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黑店小贼

  深邃的夜空镶嵌着万千繁星,宛如一幅绝美的艺术品高悬于九天之上。然而隐尘却是丝毫没有欣赏的兴致,拖着两条如灌铅一般的腿,花了比平时多出半柱香的时间,终于是再一次下到了山脚。

  “依照浠月的性格,她才懒得去做什么修行,定是借此良机到桐木镇上游玩去了。”心念至此,隐尘目标直指镇上最热闹的地方。

  来到镇上最繁华的一条街,隐尘感觉似曾相识,只见街上偶尔匆匆走过一两人,四周也只有零星灯光。

  “怎么这里的街上就这么些人?难道说又是万劫岛…”隐尘如是想着,但随即便往自己脑门拍了一下,好像霎时明白了什么。

  “唉,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也不想想现在什么时辰了,这时辰街上人多才有鬼呢!许是困了的缘故,脑子也不太灵光了…”

  说话间,隐尘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客栈门口。考虑到此刻已是深夜,于是隐尘决定先休息一晚,待明日再作打算。

  尽管客房内的床榻硬得出奇,但此时浑身疲惫的隐尘也无暇顾及,倒头就睡。隐尘本以为身体上的疲惫能让他一觉睡到大天亮,哪成想,一个普普通通的客栈里也是危机四伏。

  “掌柜,你不会看错吧。”

  “绝对不会有错,这‘擒龙玉’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原来这家客栈的掌柜年少时曾盗过墓,而伙计是他以前的手下。因此掌柜对古代文物尤其是玉器颇有研究。从隐尘进到客栈的那一刻,掌柜便看出,隐尘脖子上所挂之物,正是出自战国时期,价值不菲。遂生贪念,打算趁隐尘入睡后盗取。

  “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听到掌柜吩咐,伙计立马将准备好的迷香顺着门缝送入隐尘的客房中。

  不消片刻,香已燃尽。掌柜和伙计蒙上面,打开房门,见隐尘正鼾声起伏,显然已经昏睡,伙计熟练地割断隐尘脖子上挂擒龙玉的绳子,取下擒龙玉,小心端详着这精美绝伦的宝物。而掌柜此时竟然举刀便向隐尘砍去!…

  “掌柜,你要做什么?!”伙计吓得连忙制止。

  “看这小子打扮就知是个习武之人,只是学艺不精,因而着了我们的道。若是之后找帮手向我们寻仇,却又如何招架得住?”

  “掌柜,你说过只取宝物不伤性命,怎么如今却出尔反尔?!”

  “你给我滚开…”掌柜见钱眼开,哪还管得了那么多。于是二人扭打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身中迷香的隐尘居然提前转醒了!掌柜万万没想到,隐尘的功力竟然超过了他的估计,以至于在短时间内化解了迷香的药性。其实就连隐尘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力,因为在绝翰门中仅仅是纸上谈兵,从来没有机会和其他人切磋武艺。而今晚,隐尘终于也初尝了有生以来的首次实战。

  隐尘醒来,看到双手缠在一起的两人呆若木鸡地望着自己,又在伙计手中发现本应挂在自己胸前的贴身之物,顿时明白了一切。

  “好个黑店,今日就让我霍大侠替天行道!”学着戏文里的腔调,隐尘如是说完,随即一跃而上。

  其实初入江湖的霍隐尘首战亦很是紧张,只是这擒龙玉乃是其生母遗物,而且他天生血液里就有一种迎难而上的本性,因此带着紧张的心情,他还是无所畏惧的出招了!

  隐尘使出平时打的最熟练的一套拳法朝二人攻去。这是在他七岁时,由孟绫罗偷偷传授的入门功夫。掌柜二人只会些普通拳脚,见他架势如此像模像样,一时也被唬住了。

  其实隐尘根本没有实战经验,看似很有章法,实则全然不顾得对手招式,不懂灵活运用,就像是对着真人打木桩一样,看着着实有些滑稽。故而几招之后掌柜已知其底蕴,遂不再有所忌惮。而此时伙计见事迹败露,一改适才的态度,和掌柜一同迎战。

  以隐尘如今的实力,对付两个人本来就有些勉强,更何况二人手中均有兵刃。渐渐地,隐尘打得越来越吃力,败象毕现。

  就在这掌柜直取隐尘性命之际,伙计手中的刀居然意外脱手,并恰巧向掌柜的方位急速飞去,掌柜见状不得不回身格挡,然而力道委实惊人,掌柜被击倒在地,虎口也被震得生疼。让掌柜大惑不解的,不仅是这一变故,还有此刀飞来的劲道,为何伙计的力量突然暴增至斯?

  身陷险境的霍隐尘可没工夫细想这些。他看准时机擒住掌柜,旁边的伙计看着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知所措地呆立当场。

  “你这叛徒,亏我待你不薄,究竟是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卖我?!”被隐尘制服的掌柜,忿忿不平地喝问伙计。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伙计满是诧异的表情。

  “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你能够回头是岸,放下屠刀,说明你还不是无药可救。念你迷途知返,大义灭亲,又协助我降服这意欲谋财害命之徒,我就放过你这回,下不为例!”隐尘明显是得意忘形,为了装作大侠的样子,把戏文里能想到的台词全都给抖了出来,实是过犹不及。

  要不是被人擒住,掌柜听到“协助”二字,非得笑出声来。这分明是伙计完成了决定性的一击,隐尘还硬是要把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真是大言不惭。

  不过也有人很是受用,伙计只听得“放过你这回”,便立刻跪拜谢恩,心里思忖着,刚才控制其手中之刃袭击掌柜的,定是藏在暗处未有现身的世外高人。因此归还了擒龙玉之后即刻转身逃命,生怕高人将他一并拿下。

  “掌柜,我们走吧?”隐尘得意的望着掌柜。

  “走?去…去哪?”掌柜慌张地问道。

  “报官!”…

  霍隐尘把掌柜交给官府之后,又配合着官府走了些必要的流程,终于从官府里出来。看着黄昏将至,不由地“佩服”官府的办案神速。

  “唉…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碰到浠月…”心念至此,隐尘加快了脚步,去往最繁华的街道上守株待兔。

  路上,隐尘回味起记忆犹新的战斗,激动之余,不禁有点失落。若不是有那伙计的帮助,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亦因此,隐尘看清了自己的不足。更因为这次意外,隐尘看清了什么是人心险恶。隐尘父母双亡,仅母亲留下的这枚擒龙玉,无论如何,都得好好保存才是。常言道“君子无罪,怀璧其罪”,隐尘遂将原本挂在外面的玉佩藏进最里面一层衣服里。并暗暗发誓,今后定要更加勤修武艺,就算不能扬名立万,至少也要有能力保护自己。

  今天桐木镇果然和昨晚不同。只见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好生热闹。原来适逢中秋佳节,正巧赶上镇上的庙会。隐尘在山上哪里见过这场面,当下就忘了笑见酒交代他找浠月的事。

  中秋佳节自古以来就是是团圆的节日,隐尘亦被佳节的氛围所感染。望着高悬如玉的圆月,想到了在圣堂山上最疼他的婶婶,想到了嗜酒如命的叔叔,想到了老实懂事讲义气的念祖,还想到了从小一起长大,伶俐可爱的浠月…

  等等,浠月?浠月还没找到呢!隐尘这才想起还有正事要办,眼看着一天又要过去了,于是,他想到了一个自认为高效的办法。

  他来到了桐木镇上唯一一座拱桥之上,此桥名曰“望亭桥”,因距桥不远处筑有一“杜鹃亭”而得名。隐尘心想着若是自己站得高一些,没准浠月便会看到他了。

  这究竟是谁在找谁?…

  入夜,此刻从望亭桥上吹来徐徐的风,并不时伴有桂花淡淡的香味。对于连日来身心俱疲的隐尘来说,实是大自然绝佳的馈赠。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车辆行人也随之不断减少,而隐尘依然是没有收获。

  “难道说浠月不在这?不可能啊?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是绝不会错过这么热闹的庙会的…”隐尘不停地自言自语,越来越暗的天色也让他有些失去了耐性。

  就在此时,霍隐尘怔住了…

  

第三章 黑店小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