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伤痛欲绝

  叶玉曦浑身一怔,转头看向后方,道路中走出一人,高大的身材,络腮胡须,浓眉大目,身穿白色劲装,神态从容温和,乍看之下仿佛一名饱读诗书的秀才,没有半点赳赳武尊的气质。

  “爹,你怎么来了?”叶玉曦疑惑道。

  “我今天看你魂不守舍的,你有什么心事吗?”

  叶凡今天见她今天心事重重,见她常常凝思,睫毛下垂几乎掩没眼球,端正的鼻子仿佛含着神秘,以前可没这种情况发生的,所以有点担忧,就想问一问她,然后跟她来到庭院。

  “爹,我有一种很强的直觉,我很快就会和那修杰混蛋见面了。”叶玉曦水灵光眼波中闪动着期待的光芒。

  叶凡一听浑身一震,刚毅的脸庞罩上了一层僵硬。

  “看来玉曦的执念太重了,都产生幻觉了。”叶凡眉头一邹顿了顿,暗道,“不行,再这样下去会坠入情魔,得想个办法让她忘掉修杰。”

  现在叶玉曦天赋优异,境界已经到了武将圆满,离武师境界只是一步之遥,要是让她坠入情魔的话,会导致境界停滞不前,境界想升难如登天,而叶凡作为叶玉曦的父亲看见她执念如此之重,必须想办法阻止她再这样下去。

  “有了!”这个念头像暴风雨夜晚的闪电一样,在叶凡脑海里闪了一下。

  叶凡刚毅的脸庞突然罩上了一层冰霜,冷冷的说道:“玉曦!他是不会来看你的,你不要再想他了。”

  “为什么?”看见父亲突然变脸有些不解道。

  “为什么?”

  “哼!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就来气。他在部队所做事情都传遍了,韦修杰那卑鄙小人已经有新欢了,他早就把你忘到九霄云外,而你还在这里惦记着她。”叶凡装作一股冲天的怒气,对她怒吼道。

  “不可能!修杰不是那样的人。爹!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叶玉曦一听浑身一怔,眼里的期待顿时被吓得消散,有些不安的说道。

  “骗你?你觉得为父会拿这些事情开玩笑?”叶凡冷冷说道。

  “不可能!我怎么没听到这些消息?爹,你不要拿这些事情开玩笑了。”叶玉曦还是坚决不相信韦修杰移情别恋。

  “哼!看来你还是不死心啊!也好,我已就不瞒着你了。”

  “你给我听好了,你和韦修杰的婚姻已经取消了,所以不管你信不信,你以后都不可能看见韦修杰。”叶凡眼里迸射出憎恨的火花,冷冷说道。

  “婚姻取消了?”

  “是哪家先取消了婚姻?”叶玉曦还是抓住一丝希望,紧张问道。

  “韦家”

  她听到韦家两个字,顿时两眼发直,连连自语,又惊又怕,双腿连退数步,像筛糠似地乱颤起来。

  叶凡看着叶玉曦痛苦之色,不免有些心软,但是为了让她不坠入情魔,他必须怎么做。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爹,你绝对是骗我的,我要去韦家问清楚。”说完跑出院子,叶玉曦的心像被蝎子蜇了一下,感到刺痛。但始终不放弃,要去韦家问清楚真相。

  “玉曦,不要怪为父啊!我也只是为了你好啊!”

  看着叶玉曦远离的背影,一种惭愧、内疚。痛心的混合之情,像海潮般地冲击着叶凡。

  街道上,来往的车辆融汇在一片喧嚣声中。街道两旁,排列着式样相同的楼房。西下的太阳在重复的建筑物上,在开始凋零的树丛上,留下大块的亮斑。

  叶玉曦机械化的向前面走去了,走得好缓慢,走得好滞重。她痛苦地歪着头,苦楚的痉挛掠过她的嘴旁,那两道皱纹颤动着,像两丝苦涩的微笑。她颦着眉梢,两眼无神地凝视着夹在杂草中的一棵还未开花的鲜嫩的苦菜。

  韦家和叶家这两大家族是世交,两家家主常常一起喝酒,聊天,合作,没有产生任何矛盾,而且两家距离也不是很远,只有两三里路。

  不知走了多久,叶玉曦来到了韦家,她望着韦家的大门,每次来到韦家大门都是无比兴奋,而现在完全兴奋不起来反而更心痛了。

  这时门卫看到了叶玉曦,微微一怔,便上前说道:“叶小姐,您大驾光临,怎么不先通知一声呢?快快快,请进。”说着他开启大门,做出请的手势。

  叶玉曦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其实心里,像铅块一样,又凉又硬,在胸里坠着,几乎要掉出来。

  她走了进去,穿过庭院,迈上九重石阶,就到了金碧辉煌的宝殿。据说,这是明代仿唐建筑,殿高十多米,四个飞檐挂有铜铃;微风拂过,就“丁丁冬冬“地奏起来,真棒!进入大殿,只见一尊五米高的如来佛正含笑坐在莲花台上,听爹讲,这尊大佛全用赤金贴塑。可是她没心情凑上去仔细地观赏着,佛像呈铜色,大佛两旁有弟子、菩萨、力士、天王、罗汉等,个个慈眉善目,容貌安详。

  来到一个巨大的古宅,在苍色的山岩的脚下。宅后一片竹林,鞭子似的多节的竹根从墙垣间垂下来。下面一个遮满浮萍的废井,已成了青蛙们最好的隐居地方。她怯惧那僻静而又感到一种吸引,因为在那几乎没有人迹的草径问蝴蝶的彩翅翻飞着,而且有着别处罕见的红色和绿色的蜻蜓。

  走进古宅,正中是一个约两米高的朱漆方台,上面安放着金漆雕龙宝座,背后是雕龙围屏,方台两旁有六根高大的蟠龙金柱,每根大柱上盘绕着一条矫健的金龙;仰望宅顶,中央藻井上有一条巨大的雕龙蟠龙,从龙口里垂下一颗银白色的大圆珠,周围环绕着六颗小珠,龙头、宝珠正对着下面的金銮宝座,梁材间彩画绚丽,鲜艳悦目,红黄两色金龙纹图案,有双龙戏珠,单龙飞舞;有行龙、坐龙、飞龙、降龙,多姿多彩,龙的周围还衬着流云火焰。

  叶玉曦看见坐在龙宝座上的韦修真,似乎早已经知道自己要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到来。

  韦修真虎背熊腰,一双眼眸射出利刃般的寒光,似乎能洞彻人心,又带着几分威严,几分沧桑,大约三十来岁。他静静的坐在那里,腰脊如标枪般笔挺,散发着摄人的气势,仿佛千斤重担也不能将他压跨。手臂肌肉如铁,拳头骨节突出,肌肤上还可以看见淡淡的伤痕。衣服袖口缝了一道金边,细看下仿佛一条腾云驾雾的金龙。

  这时韦修真打破沉寂说道:“玉曦,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好!”叶玉曦顿了顿,说道,“韦叔,婚姻真的取消了吗?”

  “是的!”

  “是你们韦家提出的?还是韦修杰提出的?”

  “啊杰提出的。”

  叶玉曦顿时面如死灰,僵立无言,心底的刺痛在扩大,扩大成了一片迷惘的、怆恻的情绪,她泪光莹莹的眼睛,如同掩映在流云里的月亮。

  叶玉曦回过神来,颤抖的说道:”韦……韦叔,打扰了,我先告退。说完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古宅。

  韦修真眼神复杂的看着叶玉曦背影慢慢的走远,喃喃自语道:“玉曦,你爹他也是为你好,唉!”

  街道边的小公园--

  叶玉曦全身感到一阵痛苦的颤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但还在机械地迈动着双脚,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然而有一滴什么东西落在地下了,女人在哭,先是一颗两颗的,后来眼泪便在脸上开了。许多条河流不断的流着。她双手捂着脸,努力地抑着哭声,憋得肩膀一抖一抖地搐动,但始终没憋住,在小公园大哭,哭得那样伤心,那样悲恸,那样绝望,泪水像决了堤的洪水似的从眼窝里倾泻出来。

  “叶玉曦,哭得这么伤心,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啊?”

  不知哭了多久的叶玉曦,啜泣了好久的他,眼睛红肿得像两颗熟透了的樱桃…突然听到背后穿来一声带有一种冷酷的怨毒之意。

第十五章 伤痛欲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