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大人是剑仙

师尊大人是剑仙

念毒 著

仙侠
类型
2018.04.13
上架
5478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一朝梦醒

  月落长安道,星垂不夜城。

  在大唐国都长乐坊西侧的一家破旧的老宅后院里,岳休伸出左手,接住从天而降一缕月光,看着那道清辉缓缓渗入自己的掌纹之中,感受着体内传来的一阵清凉,微微一笑,从沾染了些许青苔的石阶上站起来,闭上了双眼。

  良久,双眼一张,散出和天上圆月一样颜色的两道微光,过了许久,才慢慢消散于半空中。

  “二十年来成一梦,今日方知我是我!”

  岳休抬头看月,呼出一口白芒,配合月下薄雾,一身白衣,仿佛立时就要飞升而去。

  一十九年,整整一十九年!异世地球飘来的一缕孤魂终于在此时此刻想起来曾经的一切,忆起了曾经在另一个世界的点点滴滴。

  甚至,他还在机缘巧合之下,拥有了一项他在以往根本不敢想象的天生异能——截取日月灵机,强化自身,慢慢达到人类极限,甚至是超越人类的程度!

  “如果不是翻了这个家伙记忆,知道这个世界有着一人破军级别的武道强者存在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把自己当作一个小说的主角来着……嗯,算了,就算没有那些变态,我也没什么能做的,天下太平,海清河晏,纵然我能将身体强化到这个世界的极限的话,还能做什么?做个打抱不平,纵横天下的游侠么?”

  岳休用右手上原身用来附庸风雅的折扇敲了敲额头,翻着脑海中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长叹良久。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摇了摇头,转身走上石阶,正准备好好梳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了解一番这个陌生的大唐的林林总总,一声杂音就传入他的耳中。

  若是依照原来的书呆子岳休岳太平,哪怕他的身体被十九年来无意识汇聚的日月灵机铸造成了前世地球人类近乎能达到的极限,也断然发现不了这一声微响,但此时的岳大公子,恰好处于刚刚恢复本我,一思一动无比清明,来人这并没有做过多掩饰的声音就印入了他的耳中。

  他停住脚步,向右转身,看着院子中央那一棵据说是两百年前栽下的大槐,微微皱眉。

  “敢问阁下夜访寒舍可有要事?”

  “有要事如何?没有要事又如何?”

  夜色之中传来一阵清朗之音,听声音,似乎是一个和岳休此身差不多大小的青年。

  “若有要事,夜闯侯府之过休可暂不追究,但是还请阁下说明来意。若无事的话……”

  岳休看了一眼立于大槐之顶,仿佛脚踏平地的黑衣青年,眸子动了动。

  “还请阁下快些离开,永安侯府现在还不是迎客之时。”

  “如果我偏不走呢?”

  青年脚尖一点,从十米之高的大槐上跃下,轻轻地落到岳休的面前,岳休这才看到,面前的这个青年,一身黑色华服,头戴玉冠,除此之外,脸上丝毫的掩饰都没有。

  或许,不需要掩饰……

  瞥了一眼青年腰间挂着的玉佩样式,岳休摇了摇头,微微低首道:

  “那休就只好遣人通知王爷家中长史,让他劝王爷回府了。”

  “你认识我?”青年讶异地看着岳休,说道:“本王可不记得何时与你有过交集。”

  “着龙纹之衣,配狻猊之佩,如果休这还不认得您就是宁王的话,也就忹为永安侯世子了。”

  宁王李载道,大唐皇帝李如今四子,不通朝臣,不理朝政,以武道为毕生追求,曾在江湖之中搅弄风雨将近十年,启元十三年被一道圣旨勒令归京,封为宁王,自此再未出京。

  “永安侯世子……呵呵……世子……”

  李载道看着低眉敛衣的岳休,莫名一笑。

  “你可知道,君子之泽,三世而斩,过不了数月,你这传了三代的永安侯,就要永远消失在这长安城中了。”

  “休当然知道,只不过——只要家父封号一日未夺,侯府一日未收,休就永远是位比四品的永安侯世子。”

  岳休循着原身的记忆,不卑不亢地回道。

  “好一个岳休,好一个永安侯世子!”

  李载道拍了拍岳休的肩膀,眼中一道寒光一闪而过,声音低沉,说出的话却好似晴空一声霹雳,响彻在长安的夜空之中。

  “天下,皆看错你岳太平!”

  “宁王殿下看错休了……”

  岳休低头退后数步,似乎并不敢接受李载道的这份赞美。

  “若非今日一时兴起,我倒真有可能看错你,不过现在,孤说天下看错你了,就是看错你了。”

  李载道负手立于院中大槐之下,几缕未曾束起的乱发之下,双眼之中似乎带着莫名的期待。

  “岳太平,可愿入我王府,为我府中幕僚?”

  “我与殿下,相见不过一刻,相知不过一名,休有何德何能能得殿下厚爱。”

  岳休心中一动,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回绝。

  “论武,年不过双十却能引日月灵机入体,窥破孤的行踪;论文,能写出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佳句。孤如何不能相信永安侯世子?”

  看着岳休依旧未变的表情,李载道又是一声笑后,轻声道:

  “更重要的是,孤的直觉告诉孤,你会帮孤——不仅是为了孤,也为了你自己。”

  岳休抬头看了一眼李载道,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道:

  “殿下是在威胁我?”

  “不,孤只是不忍见到陆太夫人年过古稀,还要忍受颠簸之苦。”

  李载道笑着补充道:“孤也不忍见到,太平你一身才气,尽数埋没在这长安城的大街小巷里。”

  “休需要时间。”

  岳休回道。

  “当然,孤现在并不急。”李载道说道:“不过时限还是要有的,毕竟再过一月就是父皇的六十大寿了,到了那时候,孤可就没心思想别的事情了。”

  “三天之内,我会给殿下一个答案。”岳休点点头,道。

  “那好,这三天孤就哪儿也不去,就在宁王府中,等着太平到来。”李载道说着,突然将腰间的玉佩解下,扔到岳休的手上。

  “这是孤的令牌,见令牌如见孤,到时候太平拿着这块令牌去宁王府就行——还有,明天杜家千金来退婚的话,如果太平不喜,可用这个将他赶走,料想三皇兄不会为了一个区区的靖远伯专门去找我的麻烦。”

  “杜家小姐?退婚?”

  岳休闻言,快速地在脑中搜索了一番有关于杜家小姐和靖远伯的信息,而后抬头看向李载,疑惑不解地问道:

  “杜家小姐和我永安侯府有婚约?”

  “什么,你居然不知道?孤还以为你知道,所以今天特地来看看你的反应呢……”

  李载道似乎也有些诧异岳休的反应,不过他随即还是反应了过来,以一种劝慰的语气道:

  “太平也不用太过担心,有孤的玉佩在,靖远伯也不会太过放肆……”

  “敢问殿下,靖远伯退婚可是因为永安侯爵位之事?”

  岳休沉吟了一会儿之后,问李载道道。

  “或许是因为这个,抑或是因为太平你往日的名声的缘故……”

  李载道看着已经被自己单方面认为是自己幕僚的岳休一眼,委婉地道:

  “太平你往日藏拙太过,靖远伯他们或是因为你那传遍京中的书朽之名,所以才……不过如今看来,他们不过是有眼不识真人而已,只要太平你以坦诚之姿相对,再加上孤的玉佩,相信这门亲事还是能如约而行……”

  “多谢宁王殿下告知,不过这件事情休自己就好,不用殿下费心了。”

  “既然太平如此自信,我就等着看一场好戏了……”李载道微微一笑,纵身跃上大槐之上,数息之间,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岳休看着李载道消失的方向,摸了摸手中的玉佩,嘴角勾起一个莫名微笑,转身走进屋中。

  静谧的庭院之中,只剩下了沙沙的书写声。

  而天边,已隐约现出一抹白昼。

第一章 一朝梦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