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我不甘心

  周海走出房间,关门,看到了一副画,一个美丽温婉的女人嘴角带着笑看着周海,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半跪在地板上,心口痛的仿佛不能呼吸,他在地上打滚,浑身大汗淋漓。

  唧唧唧唧……

  别笑了,别笑了!别笑了死猴子!啊……啊啊……咳咳……周海抹了抹嘴角的口水,抬起头,我现在要去杀了张燎,他的侄儿,他的女婿。不对,燎儿遭此大难,我应该好生宽慰,并且当做己出般照顾,何况落儿是如此喜欢他,啊啊啊啊……

  周海闭上双眼,骤然间浑身元力沸腾,气血涌动,出现了短暂的清明,他神情专注,将元力运转至全身奔涌,意图摆脱这个操控他的邪灵。

  他的满脸通红,脸上遍布汗水,原本的红衣被元力震碎,只剩下一条白色裤子,筋骨齐鸣,血气怒涌,肌肉鼓的像是金石一般,他是周海,他是大侠,他有着武者的赤子之心,他已经铸下大错杀了挚爱,他不能在一错再错下去

  周海眼睛猛然睁开,头发被自己所发出的气压绕到了后面,火焰一般的元力在如同丝带一样在他身边环绕,他此刻变如同神话中的操控火焰的神使一般。

  他要怒目一张,催动元力,要绞杀那个邪灵。

  “嘻嘻嘻嘻……周海你忘了你做了什么了吗?”

  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周海浑身一滞,他突然感觉自己站不稳了,自己做了什么?他呆住了,我周海一生行侠仗义,宰恶锄奸,干了什么?为什么我的手在抖?为什么那个猴子的声音令我如此恐慌?我……

  想起来了。

  周海怒吼,说道

  “灵猴!周某所做之事天怒人怨,神鬼弃之,但是为何将怨恨牵扯到泰安百姓,牵扯到周某家人,灵猴,周某违了武者的道,违了做人的良心。”

  周海扑通跪到地上,丝带般的火焰早已消散,此刻周海看着是如此卑微,是如此憔悴,他低沉的说道

  “求灵猴大人放过泰安百姓,放过落儿燎儿。”

   “嘻嘻嘻嘻……周海,我的确是只在惩罚你,只是你不明白而已,我不会杀你,那多无趣啊,我得把你的东西都慢慢砸碎,去吧,你不是要去杀你的那个侄儿吗?去吧去吧,别忘了。”

  周海站起来,呆呆地站着,然后嘴角露出微笑,说道

  “对了,我要去把张燎杀了,不要忘了。”

  周海大步走向外面,浑身丝带般的火焰元力缠绕,走出他的房间的大门时,门自动就融开了,然后在朝着张燎房间走去的路上留下一条火焰之径。

  而在周海屋子的屋檐上一直坐着一个女人,她看着周海走远,她举起一个酒坛子,隔着一些距离往嘴里倒,却一滴不漏。

  她将酒喝完,往角落里一扔,却稳稳当当的立在墙角,她看着周海的背影,不禁叹了一息。

  张燎觉得自己要透不过气了,阴暗,那双眼睛,我讨厌被人威胁,我不该来这里的,不想答应,凭什么?凭什么你喜欢我我就要喜欢你?为什么我要被人威胁着说情话,我不爽,我不愉快,我是张家的大少爷,未来的家主,没人敢这样对我,我今天就是要大声说出来我的真实想法。

  “我……”

  火,炽热的火,沿着草地向他二人袭来,周围还有许多人影,围着他俩,那些穿着黑衣仆服的人拿着武器成半月的阵势包围他们,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走在最前面,火焰包裹着他,哗哗。狂野的火焰。

  周落松开了张燎,然后攥住张燎的衣领,周落气力一起,准备带着张燎跳过墙壁。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就停下。”周海手持一把火焰长弓,已经拉满了弓弦。“女儿,现在把那个小子交过来,爹爹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不是我爹,你是个畜牲,一只野兽,你亲手杀了娘。”周落眼睛里阴狠仿若已经可以化为实质。“我要杀了你。”

  周海听到她说的话,头略微痛了一下,然后手一挥,火焰突然朝着奴隶们卷去,所有奴隶们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火焰所吞噬,他们有的人伸出手指向周海,有的人痛苦的嚎叫,周海看着他们,淡淡说道

  “知道的太多还是不好,张燎你这个畜牲不仅私藏妖孽,还杀戮无辜,我今天只能替天行道了。”

  他又看向周落

  “怎么不演戏了呢,落儿?我可是每天都很开心的配合你呐,明明恨我恨得要死,恨不得立刻杀了我,可是心里还残存着一些幻想,啊,这是不是一场梦?那个温柔的父亲会不会有一天回来。”

  好痛苦,不要这么说,不能这么说。

  “噗嗤。”

  周海甚至笑了起来,他笑得很畅快,很开心。

  不是,我不是这么想的,我在干什么?闭嘴啊你这个混蛋。

   周落的脸扭曲了,那种疯狂且愤怒夹杂在一起所形成的令人恐惧的表情,她浑身爆发出冰冷的气息,隐约可以看到雪白色的元力在周落身体表面涌动。

  “快走。”

  极小声,错乱且微微颤抖的声音,那是周落的声音,张燎心里有些痛,但是他还是勉强的笑了笑,宽慰自己道

  “我也没办法,我帮不了这档子事,我可插不了手,我留下来只会添乱,我得离开这儿。”

  张燎看着高墙就知道自己爬不上去,可是他左瞅右瞅终于看到了那个他现在最想要的地方狗洞,他连忙走过去想要撤退,可是当他走进以后脸色发青,堵住了,被一块大石头从中间卡的死死的,这东西给他十分钟他还真有办法疏通,可是她妈的周落要是还能撑半分钟他就烧高香了。

  黑风在墙外疯狂的撞着墙,仿佛知道了主人需要她,可是马头都撞出了血依旧无法撼动这一座高墙,最后黑风呜咽着拿着头顶着墙壁,可是毫无办法。

  “我来帮你一下吧,黑灵。”

  一个黑衣女子突然出现在黑风身边,她将一只手按住她的身躯,然后黑风突然开始剧烈抽搐起来,毫无生息。

  “好弱好弱好弱!我的落儿你也太弱了吧,我只是单纯的拿拳头砸你而已,你就受不了了?”

  周海肆意的挥舞着燃烧的拳头,他的战斗经验是何其丰富,他的确就是单纯的用拳头砸周落而已,就是如此简单,如果不是周落的寒冰元气可以抵消周海火焰的一部分伤害,周落早就落败了。

  周海一脚踢到周落的腹部,周落被这股力量带走,躺在地上看着张燎,一动不动。

  周海看着自己的手,似乎有些迷惑,但很快又回复了,他走向张燎,举起火焰凝成的长弓,一支火焰箭蓄势待发。

  张燎看着周海,有些无奈的坐在地上,叹了口气,他看了周落一眼,然后闭上了眼睛,等待结束的那一刻。

  周海准张燎,拉弓,放箭。炽热的火焰凝成箭将要穿过张燎的身体,周海愉快的等待着张燎的身体被火焰分成灰烬的那一刻。

  轰!

  一头肌肉鼓胀如同一副铠甲般的黑色马匹撞开了墙壁,她毛发茂盛,神态骏逸,只不过她的头部正潺潺的留着鲜血,她冲向张燎,如同一阵黑风一脚将火焰踢碎,然后举起张燎就跑。

  周海看到这种情况眼睛发红,他的筋肉鼓胀起来,然后大量的元力凝聚,不过几秒而已,就凝成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凤,周海维持着姿势,疯癫的说道

  “你们往那跑?往那跑!”

  周海大吼

  “火凤燎原!”

  接着做出一个手势,火凤突然间有了生机,朝着张燎飞过去。

  张燎感觉离火凤还有老远就感到那令人窒息的炽热,如果被刮到就会连骨头都不剩下。

  “黑风,跑,跑起来!”

  黑风鼓起全身的力量,拼命的向前跑,周海残忍的低笑着,周落死死看着张燎与黑风的背影。

  火凤里黑风张燎越来越近了,周落低下头,忍住让眼泪不掉下来。周海发出愉悦的笑声。

  张燎搞到火焰越来越近了,仿佛下一秒自己就会葬身火海。

  好不甘心

  回首往事,一事无成,成天只知道浪荡过日,浪费了大好年华,把爱我的人的期望辜负,使他们伤心,自己更是为了一己私欲,为家族招致如此杀生之祸,我这么多年到底干了什么?我不甘心就这么结束,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呐!”

  张燎声嘶力竭的吼叫。

   我不想就这么结束!张燎内心的渴望在嘶吼。

  黑风跑啊,快些,在快些,在快些,我们就要死了,成为一堆灰烬,就这样死了的话,谁也不知道我们曾经存在过,我们生下来就像一颗枯叶融入大地,谁也不知道我们存在过。

  张燎抱着黑风怒吼

  “你甘心吗,黑风?”

  “驴!”

  黑风回应了张燎,加快了速度,它的马蹄流出了血,张燎感到黑风的更快了,但是火凤依然在死死跟着张燎,它已经锁定了张燎与黑风的气机,直到自身枯竭不然绝不停息。

  黑风真的成为了黑风,他的的速度在常人看来只能看到一阵残影,就如同一阵黑色的风,但是火凤依然在死死跟着他们,张燎咬着牙,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不知到了那里,黑风终于停下了,黑风呜咽了起来,似乎实在责怪自己的无能,张燎只是温柔的抚了抚黑风的毛发,然后望天叹道

  “遭此劫难,自作自受。”

  话音刚落,火凤就攀上这一人一马,剧烈的火焰将二人吞噬,随后火焰散去,留下一个人形焦炭和马形焦炭。

  啪嗒啪嗒,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大爷拍打着自己的烟枪,正是张燎白日所遇的大爷,他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团煤炭,叹了一息,走了过去。

八.我不甘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