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周落

  周海是谁?我是周海?

  我越来越不认识自己了,是你在捣鬼吗?唧唧唧唧,笑得难听死了,别笑了死猴子,是你在笑吗?

  周海看了看自己的手,他看到一只充满绒毛的手,周海猛地往桌子上一拍,巨大的力道瞬间贯透整个桌子,咔嚓咔嚓,周海转过身,桌子瞬间碎成一堆木渣。

  手又回复原样了,周海抬起头望着天,天空上有轮明月,周海看着月亮,原本稍显清明的眼神又变得同白日里一样了,他走了出去,要把这个他的侄儿杀了,就像他亲手杀死他的妻子一样。

  张燎在屋里,门外有两个人,张燎无奈啊,这个周海有问题啊,自己这是羊入虎口,只能靠着自己这个未婚妻来操作一番了,张燎也看着这轮明月,不禁叹道

  “我这个张家大少爷也有今天那。”

  张燎在这个房间里坐着,拿起那个女人留得手帕看,非常精美,那个武字他越看越精妙,越看越入神,怎么会有这么浑然天成的字,怎么这么好的字一点精气神都感受不到。

  张燎拿起水壶,浇了上去,他看那些武侠志异的小说上,就有这样的情节,

  可是绣字真的被打湿了,张燎有些蛋疼的看着这绣字,什么都没发生,他本来还打算用火烧一遍来者,现在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黑风现在在那?黑风有灵,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自己先管好自己吧,张燎在这房间里急躁又耐心的等待着,自己全靠我的这个青梅竹马了啊。

  距离张燎被休息(关押)的房间直线最近的一处墙边,墙上有个狗洞,黑风急躁的在墙边走来走去,黑玉般眼睛焦灼的看着墙壁另一侧的张燎。

  张燎等周落来,也不敢睡床上,就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啪!左脸多个鲜红的巴掌印,张燎睁开眼看到一个穿着夜行服的女性,虽然蒙着脸,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周落。

  张燎站起来,心想恩人呐!你可算来了,啪,自己的右脸也来一个,张燎现在哪敢跟她计较这个,于是他就抓着周落的衣领小声说道

  “神经病啊你?!”

  周落撇撇嘴,说道

  “我怕叫不醒你,才打的。”

  张燎一副看傻子的眼神,说道

  “谁说你这个的,你打这么大声被发现怎么办?”

  周落看着这个张燎,还没来得及想其他的。

  张燎又接着说道

  “有主意了吗?”

  周落轻松的说道

  “外面的人被我迷晕了,我知道家里的小道,咱们从这出去,绝对安全。”

  张燎想了想觉的这主意不错,不过他想到了一方面,说道

  “我们?”

  周落摘了口罩瞪着大眼睛,带着一副唯美的微笑,看着张燎说道

  “对啊,我们。”

  张燎看着周落没由得心寒,悻悻说道

  “行吧。”

  周落往前面走,张燎看周落看不到自己了,连忙搓搓自己那张通红的脸,然后跟上周落。

  两人在门后挤在一起,这丫头这些年变得有料了啊,阵阵香风进入张燎的鼻子里,他不自觉多闻了两下,就看到周落满脸通红却又阴沉的看着自己,她掐住张燎的脖子,但是想想了又停了手,做了个嘘声手势,周落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然后周落摆摆手,打开了门,俩人走了出去,地上还躺着两个奴才,张燎呸了他们俩一人一口,然后连忙跟着周落走走过去。

  一路上藏树洞、钻草丛,周落有一次还提着他到房梁上,张燎看着周落矫健的身上不禁有些发虚,自己这二两骨头估计还不够人家打套军体拳的。

  走了许久,张燎在黑暗中看到了墙面,周落带着他往墙面走,张燎估计通道就是这里,所谓小道,大概就是那个东西。

  周落带着张燎走着,突然停了下来,坐在草地上,然后揽着张燎让张燎坐在她的腿上,她对张燎说道

  “燎哥哥,咱们说说以前的事吧。”

  张燎说道

  “姑奶奶你就不能出去了咱们以后慢慢说?”

  周落脸色阴沉的看着张燎,张燎知道这回必须硬气,便说道

  “你以为这是那儿?被发现你顶多被关个禁闭,那我小命就没了。”

  周落捏了捏张燎的脸,说道

  “你要是死了,那我也不活了,现在咱俩要说的是比生死更重要。”

  要是出去你跑了我就抓不到你了,这才是周落的心里话。

  张燎听了这话没敢吱声,连生死都不算什么,反正也反抗不了,行吧。

   “燎哥哥,还记得咱们小时候钻的狗洞吗?我卡在里面,怎么也出不去,哭的好厉害,也不敢叫大人,然后……”

  张燎接道

  “然后我一脚把你踹出去了,你还生了好几天闷气。”

  张燎发现突然没声音了,他转头一看,周落脸色又变了,阴阴的看着他,张燎扭过头,然后一句话也不说。

  周落看着张燎这样,又笑了,然后接着说道

  “然后那几天你陪在我身边想办法逗我开心。”

  张燎咧咧嘴,说道

  “那是我爹叫我这么做的,你想多了,我都快烦死了。”

  周落哼哼的笑了笑,说道

  “燎哥哥这么骄傲的人,爸才管不了你呢,你真不想陪我,谁能说的动你。”

  张燎谨慎的看看四周,啊啊啊啊啊啊,这女人有毒吧,珍惜生命,远离痴女啊啊啊啊啊啊!

  “你懒散、又傲的不行,还满肚子坏心眼,可是总是愿意陪我,在我身边,不管是谁欺负我,你从来不管谁对谁错,永远站在我这边,当时落儿就好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张燎不知怎么的,也放下些许警惕,脑海里浮现了几张过去的画面,但很快又回到现实,我的姑奶奶啊,你现在不是在我们家,也不是在其他地方,而是在一个你爹想要我命的地方啊!这话他没敢说,他又不是处男,对于女人还是有些了解的,女人感性起来看不清现实,自己又打不过她,最好顺着她的意思,赶紧什么都答应她,让她回忆完。

  “落儿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我们一起踏青回家,我们俩在我们的“家”的树干上看完落日回家,回去的路上落儿去追一个好漂亮的蝴蝶,等落儿回过神,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说道这里,张燎的眼神也恍惚了,他沉默着,思绪仿佛也回到了十几年前。

  “落儿躲在我们的“家”里,衣服脏了,肚子饿了,外面下着雨。”

  说道这里周落温柔的抚着张燎的脸,眼里的情绪看不清楚。

  张燎说道

  “当时你爹跟我爹都急疯了,他们派出了所有的能用的手下,县长正在家吃着饺子,被你爹扛着到了县府,当时那个县官一边穿衣服,一边发着悬赏,一边叫他的大头兵们去找你,可是最后没有一个人找到你。”

  周落接着说道

  “只有你,燎哥哥,那时候我很害怕,非常害怕,我想到了许多可怕的故事,我祈望有人来救我,可是我的脑海里想到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而是你,你这个大坏蛋,我对着神灵发誓。”

  “张燎那个蠢蛋坏蛋快来把本小姐带走,看在他辛辛苦苦救了本小姐的份上,我就嫁给他做他一辈子的媳妇吧!。”

  张燎说道

  “我说那天你的表情怎么那么可笑,看见我眼泪鼻涕耷拉着,嘴巴咧的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见着我就不撒手了,抱在我身上,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王子、结婚这类听不清的话,回家非要跟我睡在一起。”

  周落脸红了,她说道

  “你也好意思说我,整个人都成了只落汤鸡,回家就感冒了……”

  张燎说道

  “所以你就对着我爹说要帮我变暖和,然后跑到我被子跟我睡了好长时间吗?”

  周落突然伤感的说道

  “多么美好的回忆,你不该去找那些女人的,你喝酒、赌博,看戏整天无所事事我都不在乎。”

  周落清凉的双手轻轻握着张燎的脖子,说道

  “好在我们还有一次新的机会。”

  周落看着张燎的眼睛,眼睛里有着愉快的情绪,张燎心情沉重,因为他的脖子被人锁着,他不敢动。

  “燎哥哥,你愿意从此以后,只爱落儿一个人吗?再也不会看其他女人一眼,再也不会想其他女人,心里、脑海里只有落儿,永远爱着她,落儿也永远爱着燎哥哥,让我们找个地方,隐居起来,永远的生活在一起。”

  “你愿意吗?”

  张燎不想说话,因为他想说的话有三个字,感受着脖子上那双清凉的小手逐渐加大的力道,周落的眼睛里的神采越来越黯淡,张燎的喉咙被挤压着,说道

  “我……”

七.周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