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再见故人

  “九十九个,不多不少。”女子面无表情,冰冷地说道,“人已带到‘化朽洞’。”

  “嫙儿,你就这么想要离开为父?”

  原来这个神秘男子竟是这女子的父亲。

  “你要食言?”这个唤作“嫙儿”的女子依然是冷到心底里的语气。

  而这位父亲无言以对。

  此女全名“慕林嫙”。在她十六岁时,便已极其不满父亲的行事作风,想要远离父亲的身边。父亲有意刁难,和女儿立下口头约定,只要女儿替他抓满九十九个男丁,她就能获得自由。

  父亲深知女儿天性善良,本想以此约定让她知难而退,打消女儿离开的念头。林嫙也很清楚,抓来的人必将成为父亲用来修炼邪功的祭品,因此开始的几年,并没有什么动作。

  但谁知从一年以前,一向不杀生的女儿竟然做了他的帮凶,陆陆续续地抓来壮丁,并日夜勤修武艺,以期尽早达到约定数目。

  上回已计到九十七,若加上这次的两个,那就正好满数了。

  “若没别的事,那我现在就走了,还是说你要亲自确认那最后二人?”

  林嫙不带任何感情的话语让面前原本威严的父亲骤然多了一丝凄凉与无奈。

  “你还是不肯原谅为父吗?…”父亲的语调略带伤感,叹了口气接着说,“你随我来。”

  林嫙皱了一下眉头,本欲开口,却又把已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父女二人先后走出元宝地府,来到化朽洞中。

  只见洞内由岩石雕琢成的平台上,躺着的两具尸体,均是一招毙命,出手干净利落。且二人的死状竟与林嫙当日在桐木镇所遇的三个登徒浪子中的带头人一模一样。

  更教人吃惊的是,这两人竟然是那三人中余下二人!

  原来当日林嫙现身桐木镇,竟然是为了寻找最后两个下手目标!不知隐尘要是得知,自己原本是林嫙的第九十八个“候选人”,会是个什么心情…

  看着眼前这两具尸体,父亲心中百感交集。

  当年和女儿立下的约定,原本是为了留住女儿,没想到反倒让女儿的武功因此日渐精进。而且因为自己当初立下了这个约定,使得父亲不得不放手,让女儿离开自己。

  “嫙儿,你既执意要离我而去,那么为父便在你走之前,把深藏多年的秘密告知与你…”父亲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些年来为父之所以不肯向你透露我们仇人的身份,是因为他委实太强。为父怕你鲁莽行事,枉送性命…不过现在,为父已神功大成,而且你也已经脱胎换骨,所以我想,现在,是时候向我们的仇人讨债了!”

  听到这里,一向没有表情的林嫙,犹如掠食者见到了猎物一般,眼神发光。

  也难怪她反应如此之大。报仇是父亲的心愿,亦是林嫙求之不得的事。父亲十几年来都对仇人的身份守口如瓶,本来已经不抱希望的她,如今仇人的身份终于要被揭开,实在难掩兴奋。

  林嫙父女的仇人究竟是谁?他们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

  绝翰门融水堂内——

  “干杯!…”

  笑见酒一家四人其乐融融的吃着团圆饭。

  鹤行酒庄的变故使得一家人错过了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于是,趁着今天得空,打算把中秋节补过回来。虽然已过了好几天,但身为江湖儿女,也不会太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至少现在,月儿,依然还是圆的,家人,也都还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几日前,追捕独断失败,笑见酒脸上带有一丝愁容。但仔细想想,其实每年这个时候,笑见酒都会没有缘由的格外伤感。而且不知为何,孟绫罗也从来没有在中秋节为他们做过月饼。

  “爹爹,别光喝酒,多吃点菜,今天的菜可不是方伯做的,而是娘亲亲自下厨。娘亲的手艺可是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呢。”

  浠月夹起一片莴笋送到笑见酒的碗里。

  然而一向宠爱女儿的他,此时竟然不理不睬,依旧是端着酒杯,望着天上的明月,呆呆地出神。

  “…别管他了,我们吃我们的。来,月儿,尝尝我的“秘制红烧肉”!哦,不行,女孩子这时候都喜好清瘦,沾不得油腻。隐尘,红烧肉交给你了,我们浠月就吃…这个好了。”孟绫罗说着把一块五花肉扔给隐尘,然后从“冬瓜笋干老鸭煲”里挑出一根鲜嫩笋干来,夹给浠月。

  “谢谢娘亲。”浠月报以甜美的微笑。

  “我说婶婶,我怎么就只能吃剩的,你可真是太偏心了…”

  “不要吃就算了…”说着孟绫罗就佯装要抢走那块肉。

  见势不妙,隐尘筷子也来不及提起,直接把碗往脸上一合,先一步把肉扣进嘴里,弄得一嘴的油,样子着实滑稽,引得一桌欢笑。

  看似自然而温馨的一幕,实际上却是隐尘为了缓解婶婶的尴尬而有意为之。

  刚才孟绫罗给浠月夹菜时脸上出现的苦涩,虽然只有一瞬,却没能逃过隐尘的眼睛。尽管隐尘不知道叔叔和婶婶究竟隐瞒了什么,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应该这么做。

  孟绫罗虽然只是隐尘的婶婶,但这么多年来一直对他疼爱有加,隐尘每每闯祸,孟绫罗总会第一时间出现护着他。因此隐尘从小把婶婶视作心中最重要的人,并告诉自己长大后要担起责任保护她。

  然而,上天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谁?!”笑见酒忽然地一声暴喝,令餐桌上其他三人的闲聊戛然而止。

  “哈哈哈哈!霍书元…哦,不对,如今应该唤你笑见酒才是。你这一家子可真是幸福美满哪!”一个沙哑却又异常清晰、如同来自地狱使者的声音回答了笑见酒的问题。

  这声音,他到死都忘不了!

  “寒空,我这么多年寻你不得,今日你终于现身了!”

  这时一个黑影从屋檐上飘然飞下,落到融水堂外。落地无声,显然轻功高绝。

  此人赫然正是与林嫙出现在九万大山中元宝地府内的神秘男子。只见此时的他同当时的穿着并无二异,只是语调中添了几分老友重逢的“欣喜”。

  “寻我?寻我做什么,叙旧吗?”这个叫做“寒空”的神秘男子诡异地笑道。

  “废话少说,你今日前来到底有何目的?”笑见酒从屋里疾步走出。

  “我有何目的…”本来看似温文尔雅的寒空见到正从屋里走出来的孟绫罗,突然发狂地大吼,“你说我有何目的!”

  暴喝之后的寒空,竟如利箭射向孟绫罗。

  寒空一瞬间就到达孟绫罗面前,她此刻面部的表情应是无人能够读懂,似有惊慌,似有愧疚,似有坦然,似有后悔…真不知她和寒空之间到底有什么惊人秘密。

  孟绫罗愣住了,笑见酒可没有,一个箭步上前,挺掌抵挡寒空的利爪。寒空此招在霍隐尘眼里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谁知寒空的目标其实真正的并非孟绫罗,而是边上不知所措的浠月。只见他本来径直朝向孟绫罗的身体骤然凌空一个转体,接着从笑见酒的头顶翻过,然后精准地落向浠月,落地之前已然紧紧锁住浠月的肩胛骨,浠月根本动弹不得。

  寒空单脚点地的同时,丝毫没有迟滞地一跃而起,带着浠月飞下了圣堂山,留下了满脸惊讶的三人。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笑见酒没想到这么多年不见,寒空竟有这等惊人修为,其轻功看样子更是早已胜过了自己。但现在绝不是惊讶的时候,心念至此,随即紧跟寒空一道下山。

  二人以绝快的身法一前一后地出了绝翰门。经过山门出口时,站在那里的守卫弟子看得目瞪口呆,险些忘记了自己看守山门的职责。

  出云峰上,溯海门主在“绝翰堂”内用过晚膳后,本想检视其子的武功进展。却不料在此时,门中的守卫弟子前来通报,说有一贼人擅闯绝翰门,并且掳走了笑见酒之女。

  溯海听罢,当下便亲自率领众弟子前去支援。

  

第七章 再见故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