柱子后角落里走了出来。

  飞伦一把扯过马罗,笑道:“都是兄弟,不要给外人落了笑话。“转过身,鼓起眼珠子对马罗,大骂:”你出去,谁让你来的。成事不足!“

  “哥…“

  “哥啥,出去守到。“马罗一脸憋屈,闷怏怏地出了屋。

  “误会,刚才误会!“在飞伦的缓词中,大家又恢复了安静,加里奥也拱了拱手:”主席,刚马罗坊主没有错,都是我不对。“

  飞伦,此刻心里有一肚子火,本想扳到加里奥,可马罗这个冒失鬼搞得这一处,被动极了,心里嘀咕着:看我等会儿不好好收拾收拾。面上强加笑容:“不!都是我没有管教好部下,刚才多有得罪。“

  “没有的事,你明辨是非,刚正不阿。大家说是不是?“

  “是“这声音像枚定时炸弹,充斥在整个室内。

  飞伦捏了捏拳头,又笑着对大家说:“今天散后,我给大家每人一瓶灵兽升级药水。“

  “主席英明!“”主席万岁!“

  大家是真的俯首称臣,一起共事吗?飞伦有点空落落的感觉

  “好了!今天我们是纳新的日子。一会儿,刘格登记愿望造表,加里奥兄弟协助秩序,我给发放愿望,其余人协助刘格,看看能不能在新生中发现刺头苗子。“

  大家没做声,但也分头开始。加里奥也出了屋子,刚开门就撞见了在门缝偷听的马罗。马罗一脸嘻嘻没说啥。加里奥却怂恿他:“我佩服你的忠诚,只不过你的大哥未必看见啊。“说完,径直出了走廊。

  马罗冲着远去的加里奥,嘴里嘟囔:“你算个啥东西,敢指挥起老子来。看我哪天不整死你。“

  加里奥站在阶梯上,向新生一脸笑容道:“让大家久等了,现在请大家拿出纸,写上自己的班级、优点、姓名,排着队往里进。“”哦,忘了说,等一会把这纸给我。“

  场外三十多人,瞬间排成了15多米长的单龙。

  这一刻,笨成小心翼翼地对身后上十人又使了个眼色,他的心里忽然突突地跳了起来,心里一直在默念着——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就这一回呀,千万要过。

  速度很快,前面的人就像流水线上的零件,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笨成开始担心事情暴露怎么办,那他就再也无法进入新魔党了,日后那些药水配方岂不泡汤了。想着,突然鼻尖一抽,心里自语道:“哎呀!我咋忘了给大家交代,如果事情败露,可千万自己要守着嘴。只要一口咬定,这样大家都会没事的。“

  他又瞟大家一眼。“你?“一只手伸向他,他吓了一跳,一愣方才知道是要交纸片,他又慢悠悠地递了过去,加里奥看了一下纸片,上面一行字,落款处”笨成“字样!又望了望背影。叹道“这人若能进我坊,或许是个人才。”

  “你叫笨成啊?“

  ”嗯!飞伦主席。“

  “听说,你是个商人。以前你一直和乌拉校长做买卖,这些小魔法对你来说应该不稀奇啦。“

  笨成面色委屈:“主席,实不相瞒。我想加入新魔党追随您啊!“

  “好!你若真心跟了我,日后定飞黄腾达。”飞伦一手握住笨成的手,“说吧,今日加入我党,准备做些什么?”

  “听主席安排,主席让我上刀山下火海,我在所不辞!”

  “你言重了!这样吧,今天既然你已加入我党,那么今后兄弟相称。今个我暂且送你一瓶技能升级药水。”

  “谢主****对我们新人就是不薄啊!”

  笨成乐呵呵地出了走廊,看见了密约的几个人,他凑到第一人耳边,眼望向后边那些人,像在群说:“大家好好说!”到最后一个“说”字时,故意搓着牙。

  大家陆续进了屋,可都没见出来,笨成在外面不安地踱起步子来。

  夜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了,别的人都陆续出来了,他约定的那几个人还没见动静。他赶忙奔向走出的人询问,那人说里面一人也没有了。

  笨成的心里“咯噔”一声,怎么回事?

  其实啊,他那约定的人已被飞伦扣押了。原因是,他们进来后要的愿望,都是院系内最高级别的神兽召唤及驾驭口诀、法器召唤和使用秘诀等,就像其中一人一上来就问“九头赤焰”是怎么召唤的,无独有偶其一人问““九头赤焰””是怎么驾驭的。这是何等的别有用心。

  但也有要的不狠的,如天翔要的是怎么骑扫把。

  事情得倒回去。

  天翔一进屋,又见到主席台上一个熟悉的脸庞,他暗暗地自语:“没想到,他是新魔党主席啊!”心头突出了一个寒颤。

  “谁指使的!”天翔只听见,主席台上大声的咆哮,他也被惊吓住了。“难道他们也是和笨成交易的,难怪笨成刚才鬼鬼祟祟了几次。我可不能骗主席,他可是我的好友。再说了笨成这次搞得有点大了吧,或许我不按他说的要愿望,是在帮他。”

  “下一个。”

  “朋友,你怎么来了。你也准备要个九头赤焰、佛之魍魉吗?”

  “嗯,不!看得出来,您刚训的几人不是本意,看在咱俩好朋友的份上,放过他们一回。”

  “他们不说出幕后黑手,今天就别想出去。“飞伦把目光再次落到天翔,”还是说说你要什么吧?”

  “你就看在新生不懂事的份上,饶过他们吧。”天翔继续哀求。

  “饶过他们?谁能绕过我们,万一他们是恶蛟的潜伏者怎么办?行了,你不要再为他们求情了,要不是看在咱们认识的份上,早就把你也看成同党了。赶快说你要什么?”

  天翔心里还在纳闷,那天那个温文尔雅的人,在这眼前仿佛变了似的。求是没有用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要一个骑扫把吧,我也想当一骑士。”

  “哈哈,我还当是什么呢!这个送给你了。”说着他把自己的扫把递给了天翔,并俯在他耳朵边教道:“哩咕哩咕——吾船扫把快走!对了,你一定要先骑在上面才能默念。”

  “第一次飞,你可要谨慎,它可是一只烈马!”

  “朋友,你坐在那!”说完这些,飞伦对天翔指了一下靠门边的凳子。

  “你们八个告诉我,谁让你们来的。说出来既往不咎,不然的话你们几个就是恶蛟的余孽,那可是不得好死。我给你们想个办法,每人不记名写上指使人的名字,这样谁也没有顾虑。”

  不一会儿,结果出来了。飞伦脸一沉,过一会儿又一喜,把刘格招呼了过来,对刘格秘密说了几句。刘格拿着升级药水和室内的几坊主、天翔一起出去了。

  又过一会儿,笨成被通知进来。飞伦摆了摆手,示意扣押的人放了,此刻笨成莫名地紧张起来,他想自首但又不知屋内情况,所以抿着嘴,心嘭嘭地跳着。

  “自打我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认为你有野心,日后能在新魔党干一番大事,今天的事权当见面礼。咱们新魔党内,是凭本事说话的。”

  话到这儿,笨成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好像也不是坏话,他定了定脚跟,继续听着。

  “来,我交待你个事,事成之后你可以升为坊主。但,要是泄露出去,不光今天的事没完,你,还是恶蛟的潜伏者。”

  笨成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莫要说一件事,十件百件都行。”

  “就一件,今后的事再说今后的。”说着,伸开手掌朝身后角落的墙缝一转一吸,完整的墙面像有个抽屉盒一样伸了出来,里面放一小瓶团状黑气,那黑气形似一条龙,在瓶内幻化着,光看就挺可怕的。

  “切记,不要打开!把这个小瓶子藏进加里奥的住处。一定要神不知鬼不觉,藏好后不露声色地告诉我,以后的事和你无关。记住不要泄露,否则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主席,您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好,好!”飞伦躬起腰搀起笨成。

  室外的人早都散了,马罗也不知了去向,笨成揣着小瓶也进了黑幕。夜,风呼呼的,没有月亮、星星,宿舍楼尖尖的塔顶像个暗之幽灵一般矗着,只有笨成惴惴不安地往那走去。

第三集、乌压压一派善面、暗悠悠一通勾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