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懵懂少年

  熊熊的烈火,夹杂着干柴化为灰烬的点点“泪光”,随着阴风盘旋而上,直到消失在无尽黑暗的夜空之中…

  寒影如行尸走肉一般,来到河岸边生起这火堆,随后把那本害人不浅的秘籍投进了去,谁知此书竟然遇火不焚。寒影并不死心,决定把书扔到河里…

  寒影走到河边,却看到了自己鬼魅一般的脸,想到住在这河边的无辜村民,她犹豫了。若是秘籍被他们捡回去,后果不堪设想。

  思来想去,秘籍还是不能随意丢弃。寒影把秘籍收了起来,并决定从此不再修炼邪功。

  离开福临村后,寒影为避免再生事端,遂寻得一处破庙容身,等待孩子的出世。

  数月不练邪功,体内气血也在药物的辅助下开始逐渐恢复,但毕竟药物比不了人血的功效,寒影的形体容貌却永远恢复不了。

  所幸的是,几个月后,如期出世的孩子倒是健康正常,而这个孩子,正是“寒空”。

  为了给孩子一个更温暖更舒适的生活环境,黑纱遮面的寒影携子搬到破庙附近的“霍家村”居住。

  在霍家村里,寒影和儿子一同度过了生命里最快乐的九年时光。也是在那里,寒空认识了那个自己曾一度把他当做兄弟的霍书元,也就是后来的笑见酒。

  寒空在霍家村里很不受孩子们喜欢,不仅仅因为他是外乡人,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有一个性格怪异、且永远戴着面纱的母亲。因而,寒空从小就性情孤僻。只有霍书元不在乎这些,他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寒空儿时唯一的朋友。而每当寒空被其他孩子欺负时,霍书元就会像大哥哥一样出面维护他。

  就这样,寒空的童年因为有了这个如亲兄弟一般的朋友,变得不再孤单,两个天真无邪的孩童,感情也一天比一天笃深。

  然而,平静的生活因为寒影的病逝而改变了。

  那一夜,九岁的寒空冒着大雨,为病重的母亲请郎中。第一个大夫根本懒得开门搭理,寒空遂赶去第二家。第二个大夫开了门,却推诿道天色已晚且大雨天夜路难行,让他明日再来。寒空来到最后一个大夫家中,又是磕头又是求情,大夫终于是不太情愿地来到了寒影家中。

  寒空本以为母亲终于有救了,结果当大夫看到寒影的庐山真面目的时候,吓得连药箱都扔了,扭头就跑。

  寒影流着凄楚的泪,劝其别再为她费神,并终于道出了她容貌异变的原因。

  寒空早就猜到母亲的经历不一般,却还是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

  寒影嘱咐寒空,待她死后,带着《万骨尸行诀》去万劫岛投靠她的师父万骨枯。因为她相信,师父还是疼爱她的,纵然她有万般不是,他老人家亦不会对她的孩子不管不顾。

  交代完后事没多久,寒影便永远地阖上了双眼。

  办完了母亲的身后事,寒空便打算按照母亲的嘱咐,前去万劫岛投靠师公。

  当天夜里,一个人踏上旅途的寒空刚出霍家村口,却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寒空回头一看,原来是行色匆匆的霍书元。

  寒空得知,霍书元欲上圣堂山拜师学艺,但其母不应允,于是他只能选择离家出走。

  寒空本来心里很是忐忑,毕竟才九岁,而且是第一次行走江湖,不免有些焦虑。如今有了霍书元做伴,当然是求之不得。

  霍书元在和寒空的闲聊中,得知他要去万劫岛,大为震惊,极力规劝他放弃万劫岛之行,并告诉了他这些年来万劫岛的种种恶行。

  寒空本以为万劫岛和其他门派差不多,却不知道其行事作风如此毒辣,以至于成为了武林正道眼中的“邪魔外道”。反正母亲让他去万劫岛的目的,也只是希望他有一个安身之处,想来具体是哪里也不是很重要。

  于是,寒空便与霍书元一起上了圣堂山。

  凭借着不俗的资质,二人顺利地拜在了绝翰门门下。

  然而,让寒空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和霍书元一同拜入山门,后来竟成了他一生之中最后悔的决定。

  六年后,也就是寒空十五岁、霍书元十六岁那年,他们初次见到了十三岁的“慕怜月”。同年,与慕怜月同岁的“孟绫罗”亦来到圣堂山拜师。

  因为他们四个是当时所有弟子中悟性最好的,于是一同成为了当时绝翰门门主“洪渊”的入室弟子。

  纯真无邪的四个孩子在圣堂山上共同成长,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

  然而寒空在绝翰门的弟子生涯,却只剩下了最后两年。只因为两年之后的门中大会,还有四人之间,那“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

  那年,绝翰门为选出“融水堂堂主”,举行了“堂主选拔大会”。虽然规定绝翰门弟子都能报名参加,但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洪渊门主那四个入室弟子的较量,而且外界传言,堂主人选早已经内定了。

  虽说争议颇多,还是有不少弟子报名参加,毕竟没人愿意错过飞黄腾达的机会。

  然而不出所料,最后的堂主人选果然还是在这四名入室弟子中决出。

  四人分两组两两对决,决出两名胜者争夺堂主之位。抽签结果为,孟绫罗和慕怜月一组,寒空和霍书元一组。首先上场的是两位小师妹,其他人在场下静静观战。

  有人说,时间,能改变一切,但把这句话用来解释这四人的关系还不够贴切。更准确的说法我想应该是,爱情,能摧毁一切。当初美好的芳心暗许,却因为妒忌之心萌生出罪恶的种子,为今日之事埋下了祸根。

  “怜月师姐,领教了。”

  “请。”

  铜锣一响,两人略施小礼之后,随即在校场的擂台上展开了较量。

  二人所使的皆是绝翰门的绝学之一——“融水剑法”。此剑法使来犹如潺潺流水,连绵不绝,时而又好似澎湃洪涛,后劲十足。运用得当的话,对手的招式便会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弭于无形,数招之内,即可决定胜负。因而,此剑法可以改变很多仅仅因为功力不济导致的战败结果。

  但怜月绫罗二人对此剑法皆了然于胸,从容不迫地见招拆招,剑势滴水不漏,丝毫不给对方留下破绽。故双方打了十数招依旧胜负难料。

  正在大家都津津有味地看着这场激战的时候,台下一个身影突然飞进场内,落在慕怜月面前,用身体护住了她,然后不知是何物击中他的背部,疼得他回身就是一掌,孟绫罗猝不及防当即中招。

  等此人站定,大家方才看清楚,原来竟是寒空。他究竟为何上台打断二人的比武?

  “寒空!你干扰比试,意欲何为?”

  原本正襟危坐于高台之上的洪渊门主起身怒问。

  寒空还没来得及解释,便双腿无力地颓然跪倒在地,却不是认罪,而是中毒所致。

  “师父,孟绫罗心术不正,且极其歹毒,竟在比武时使出暗器‘蚀玉银针’。弟子恐怜月师妹中招,故而在情急之下出手相救。”寒空有些费力地解释道。

  原来是这孟绫罗在比试中暗下黑手,竟以众人难以觉察的手法朝着慕怜月的眼睛发出“蚀玉银针”!

  她为何要这么做?原因全在一个“情”字。

  孟绫罗初入绝翰门,霍书元就如同大哥哥一般地照顾着她。其实他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然而,这却使孟绫罗产生了误解,因而孟绫罗在这门中朝夕相处的日子里爱上了他。

  后来,孟绫罗发现霍书元和慕怜月走得更近,时而一同切磋武艺,时而一起谈论古今…而这些事情,霍书元从来没有和她一同做过。日积月累,妒恨的火焰在她的心里越烧越旺,终于在这次的比试中爆发了。

  孟绫罗只想着毁了慕怜月的眼睛,霍书元便不会喜欢她了,谁知竟被寒空破坏了她的阴谋。

  此刻,洪渊听到寒空解释,也是相当震惊。他不敢相信,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弟子会做出这般卑劣之事。

  “绫罗,寒空所言属实吗?”

  “句句属实!”孟绫罗自知抵赖不得,遂大方承认。

  洪渊门主没想到,孟绫罗竟然都懒得辩解,脸上满是愕然和失望,愤怒地喝道,

  “好你个孽障!来人哪,将孟绫罗拖下去重打一百…两百处刑杖!从今往后,老夫便没有你这个徒弟!…都愣着干嘛,赶紧把她给我拖下去!”

  孟绫罗这时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慌忙地哭喊着跪地认错。

  然而为时已晚,两名行刑弟子冷酷干练地将她拖下了擂台。

  

第十章 懵懂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