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母子重逢

  林轻关闭了困龙阵,看了看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她很难想象,一晃就是十八年。

  这十八年了,林轻每天都以泪洗面,她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笑了,这么多年,唯一让她有活下去的勇气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了。

  久久没有言语,莫天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略带沧桑的女子,他明白这人就是自己的母亲,原本是一方美人的母亲怎么变成这副摸样。

  “进去吧,饿了没”林轻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柔声的说道。

  林轻的声音很好听,虽然声音中带着沙哑,但是依然掩饰不掉她那美妙绝伦的嗓音。

  莫天跟在母亲的后面走进了里屋。

  很快饭菜就做好了,林轻准备好碗筷。

  “天儿,你一定饿了吧”林轻并没有问莫天从哪里来,这些年度过了什么,只要儿子能回来就是最大的心愿了,其他的,都不那么重要了,也许这就是一个普通母亲都会有的想法吧。

  “娘!”莫天忍了好久,终究还是没忍住。

  声音很轻,轻得连他自己都听不太清楚。

  林轻的动作再次停顿了,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听到这个字,她的内心充满了复杂,激动,原来做一个母亲是这种感觉,她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

  这几年的苦和泪都是值得的,不是吗?

  林轻破涕为笑,把莫天拥入怀中,“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娘!娘!”莫天像个孩子一样,重复的喊着。

  “天儿乖,吃饭”林轻此时此刻的内心无以复加,儿子的到来,让她再次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莫天在街上喝了点酒,但他还是饭量大涨,吃了三四碗。

  可能是因为母亲做的饭菜太好吃了吧,也许是因为自己从来没吃过母亲做的饭吧。

  以前西门殇从他五岁开始,就没给他做过饭,都是他做给他他吃。

  吃完饭后,莫天打量着屋子,发现墙壁上最多的是母亲写的诗。

  句句虐心,句句都流露出这么多年来的心酸和不易。

  突然,莫天看到一首名为《苦思城》的诗。

  莫天一句句的读着“七月伏天心却寒,念君不见,一夜落尽长安花”

  “娘,城是谁啊?”莫天问着林轻。

  “你。。。父亲!”林轻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

  “父亲?他人呢?”

  “他。。有事出去了,很久没回来了”林轻想了想并没有说出真相,她不想莫天为父报仇。不想莫天像他爷爷一样踏入江湖,杀戮成性。

  “那你不去找他吗?他怎么忍心丢你一人在家!”莫天有些生气了,他的父亲怎么会是如此薄情之人。

  “不要怪你父亲,他可能有什么重要的事也说不定。”林轻听出了莫天的恨意,急忙说道,声音不容置疑。

  “娘,你太善良了!”莫天真的很荣幸有这么一个善良的母亲。对于这个父亲,莫天心里开始有点排斥了。

  “记住,不要恨你的父亲”林轻再次强调。“你的父亲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又补充说道。

  “我。。。知道了,娘,不恨就是,希望他早点回来!”莫天说不过母亲只好作罢。

  “对了,娘,我们家的阵法谁布的?”莫天问道。

  “你师父!”

  “我师傅?”莫天睁大了眼眸,不可思议的说道。

  “嗯,就是他”

  莫天一脸茫然,这老东西怎么这么厉害。

  时间过得很快,莫天回家已经月半,他一直陪着林轻,这么多年没有见到她了,是该好好的陪一下她。

  “娘,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莫天问着身后的林轻,心里幻想着莫城的模样。

  “你爹啊,他是个温文尔雅,有担当的男子汉,当初娘亲和你爹在一起的时候,你爹总是护着我,他很害怕让我受到一点伤害,可是唯一遗憾的是,娘亲三十多岁才生下你”林轻想到以前的事,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师傅说过,我有不同于别人之处,可我一直没发现,我除了记忆力比别人好之外,我真的没发现我有啥过人之处”莫天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当年生你的时候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你爹外面,他说生你之时,外面电闪雷鸣,七星汇聚”林轻认真的跟莫天说道。

  可是看到莫天在抚摸着一把暗红色的剑,林轻看着有些眼熟,这剑看起来有很大的杀气,林轻轻声问道“天儿,这剑。。。”

  “哦,你说它啊,这是师傅给我的,说是什么上古十大名剑之一,名叫血渊!”

  “什么?血渊?”林轻无比震惊。血渊乃是绝命神殿殿主的佩剑,也就是说这把剑一开始应该是在莫天的爷爷手里,也就是莫以寒。

  她在很小的时候看到过莫以寒使用过这把剑,剑气黑暗,它代表着杀戮,血腥,残暴。

  当年的绝命神殿就是靠着这把剑把绝命神殿推向武林的巅峰,也就成为了江湖的宿敌。

  这把剑每次都会传给绝命神殿的下一任殿主,这是关键。

  如今西门殇把血渊给莫天,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莫以寒没有死,她的父亲也有可能没死,而现在莫天拥有血渊,是不是代表他以后的路就是绝命神殿的新殿主?那自己还能不能阻止天儿踏入江湖?唉!

  “娘,你怎么了?”莫天看到母亲久久不说话,用手在林轻的面前晃了晃。

  “啊,没什么!”林轻回过神来,看着莫天,眼神里充满了不安。

  “母亲,这血渊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莫天问道。

  “嗯,血渊是一把嗜血之剑”林轻说道。

  “仅此而已?”莫天不相信的问道。

  “嗯,仅此而已”林轻并没有告诉莫天血渊是绝命神殿的传承之物。她还想着能避免莫天入江湖一事,显然她的想法坚持不了多久,就被打破了。

  莫家已经平静了十多年,自从莫城被抓后,莫家就再也没有来人来过,也没有打扰过林轻的生活。

  如今苍月莫名其妙的多了军队,而且是很精锐的军队,每天都在街上跑来跑去,没人知道他们来苍月是干嘛。

  “天儿,这几天别乱出去,如今苍月不太平”林轻说道。

  “没事的,你儿子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保护你,所以你不用担心”莫天一本正经的说道。

  “是啊,天儿都长大了”林轻感叹道。

  在苍月的某个府邸,一名穿着一身金色盔甲的人正在召集着军队。

  很快,来了很多穿着银色盔甲的人陆续赶往这里。

  “三日后,我们就包围凶牙楼,务必救出林姚公主!”金色盔甲的人严肃的看着众人,厉声说道。

  金色盔甲的名叫武林,是皇朝的将军,就在上月,皇帝的女儿被人劫持,他们一路追查,才查到是被凶牙楼的人劫走。

  

利的枷锁说
离一爆已经不远,看莫天如何技压群雄。

第十章 母子重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