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往事

  张燎睁开眼,至少他感觉他睁开了眼睛,可是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他想说话,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我怎么了?

  张燎试图动一下,顿时浑身像是被针狠狠刺了一样,他感觉自己流出了冷汗,因为肉体太过孱弱,仅仅是一丝水意,那股钻心般的疼痛就再次来临。

  “别乱动,不然等下伤口又裂开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旁边传来,如同苍劲的古松,张燎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是那个老大爷,自己没死,被人救了,他试图说话,想问他的马在那,可是喉咙仿佛被火灼烧了一般。

  仅仅是说话产生的气流就让张燎的身体如此痛苦,张燎痛苦的闭上眼,这样活着还有什么用?不如死了算了。

  老人在旁边一个药炉上用扇子给药炉控火,他说道

  “小伙子啊,不要丧气,我李青牛也会点医术,虽然不能让你回复如常,但也能让你以后能够勉强生存,来喝药。”

  李青牛将药炉里的药倒进碗里,然后走到张燎身边,用手指轻轻掰开张燎的嘴唇,然后将药送进张燎嘴里。

  张燎刚喝一口,眼珠瞪的仿佛要瞪出眼眶,浑身紧绷起来,崩的紧紧的,直至许久才回复,张燎心想自己完了,这辈子都完,整个人都发灰。

  李青牛看状,叹了口气,说道

  “药先不急,等你睡着了我在给你喝,老李我来说说周地主的事吧。”

  张燎想问黑风怎么样了,李青牛接着说道

  “你的马是匹好马啊,它没事。歇息吧,歇息。”

  老李抽出了烟枪,开始抽起来,烟雾环绕在屋里,升腾飞舞,张燎感觉自己变得平静下来,至少烟雾钻进他的肺里会给他带来的巨大疼痛没有出现。

  “朗朗饿狗……”

  在泰安的山水之中,一个样貌英武、器宇轩昂的男人抱着一个气息衰弱的女子奔跑在山路上,不过此刻他十分狼狈,脸色慌张,衣服破损的十分严重,心口那里有一道巨大伤口在流着血。

  他走的很急,所以也很快,在走了一段路以后他感到一阵虚弱,才发现自己的心口留着血,他催动他那仅存的的些许元力止住血,然后咬着牙,强迫自己忽视身体发出的警告,然后加速上山前进。

  周海知道山上有个老道,他的家族曾经与这个老道有些许因果,具体大概就是他祖上在这个老道还没修道时帮过老道,周海只能希望他爹没有骗他。

  终于,周海停下了,他不仅心口有着巨大的伤口,全身上下都有着密密麻麻的伤口,他的身体仿佛裂开无数张嘴,呼呼大笑着,他走不动了。

  周海盘坐在地上,将背上的女人紧紧搂在怀里,女人脸色苍白,并且虚弱无力,鼻息已经近乎听不到了。

  周海深深地望着他的妻子,最后不禁啼哭流涕,情不自禁道

  “紫烟,是笨大海无能,让你和我俩未出世的孩子落这般下场,紫烟,你最怕一个人,没事,大海也很快来陪你。”

  周海仅剩的一丝维持伤口的元力被他的主人释放了,血液们不安分的从伤口里潺潺的流出,周海感受到自己越来越虚荣,他勉强的笑了笑,抱紧了紫烟一些,然后闭上了眼睛,只是临死以前他似乎听到了猴子的叫声。

  唧唧唧唧……

  当周海睁开眼时,他什么都看不清,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处于混沌中,他大声叫喊也没有用,貌似没有人听到,过了一会儿一个老头来给他喂药,周海顿时就想到了老道,他激动的想要坐起来。

  老道拍了拍周海一下,然后周海动弹不得,只能躺在床上,老道拿起一个烟枪,抽了起来,说道

  “年轻人身体就是好,估计过不了两天就可以下地了,好好修养,说不定能回复到原来的九成。”

  周海此刻不关心这个,他急忙说道

  “道长,我夫人如何?”

  老道眯着眼,看着旁边那个被白纱布包裹着的人影担忧的口气,感到有些棘手的摸了摸他的一大把胡子,最后无奈的说道

  “夫人跟你的孩子伤势暂时勉强稳定,但是你带她来之前,一股阴寒的元力一直在她体内肆虐,如今老道只能固住这股元气,一但动手那股元力拼死搏命之下,恐怕夫人只能香消玉殒。”

  周海听了这话,这刚强的汉子,不禁又落泪了,但他仍不死心,咬着牙说道

  “道长,我周家先祖曾对您有恩,周海不敢以此自持,希望道长能够救紫烟及孩子一命,周海愿将千年周家所得全予道长。”

  老道坐在木凳上,又抽了口烟,青烟云雾缭绕,老道叹了一息,说道

  “痴儿,不是老道不想救,而是救不得,你夫人身体不只是有阴寒元力那么简单,在你带她来之前,你夫人身体已经被这股元力破坏的七七八八,而且肚子还有一个孩子,老道的元力虽然相对来说比较平和,但是也不是你夫人肉体凡胎可以承担的,哪怕老道与那股元力交锋途中一方泄漏出丝毫,恐怕夫人即刻殒命。”

  周海眼睛仿佛失去了光亮,他嘶哑的说道

  “难道没有任何办法了吗?道长求您……”

  周海张开嘴,低声嘶吼道

  “求您!”

  老道啪嗒口烟,直接说道

  “老道有一好友,此人对元之掌控不说独步天下,也是举世罕见,但它长年不在洞府,不在师门,游历天下,老道早已让道鸽去寻它了,若是在师门洞府,见老道信鸽,不出半月自会来,若是不来便是遥遥无期,你夫人若想得救必须此人来才行,她的身体实在太孱弱了,修道者那个不是经历过淬体、成海的,她现在就像火烧过的灰烬一样,只能看,不能摸,你还得拿胶水去把破碎的碎片黏上去,难啊……”

  “还有一种,便是用元来消融那股元力,但这元不能是任何元力,它就是元,最初的元,元中的元。”

  老道说完,便听见一声弱不可闻的谢谢,他摆了摆头,走了出去。

  过了几日,周海已经康复了一些,便带着他夫人走了,老道给了他一些药材,并嘱咐他它来了自会拜访,但周海仿若未闻,他瞪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拿着东西匆匆下了山。

  老道看他走远了,就走到茅屋前,坐在一张摇椅上轻轻的睡了起来。

  唧唧唧唧……

  一只小巧玲珑的猴子从老道的茅屋上跳下来,落到了老道头上,把老道的头发都弄乱了,老道也不在意,把猴子搂在怀里逗他,小猴子生气的抓他的胡子。

  唧唧唧唧……

  “他怎么样?他不是很好吗。这几天你一直在偷看以为我没看到你的猴屁股吗?霍霍。”

  唧唧唧唧……

  “哎呦,我错了,错了,别挠了,都出血了,哎呦……”

  猴子听他这么说,才停下爪子,看着老道狼狈的脸,他又开心的唧唧的笑了,老道也没在意,只是笑了笑,摸了摸猴子的头。

  天气正好,阳光正好透过叶子打在老道跟猴子身上,猴子打着哈欠,看起来想要睡一觉,老道突然严肃起来,对着猴子说

  “泰安,听我说,这几日你最好不要出去,你虽然能通人心,行自在,但我那不争气的子孙已经入了魔怔,你不如先在老道这里……”

  老道突然停住了,因为泰安已经走了,他可以拦住他,但是他不想,他站了起来,不禁叹道

  “因果因果……哪怕我已经修成这等地步也不能摆脱,道是什么?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难道成道要摆脱自身的情感,扯断自身的因果,以无情之心来去合乎于道吗?那么我周天罡最后是天道,还是那个泰安周家的那个顽童?”

  “呜呼,道!”

九.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