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伏见

  这时一人走了出来,见到赵昊弯腰行礼。

  “伏见,见过三太子。”

  赵昊细看他,身形瘦高,形容倒也端正,就是脸色极白,配上他的头发…噢,他的头发是比这阴冷海带还深的墨绿色,长长的长发飘在身体四周。一身墨色长衣更显整个人阴冷。

  这便是医师了。

  白赢珠抢先问他,“枝淌怎么样了?”

  那位伏见回道:“她只是指甲断了,又不是胳膊断了,小事一件,就算胳膊断了我也能接上复原如初,你又不是不知道。”

  白赢珠忙道:“我知道伏医师之能的,咳咳。”

  赵昊忙道:“你怎么了,着凉了?”

  白赢珠捂嘴:“没事,没事,一时嗓子痒。”

  伏现见此道:“三太子可要进我屋中看看。”

  赵昊进到白色屋前倒吸一口冷气才发现远外看到的白色竟是鱼骨,整个屋子是由硕大鱼骨堆成。

  再看一旁的白赢珠毫无异色,习以为常,赵昊硬着头皮进去:

  出乎意料,屋里倒是整洁干净,幔布围着四墙,屋角一石桌,上面摆着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工具,而那红衣的枝倘正坐在桌边。赵昊仔细看她的手,完好无损。

  白赢珠道:“还不来给三太子见礼。”

  那红衣的枝淌坐在椅子上气啍啍的不肯过来给赵昊行礼。

  那赵昊忙道“不必了,今天本来就是我的错。”

  他细看那珊瑚精,形容尚小,默念:“我不与小孩子一般计较。”

  他尽力摆出龙太子的派头:“枝淌吧?今日我确是不知那珊瑚就是你,不然也不会损环,这样吧做为赔礼,我送你些什么吧,糖果好不好?

  白赢珠“…………!”

  伏见“………?”

  枝淌突然抬头猛盯着他,:“你真要送我东西?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就救救我的族人!”

  “枝淌!”白赢珠惊叫。

  “救你的族人,可我也没有让海水温度变化的本事。”赵昊奇道。

  “不,你有的。”枝淌大叫。

  白赢珠斥道“别说了枝淌你不要命了吗?”

  技淌急道:“他明明可以的。”

  赵昊奇了:“我可以什么?”

  枝淌还要再说,那伏见上前一步在她耳畔轻轻一划,伎淌倒下了。赵昊刚要问,伏见就回道:

  “三太子不必担心她只是睡着了。”

  赵昊看看倒在椅上的枝淌,疑问道:“

  “她说我可以什么?”

  白赢珠道:“她胡说的,三太子不要在意。”

  他们回到清凉殿中,绿随波正在案前写着什么,赵昊来了这么久,终于弄清了那一群丫鬟的名字,也弄明白了白赢珠确是负责他的饮食起居的。而那绿随波其实是负责文书工作的,

  他的大哥在外拜师修行,二哥早夭,如无意外,他将去个江河之类做个一方龙王,而这绿随波就是准备帮他处理各种公务的,各种许愿,往来文书之类。所以她虽名义上是他随身待婢,倒大多时候在前殿司学习各种文书,能在赵昊眼前时间并不多。

  而翠竹,雪柔之人有的随白赢珠处理他贴身之事。有的帮绿随坡处理文书之类看似人多杂乱其实各司其职。

  他悄悄找个机会拉绿随波到殿外一僻静处,把枝淌之事说了一道。

  绿随波听了看看赵昊:“这事我也不敢说,龙后会怪罪于我。”

  赵昊说:“我不会说你是说的。上次的三国还有半部没讲,我把下半部讲给你听。”

  绿随波想了想:“好,枝淌说你能救珊瑚海是因为太子你的原形是条罕见的火龙,龙族水中之生物,本性属寒,四海龙族的法术都属阴寒一类,包括龙王龙后,只有太子你生来是条罕见的火龙。别人生来喷水,你生来就会喷火。

  我猜枝淌的意思是想让你化回原型去珊瑚海喷火提高珊瑚海的温度。”

  “什么,靠我一人喷火能坚持多久。”

  “我想她的意思是有一段时间的温暖就够一些还未化为人形的珊瑚重新复苏,这样能多抢救一批。

  只是这颇耗元气,三太子刚醒,身体未复原,若是龙后知道了枝淌的话必然生气。”

  “这有什么,我当什么事,我化为原形帮他就是。”

  “你真愿意。”

  “可到底什么是化为原形。”

  “我示范给你看。”

  那绿随波回眸一笑,反身一拧一道青光跃到上空,青光过后现出一条绿色的蛟龙。

  赵昊嘴张的下巴快掉了。那绿蛟在空中转了一圈,俯冲下来,又化作绿光回到地面

  “你是……?”

  “我是绿蛟。”

  “你是怎么做到,变形的。”

  绿随波惊讶,“形随心动,十分简单。”

  赵昊:“我试试。”

  赵昊气沉丹田,憋住一口气,走七经过八脉,直憋到脑冲血,心中默念:“变龙,变龙………………变龙。”

  绿随波瞪着他,只见他咬牙,鼓着腮帮,涨着太阳穴,憋的眼都充血了。

  她忙用手推了赵昊的肩一下:“三太子,三太子,你在做什么?”

  随着她这一推,赵昊的这一口气泄了:“我做不到。”

  绿随波眼睛瞪的更圆了,“不会吧,这是每个水族都会的,门口把门的鱼精都能随时现出原身。”

  接着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遍,看的赵昊心里发毛。

  “难道三太子你是…?”

  赵昊心中惊慌暗想:“不错,我变不了,难道露出马脚了。”

  绿随波做恍然大悟状:“难道你是还没全好,上次还伤了脑子。”

  赵昊松口气:“是还没全好,不过…”想到那阴冷的伏见,“不过就不用看了。”

  绿随波不同意“还是要叫伏医师看看,而且这事我要回报龙后。”

  赵昊:“我到底怎么受的伤,为什么你们这么紧张?”

  “哎呀呀不是说了吗,是你自己练功,出了岔子,龙后自那件事后…………”绿随波突然住口。

  “哪件事?”赵昊追问。

  “没有,龙后一直痛爱殿下就是了。”

  说完,她一溜烟跑了。

  绿随波果然将此事去禀告了龙后,结果是龙后得知此事后,来看他,又是心呀肝呀肉呀痛哭一通。

  龙后哭完了,伏见上前拿出一个贝壳状盒子,他打开贝壳,从里面爬出一个银色的蜥蜴似的东西,不到一个手指大,伏见过来拉过赵昊的手,把那银色的小东西放在他的手上,那物身上隐现彩光,消失不见了。

  赵昊惊道,“这是?”

  伏见回道:“这是探查之物,不必担心。主要探查骨骼筋脉。”

  赵昊赶紧问:“可会探查脑子?”

  伏见回:“这倒不会,大脑识海何等奥妙,哪是此物能做到的。”

  赵昊感受一下,身上竟是毫无异常之感。

  半响,游骨蜥探查一遍,又出现在赵昊手上。身上的彩光更盛了。

  伏见将游骨蜥放回贝壳盒中。回龙后,“三太子无事,至于不能变化的原因吗,现在还不知。”

  这时龙王赶到,对着赵昊劈头盖脸的直接问“据说你不能化为原身了?”

  赵昊回道:“是。”

  “那法术呢?”

  赵昊忐忑道:“都没有了。”

  出乎意料,龙王并无怪罪之意,反而点头道:“这也没啥,反正我龙族并不以法术见长,没了就没了,我们龙族管的是行云布雨之事,就是你不能化为原型,如何布雨,如何出镇一方。”

  伏见上前回道:“陛下不必忧虑,三太子身体己好了,但想是受的刺激太大,识海那里还有些问题,但请龙王放心,随心化形是本能,想来只是时机未到,今后三太子完全恢复时必能化形。”

  龙王道:“现在看来也只能如此了。伏医师医术高明,今后还要多照看他。”

  伏见忙回道“小臣知道了。伏见必尽心力,还请龙王放心。”

  龙后左瞧右瞧更是怜惜,只道:“我的三儿呀。这可如何是好。”

  此事的结果是龙王从库房中找了堆天材异宝来给他炖了喝,再次严令禁止他出门。但对他化不了原形之事仍是毫无办法。

  这日赵昊将白赢珠,绿随波叫来再次问起珊瑚海之事。

  绿随波想想:“珊瑚海的事十分棘手,干万年以来一直适合珊瑚生长的温度突然改变了,要想重新恢复合适的温度需要时间。不过当勿之急是把那些完好的珊瑚带走。”

  白赢珠道:“其实办法不是没有,就是太子去求龙后,扩大花园。多收留一些珊瑚海的珊瑚,在龙宫的结界内,那些珊瑚会很快复苏。”

  赵昊道:“这个好办,我去求母后,母后会答应的。可这只是权宜之策,有没有什么彻底解决之法。”

  绿随波犹豫道:“三太子上次问过我后,我也曾与龟丞相说过此事,珊瑚海的旧有珊瑚是很难恢复了,现今只能延缓,只是这方法十分不好办。”

  赵昊忙问“什么办法?”

  “珊瑚是娇贵的生物,生长缓慢,往往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能长几十厘米,这次天有异像,阳光猛烈,导致海水变热,珊瑚海的珊瑚大面积枯萎,后来冰水涌入虽又造成二次伤害,但却让珊瑚海的水温降了下来,但珊瑚却已大面积生病,再经不得阳光,现今只有把珊瑚海上面遮上一层布幔,遮住阳光,等待那些珊瑚自己慢慢复原。”

  赵昊傻眼:“布幔遮住,那得要多大布幔?”

  绿随波回道:“布幔虽难做,却有一个地方可织就。”

  白赢珠突然出声:“你说的是……”

  绿随波点点头:“不错,正是泉先宫。”

  她又对赵昊道:“泉先宫是鲛人所在之地,鲛人所织的织锦天下闻名,想来这种要求极高的布幔也只有她们能做出。”

  “鲛人?美人鱼?”赵昊听到这挺激动,不是谁都能见到童话中里生物的。

  白赢珠奇道:“美人鱼这名字挺新鲜。”

  赵昊:“是在我那个世…………,反正小美人鱼很出名的。”

  绿随波己习以为常他的奇思妄想,接着说:“泉先宫是南海属下,只要三太子修书一封,送去给南海二太子,这事就成了。”

  赵昊松了口气,“这也没什么,有什么不好办的我这就去写信。”

  绿随波和白赢珠对视一眼,均十分惊讶,三太子以往十分看不上那位南海表亲,也提本不会将珊瑚海这等小事放在心上。现在居然为珊瑚海给南海写信,都觉有异,但也只想到是因为三太子昏迷太久,所以转了性情,再也料不到是龙躯中换了人。

  赵昊来到书房,绿随波铺开绿色水草做的纸张,白赢珠在旁研加入了龙涎香的墨。

  赵昊提笔,却范了愁,这三太子平常是如何与他亲戚书信往来的,他正提笔要写不写时,却突然福至心灵,下笔无阻涩,

  南海吾兄

  愚弟今有一事相求,今吾东海之滨,与北海相交有一珊瑚海之地,突遇天灾,冰热相交,十不存四,今闻你南海泉先宫,织布之法冠绝天下,特求可幔盖珊瑚海的织幔,若是事成,愚弟必有重谢。

  东海三弟手书

  绿随波见了,便说:“我这就去南海送信,请南海二太子去泉先宫。让鲛人织就布幔。”

  赵昊当然同意。绿随波领命去了南海。

第三章 伏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