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自寻死路

  进入酒楼后,一少女匆匆敢来。俩人望去这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少女走到二人面前慢慢的弯下腰道:“我叫秋儿,二位是要吃饭吗?”秋儿问道:沐麟飞道:“先把我的婢女去洗洗干净,换身衣服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有劳了。”秋儿一看神情恍惚她脱口而出的说了一句话“这不是陈家的二小姐陈熙月嘛!”沐麟飞盯着秋儿道:“做好你的事”秋儿不在多说低着头带陈熙月去洗干净换了一身沐麟飞给她准备的一件婢女服。这一次陈熙月看起来不像是之前的小乞丐,她气质特殊有一种另异样的美感给人的感觉就是住在世外仙界的仙子一般那班的超然脱俗。当然她本人是不知道这一切的,这都是沐麟飞动的小把戏,不仅帮陈熙月把灵脉激活还把她整个人的气质以及外貌的一些东西都给改改变了。

  比如改凸的凸该凹的凹,让在场的世家公子眼前一阵忙然。心中生出占有欲的想法越看越心惊,越看就陷的越深。沐麟飞看道这样一幕嘴角上扬道:“熙月走吧!陪我上去喝一杯,”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一名化气二重境的武者站出来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道:“此等仙女不是你一个凡夫俗子能占有的,识相的就把这位姑娘放了,否则我不介意请你滚出我的酒楼。”武者嚣张丝毫没有给沐麟飞一点面子的道:做在客厅的武者都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道:“雷家三公子雷鸣在这宁溪镇向来都是如此霸道。连陈,白两家见了都要给三分颜面。看来这个少年凶多吉少啊!”客厅的武者议论纷纷。陈熙月往去见到是雷鸣心中一股怒火生腾而起,眼中精光择人而室。这时雷鸣注意到了陈熙月生上的那股怒意。便受气那眼中的贪婪之色开始打量起此少女。越打量越是让他心惊,犹如看见了怪物一般。这是雷鸣胆怯的问道:“你是陈熙月?”雷鸣清楚的记得他大哥雷宏浩明明将他的武脉给取了出来她也没法修炼了为何现在看见他的灵力没有变少反而更加精纯了呢?难道他是有什么奇遇吗?想到这时他眼里的贪婪再次探出欲想从陈熙月的口中问出那奇遇想据为己有,客厅里的人群听了雷鸣的话。顿时就开始打量起来越看也觉得不可思议,陈熙月像变了个人似的十分可以,但陈熙月不理会众人跟着沐麟飞往楼上走去沐麟飞根本不把这个什么所谓的三千小世界放在眼中更别说是一个小小的西陵国了。

  这时众人才反应了过来想到从沐麟飞叫他熙月他们是什么关系一个疑问出现在众人的脑中,这时雷鸣用眼神撇了他旁边的中年男人一眼。那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一步上前手掌中灵力肆虐一掌往沐麟飞拍了过去。沐麟飞感觉只是感觉到一只苍蝇往他身上飞来,他莫然回头望向那名武者,那名武者望向沐麟飞的眼睛看见了一辈子让人都想去忘记的一幕:那是一个国度眼往去几百亿万平方米的国度那大地一片猩红。尸体堆积如山,遍地鬼魂哀嚎一片宛若地狱。一人站立于尸山之上。紫色长袍,简单而又不失风度他犹如地狱的主宰一般让人心神惧颤。那中年男子在离沐麟飞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了下来,此刻的他神魂以然消散剩下的只是一具冰凉凉的尸体,下一刻他忽然倒下客厅里的人看到这一幕无不吸了一口凉气,面面相觑都在感叹:这次雷鸣真的是碰上铁板了,有一些人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有一些带着失魂落魄的表情。例如:雷鸣就带这失魂落魄的一副表情,此时他的心里是万般的悔恨为什么要去招惹这样的存在啊!一个眼神能杀死化元境三重的存在到底是何等境界,他实在看不穿眼前跟他同龄的少年了这种实力已经足以让他仰望。而幸灾乐祸的白家那群公子哥了,雷家嚣张跋扈现在这样踢到铁板了吧!这次雷家不不死也得拖成皮。沐麟飞看也不看他们耿直的走到二楼去留下一句话道:“雷家惹了小爷,小爷一会再找你们算账。一会最好那出点诚意来,否则别怪小爷诛你们九族。”沐麟飞此话一出整个酒楼都轰动了,“他说什么诛九族,这不可能他也太狂了吧居然放出话来要诛雷家九族。先不说西陵国是雷家一个小小的分布就算他灭了西陵国的雷家那主家“雷家”他也能灭吗?”

  雷家之中,一中年男人做在主位是面色隆重,那正是雷家的家主雷震阳,雷震阳道:“鸣儿那名少年真的是一个眼神就杀死了八长老吗?”雷鸣战战兢兢的道:“父亲孩儿不敢撒谎确实是一个眼神杀死了八长老!”雷震阳又道:“他说我们雷家惹了他叫我们给他一个交代不然就灭我们九族是吗?”雷鸣瑟瑟发抖的道:“是的,父亲大人还有他生边的一个女人好像是陈熙月,我发现陈熙月不但恢复了武脉而且力量比之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很是诡异。”雷震阳低声道:“看来这小妮子声上有不可得的机缘啊!”他道:“去陈家,把陈泰给我请来。”一个飘飘渺渺的声音答到:“是”陈泰是陈家大长老,当初就是陈泰跟雷震阳设局害得陈熙月灵脉被夺。但在酒楼的俩人完全不知道这回事。陈熙月已经突破到了化气境三重巅峰,即将要突破化气境四重初期,而沐麟飞则是在检查自己的身体因为有太多的不可思议了自己是重生不是转世轮回。样子跟一前一模一样,而且自己的储物戒也还在自己的手上。但因为现在实力低微根本无法打开,这枚储物戒不是一般的戒指而是沐麟飞自己用飞外陨铁以及洛水打造而成一般人则是看不见他手上的储物戒也就是说:这戒指通灵。沐麟飞检查了半天都没发现什么就是发现现在是一个平常人没有一点元气在身上,这点让沐麟飞欲哭无泪。但就在这时沐麟飞感觉到身体有一点异样。而且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的威胁。沐麟飞表情立即严肃起来因为能让他感觉到危险的东西都会别样的不简单,但这一次检查又是什么也没检查到。可是沐麟飞的神情不在吊儿郎当因为他明显的发现自己的体能有一样自己无法掌握的东西存在。这是沐麟飞绝对不允许的,但同时他也知道现在自己还没办法压住那件东西所以便释然开来。也不是说沐麟飞因此放弃对那东西的观察,而是自己默默去观察不想打草惊蛇,沐麟飞神情回到酒楼上一睁开眼就看见陈熙月离他有不到一尺的距离,两只眼睛水灵灵的看起来就像一个大萝莉在自己眼前晃悠,沐麟飞问道:“吃饱了吗?吃饱了就陪小爷到雷家走走。”陈熙月答到“吃饱了少爷。少爷不需要吃点吗?”陈熙月有恃无恐反问道。沐麟飞也没回她而是向楼下走去俩人一同走在街上很多人都认出他们道:“他们真敢道雷家去啊!他们这是自寻死路,他们不知道雷家有着两位化元境九重巅峰的存在吗?”各种议论声在沐麟飞和陈熙月的耳边响起。但他俩仿佛没听见似的。。。。。。。俩人一同往雷家大门走去

  雷府内,雷震阳旁边坐对立面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面容憔悴,但不失威严,这个老头就是陈家大长老。

自寻死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